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一百一十一章:凌香公主
    孟缘欲登兔形花灯船,被一矛逼退。所幸他连踩江水,触及处寒冰蔓延,一连三点退回岸边。

    欧阳嫣然有些害怕,躲在孟缘身后,透出小脑袋瞟着花灯船。孟缘拍拍她腰间,示意她放心。只听他传音道:“方才是我冒昧,未经主人允许便登船,小子在此致歉。”

    道歉完,神情冷淡,催动元气猛跺一脚,寒冰蔓延至船身,厉声道:“可阁下暗中偷袭,若非我躲闪及时,岂不是命丧尔手?这笔账咱们该好好算一算。”

    花灯船内,沅城城主许攸正在陪一位贵客饮宴。本来按照以往惯例,他作为城主,花灯节这样重要的节日他都会参加,并且坐的是龙形花灯船。然而,贵客喜欢兔形花灯船,他只得陪伴。

    众人听到岸边闹事,许攸想让儿子得到展示的机会,吩咐道:“谦儿,你去处理一下,不要让闲人扰了贵客赏灯的心情。”

    许谦有些害怕,毕竟孟缘那一招看起来都凶猛异常,自己怕不是对手。可如今也只得出战,拜过父亲与贵客后出了船舱。

    贵客是一位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女子,只见她端着白玉酒杯,抿了一口悠悠道:“令郎小小年纪已至小仙境,着实不易。”许攸一副笑容,刚要谦虚几句,却听贵客说,“只可惜那人实力更盛,只怕……”

    话言一半,众人都明白她的意思。许攸只想着让儿子借机露脸,却忽略了对方的实力。看向身边一位铁胄将军,将军受意,前去协助。不料,还没出舱,就听得孟缘叫嚣。

    “哼,方才偷袭我的不出来,派个读书人是何用意?”

    铁胄将军站在船头,一扫孟缘,喝斥道:“尔等山野散修,我沅城岂是你撒野的地方?”

    孟缘动用金眼,得知此人是真仙修为。心中冷笑,刘安乐还号称真仙的骄子呢,还不是被他轻松拿下。这些人,只顾吞食资源提升修为活命,其实力虚得很,也难怪妖族每阶都要压人族一头。毕竟,妖族可是真真切切搏杀出来的。

    思索再三,还是觉得太过招摇不好。忍一口气回应道:“你方才虽然偷袭我,但总归没出事。叫你主子出来,我要跟他谈笔交易。”

    “你-也-配。”铁胄将军已然长矛出手。

    孟缘知道,不拿下这厮,交易是没法谈了。突然,心中有个想法,竟然将欧阳嫣然挡在身前。

    徐谦见状,立马上前救援。铁胄将军虽是杀伐之人,见到欧阳嫣然惊慌的样子,还是收手了,愤怒道:“你这畜生着实可恨,我今日必不饶你。”

    船舱内,贵客身边一女侍生气道:“我去除了他。”

    贵客问:“为何?”

    “他为了活命,做出这种事,我岂能容他。”女侍发狠道。

    “先别急,等会有好戏看!”贵客说。

    欧阳嫣然受了惊吓,难以置信地看着孟缘。孟缘吐了吐舌头,笑道:“你有碧水流仙裙,区区真仙有什么怕的?若老是站我身后,怎么渡雷劫?”

    “可…可他好凶的。”欧阳嫣然瞟了铁胄将军一眼,又缩着脑袋说。

    孟缘安慰道:“别怕,我在你身后。你就拿着我的蛇姬去打他。”转而对将军说,“我夫人说你太弱,要出手教训你。”

    将军大怒,也顾不上怜香惜玉了。孟缘站在欧阳嫣然身后,以魂力控制蛇姬,与之交战。将军虽然实力虚,但那是对比孟缘,而不是什么都不会的欧阳嫣然。然而,他的每次攻击都会听到一个石头落水的声音。

    欧阳嫣然本就孩童心理,见别人打不到他,拿着蛇姬胡乱挥舞,倒把将军搞得挺狼狈。

    船舱内,女侍看到这一幕,惊讶的合不拢嘴。好一会才问道:“那个女子这么厉害吗?”

    贵客看向许攸问:“许城主怎么看?”

    许攸有些尴尬,想到之前让儿子出手,幸亏对方没下死手。感慨道:“小小一个花灯节,连玄武殿都耐不住寂寞了吗?”

    在他看来,有如此实力的,肯定是玄武殿弟子无疑了。然而,女侍观察了一会说:“不对啊!那女子好像…好像有点弱啊!要不是身上有法宝,早就被李将军拿下了。”

    许攸解释道:“问题不在于那女子,而是她背后的青年。他是一个魂修,表面是女子迎战,实则是他以魂力操控,并且关键时刻干扰李将军出手。”

    李将军拿不下欧阳嫣然,越打越急,最后找到机会,想以修为压她。孟缘见状,怒斥道:“恬不知耻。”

    当下冲向前去,接下一掌,直接动用北冥神功,在吸纳李将军元气后,又加上自己的,瞬间将其震飞。李将军长矛一点江水,想趁机上岸。孟缘则搂着欧阳嫣然,抓着她的手向前一送,蛇姬脱手刺了出去。

    李将军知道对手不会要他性命,只想报之前一矛之仇。无奈之下只得跳入江中。

    欧阳嫣然见自己打败了凶悍的恶人,兴奋地手舞足蹈,跳到孟缘怀里,又啄了一口。孟缘想啄回去,被躲开。柔声道:“干吗躲啊,都老夫老妻的了。”

    船舱内,贵客吩咐女侍说:“去请他进来吧!”

    孟缘进入船舱,被里面的装饰迷了眼。心想,若要真要盘下,恐怕得花不少钱咯。

    贵客打量着孟缘,又看到他手里的蛇姬,微微一愣,问道:“你是玄武殿弟子?”

    孟缘催动金眼,查探众人底细。许攸和那位女侍都是真仙境,至于问他话的这位,他竟然看不透。心想,有真仙的侍女,身份恐怕不一般。

    贵客没有催促,静静等他回应,许攸可没这么好脾气,责问道:“问你话,为何不答?”

    这一下反而把欧阳嫣然吓到了,躲在孟缘身后,幽幽道:“他好凶哦。”

    孟缘心里不爽,讽刺道:“无能者,除了咆哮,也没啥能拿出手的了。”

    许攸想拍桌子,想到有贵客在,抬起的手缓缓放下,盯着孟缘威胁道:“我与你们管事王长老可是故交。年轻人出门在外,还是要谨慎行事。”

    孟缘想了一下,这管事王长老是谁?自己咋就没印象呢?姓王的长老他就认识一位,不会是那个白胡子老翁吧?

    许攸以为孟缘怕了,心里正得意,却听孟缘问:“那个…你说的王长老不会是个白胡子老翁?”

    “正是!”

    孟缘耸耸肩道:“可我不怕他啊!哦,对了,他还欠我一笔资源呢,这次回去得讨回来。”

    许攸气得将一只酒杯磨来磨去。贵客反而被逗笑了,问:“这么说来,你便是七宫传人了?七宫中我倒有不少故交,不知你是哪一宫的?”

    孟缘又陷入沉思,他好像哪一宫都不是,就一普通弟子。恭敬道:“我只是普通的弟子。”

    贵客愣了一下,回应道:“哦?看来太久未去玄武殿,竟然连一名普通弟子都有如此实力。想来,这一届问道会更加有意思了。”

    许攸逼迫道:“满口胡言。玄武殿弟子我见得多了,也没有像你这样的。快说,你到底是哪一宫的?”

    正当孟缘为难时,空中一声传音。“许城主身为长者,欺负小辈可不好。”

    许攸冷哼一声说:“原来是秋鼠宫的,了不起啊!”

    贵客同样神魂传音道:“故友相逢,何不进来饮一杯?”

    “本宫岂敢跟凌香公主同饮,至于故友就更谈不上了。”转而对孟缘说,“还不随本宫回去?”

    孟缘知道是李若涵来了,一提起她就下意识捂住脸。这位扇人耳光的习惯他可深有体会。当下回应道:“我此行得殿主允许,还不想回去。”

    然而,当他说完,就被一股极为霸道的灵力扯了出去。孟缘惊恐地看着她,小心翼翼地问:“宫主何意?”

    只听李若涵一字一句道:“我不允许你跟她同船饮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