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一百二十一章:风雷之战
    木梳宫殿内,猪小美被蛇姬穿肩而过,肥硕的身子挂在半空,鲜血顺着枪身流到孟缘手上。

    沈青鸾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两者状态,双目通红透着邪魅,显然是被控制了。当下祭出飞刀将孟缘手中的赤龙之心打落。孟缘怒气更盛,抽出蛇姬,冲她刺去。

    沈青鸾开始闪避,可她哪是孟缘的对手,眼看情势危急,猪小美竟然一跃而起,一对獠牙刺向孟缘。孟缘想回枪自救,却被沈青鸾以飞刀缠住蛇姬。

    一瞬而过,宫殿内安静的可怕,只有鲜血滴落的声音。这次不光是猪小美,还有孟缘,獠牙刺进他的手掌,而他也提着猪小美。

    突然,孟缘吼道:“你疯了,打我干吗?”

    猪小美晃了晃脑袋,一双眼睛褪去邪魅,大叫道:“赤龙之心有问题。”

    里面内乱,外面却安静了。十息自然是很快的,方雷却没有摧毁这片区域,倒不是他有什么目的,而是李若涵出现了。

    跟之前一样,李若涵像幽灵似的飘浮在空中,没出手阻止,而是静静地看着方雷。

    方雷没有收起功法,雷电依旧在他周围肆虐,冷冷道:“李若涵,你别太过分了。之前离开是本仙觉得为了一个北冥鸿风不值得,但这次你最好别逼我出手。”

    李若涵一脸真诚地看着他,问:“你有几成把握胜我?”

    “哼!就算一成都没有,本仙也决不让你好过。”

    李若涵侧着脑袋似乎在想些什么,不一会,像是想完了,摆出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微微眯眼道:“是吗?本宫很想瞧瞧,你如何让我不好过。”

    “哼,你们玄武殿能瞒得住别人,却瞒不了我。天门禁令,那是你们这些传承者永远渡不过的劫。”

    李若涵点点头,突然元气爆发,冷冷道:“可在此之前,本宫还轮不到你撒野。”

    李若涵出手了,但这次她没有祭出影落星辰,而是跟北冥凌香一样,用的风系功法。眼看狂风四起,周围树木瞬间被削成残渣,配合沙土形成一个巨大的风穴。

    薛元启在方雷的庇护下仍然要被吸进风穴。方雷双手结印,周围出现奔雷领域,紧接着手印变化,以左手食指点右手手心,食指滑落砍在右手手腕,嘴里敕令:“雷引。”

    右手指天,天降雷河。转瞬间,云层崩裂,一条蓝色的雷河直冲而下。

    李若涵突然消失,再出现时已经身处风穴。只见她盘膝而坐,神情肃穆,左手食指与中指在上,右手相扣,所结乃是秋鼠印。身前凝聚一个光团,被风穴摧毁的残渣极速压缩,纳入光团内。

    三息过,风穴消失。李若涵双手托起一个宛如蚕豆的黑团,敕令:“风巢。”

    一招过后,原本的小山成了废墟,只有一棵小树残存。李若涵靠在小树上,娇小的身躯冒着黑烟。

    突然,一处土层爆开,方雷带着薛元启现身。指着狼狈的李若涵讽刺道:“果然不出本仙所料,你们传承者的影落星辰不能连续使用。”

    李若涵笑了,笑着咳出了血,擦掉嘴角的血迹,回应道:“行了,歇会吧!”

    果然,方雷提着的一口气泄了,瘫在地上。薛元启扶起他,关切道:“师尊,您怎么样?”

    方雷指着李若涵吩咐道:“机缘就在她身后。”见薛元启犹豫,斥责道,“她此刻动不了了,你怕什么?赶紧去。”

    薛元启小心翼翼地靠近李若涵。李若涵看向右手边,虚弱道:“还不带我走?”

    孟缘从木梳宫殿内出来,手臂上还流着血,看着重伤的李若涵,为她扫去身上的残渣,柔声道:“我还不能带你走。”

    薛元启见孟缘突然出现,愣在原地。孟缘背对他,蛇姬握于掌中,突然咆哮道:“方雷老贼,我要你死。”

    方雷冷嘲道:“要本仙死的人多了,你还不够格。徒儿,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看看,什么叫奔雷诀。”

    孟缘盯着薛元启,长枪一指,冷然道:“薛元启,新仇旧恨,咱们今日了结。”

    薛元启盯着孟缘,怒火中烧,脚下一蹬一拳挥出。“杀弟之仇,要尔偿命。”

    孟缘蛇姬一扫,连踩宫位,发疯似的攻击薛元启。薛元启冷笑,愤怒可会让人失去准确的判断。当下施展奔雷诀,数十条奔腾的雷电已经不像以前的野狼,而是猛虎。孟缘一枪刺出,薛元启双手呈爪状,锁住蛇姬。

    孟缘加大元气输出,薛元启突然放手,蛇姬从他腋下刺过,他以爪变拳,敕令道:“雷虎。”

    双拳带着雷电之力正中孟缘胸口,身子凌空还没落地之时,薛元启冲杀过去又追加一记雷虎。孟缘摔在李若涵身旁,站了起来又要冲杀。李若涵训斥道:“我还没死呢!你疯什么?难道他没教你,临阵对敌要心如止水吗?”

    孟缘看向她,露出一个微笑,俏皮道:“我就逗逗他,让他觉得自己有希望赢我,免得死的太遗憾。”

    然而,暗中将身体控制权交给帝羽。帝羽拍了拍胸口,像是在掸去尘土。挑衅道:“你进步很大啊。”

    薛元启摇头道:“可惜你太弱了。”

    帝羽收了蛇姬,活动着肩膀,问道:“你那是奔雷诀吧?很不错!可惜,我也会。”

    话未说完拳头已经到薛元启脸上了。薛元启中了一拳,慌忙中劈出一掌,以防被压制。然而,帝羽站在原地,跟看小丑一样看着他。

    薛元启心里疑惑,怎么感觉他像换了个人似的,出手快、准、稳呢?他这边想,方雷可待不住了,训斥道:“磨磨蹭蹭做什么?还不快点解决。”

    薛元启长舒一口气,告诫自己千万不能被扰乱心神。当下开始结手印,奔雷诀从来不是靠技巧对敌的,奔雷之下尽归寂灭。

    帝羽同样结着手印,两人动作基本一致。方雷惊讶道:“你竟然也会奔雷诀?”

    帝羽可没空回他,认认真真凝聚雷灵气。他成仙不久,又没有潜心修炼,对雷灵气的积累显然不够。而五行灵气貌似都无法转换成雷灵气,只能不断吸收天地间的灵气。

    很快,薛元启周身已经聚集了大量雷灵气,他施展的这一招是奔雷诀第一层第三式,名为雷爆。其核心是将雷灵气凝于一点瞬间爆发出去。

    蓄势结束,雷爆对雷爆。雷电交织,薛元启强势压过帝羽,眼看灵气汇聚的气团逼近,帝羽疯狂吸纳天地灵气对抗。

    一番僵持,帝羽快撑不住了,孟缘传音道:“我以搜魂诀干扰他,之后的事交给我。”

    搜魂诀催动,薛元启神魂一震,骂道:“无耻。”

    孟缘没有继续压制,而是撤回魂力接管身体。帝羽不解,问道:“你为什么不趁机拿下他?他的奔雷诀太厉害了,我们不是对手。”

    孟缘回道:“他是方雷的弟子,怎么可能没有神魂防具。”

    果然,在孟缘撤回魂力后,薛元启神魂防具触发,如同一条毒蛇,差点咬住他的神魂。

    薛元启冷笑道:“知道你诡计多端,没想到我早有准备吧?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孟缘回击道:“别太得意,谁生谁死还一定呢。”

    当下,直接催动北冥神功,对于生死之敌,没必要留情。北冥神功催到极致,他的灵脉开始崩碎,一条、两条、三条,直到第四条,孟缘扭曲的脸上挤出一个笑容,张开嘴露出一口大白牙,微笑道:“永别了。”

    积聚的雷灵气全部爆发,薛元启如同打出的炮弹,撞了出去。孟缘可不会白痴地嘲笑敌人,蛇姬在手,直取方雷首级。

    眼看就要成功,只听一个呵斥声,“滚”。孟缘倒飞出去,可他跟不死的小强一样,又爬了起来。今日若不杀方雷,以后他怕是只能待在玄武殿了。

    孟缘强忍着灵脉崩碎的剧痛,一步步走向方雷。方雷与李若涵一战,双方元气相互侵袭,一段时间内是无法运功的。此刻两人表面平静,实则暗中化解侵入的元气,谁能先恢复这场对局谁便胜了。原本方雷略胜李若涵一筹,可孟缘的干扰让这两人又处在同一水平。

    眼看孟缘再次走来,方雷苦笑,自己堂堂奔雷金仙竟然会死于蝼蚁之手。然而,正当他绝望时,薛元启站了起来。孟缘看着他,笑了,中了他全力一击竟然没死,真是命大啊。他自身情况也不乐观,感觉元婴正在迅速衰弱,若再拖下去恐怕一身修为就废了。

    当下,对薛元启说:“你非要跟我决个生死吗?”见他还站在原地,仿佛一个没有灵魂的僵尸,叹了一声说,“罢了!我今日放你一马,望你好自为之。”

    转身背起李若涵,一步一步离去。

    在孟缘走后,方雷欣慰地看着薛元启,“启儿,从今以后为师定倾囊相授,他迟早是你的掌下亡魂。”

    薛元启依旧没有回答。晚风吹过,掀起一缕尘埃,屹立的身躯直直倒下。

    一柱香后,孟缘机械般地走着。李若涵开口说:“他已是强弩之末,你错失了一个成名的机会。”

    孟缘听后没有回答,依旧走着。李若涵已经能行动了,飞到前方,看见孟缘的眼睛、鼻子鲜血滑落。关切道:“你伤到哪了?”

    然而,孟缘依旧走着,直到撞到李若涵,身体直挺挺地倒下。

    唐三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