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一百二十九章:熟悉的一幕
    在灵界,飞行大致分为三种:先天、后天、假物。

    先天飞行多指妖族的天赋,比如凤、鹰等天生双翼的。后天飞行是指练习相应的功法,比如雷行术、五行遁术等。

    遁术自然有高有低,公认的雷行术、风行术要高于五行遁术,当然,也有特殊情况。比如沙漠中土遁术速度远远快于低级风行术,毕竟有地理优势。然而,这并不是说在水中土遁术就不能用,高级土遁术仍然能用,只不过速度会弱点。

    假物主要有两种:第一,驾驭有先天飞行能力的妖族;第二,飞行法器。比如,御剑、飞行舟、千里传送符等。值得一说的是,“腾云驾雾”也是飞行法器的一种。

    孟缘既不会五行遁术也不会雷行术,而飞行舟的价格远不是他能负担的,那么他出行的方式便只有马车了。

    徐丹掌握风行术,但为了合群只得坐上马车,当然,她也不可能长时间驾驭风行术。

    几人自沅城出发,小熊猫再也不乐意进木梳宫殿,一路上说着人话,跟欧阳嫣然玩的不亦乐乎。

    路上,孟缘最终还是将神火炼丹术教于徐丹。徐丹的炼丹天赋远远高于孟缘,只是要她放弃传统炼丹术还是有些困难。她现在处在突破天阶的关键时刻,若三心二意反而不好。故而,仅是听一听经验与方法,并没有实际去练。

    行进途中,孟缘刻意去了一次寻兰居,美齐曰:怀旧。喝了几杯花酒,又去了一趟荣家,毕竟自己徒儿把人家女儿拐走了,得赔点嫁妆。留了不少灵石与丹药便继续出发。

    到了苦溯海,徐丹要去租船被孟缘制止。只见他拿出一个海螺,放进海中催动元气。等了约半柱香的工夫,海面上传来一声清鸣,紧接着激起七尺高的浪花。

    孟缘本来要自豪的介绍一下自己的老朋友,谁知被浪花淋了一身,抹去脸上的海水,抽着嘴说:“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吗?”

    公子小白从海中跳出,化身一位翩翩公子。除了眼睛是蓝色的,头发、眉毛、肤色均是白色,外加他穿一身白衣,在阳光下都有点刺眼。

    孟缘惊讶道:“你已经是四阶妖王了?”

    公子小白解释道:“还没有,我现在是三阶,可以短时间维持人形。”

    孟缘凑过去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心里得意,之前的投资总算没有白费。还没高兴多久,在他提出要出海时,公子小白却拒绝了他。

    “你们不能出海。”

    “为什么?”

    公子小白显然有些犹豫,最终还是道出真相——海族内乱。

    就在三年前,海族来了一股神秘的势力,想统一海族。本土势力与外来势力不合,战争便发动了。然而,外来势力太强了,很多弱小族群完全抵挡不住。三年的时间,两方势力形成对峙局面。

    许多强大的族群原本不太在意,谁知外来势力的攻势太猛,触动了他们的利益,故而纷纷出手,这才制止了外来势力扩张。

    孟缘疑惑道:“你们本土势力就那么弱吗?”

    “不是,是他们不愿意出手。”小白回答。

    “为什么啊?”

    小白挠挠头,觉得这位朋友着实不太聪明,解释道:“出手就有风险,为什么要出手呢?”

    孟缘感觉脑壳疼,这人族与海族的想法可能是有那么一点区别。然而,徐丹盯着小白问:“你们海族要侵略人族了?”

    孟缘震惊,然而令他更震惊的是小白的回答,只见他很诚恳地点头说:“是啊!他们统一海族就是为了入侵。”

    “你们为什么老喜欢入侵人族呢?”孟缘问。

    “不知道啊!可能好玩吧!”小白回答。

    孟缘有些生气道:“难道大家和平共处不好吗?战争又不全是死的人族,你们海族不也有伤亡吗?”

    “我们数量多啊!”

    “卧槽,你信不信我揍你?”孟缘握起拳头吓唬道。

    “你打不过我啊!”小白很真诚地看着他说。

    孟缘有些尴尬,愣一下说:“一句话,带不带我们去?”

    小白摇晃着脑袋说:“不是说过了吗?有危险,不能去。”

    孟缘真想踹他一脚,你他娘的都要入侵了,还管我危不危险。威胁道:“今天要么你带我们去,要么咱们友尽。”

    “哦!”小白跳进苦溯海,留下一排浪花。

    孟缘指着离去的小白,晃点着手指,良久憋出一句话,“畜生,永远他娘的都是畜生。我那颗妖王丹算是喂了狗了。”

    发泄完准备去租船却听徐丹担忧道:“这海路怕是行不通了。”

    孟缘想起之前出海时那条怪鱼,心神一颤,问:“那你说怎么办?”

    “我能带一个人施展风行术,你将他们放进载人法器内。”

    孟缘叹了一声,“也只能如此了。”

    小熊猫听闻又要进木梳宫殿,坚决反对,欧阳嫣然被小熊猫煽动,也反对。孟缘气得指着小熊猫说:“你要么立马滚蛋,要么进去我带你回家,之后你想怎么做我管不着。”

    终于,在孟缘的威逼利诱下,小熊猫搞定了,只是欧阳嫣然依旧反对。孟缘直接打晕她,扔了进去,嘴里碎碎念,“小丫头片子,好的不学偏学傲娇”。

    徐丹要背孟缘施展风行术,孟缘想到她背部的死气,有些害怕。搓着小手说:“那个…你能抱着我飞吗?”

    徐丹气骂道:“抱着你遇到危险我怎么对敌?难道扔掉你吗?”

    孟缘看着一望无际的海洋,笑道:“咱们哪有那么倒霉啊!”

    最终,徐丹抱着孟缘施展风行术赶往熊猫岛。

    躺在美人怀里,欣赏着海景,孟缘的嘴角都快滑到耳朵了。徐丹不悦道:“你老实点,再胡闹我把你扔下去。”

    孟缘咳了一声,失落的收回咸猪手。开始哼唱十 八摸:紧打鼓来慢打锣,停锣住鼓听唱歌。诸般闲言也唱歌,听我唱过十 八摸。伸手摸姐面边丝,乌云飞了半天边。伸手摸姐脑前边,天庭饱满兮瘾人……

    徐丹自认为是个有修养的人,但此刻她的修养被消磨殆尽。双手一松,还在陶醉的孟缘便被扔了下去。徐丹停在半空,孟缘看着她的身影越来越小,求饶道:“师姐,我错了。”

    “你还唱不唱了?”

    “不唱了,不唱了…”

    徐丹接住他,这次可没有再抱着,改背了。孟缘胸口贴在背上,怎么调整都感觉膈应。双手搭在徐丹肩上,尽量让自己远离。然而在他折腾时,海水中有动静,似乎有什么海妖在接近。

    徐丹叱责道:“你若想活命,就别影响我施展风行术。”

    此刻孟缘没有丝毫的惬意,即便他紧贴地靠着一位美人。若有选择的机会,他宁愿靠着一头猪。虽然他闻不到当初刺鼻的腐肉味,但心里就是不舒服。可当他换位思考,一位爱美的女人,又如何承受自己身体被腐化,又如何接受自己刚认定的师弟这般嫌弃自己?

    或许想通了这点,孟缘很自然地抱紧一分,让自己的胸膛完全贴在那块腐朽的后背。细微的动作也引起了徐丹的注意,眼角渗出的泪花在急速的行驶中风干。

    一路有惊无险,两人先到了黑人部落。本想着看看自己的子民,谁知那群黑人又在祭祀。跟之前一样,木桩上绑着一男一女,下面堆着木柴,祭案上摆着水果,却没了肉。

    孟缘嘴一抽,心里埋怨,咋就越来越寒酸了?你们祭祀就不能有点诚意吗?之前一口肉都不让吃就被抬去打野兽,就算真有神也被你们气走了。

    看着那个女祭司摇头晃脑的样子就生气,凌空一抓抓到一颗类似椰子一样的东西,吸干汁水砸向女祭司。女祭司被砸到脑壳,“咣当”一下摔倒了。

    黑人们惊恐,孟缘从天而降,站在祭案上,训斥道:“你们这群愚民,有老子罩着你们,又拿活人祭祀。老黑(黑人族长,孟缘起的外号)你给我滚出来。”

    黑人族长认出孟缘,一时老泪纵横,先是跪倒在地连连磕头,接着连滚带爬抱住孟缘大腿,哭诉道:“我的神啊!你可算来了,我以为你抛弃了我们。”

    孟缘看见他鼻涕眼泪擦在自己坑北冥鸿风的衣服上,心里气愤,真想一脚踹飞他。忍了一口气问:“我说老黑啊!你就不能长点出息吗?这次又是哪只野兽吃人了?”

    老黑抹着鼻涕说:“这次不是山上的,是海里的,好大一条鱼,已经吃了很多出海的族人了。”

    打渔部落的族长同样连滚带爬地冲向孟缘,孟缘赶紧制止他,宽慰道:“老鱼啊!你别着急,慢慢说。”

    老鱼连连点头,老大一个人,却跟个小孩一样抽泣着。

    孟缘了解了情况,心想看来公子小白说的是真的,海族已经开始侵犯人族了。一番商议,决心来个守株待兔,伪装成渔民出海打渔。等了许久终于等来了,只是这个结果显然令他难以接受。

    因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公子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