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一百二十八章:离巢
    小熊猫被孟缘揪出木梳宫殿,摔在地上,挥舞着熊掌表达自己的不满。

    孟缘一把提起它,逼问道:“徐憬淮是不是你熊爸?不对…熊爹,啊呸,你的父亲?”

    小熊猫眨巴着眼睛,一副委屈的模样。孟缘直接将其推到墙上,冷冷道:“别对我用这招,你以为我会上当?”

    小熊猫摇晃着脑袋,一眨眼,幻化成欧阳嫣然的模样。并学着她的声音撒娇道:“你是坏人,你凶我。”

    孟缘松开手,小熊猫立马跑开,顶着欧阳嫣然的身体,头却变回原样,冲着孟缘一声熊怒。

    孟缘追了过去,小熊猫又变回欧阳嫣然,一屁股坐在床上开始撒娇,学得有模有样。孟缘祭出蛇姬,一枪挨着她脖子刺下,接着逼问道:“回答我,你跟你娘是不是联合起来给我设套?”

    熊初墨模仿着欧阳嫣然的口吻回道:“没有啊!我当时看你好蠢,就想逗你玩。至于主人,他不是我父亲啊!”

    “那你爹呢?别告诉我你娘搓泥丸搓出了你?”

    “不知道啊!我记事起就没见过他。”说话间将头往左边挪了挪,远离蛇姬。

    孟缘自言自语道:“难道是我猜错了?”

    正在他失神期间,熊初墨出脚偷袭他,那一脚的力道可不轻,孟缘感觉腹下肋骨断了好几根。熊初墨拍拍手掌,扮了个鬼脸,指着倒地的孟缘骄傲道:“哼!别以为你还能欺负我。”

    孟缘看着她离去,一拳砸在地上,突然想到她去的方向是欧阳嫣然的房间,操起蛇姬追了出去。

    徐丹还在庭院里闲逛,发现孟缘一副要杀人的模样,问道:“你怎么了吗?”

    孟缘未答,径直奔向欧阳嫣然的房间。透过窗户,果然发现熊初墨变成他的模样,正在调戏欧阳嫣然。心中大怒,奔雷诀第一层第一式——雷刺。

    蛇姬带着雷电穿过墙壁直刺熊初墨,然而他的攻势竟然被挡下了。看着另一个自己,非常从容的用手掌挡下蛇姬。孟缘此刻有点傻眼,这他妈是人干的事吗?

    熊初墨又模仿着他的声音,吐着舌头调皮道:“都说了我不怕你,现在信了吧?”

    孟缘收回蛇姬,眉宇间充斥着怒火,一对拳头开始被火焰包裹,火焰中充斥着紫色的天雷,仿佛整个火焰呈紫色。

    熊初墨怕了,变回原样躲在欧阳嫣然身后。孟缘怒斥道:“是男人你就出来。”

    熊初墨摇晃着熊脑袋,发出一种极为甜美的女声,“我是熊不是人,就不出来。”

    孟缘收回紫雷天火,深吸一口气说:“你现在成小妖王了,又有这么厉害的防御以及神奇的幻化能力。我这座庙小,容不下您这尊佛,从今以后,你我分道扬镳,各不相欠。”

    小熊猫晃着脑袋拒绝道:“你答应过我娘,要照顾我的,做人不能言而无信。”

    孟缘一脚踢倒桌子,骂道:“那你他娘的调戏我老婆,我还得在旁边欣赏不成?”

    小熊猫摆摆手说,“我是熊,不喜欢你们人族女人。”

    “那你他娘的手往哪摸呢?你赶紧给我滚蛋,不然我让李若涵收拾你。”

    小熊猫似乎很怕李若涵,从欧阳嫣然背后跳下来。孟缘冲过去一下制住它,揪着熊耳朵训斥道:“你可以啊!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是吧?”又拍拍它的熊脸,“挺会变的,再变个我瞧瞧。”

    小熊猫闻言,果然又变了。只是这一下把孟缘吓到了,差点就跪在地上求饶了。小熊猫变的不是别人,正是李若涵。孟缘还在很兴奋地扯着脸,一下子成了李若涵,这不是要亲命吗?

    小熊猫看着孟缘的熊样,捂着嘴笑了起来。孟缘虚惊一场,再抬头却不见眼前的小熊猫,嘴里骂道:“该死的李若涵。”

    然而,背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吾儿觉得为娘该死吗?”

    孟缘以为又是小熊猫搞鬼,指着她恐吓道:“你再给我装,信不信我抽死你?”

    额…然后他就吃了一个耳光,这手法、这速度、这力道,一模一样。捂着脸,一巴掌准备扇回去,却被李若涵一掌甩飞。直到这时,孟缘才发现,眼前的好像是本人。

    果然,李若涵冷冷道:“你敢对我动手?”

    孟缘一听,也顾不上疼了,“唰”一声跪倒,求饶道:“误会,误会。”

    “什么误会?”李若涵说完,小熊猫也出现了,一副憨憨的熊样。看着孟缘,吐着舌头,仿佛是说,就是我做的,你敢说出来吗?

    孟缘咬咬牙,扇着自己耳光说:“我脑子进水了,希望娘亲不要怪罪。”

    李若涵觉得奇怪,一扫周围发现只有孟缘、欧阳嫣然、徐丹以及一头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当下制止孟缘的自残行为,“我要回玄武殿了,你要跟我一起回去吗?”

    “孩儿有事,暂不能回去。”

    李若涵点头,送给孟缘一块玉牌以及火灵枪。

    “这块玄武令是我秋鼠宫的传人令,拿着它有危险就联系我,至于这杆火灵枪你拿着参悟吧!你枪术境界太低了。”

    孟缘收起宝物,眼珠一转,掏出一盒胭脂谄媚道:“娘亲路上辛苦,这是商州苏家的胭脂,效果极佳,算是孩儿的一番心意,请务必收下。”

    然而,本来是一番好意,不承想马屁拍到蹄子上。李若涵眼神中带着怒火,“你觉得我很老吗?”

    孟缘真的想哭,这个女人脑子里装得是什么,这联想能力咋就那么强呢?解释道:“娘亲容颜鼎盛,这老字又从何谈起?孩儿是怕娘亲沾染风尘,故而献上此物。”

    然而,李若涵蹦出四个字就踏空而去,“我不需要。”

    孟缘看着手里的胭脂盒,自言自语道,“这世间还有不喜欢打扮的女人?怪胎。”

    一阵失神,却发现手中的胭脂盒早已被小熊猫夺去,坐在园中山石上,抹着胭脂,原本白色的熊猫脸被染成粉色。

    孟缘一反常态,不仅没有生气,而且举起大拇指,赞赏道:“美!”

    果然,小熊猫听完就把胭脂盒扔了,孟缘凌空一抓取回,发怒道:“你这个扔进河里没人捞的臭熊,还学着女人擦胭脂。你怎么不学着屠夫卖猪肉呢?你知不知道这东西多珍贵?卖了你都不够胭脂钱。”

    小熊猫一听,“咣当”躺在地上,哇哇哭了起来。嘴里念叨着,“你是坏人,你欺负我,我不活了。”

    孟缘这次很真诚的举起大拇指,称赞道:“学得漂亮!”

    然后,搂着自认为“受惊”的欧阳嫣然回自己房间。

    又两天过去了,常安还是没有消息。孟缘担心他出事,亲自寻找,然而即便他很努力的用神识盘查,依旧无果。晚间,郡守府来一人报信,信上所言:弟子很好,请师尊勿忧。

    “白眼狼,早知道就给他下个禁制,也免得他骗了我的宝贝又拐走我妹子。到头来,我什么都没得到。”孟缘颇为懊悔道。

    帝羽安慰道:“雏鸟总会离巢,强求反而不好。”

    “离巢?那也得给我赚够本才行。我为了帮他花了多少心血?他说离巢就离巢,当我是善人不成?”

    “你不是他师尊吗?徒儿离巢该高兴。”

    “师尊?洪城时城主府徐家三子夺位,可曾念兄弟之情?秘境内幻音大鲵出卖生母,可曾念生养之情?冯志诚利用杨舒兰灭杨家满门,可曾念夫妻之情?人族至亲不外乎如此,师徒之情岂不是笑话?”

    帝羽严肃道:“那我们呢?”

    “利益。”

    “什么意思?”

    “你知道世间最大的利益是什么吗?”又自问自答道,“命也!我的命在你手里,你死了我活不了。反之,我若死了,以你目前的能力,想复仇也难。”

    帝羽心情沉重,问道:“如果有足够的利益,你是不是也会出卖我?”

    “不会!”

    “为什么?”

    孟缘叹气道:“唉!你真是蠢到家了。这种局面,我给你的回答只有这个。”

    帝羽想了一会笑了,笑得很真诚,说:“你这辈子,最大的利益永远是我。”

    孟缘也笑了,回道:“有志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