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一百一十九章:荣浩然成仙
    正月十七,正是花灯节最后一天,沅城赏花灯的人大多已经离去。漓江上演的刺杀大戏来得快去得也快,对于沅城百姓而言,早已见怪不怪。

    神舟大陆,除了商州是修行者的主要集中地外,其余州也就只要皇室首都、州治、郡治等地较多。倒不是说修行之人贪恋红尘,而是重要城池附近资源较多,交易起来也方便。

    沅城作为玄武郡的郡治,每年都会发生修行者争斗事件。一般情况下,除了一些邪修与妖族,修行者也不会大量屠杀百姓。一来作恶太大皇室会制止;二来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漓江大战虽然也有死伤,但基本都是修行者。有趣的是,修行者的命有时候比凡人还卑贱。比如一位凡间名人死了,不少人会怀念,但是修行者的死宛如雨入池塘,不过是一圈涟漪,池塘仍在,池水不减。

    漓江不远处一座小山上,孟缘与荣浩然等人齐聚。

    荣浩然从江绍郡来到玄武郡,可不是单纯的赏花灯,他此行的目的很单纯,就是为了雷劫丹。金蚕阁跟玄武殿类似,或者说每个修行门派、学院基本都是这种制度。

    金蚕阁每月月初会给所有弟子发放修行资源,直到弟子入小仙境为止。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渡劫需要雷劫丹便成了所有人的共识。可以说限制“仙”数量的因素与雷劫丹有极大的关系。可是,雷劫丹需要雷劫果,而雷劫果又是“仙”陨落所化,这反而成了死循环。

    如果把修行“定量化”,一般情况下,一颗雷劫丹加一颗绿芒,只要不是修行资质太差,基本都能成小仙。所以仙的门槛相对而言并不是很高,真正难的是进阶。

    比如,一名标准真仙需要九百颗绿芒加一颗玄仙(或更高)雷劫丹,其中的差距可想而知。故而,小仙境便是许多修士修行的终点。

    修行是残酷的,优胜劣汰,强者为尊是永恒的主题。

    灵台修道千千万,世间枯骨万万千,并不是每个人都像孟缘一样——有背景。其实,纵观灵界十几元,真正的大能者基本都能扯上关系。原因很简单,修为高代表活得久,而活得久自然开枝散叶,广交仙友。

    荣浩然在金蚕阁虽然待遇不差,可仍然不够资格获得一颗雷劫丹。原因有二:其一,背景不够;其二,资历不够。一个门派若想要长久,留得住人才才是关键,而能留得住人才的硬核条件是——待遇。

    倘若一个门派培养了一名杰出弟子,被其他门派以更高待遇挖走,岂不得不偿失。故而,没有关系靠资历。或许,荣浩然在待个十几年,就能获得一颗雷劫丹了。

    幸运的是,他有一个好兄弟,并不需要等那么久。

    孟缘布好了阵法,防止有野兽或者平民闯入,以免造成不必要的伤亡。荣浩然服下雷劫丹,渡雷劫自然问题不大。不过,他的渡劫跟孟缘不同。当初孟缘渡劫时是只承受,不还击。

    孟缘从藏书楼的书籍中推测出一个想法,认为雷劫虽然凶险,但同样是机缘。道理很简单,你“诚心”接受“天”的考验,“天”自然也不会亏待你。

    然而,荣浩然不能用这个方法,他只能去抵抗,尽量减免伤害。孟缘敢生生承受雷劫是因为他有那个把握,一来领悟了雷、木等属性;二来对灵气的运用很纯熟。

    在荣浩然渡劫之前,孟缘便叮嘱他前六道雷劫不可抵挡,除非真的有性命之忧。荣浩然虽然不太明白,但还是听从。一开始还算顺利,直到第七道雷劫劈落,荣浩然仍然没有抵抗,意外发生了。

    第七道雷劫的威力超出他的承受范围,眼看要撑不住了,孟缘强行接引,才保下他。但是,强接别人的雷劫,很大概率会引发自己的雷劫。

    所幸,直到荣浩然渡完雷劫,也没有天雷劈孟缘。孟缘长舒一口气,恭贺道:“恭喜荣大哥进阶小仙境。”

    花无影也是欣喜地看着他,赞赏道:“荣师弟回去后,想必一定会被某位长老看中,未来仙途可观啊。”

    林羽彤在众人中修为最高,已是真仙境,看向花无影打趣道:“那花师妹什么时候准备结一道侣啊?仙途漫漫,两个人总好过一个人。”

    花无影推搡一下,娇嗔道:“师姐比我大都不急,我急什么。”说话间瞟了一眼荣浩然。

    荣浩然也正好看向她,双目对视,各自回头。孟缘心里发笑,看来这几年在金蚕阁,两人想必发生了不少事。不然,以花无影的性格,还真不一定看上荣浩然。想着花无影胸前的“金蛾恋花”,摸摸下巴自言自语道:“有福咯。”

    荣浩然渡劫成功,显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只可惜天上阴云未散,云间电花闪荡,很显然雷劫并未结束。

    林羽彤心里一惊,看向孟缘,发现他眉头快要拧在一起了,显然他也知道了。

    孟缘看向众人,眉头一舒,笑道:“如今天色已晚,荣大哥还是尽早赶路吧!相信以你的资质,下次见面估计已是真仙了。”

    荣浩然咬咬牙,回了一个爽朗的笑声,抱住孟缘说:“好兄弟,婉儿就由你多费心了。”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花无影与林羽彤对视一眼,叹了一口气追了上去。看着三人离去,孟缘又仰头望天,天黑了。

    见沈青鸾还待在原地,缓缓道:“你去找凌香公主,她有办法救你。”

    “这雷劫是不是你的?”见他为答,决然道,“你刚入小仙境怎能再次渡劫,既然天意如此,我陪你。”

    孟缘显然快撑不住了,厉声道:“快离开。”

    然而,令他哭笑不得的是,沈青鸾从后面抱住他,一副与君共死的姿态。孟缘说不感动是假的,心里告诉自己,这个女人他保定了。喝斥一声:“出来。”

    小熊猫从木梳宫殿出来,手里拿着半截天材地宝,一脸茫然地看着孟缘。

    孟缘骂道:“你个蠢货,渡劫也不说一声,你知不知道老子差点被这破雷劫吓死。”

    沈青鸾松开手,一副慌乱的样子,歉意道:“对不起,我现在就走。”

    很显然,小熊猫渡劫的事孟缘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她在这里就已经很碍事了。

    孟缘抓住她的手,一把扯进怀里,凑到耳边柔声道:“我认定的女人,这辈子都休想逃掉。”

    沈青鸾听后感觉全身无力,一颗悬着的心仿佛融化了,正当她要道几句女儿情怀,却见孟缘突然放手,她一时不防摔在地上。整个人都懵逼了,怎么会这样?

    孟缘倒不是有意这样做,而是收到猪小美传音,说雷劫到了。然而小熊猫却还在憨憨地吃东西,完全没在意。这可急坏他了,跑过就是一脚,骂道:“赶紧起来渡劫,你也不怕被劈死。”

    小熊猫幽怨地看着他,心里诅咒他吃东西被噎死。雷劫不等人,第一道天雷劈下,这次孟缘可躲得远远的。看着天雷劈掉小熊猫一层皮,焦急道:“你抵抗啊,蠢货。”

    然而,天雷再落,小熊猫被劈得连滚带爬,哀嚎起来。孟缘心里着急,可也没什么办法,问猪小美:“你们妖族怎么渡劫的?”

    猪小美回道:“跟人族一样。”

    “那它怎么不抵抗啊?”

    “我也不知道,可能不会吧!”

    眼看第七道天雷即将劈落,小熊猫已经跟一坨烂肉一样瘫在地上。孟缘看不下去了,祭出蛇姬准备接下天雷。猪小美很冷静地告诉他,“你若敢接,我保证你必死无疑。”

    孟缘急得直跺脚,叫喊道:“你个憨货赶紧起来啊。”

    然而,小熊猫一动不动,仿佛要放弃了。孟缘再也忍不住了,蛇姬出手强接第七道天雷。

    猪小美责骂道:“愚蠢。”

    一瞬间,仿佛时间静止了,孟缘执枪的手有些颤抖,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出手,仿佛冥冥之中有股力量驱使着他。哀嚎道:“我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