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一百二十四章:北冥鸿风
    孟缘九条灵脉已经全部重建,晋阶真仙境只是时间问题。花灯节的事告一段落,眼下最麻烦的就是沈青鸾。他手里还有雷劫丹,沈青鸾也早已到了渡劫的时候,只是她暂时不能。沈家祖陵传承者最适合的是道人境,或低或高都不好。

    郡守府内,众人齐聚一堂。一番商讨决定,由凌香公主带沈青鸾去沈家退婚。至于条件自然不是三千绿芒,而是北冥鸿风。

    北冥八位皇子,在世的仅有四位,分别是三皇子鸿锦、五皇子鸿才、七皇子鸿战、八皇子鸿风。修为最高的是鸿锦与鸿才,均是金仙。然而,实力最强的却是北冥鸿战。

    北冥鸿风最弱,仅是玄仙,并且寿元已尽,全靠大日还阳丹续命。至于渡劫成至仙?他不敢,至仙的雷劫就算服用雷劫丹也要冒极大的风险,而他好比一只纸老虎,一捅就碎。

    此次之所以冒险围攻北冥凌香,也是无奈之举。目的就是为了她手里的皇陵图。

    皇陵图顾名思义是北冥皇陵的地图,被北冥正德分为九份。由于老大、老二死得早,北冥凌香独得三份,由此可见她受宠程度。

    一份皇陵图可从太庙换取一颗大日还阳丹。大日还阳丹属于“仙丹”,可增加一千寿元,并且可叠加九次。

    北冥鸿风想活命,又不敢渡劫,心想他好歹是北冥凌香同父异母的哥哥,一份皇陵图的情分应该是有的。很可惜,他被拒绝了,不然也不会动 手 抢。

    北冥鸿风自幼贪图享受,别人培养势力时他在玩美人;别人争抢封地时他在玩美人;别人争夺皇位时他还在玩美人。有好友劝他,即使为了将来,也要去争一争,就算争不到皇位,多得几分好处也行。然而,北冥鸿风当即吟诗一首。

    雪落琉璃夜纷嚣,

    鲫鱼避寒池下藏。

    君羡江山多妖娆,

    岂知美人盼情郎?

    或许正因为他的不争,才在七子夺位时苟活下来。七子夺位自然包括北冥凌香,若不是徐憬淮出走,或许皇位真是她的。

    在这场夺位之战中,老四与老六失败被杀。北冥鸿才背后有大家族支持,幸免于难。北冥鸿战个人实力太强,存活。北冥凌香是北冥鸿锦亲妹妹,即便如此,仍然献出两份皇陵图。

    北冥鸿锦也不吝啬,送其两颗大日还阳丹。北冥凌香也正因为这两颗仙丹,才活到现在。她跟北冥鸿风一样,惧怕至仙雷劫,不同的是,她是因为失败过一次而惧怕。

    北冥鸿风,无权无势,在新皇登基时还在府内玩美人。其子北冥阳秋仰天长叹,“有父如此,岂非哀乎?”

    北冥阳秋亲自赶赴水州,献上皇陵图。北冥鸿锦表现的很大度,不仅送他大日还阳丹,还送了十位小仙境美人,各个服用了驻颜丹。北冥阳秋泪洒当场。

    北冥鸿锦问:“汝何事伤怀?”

    北冥阳秋答:“侄儿深感伯父大恩,故而流泪。”

    北冥阳秋离开水州,带着十位小仙境美人回府,其父亲自迎接,颇为大度道:“吾儿辛苦,十位美人为父送你一半。”

    北冥阳秋听完,当场吐血,倒了下去。

    值得一说的是,蒋家支持的并不是北冥鸿风,而是其子北冥阳秋。这次围杀也只是他个人行动,为此他花费大量资源,动用全部关系。比如:断水剑裴媛曾受北冥阳秋救命之恩,许下一诺,今后为其出手一次。

    北冥鸿风假借其子传信,才让裴媛出手。若是北冥阳秋知道,估计会亲手送其父一程。为何如此?北冥鸿风生子二百三十三个,存活的仅有十三个。其余均活不过十六岁,这倒不是天罚,而是北冥阳秋做的。存活的十三人各个天赋上佳,修为最低的是小仙境。

    北冥鸿风根本不是修行的料,他的修为都是无数资源堆上去的,若不是为了更高的寿元,他都懒得去炼化灵石。他梦想的修行就是,吃颗丹药就能晋阶。可惜,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

    纸老虎不光指他修为,还有他的性格。表面看来威风八面,实际软弱无能。就好比此次围杀失败后,北冥凌香受伤,李若涵又不可能强留他,以他玄仙的修为足以逃命。然而,他跟个傻子一样等着被抓。甚至被抓后北冥凌香连捆仙绳都没用,就把他关进一个屋子里,派几个守卫看护。

    孟缘在得知这个消息后,觉得此处有商机。向守卫打过招呼,说是凌香公主让他来的。进屋后,北冥鸿风有模有样的坐在床上冥修。乍一看,孟缘还真有点镇不住,这气场很大啊!心想这老家伙毕竟是玄仙,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自己得小心。当下暗中运起元气,一有危险就跑。

    北冥鸿风发现孟缘来了,闭着双目,装腔作势道:“哼!她北冥凌香为何不来见我?”

    孟缘有点慌,往门口退了一步,回道:“公主很忙,叫我来审问你。”

    北冥鸿风突然睁开双目,右手一指。孟缘见状,直接动用奔雷诀,令他意外的是,北冥鸿风竟然被打在墙上。孟缘挠着头,自言自语道:“我有这么厉害吗?”

    屋里的动静自然惊动守卫,孟缘看着两人,训斥道:“谁叫你们进来的?滚出去。”

    在守卫走后,看着倒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北冥鸿风,喊道:“喂?没死出个声。”见他还是不动,催动金眼查看,发现他元婴只是轻微受损,不至于昏迷吧?当下又运起奔雷诀,只听得噼里啪啦的声音,北冥鸿风醒了,求饶道:“你不能杀我,我是北冥的八王爷。”

    直到这时孟缘算是看透了,感情是一个草包。心想该要点什么好处呢?自己重建灵脉,正是需要修炼资源的时候,威胁道:“公主告诉我,你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死是难免了。你有什么临终遗言?”

    北冥鸿风一听,耷拉着头,仿佛纸老虎被完全捅破一样。孟缘等了很久,却不见他答复,不耐烦道:“你若没有遗言我可要动手了?”

    北冥鸿风连忙摆手,“别,我有…有…遗言。”刚将手伸进怀里,孟缘就一脚踢出,却见他手里拿着个白玉簪子。

    孟缘冷哼道:“老子好心好意问你遗言,你竟然要暗算我?天下有你这么无耻的人吗?”

    北冥鸿风一脸委屈道:“我不是要暗算你,这根玉簪子你代我送给橙儿,这是她一直想要的。”

    “橙儿是谁?”

    “我的妾侍,你去我王府就能找到。”

    “没了?”

    “还有…还有…这盒胭脂是我托人从商州买的,代我送给香儿;这双水晶鞋是我送给静儿的生辰礼物;这件披风是……”

    孟缘看着他一件一件的掏出送给女人的礼物,嘴巴张得老大。心想,您老要死了,临终遗言竟然是这些。感觉自己的脑壳有点疼,揉着太阳穴打断他:“够了,你有完没完?你就不给你儿子留点什么防身法器、修炼资源之类的吗?到死都想着女人,你也不怕儿子不给你收尸?”

    然而,北冥鸿风摇头道:“不会的,吾儿很多,总有一位会打理的。”

    孟缘心里骂道,做你儿子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指着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说:“你看你都要死了,还得劳烦我送你的尸体回家。这万一…我路上走累了…遇到强盗了…是不是…啊…”孟缘挑着眉,意思说你懂得。

    然而,北冥鸿风还真不懂,疑惑道:“她北冥凌香不亲自送我?”

    孟缘真想一头撞死,这么蠢的人为什么能活到现在?直接挑明说:“我跑腿,你给钱,明白吗?”

    “你要多少?”

    “你是不是脑子瓦特了?难道死人能花钱吗?”指着胭脂水粉说,“除了这些礼物,其余都给我。”

    孟缘继承了北冥鸿风的“遗产”,临走时发现他的衣服不错,中了自己的奔雷诀竟然没有损坏。北冥鸿风也很无奈啊!脱了外套,仅穿一身白色内衣。见孟缘还打量他,一副誓死不从的样子,“我北冥鸿风就算死也不能受你侮辱。”

    孟缘还想动手,帝羽看不下去了,阻止道:“算了吧!别人穿过的你再穿,不觉得恶心吗?”

    孟缘觉得有道理,然后抢了内衣让守卫找人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