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一百三十一章:九叩首
    熊猫岛的竹林,虽然有阵法守护,但对于此时的孟缘显然已是轻车熟路。他在前面走着,徐丹在后面追赶。

    “喂!你至于吗?还在生气啊?”徐丹语气带一股调侃。

    孟缘未答,脚下的步子更紧了。徐丹施展风行术越到他身前,拦住他说:“我可什么都听见了,你就算抢也要给我抢到大日还阳丹。”

    孟缘心里憋着一口气,“如果你死了,我承认我说过这话。如今你活着,这话我就没说过。”

    “你真舍得要我死?”学着孟缘的动作,摸着下巴做出一副思索的神情,“我猜一下啊!你之所以这么生气的原因是义父骗了你。但是以他的身份与地位又有什么值得骗你一个后辈呢?以我对他的了解,有三种可能。”

    “哦?哪三种?”孟缘问。

    “我若猜对,你的承诺是否有效?”

    “有效。”

    徐丹恢复严肃认真的神情,推敲着每一种可能,如同她研究丹术一样——一丝不苟。

    “第一,你是义父的亲子,而他没有认你。”孟缘还未否认她便推翻这个猜测,“当然,这个显然不对。”

    “哦?为何?”

    徐丹绕着孟缘走了一圈,认真道:“他不可能有你这般愚蠢的后人。”

    孟缘反驳道:“那不一定,龙生九子尚有不同,更别说人了。”

    徐丹脸色带一股阴沉,“愚蠢的后人活不下来。”

    “虎毒尚且不食子,你怎么能确定他会狠心弑子呢?”

    徐丹轻松一笑,“因为我会啊!不光是我,其他女人也会的。”见孟缘盯着她,手发风刃削断一棵竹子,指着地下的鸟窝说,“你或许觉得我残忍,但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比如:它一窝生好几只,但是哺育一个孩子成长的食物有限,那么选择一个强壮的养活是不是最明智的选择?”

    “它是禽兽,你也是吗?”孟缘显然不认同这个举例。

    徐丹并未生气,接着道:“其实你心里明明有答案,却一直不愿意承认而已。鸟是禽兽,好,就以北冥鸿风举例。他到目前共生了二百三十三个孩子,但存活的仅有十三个。除了夭折的,其余皆为北冥阳秋所杀。他为什么那么做?二百多孩子,以北冥鸿风的状况,根本负担不起。你或许在想,可以将孩子送给凡人。可惜,皇室自有其规矩。”

    徐丹端起地上的鸟窝,又安放到另一棵竹子上,“我的孩子,若没有过人的天赋,与其被别人杀,还不如由我动手。”

    孟缘心情很沉重,叹一口气,“我衷心的祝愿你……”

    “什么?”

    “孤独终老。”孟缘没有发声,只是做着口型。

    徐丹自然猜到他说了什么,只是孤独终老?几千年都过去了,孤独又算什么?老?她倒希望自己老一点,而不是这张十二岁的脸。接着分析:“第二,你有比我还高的丹术天赋。”

    “我没有。”孟缘很坦然的承认了这点。

    徐丹不可置否地一笑,“第三,你身上有秘密,而且这个秘密还不小。我听闻义父在仙界已至五念天尊,与另外六名天才并称绝代七雄。那么…能让他感兴趣的…嗯…你该不会是……”

    孟缘心里紧张,帝羽比他更紧张,甚至动了杀心。却听徐丹说:“是天帝的私生子吧?哈哈……”

    两人同时舒了一口气,这个秘密无论是谁都不能知道。徐憬淮可能已经得知,但他自身难保,不可能威胁到自己。耸耸肩,“很可惜,师姐没有猜中。”

    徐丹佯装失落,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酥软道:“不可惜,我有一个你必须救我的理由。”

    “愿闻其详。”

    徐丹往他身上一靠,“义父曾经说过,他以后会收一名弟子,作为我的‘童养夫’。如今你是我师弟,同样也是我夫君,那么,这大日还阳丹该不该给我?”

    孟缘往旁边一闪,“空口无凭,我凭什么信你?况且,我可不愿意娶一个弑子的女人。”

    徐丹稳住身体,目光往下一扫,摇头叹息道:“啧啧啧…师弟连这么一点信心都没有,着实令人失望啊!”

    孟缘一步向前,搂住徐丹,“师姐失望的太早了,师弟厉不厉害可是需要试试才知道。”

    徐丹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这个笑的涵义或许只有她自己知道。

    孟缘回到黑人部落,手里拿着檀木匣子,仔细观摩。他相信,既然徐憬淮算到他会来,就不会不留下点东西。那块石头能引起檀木匣子异动,说明这东西必定不一般。只是,问题出在哪儿呢?如此小的盒子,不可能有夹层…夹层…对啊!我为什么要关注表面呢?这里是灵界,一枚小小的戒指都可能是空间宝物,这匣子或许也是了。

    当下催动金眼,果然被他发现端倪。神识探入,发现里面空间有限,仅有一个磨盘大小。孟缘一声冷哼,这显然验证了他的猜想。一番查寻发现里面放了两样东西,大日还阳丹与御枪诀。

    孟缘一手托一件,疑惑道:“不对啊!怎么会少了一样东西?按理说他一定会准备好自己目前急需的东西,但是自己最需要的是溯流体质修炼的功法啊!”

    当下收起两样东西,坐在地上开始沉思。

    木梳里面有可以控制时间的宫殿,而溯流体质的天赋就是控制时间,这说明两者必有关联。据猪小妹说,徐憬淮也没有救下她的情人,那么木梳子落在他手里就合情合理。

    老色鬼情人死了,欧阳嫣然出现了,难道这个世界真有轮回?既如此,以老色鬼的德行,必定不会坐视不理。他算到情人会轮回到杨家,提前将木梳子送回。

    圣婴仙君得到木梳,发现内藏的宫殿,修得噬婴功法从而崛起,保障杨郁柠有个好的生长环境。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杨承嗣谢罪导致杨家衰败,杨郁柠流落风尘,最后在让自己遇到。他娘的,让老子给你养情人,现在就去办了她。

    孟缘进入木梳宫殿,心中怒火难消,今天一定要办了杨郁柠,就不信老色鬼不现身。杨郁柠躺在床上,神情安详,这还是孟缘将她打晕放上去的。

    走向前,解开衣带,发现她没有反应。心里疑惑,不应该啊,正常情况她不是要拼死反抗吗?难道自己的诚心打动了她?呼唤道:“还睡呢?我要动手了?”

    然而,杨郁柠依旧没有动静,感觉不对,拍拍她脸颊还是没有醒来。金眼一扫,发现一切很正常。大骂道:“你厉害,什么都能算是吧?那你能不能算到,今天,她就是个尸体,老子依旧办了她。”

    三下五除二,解下杨郁柠解开衣服,直接吻了上去……

    天色已黑,在熊猫白玉洞附近,孟缘手执蛇姬正在发疯似地破坏。一边发疯一边骂,“徐憬淮,你有本事出来啊,我办了你的女人,你能拿我怎么样?你有本事出来杀我啊?”

    帝羽有些心疼,安慰道:“若你的猜测是真的,你所作的一切他都能算到,又怎么会算不到你根本下不去手呢?”见孟缘还没有停歇,问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即便他算计咱们,可咱们也没什么吃亏啊?”

    “没吃亏?只有傻子才这么认为。你以为他会那么好心?我坚信,他当初自裁一定是用什么方法苟活下来。只是那个代价很大,而他现在的状况或许是一缕神魂也说不定。我当时就想,为什么我们缺什么他就给什么。甚至那一本塑体功法,上面的材料像是给仙君塑体的吗?等咱们集齐材料的哪一天,便是我的死期啊!”

    帝羽发狠道,“不可能,到那时,我绝不会任人宰割。”

    孟缘躺在地上,狂笑道:“他自然不可能动你,他杀的是我啊!你别说你能阻止他,算了吧!”

    “那我们寻两份,一份给他,一份给你,这不就能保下你了吗?”帝羽仿佛在绝境中寻得一丝希望。

    孟缘想了一下觉得可行,一个鲤鱼打挺,拿出一块玉璧,高声喊道:“徐憬淮,你若想要我办事,可以。我会寻得两份塑体材料,一份你的一份我的。你要有点良心,就别卸磨杀驴。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想在我身上得到什么,但是灵界这么大,又不光只有我。这一块玉璧,我抛十次,若十次都是石纹朝上,咱们订下君子协议。若不是,老子去青楼度下半生。”

    十次抛完,十次石纹朝上。帝羽欣喜,孟缘怕存在巧合,又喊道:“不行,我得再抛十次,这次石纹朝下。”

    十次抛完,十次石纹朝下。孟缘还觉得不放心,又抛了十次,结果是六 四比。长舒一口气,总算能安心了。

    “唰”一下双膝跪地,“弟子孟缘,诚心拜徐憬淮为师。从今以后,定当为师尊寻得塑体材料,保师尊重生。”

    说完,九叩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