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一百二十五章:过慧易夭
    沈家祖陵开启过很多次,但每次开启的时间都会选择在问道会期间。选择这个时间点自然是沈家高层精心设计的,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没有人接受传承,但事情就怕万一。

    一个家族几十年、几百年才出一个天赋出众的后人。沈家的意思很简单,你想要传承就放弃问道会,反之亦然。当然,这些只是针对小家族,对于大家族完全有实力两头兼顾。

    沈家对于入祖陵的人数倒没什么限制,只不过超出者需要多交纳一些费用,毕竟沈家的目的就是为了赚取资源。然而,对于实力还是有限制的,不得超过真仙境。这条规定原先是没有的,之所以加上是以前发生过玄仙屠戮事件。

    试想一下,一位玄仙面对一群真仙、小仙、甚至连仙都不是的竞争者,又怎么会手下留情。加上限定是为了让更多小家族也参与进来,反正沈家生得女儿多,便宜卖。

    需要说明的一点是,不是每个献祭者都值三千绿芒,沈青鸾属于特殊情况。一来,沈青鸾表现出色;二来,高价是蒋沈两家合作的见面礼。

    沈青鸾自然也知道献祭者,但她从没认为自己也是其中一个。她努力修行,就是为了摆脱献祭的命运,谁曾想她的努力反而成了谈价的筹码。

    郡守府议事厅,在凌香公主讲完部署后,沈青鸾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孟缘见状,安慰道:“别怕,到时候我会陪你的。不管得不得传承,你都不是沈家人了。别说我说话难听,沈家高层就是一群老不死的畜生。若今后我有实力了,你的屈辱我一定千倍万倍讨还。”

    见沈青鸾犹豫,孟缘不悦道:“咋的?你还想回去?”

    沈青鸾摇摇头,“不是的,我还有个弟弟,他对我很好的。我如果离开,长老们一定会将怒气发泄在他身上。”

    “不能一起带走吗?”

    “不行的,他天赋很高,长老们很看重他。”

    “那你操什么闲心?别说我嘴毒,你的去留跟他有一丁点关系吗?”

    沈青鸾叹了一口气,“希望如此吧!”

    凌香公主摆摆手,示意两人安静。看着孟缘说:“她的事我会处理,你也没必要过于担忧。”顿了一下说,“丹儿是你师尊的义女,也是你师姐。昨晚上还跟我念叨要与你探讨丹术,不如你多留几日如何?”

    孟缘瞟了一眼徐丹,怎么看都不像念叨他的样子。凌香公主咳了一声,徐丹极为勉强的起身,“你现在是几品丹师?”

    “玄阶九品。”

    “他太低了,我跟他没什么谈的。”徐丹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完一屁股坐下。

    孟缘心里冷笑,他这个年龄,能成为玄阶九品就已经是众人羡慕的对象了。行礼道:“请问师姐是几品丹师?”

    “地阶九品。”徐丹颇为自豪道。

    李若涵听完看向徐丹,这个回答着实令她意外。丹师的提升除了本身的天赋外,需要大量资源去实践。北冥凌香可以提供这个条件是没错,可即便如此,地阶九品就有点夸张了。

    孟缘听完也愣了一下,他学习的是神火炼丹术,想要晋阶地阶丹师太难了。神火炼丹术掌握五行灵气算入门,而地阶的要求是,对五行灵气的感悟最低是神御境界,并且火灵气要达到神念境界。即使这样,某些特殊丹药要提升相应的灵气境界。

    地阶九品,接近天阶的存在。若是他就必须基础五行全达到神念。要知道,灵气入神引境容易,想提升可就难了,更别说到神念了。

    就目前而言,孟缘水、火两灵气的感悟稳定在神御境界,金、木、土仅是神引。他之前得了金眼五花虬的内丹,境界的提升是时间问题。木、土就有些头疼了,本以为七百年的紫藤妖丹能助他到达神御,然而事实是仅碰到神御的门槛。

    这次因祸得福,吸收了紫雷天火,多花点时间雷、火两属性完全可以提升至神念境界。那么,唯一需要解决的是木、土两属性了。

    到这个时候孟缘才发现,他好像很缺时间。所幸,他现在有了木梳宫殿,完全可以加速这个过程。难怪溯流体质是灾难,掌控时间者不是灾难是什么?

    大殿的气氛有些尴尬,很显然徐丹的那句话太有分量了。

    凌香公主对众人的反应很满意,佯装生气,训诫道:“丹儿,你忘了我告诫你的话了吗?虽然你是咱们北冥最年轻的地阶九品丹师,但神舟大陆天才数不胜数,你怎么能因为一点小成就就洋洋得意?”

    孟缘听着这话有些扎耳朵,就没有比这更恶心人的。在场众人,除了徐丹就剩自己是丹师,更何况她仅仅是徐憬淮登天门之前收的义女,那岂不是说自己受了传承还不如她?

    当下一副教训的口吻,“是啊!徐师姐,你怎么能因为一点小小的成就就洋洋得意?做人要谦虚,要知道过慧易夭。”

    这话说完,凌香公主显然不悦。然而,徐丹却没有生气,反而一副受教的神情,“师弟教训的是。只是师姐愚钝,花费一百年的时间,才是小小地阶九品,又如何能称得上‘慧’呢?”

    孟缘站起身子,走到徐丹身旁,安慰道:“师姐不必自责,你虽然愚钝,白白浪费一百年的光阴,但好在你还有一千年啊!”

    李若涵再也忍不住了,笑出了声。这个家伙太损了,徐丹花了一百年成了地阶九品丹师,他非得说别人后面一千年不会有长进。贬低别人,抬高自己。

    凌香公主结束了这场闹剧,散场时孟缘托她寻找常安的下落。

    回到房间休息,帝羽很难理解孟缘为什么那么针对徐丹,毕竟是师姐啊。然而,孟缘骂他太蠢,反问道:“一百年?放屁。你告诉我老色鬼什么时候登天门的?”

    见帝羽摇头,训诫道:“就你这智商,离开我咋活啊!你想一下,那本记载仙界重要事件的玉牌。虽然没有明确的日期,但灵池召唤在承天帝第九元初期,距今多少年?最少五六千多年了。”

    “不对啊!可她才是真仙境,不可能活这么久的。”帝羽惊讶道。

    “对啊!那她凭什么说自己才一百年?你以为北冥凌香好心好意给咱送美人?恐怕她真正的目的是想要老色鬼的传承。”

    “那怎么办?”

    “凉拌!咱们认得这个娘可不傻,你以为她跟北冥凌香和好如初?算了吧!女人,心眼小着呢。只要李若涵在,咱们就没什么危险。”

    摸着下巴思索道,“只是方雷说的天门之劫到底是什么?按照金仙寿元算,李若涵还不至于那么快死吧?北冥凌香是玄仙境,怎么都不可能比她活得久吧?”

    正当他百思不得其解时,一个敲门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