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一百二十六章:徐丹
    孟缘打开房门,却看见徐丹站在门外。

    “不请我进去吗?”

    徐丹进屋,孟缘一直猜想她的来意。徐丹坐在一旁,手里把玩这茶杯。一盏茶工夫过去了,孟缘忍不住了,问道:“师姐找我就是为了喝杯茶吗?”

    “你我同出一门,可你为什么总对我一股火气?别忘了,你的命可是我救的。”

    这话倒也没错,若没有徐丹最开始救治,孟缘也撑不到后面。当下,提起茶壶为她填满茶水,笑道:“师姐误会了,我这人嘴笨,不会说话。您虽然救过我,可我也救过你,为此我可耗费了大量元气,估计得花上一百年的时间才能补回来,谁叫师弟太笨了呢。”

    本想着徐丹会因此发怒,从而甩袖离去,谁知她喝完茶,左手一挥掏出一个红木盒子。孟缘神识一扫,得知里面全是丹药,虽然他不知道是什么丹药,但凭气息也知道应该不低于地阶。

    “师姐何意?”

    “打开看看,我想你会喜欢的。”徐丹难得露出一个笑容。

    孟缘没有动手,手指敲着桌子,“我这人无功不受禄。”

    徐丹放下茶杯,红木盒子自动开启,指着一排白玉瓶说:“韶华易逝,红颜易老。”

    孟缘看着九个白玉瓶,问道:“驻颜丹?”

    徐丹点头,“地阶驻颜丹,一至九品,每一品加百年。”

    “你难道认为我一定炼不出驻颜丹吗?”

    然而,徐丹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他,“你觉得我容颜几许?”

    孟缘还真没注意过徐丹的容颜,一直以来他感觉徐丹骨子里有股傲气,看不起自己,对于这种人他的原则是——懒得搭理。如今一看,她的那张脸感觉像粘上去的美人皮,总给人一种刻板的感觉。回道:“中上。”

    徐丹轻笑,带一种嘲讽的口吻说:“我自然是比不过妃雪阁的第一花魁了。”

    孟缘心里不悦,这分明是嘲讽欧阳嫣然是风尘女子,回击道:“她只献舞。”

    徐丹站起身子,转了一圈,边走边说:“我观你面相,恐怕还未经人事吧?”

    孟缘冷哼一声,“师姐过于自信了。”

    徐丹一副疑惑的口吻,“哦?啧啧…我向来对自己的医术很自信,没想到也有看走眼的时候。看来世事无绝对,你我同为药师,自然知道有些事是可以调控的。”

    孟缘一拍桌子,大怒道:“徐丹,你别太过分了。”

    “如果提出一种可能都算过分的话,师弟…你心虚了。”

    孟缘凌空一抓打开房门,厉声道:“恕不远送。”

    徐丹并没离去,而是拿出一根紫色的竹子,这竹子孟缘很眼熟,是熊猫洞附近的紫缘竹。心里震惊,猜想她难道去过熊猫洞?

    徐丹摘下一片竹叶,放在桌上,又将茶水洒在上面,透过竹叶看着孟缘,悠悠道:“师弟无功不受禄,那师姐给你讲个故事,听完后这些丹药全送你如何?”

    孟缘看着那盒丹药,说不动心是假的,佯装不耐烦道:“那请师姐长话短说。”

    以前有一个小女孩,父母死得早,她为了活下去便去乞讨。然而,女孩这个词像是生来被欺辱的对象。她无奈之下拔光所有的头发,扮成男孩子,去争去夺去抢。

    在女孩十岁那年,她遇到一个极为英俊的男子,仿佛他就是世间美的化身。男子因为躲避仇人追杀,藏在她住的破屋内。仇人追来,女孩骗了他们,救下那个英俊的男子。

    男子伤好,准备离去,送女孩丹药。

    女孩拒绝道:“你这东西看起来好差,我不要。”

    男子大怒,差点失手杀了女孩。女孩抵死不改口,本想着在劫难逃,谁知男子大笑,取出三颗丹药,要女孩辨别。若挑出最好的丹药便送她黄金千两,反之就要死。

    神奇的是,女孩不仅挑出丹药,还以优劣排序。男子大喜,收其为义女。之后亲自教其丹术,助她修行。女孩不负期望,十二岁成为黄阶丹师。

    男子欣喜,赞许道:“你可受我传承。”

    然而,女孩对传承没什么兴趣,反而抱住男子,一副天真的笑容,“我不要传承,就想跟你在一起。”

    男子抚摸着她的小脑袋,笑道:“你笑得真甜。”

    女孩受到表扬,内心小鹿乱跳,为了留住男子,她偷食驻颜丹,将笑容定格在十二岁。没过多久,男子杀了仇人,觉得神舟大陆再无敌手,内心寂寞。

    后来,男子开始疯狂探索神舟秘境,希望能在丹术上有所突破。所幸,他找了三十年终于得到一张“仙丹”丹方。男子欣喜若狂,沉迷炼丹,甚至他忘了女孩在五十岁那年成为北冥最年轻的地阶丹师。

    有一天,男子炼丹失败,一怒之下毁了自己的居所。女孩也长大了,懂得安慰人。“义父不要生气,仙丹已经超出天阶的范畴,本就不属于这里,您又何必勉强。”

    然而,男子仰天怒吼,“吾乃徐憬淮,世间没有我炼不出的丹。”

    之后,徐憬淮像疯了一样,大肆掠夺天材地宝,甚至连七大皇室都被他翻了一遍。疯狂有了回报,他终于炼出人生第一颗仙丹。那一日,他很高兴。那一日,女孩自愿成了试药者。

    在这个世间,只有她徐丹才有资格服用徐憬淮炼制的第一颗仙丹。

    就这样,徐丹服下龟息丹,自此陷入深度沉眠。一日,北冥凌香唤醒了她,告知徐憬淮已登天门。她没有伤心,反而由衷的高兴。但是当她听到徐憬淮在仙界陨落的消息,笑了,轻蔑地笑了。

    之后在北冥凌香的帮助下,她短短几十年间由地阶一品丹师晋阶至九品。大约二十八年前,她听闻苦溯海有丹术传承,只身前往。

    在苦溯海上,她闯过迷失竹林,寻得熊猫洞,看到徐憬淮的墓志铭,笑了,欣喜地笑了。

    然而,正在此时她遇到一个人——蒋胜。蒋胜修为极高,打伤了她,在她要被杀时,被一股力量送走。后来她养好伤,准备再探熊猫洞,谁知蒋胜死亡的消息传到她耳朵。再后来,她几次寻找,却都没找到那个岛屿,仿佛一切都消失了。

    故事听到这,孟缘算是明白了。此时一想蒋胜为什么闯过五关还被拒绝,最后被杀,原来是他打了老色鬼的女儿。依照老色鬼的脾气,能让他过才是怪事。

    不对,事情有蹊跷,问徐丹:“你说是徐憬淮救了你,将你送走的?”

    “是的!不然,我根本逃脱不了。”

    向帝羽传音:“咱们从黑荥岛逃出来是不是突然改变了飞行方向?”

    “是的,我记得咱们先是向东,后来改成北面了。”帝羽思索一下回应道。

    孟缘开始在脑海中构建一副地图,一直向东的话最终的目的地应该是常州附近。向北有了偏差,而从熊猫岛走最近的是江州。那么常州跟江州有什么区别呢?想不通的办法就是不去想它。对徐丹说:“你的故事我听完了,慢走不送。”

    然而,徐丹并没有走,而是慢慢解下上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