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一百二十二章:庸医
    李若涵接住孟缘,到此时她才明白为什么以孟缘的性格会放过方雷,恐怕他现在的情况比之薛元启也好不了几分,甚至更加严重。

    李若涵探入一丝元气,发现孟缘灵脉崩碎,体内元气混乱。忽然看见他胸口一处焦黑,扯开衣服一看,倒吸一口凉席。孟缘的胸前、腹部哪还有一块好肉,这件衣服竟然只是一件华丽的装饰品,没有起到一点抵挡作用。

    到她这个境界,基本已经不需要什么丹药了,又或者说需要的是天阶丹药,但整个江州又有几个天阶丹师。自己没有适合的丹药,唯有在他身上找了。

    每件储物法器或多或少都有神识禁制,但对于李若涵而言,这些都不是问题。一番搜寻找到不少丹药,固元丹、大还丹、活络丹,甚至还有美颜丹,一看数量整整十三瓶。

    李若涵拿丹药的手愣在半空,此刻若孟缘苏醒,她一定会打得他再晕过去。堂堂神舟大陆万年难遇的“丹绝”,竟然教出了炼美颜丹的弟子。

    忍了一口气将固元丹、大还丹等丹药按瓶灌进孟缘口中,虽然他此刻的伤势服用这些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但有总比没的好。

    各种丹药灌完,想到北冥凌香应该会有回春丹与复元丹。带着孟缘赶回沅城。

    沅城城主许攸战死,凌香公主自然接管郡守府。

    神舟大陆共分十七州,北冥皇室独占其五。地方实施州、郡、城制度。然而,沅城是玄武郡郡治,故而没有城主府,由郡治兼任城主。

    李若涵见到凌香公主的第一句便是,“给我回春丹与复元丹。”

    凌香公主看到受伤的孟缘,眉头紧皱,唤来徐丹。“丹儿,一定要救活他。”

    徐丹自然也知晓孟缘是她的师弟,一番查探后神情严肃,想带孟缘走却被李若涵拦下。

    李若涵看着她说:“你给我丹药,我带他回玄武殿。”

    徐丹有些生气,这显然是不信任她。拿出回春丹与复元丹说:“丹药在这,但我保证你到玄武殿时他早已成了一具尸体。”

    李若涵也知道孟缘情况危急,问道:“你有几成把握?”

    “三成。”

    “混账,你敢拿本宫开涮?”李若涵神识压制。

    徐丹不卑不亢,回道:“你接着摆你的宫主威风,拖下去连三成都没有。”

    凌香公主劝说道:“师姐,丹儿是药师,您赶紧让她救人吧。”

    小院内,孟缘被塞进一个堆满药材的大木桶中,全身上下扎满银针,宛如一个特大号刺猬。徐丹手持小刀,一点一点削去他的坏肉。

    李若涵心里着急,制止道:“你这样削下去,他都成骨头架子了。”

    徐丹生气了,顶撞道:“他才是小仙,没有您那么大的神通。您‘元婴化体’,自然可以修复,但他不行。我若不除去坏肉,他只会死得更快。”

    徐丹说完不理会哑口无言的李若涵,而是拿出一个香炉。香炉里装满黑色的虫子,倒入药液中,紧接着又拿出一株赤红色的植物。

    李若涵看不下去了,那可是腐尸蛊虫与血毒草,这到底是救人还是杀人。想阻止还是忍下了,她此刻只能信任徐丹了。

    第二日,欧阳嫣然来到小院,看见被血毒草包裹的孟缘,心里好奇,凑过去揭开一块血毒草。突然,血毒草上一只黑色虫子掉在她手上,徐丹射出一针将其刺死。叱责道:“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欧阳嫣然拔掉银针,一副委屈的模样,擦拭着眼睛气哼哼地跑了出去。

    孟缘的神魂得到滋养,渐渐苏醒过来,只是他太虚弱了。看见自己身处药桶中,全身被裹得跟粽子一样,想动弹一下,仿佛有无数只虫子在爬。不对,不是仿佛,而是真有无数只虫子。

    他继承“药绝”,自然想到是什么,感觉恶心,可他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心里骂道:“哪个庸医用这破法子救人?”

    突然,心里一惊,神魂进入木梳宫殿。宫殿内,沈青鸾焦急地徘徊。猪小美则盯着赤龙之心,陷入沉思。孟缘打断她,问道:“你研究的怎么样了?”

    猪小美回过神来,解释道:“应该是之前就被下了某种极隐秘的封印。天雷之火乃是九阳圣火之一,应该是它引发了封印。”顿了一下,犹豫道,“只是施展这封印的,恐怕是位大能者。”

    孟缘想了一下,赤龙之心是帝永给的,以他的修为称为大能者也说得过去。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这封印连他都被影响了。按理说施展封印是防止赤龙之心被外人抢夺,这倒也说得过去…哦,原来自己也是外人啊。想通这点就没必要纠结了,问道:“那现在封印怎么样?”

    “九阳圣火岂容邪物。”

    “九阳圣火是什么?”沈青鸾问。

    然而,孟缘却先于猪小美回答了,“九阳圣火乃天地间最纯正的九种纯阳之火,与之对应的还有九阴圣火。”

    猪小美惊讶地看着他,转念一想,徐憬淮的弟子知道阴阳九圣火也说得过去。孟缘自然很得意,让猪小美吃瘪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他只不过是代帝羽开口而已。

    在黑荥岛时,帝永可讲了不少秘闻。毕竟,在仙界,除了天网主人十不知外,就属帝永最博闻了。

    既然赤龙之心的问题已经解决,那接下来就是如何保住自己了,对沈青鸾说:“我会解开阵法送你出去,之后你找到我的储物玉牌,然后重新调制药液,还有让那个庸医有多远滚多远。”

    徐丹在药桶旁守护,却见孟缘身上生出一把木梳子,接着沈青鸾出现了。她虽然见过载人的空间法器,然而令她费解的是,法器怎么会从孟缘身上冒出来。

    沈青鸾自然看到徐丹一直在精心救人,只是不明白孟缘为什么会说她是庸医。感激道:“谢谢你救他,请问他的随身物件在哪?”

    徐丹有些不悦,第一,自己救人凭什么要她来道谢?第二,她是那种私吞别人宝物的人吗?况且,就孟缘的身价,有什么值得她在意的?当下,随手一指又开始闭目养神。

    沈青鸾取来物件,按照孟缘的吩咐重新取出木桶,又依次投放药材。一切准备就绪,走到徐丹身旁却不知如何开口。

    徐丹虽然闭着眼睛,但却一直观察着沈青鸾。对她选取的药材也是暗暗称赞,只是她不明白,有些药材连自己都没有,孟缘怎么会有的?她也知道自己有几味药材用得不好,可这会工夫从哪里去找。

    见沈青鸾走来,以为是要指责她用药不对,开口道:“你的药材搭配很精妙,但并不代表我不知道,只是我没有而已。”

    沈青鸾见状,就更不知道如何张口让人离去了。无奈之下编了个理由,“那个…很抱歉,我要给他换药,麻烦您…”

    徐丹疑惑道:“你要我帮忙?”

    沈青鸾摇摇头,解释道:“这男女有别,您在这恐怕不方便吧?”

    徐丹笑了,她从未听过如此好笑的笑话。首先,自己是一名药师,根本无须理会什么男女有别;其次,她与孟缘同出一门,沈青鸾又算什么?若真是男女有别,论关系也排不到她吧?

    越想越气,指着孟缘的方向说:“我是他唯一的师姐,你又算什么?况且,在救治之前我什么没看到?你这会跟我讲男女有别?不觉得可笑吗?”

    沈青鸾也火了,厉声道:“是他叫你这个庸医滚远点,我好心好意给你说,你反而冲我发火,到底谁可笑?”

    徐丹气得胸前涌动,连叫三声好,“我倒要看看他这位神医如何自救。”直接闭目养神,不再搭理沈青鸾。

    孟缘自然看到了一切,他想让徐丹离开倒不全是因为她救治方法有问题,而是担心赤龙之心被发现。自己的情况不能拖了,得赶快重建灵脉,不然他真就完了。此刻他无法通过神识联系沈青鸾,只能希望她聪明一点了。

    沈青鸾见徐丹不走,她也没什么办法。猜想孟缘应该是气恼她医术不佳,也不是非要她离开。想通这一点准备将孟缘移至新药桶,可当她正要揭掉血毒草时,徐丹说话了。

    “你若不想被蛊虫咬死,最好别用这么愚蠢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