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一百一十八章:沈家献祭者
    凌香公主的愤怒引来李若涵,以为是孟缘狮子大张口要的太过了,一进房间便赏了他一个耳光。

    孟缘这下真忍不了了,指着李若涵就骂:“我警告你,你别太过分了。”

    李若涵被气笑了,叉着腰一副我就过分,你能拿我怎么样的姿态。孟缘气得暴跳,指着自己说:“我不是她儿子,徐憬淮根本没有碰过她。”

    孟缘在说出这句话后就后悔了,双手捂着脸颊,以为李若涵会抽他。不料,她这次改踢了,朝着孟缘屁股就是一脚,因为没动用元气,反把自己弄疼了。

    孟缘得意地笑了起来,却见李若涵手里一杆长枪渐渐浮现。枪尖呈火焰形状,枪身银白,枪尾有一倒勾。孟缘也不认怂,祭出蛇姬,摆出长枪迎战式。

    李若涵双手握住火灵枪,朝两边折了一下,觉得韧性十足。学着孟缘的模样,摆出迎战式。

    孟缘看着她说:“咱们只比招式,不能以修为欺负人。”

    李若涵嘴角弯成月牙,回道:“好呀!”

    孟缘心里得意,待会一定得好好教训她。为了凸显自己枪法厉害,单手持枪,另一只手勾了勾,示意她先出手。

    李若涵火灵枪往前一刺,嘴里还配合着“哈”了一声,结果孟缘就被一股火灵气打到船外,掉入漓江中。

    不一会,孟缘湿漉漉地回来,因为没有防备,两条眉毛被烧了大半。气狠狠地指责道:“你动用元气,这次不算。”

    李若涵抚摸着比她还要高的火灵枪,悠悠道:“谁告诉你我动用元气了?无知。”

    孟缘还要争辩,被凌香公主阻止,只听她严肃道:“师姐莫要玩闹,我有大事与你商量。”

    李若涵恶狠狠地瞪了孟缘一眼,小声道:“哦。”

    看着此刻乖巧的李若涵,孟缘的想法就一个,这个女人绝对是脑子进水了,不然就是小时候被门夹了。若非如此,又怎么会喜怒无常,性格多变。难怪徐憬淮不要她,是个男人都不会娶她。

    凌香公主看着孟缘说:“这次多亏你提醒,不然我北冥皇室可就危险了。”顿了一下说,“你可能不知道,以前的沈家曾经出过三位天仙,而且他们还是祖孙三代。然而,第三位天仙沈括登天门之前叹息三代天仙后,沈家天数将尽,恐怕再无一人可成就天仙位。”

    孟缘点头道:“难怪现在的沈家还要靠贱卖女流苟活。”

    凌香公主微微摇头道:“你看到的只是表象。沈括为了后人,在登天门之前做了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孟缘问。

    “借天数咯。”李若涵随口道。

    孟缘挠了挠头,不解道:“什么是天数?”

    李若涵看了他一眼,两人对视,各哼一声转过头去。

    凌香公主解释道:“无论是修行界还是世俗界,每一个家族都有天数,或者说每个人都有天数。通俗一点就是命运。没人知道沈括是从哪里借的天数,只知道他将这天数藏于沈家祖陵,待后人传承。”

    “可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孟缘问。

    “你不是要救你的朋友吗?她的情况可比你想的还要糟糕。”

    原来自沈括登天门后,沈家后代确实难以成天仙,最高的也只是玄仙。究其原因,沈家天数已尽,雷劫之下不可活。随着地仙族人的减少,家族逐渐衰落,虽然表面位列江州四大家族,实质上空有其名。

    为了沈家的崛起,族老们决定让后代接受祖陵传承。然而,这份天数可不是那么容易继承的,千百年来不知道有多少后代进入祖陵,可结果都失败了。

    眼看情况越来越差,一位族老提议,将机会卖于旁人。沈家家主沈和坚决反对,却听那族老说:“咱们尝试了这么多次都失败了,谁能保证老祖宗留下的天数是真的?没准只是一个活下去的盼头而已。”

    沈家高层一番商议,最终同意这个提议。可笑的是,为了能获得更大的利益,沈家除了极有天赋的嫡系,其余年轻族人都成了生育的工具。男丁视情况分配,女子若无特殊情况,一般而言都会被卖出去。而这些被卖的女子,沈家称为献祭者。

    不幸的是,沈青鸾就是一位献祭者。本来,按照以往惯例,女子一旦长成就会被卖走,之后买家需要等待沈家开启祖陵。若该女子得了天数,一切收获归买家。当然,这并不是说献祭者得了天数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她们的结局永远只有一个——牺牲。

    幸运的是,沈青鸾姿色上佳,对于这种献祭者,自然要多养一养,谋个好下家。

    沈青鸾想改变命运,偷偷修行,这些自然逃不了其父沈阳的眼睛。沈阳不仅没有阻止她,反而暗中相助。沈青鸾修行刻苦,自然有了不错的成绩。后来她拜入沧海宗,但观沧海知道沈家情况,也没多重视,随便安排了一位师傅带她。

    渐渐地,沈青鸾认识很多年轻修行者,同时也有了不小的名气。直到她拿下江州大选的头魁,一切都变了。种的豆子成熟了,是该到收获的时候了。果然,蒋家看中了她,愿意付出三千绿芒的代价。

    孟缘听后,愤怒道:“一群畜生,连自己的亲人都不放过。就这样的家族,还妄想什么天数,除非老天瞎了。”

    凌香公主摆摆手,示意他冷静。接着说:“靠诅咒解决不了问题。蒋家想得到这份天数,借此强行打开皇陵,扶北冥鸿风上位,从而掌控整个北冥皇室。”

    “哼,现在他们连傀儡都没了,拿什么掌控。”孟缘气狠狠道。

    “你错了,我有八位皇兄。”

    “当今的北冥皇帝是你亲哥哥吧?”孟缘猜测道。

    北冥凌香点头,神情凝重,解释道:“蒋家的重点不是北冥鸿风,也不是任何一位皇子,而是沈家天数。”

    “你的意思是,只要掌控天数,傀儡是可以再找的?”

    “聪明。”

    “可既然你都知道这点,你的那些皇兄们难道脑子都被门夹了?”

    李若涵正在津津有味地吃着糕点,听到此处,随口道:“贪权呗。”

    孟缘看着她,笑道:“原来你不傻?”

    李若涵赏了他一个耳光,痛得甩甩手说:“你就是这么跟为娘说话的?”

    孟缘气得直磨牙,忍了半天蹦出一句话:“娘,我想吃奶。”

    此话一出,真的把李若涵愣住了。眨着眼睛,鬼使神差地来了句,“晚上给你吃好不?”

    凌香公主咳了一声,提醒道:“师姐,您是有身份的仙,要注意形象。晚辈胡闹,您怎么也跟着起哄。”

    李若涵点了点头,拿了一块糕点递给孟缘,微笑道:“吃奶是不行的,吃块糕点顶着吧。”

    孟缘此刻心跳得很快,别说他就连帝羽都差点吓死,随时准备控制族长的念力逃命。看着李若涵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孟缘的胳膊仿佛有一块巨石扯着,艰难地接下糕点,回了句:“谢…谢娘亲。”

    李若涵起身,孟缘吓得一屁股坐下,咽了口口水,问道:“您…您要干吗?”

    “为娘坐累了,起来活动活动。”左手揉着肩膀,看着吓得七魂丢了三魂的孟缘,又微微点头,像是说:你猜的没错,就是想让你伺候我。

    李若涵又坐回椅子上,孟缘走了过去开始给她揉肩捶背。

    凌香公主生气道:“师姐,我有事需要他做,你就别再打岔了。”

    “没有啊!儿子孝顺爹娘不是应该的吗?”转而看向孟缘说,“你说呢?乖儿子。”

    若此刻孟缘还不明白这是李若涵在提醒他,那他真该一头撞死了。难怪以他区区小仙境,身为皇室的公主竟然会给他讲故事。看来,这个故事是需要收费的。

    果然,凌香公主的意思是,三千绿芒她可以承担,但需要孟缘带沈青鸾去沈家祖陵继承天数。这件事看起来对他有百利而无一害,仔细一想就会发现,沈家祖陵又岂是那么容易闯的,更别说还有各家族引以为傲的天才们。

    李若涵虽然时常折磨他,但同样也几次三番救他。若非有徐憬淮的关系,他真以为这神经质的女人是爱上自己了。由此分析,她害自己的可能性不高。故而,这趟差事是真的不能去。

    凌香公主见孟缘犹豫,诱惑道:“既然你是他的弟子,那么丹儿就是你的师姐。这次你救了她,想必她一定会非常感激你的。日后你们要经常来往,毕竟这世间,你只有她这么一位师姐了。”

    孟缘觉得心累,这些个女人啊,一个个都这么有心机。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就不能单纯一点吗?还用什么美人计,搞得自己一定会上当一样。

    当下,一脸沉重的神情,回道:“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