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一百三十五章:雷火铸灵枪
    黑影缠住火灵枪,火灵枪似乎受到极大的折磨,一会空中,一会地上,四处碰撞。

    孟缘心里愧疚,竭力催动断尾诀。然而,黑影像是蚀骨之蛆,怎么都不松口。孟缘喷出一口精血洒在火灵枪银白的枪身,精血渗入,情况似乎有好转。然而,这一切只是假象,黑影寻着精血扑向孟缘。

    眼看情况紧急万分,火灵枪发出感应,竟然让孟缘毁了它。孟缘的断尾诀才修至第二层,就算想毁也毁不了。黑影已经渐渐蚕食他,握枪的手被染成黑色,发出一股刺鼻的恶臭。

    这个味道他熟悉,徐丹背后的死气。此刻若是他再不放手,死气感染全身,就算是服用大日还阳丹都没用了。

    帝羽制止道:“快松手,它已经没救了。”

    孟缘紧闭双目,脑海中过着断尾诀第三层——断尾斩天行。之前他一直无法突破,如今他似乎摸到了门槛。断尾断天行,到底什么才是断尾斩天行?

    死气已经蔓延到双臂,火灵枪枪尖的火焰似乎真的开始燃烧,很快,火势传遍整个枪身。它——自毁了。

    孟缘双臂的死气退回,被火灵枪全力吸纳。孟缘突然睁开双目,右手呈刀,劈向枪身。

    火灵枪断为两截,孟缘双手握拳,拳头覆者紫色的雷火,烧尽死气。九阳圣火,世间纯阳之火,自然是死气的克星。

    看着断为两截的火灵枪,孟缘声嘶力竭道:“别放弃,你吸我元气。”

    火灵枪没有任何反馈,孟缘一手握一截,强行灌输紫雷天火。嘴上骂道:“老子认定的东西,休想跑掉。”

    时间一点一点消逝,孟缘显然无法支撑身子站立,双膝跪地,不断输送元气。

    帝羽安慰道:“没用了,别浪费元气了。”

    “放屁,换你来,我就不信邪。”孟缘咆哮道。

    帝羽接手,再次输送元气,一炷香过去了,帝羽也到极限了。若此时有海族入侵,别说是小海王,一只七阶海兽都能解决他们。

    孟缘又接替帝羽,再吐精血,紫雷天火燃烧火毒矿。他不懂得铸器,但此时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只可惜,屋漏偏逢连夜雨,般迟又遇打头风。一只三阶海王悄悄摸上岸了。

    三阶海王隐藏在暗中准备偷袭,眼看距离一点点拉近,到了必然斩杀的时刻,它出手了。

    “何东黎。”孟缘喊出这个名字时,何东黎早已出手。

    有些时候,最接近成功的距离往往是最危险的死路。何东黎的出手瞬间结果了那个三阶海王。

    陆地毕竟不是海族的战场,成功的欲望蒙蔽了它的双眼,更掩盖了它的理智。

    孟缘双手各执断枪,插入海王身体,催动紫雷天火焚烧。狂笑道:“屋漏逢雨你送伞,这份恩德兄弟记住了。”

    三阶海王的本体在紫雷天火的焚烧下只剩一条红色的筋脉。火灵枪似乎受到感召,吸收了海王的筋脉,断枪重生。

    孟缘右手一抓,火灵枪在手,耍了几个枪式,大笑道:“韧性十足。”

    何东黎也称赞道:“曲张有度,行有虚影,好枪。”

    孟缘拱手一拜,“孟缘在此谢师兄救命之恩。”

    何东黎挥手道:“俗气,你为了保同族而浴血奋战,不失玄武殿门风,如此大义之举又何必道谢。”

    孟缘爽朗一笑,“这里的事不能再拖了,我这几日便处理好,到时候咱们一起去白州救冰儿。”

    “好!”

    在何东黎回去后,孟缘走向裂开的巨石,手里紧握着火灵枪。崩天屁发出,烧开遮掩的黑雾,只听嗖的一声,巨石中飞出各种兵器。

    孟缘一一数过,共计十八个,十八般兵器到是凑齐了。紧接着,神兵四散,孟缘一跃而起想拦下一杆黑枪。不料黑枪凶猛,从他手中飞出。

    孟缘看着被划伤的手掌,称赞道:“好霸道的黑枪。”

    火灵枪闻言剧烈颤抖,表示不服气。孟缘轻轻抚过,施展御枪术追了过去,发现黑枪落在老黑的儿子,小黑身旁。老黑被吓到了,指着黑枪问:“我的神,这是怎么回事?”

    孟缘一笑,“神兵认主,好事!你去召集另外十七个收到兵器的族人,我有重要事宣布。”

    小半个时辰后,黑人们聚集在一起,孟缘摆摆手示意众人安静,提高嗓门喊道:“收到神兵的族人站出来。”

    十八人站在一排,孟缘一眼扫去,竟然是十八个孩子。有趣的是,老鱼的女儿小鱼竟然也是其中之一。然而,她收到的不是鱼叉,而是长剑。

    孟缘点点头,“你们这十八个孩子继承了你们祖先的传承,这是你们的荣幸。但是,即便是传承也需要时间感悟。如今海族入侵,今日连三阶海王都出现了,未来恐怕有更厉害的海王出手。”

    从左至右缓慢扫过,“我给你们三个选择。第一,我带所有人走,去江州给你们盘下一块地,你们依旧可以狩猎、打渔。第二,我只带这十八个孩子走,剩下的人要面对什么你们心里清楚,我就不再啰嗦。第三,你们全都留下。如何选择,自己决定。”

    本想着是一场头破血流的争吵,没想到黑人们表现的非常平静。老鱼与老黑站了出来,老黑说:“我们早就做好选择,您带着孩子们走吧!”

    孟缘看向十八个孩子,“你们怎么想的?”

    有几个话说的顺溜地回道:“我们愿意跟着您,学好本事,为族人们报仇。”

    然而,令众人没想到的是,孟缘张口就骂,“屁话,你们这十八个兔崽子,就想着自己活命是吧?报仇,人没死呢报个屁仇,况且海族那么多,你们找谁报仇?”

    本来是很慷慨激昂的一幕,被他这么一搞就很尴尬了。老鱼走向前,磕头道:“我的神,我们明白您不愿舍弃我们,但是我们真的不想再折腾了。”

    孟缘听后颇为震撼,右手一挥将众人收进木梳宫殿,脑袋一扬,傲娇道:“还能由得你们瞎搞。”

    为了稳妥起见,他回到木梳宫殿开始补充元气。看着一颗颗绿色的灵石失去光泽,有些心疼道:“真是‘花钱’如流水啊!”

    在恢复得差不多后,孟缘带着所有黑人准备回江州。临走时在熊猫岛周围布下阵法,将嗜血海藻的毒液提取后藏于阵中。既然海族玩阴的,那他也不会客气,来而不往非礼也。

    火灵枪重塑后,银白的枪身透一股暗淡的紫色,枪尖的火焰显得更红了。孟缘本想着施展断尾诀飞行,不承想火灵枪竟然先一步载着他出发了。有时候他心里仅有一个想法,还没下指令时,火灵枪就已经做出反应。

    盘坐在火灵枪上,眼神中充满宠溺,“我心入枪,枪知我心,好一个断尾斩天行。这断的不是尾,而是心,多疑的心。”

    熊猫岛距离江州有一段距离,即便是火灵枪也要三天的时间。孟缘闲得无聊,干脆躺在枪上睡觉了。

    一路平安,到达江州后,孟缘寻得一个靠海有山的地方放下众人。为了稳妥起见,他又“请”了三个道人境修士保护。当然,报酬也不低,每年一颗黄梨。如果能教众人修行,若有成效,可赠送雷劫丹一枚。为了防止他们心怀二意,下了禁制。

    猪小美不解,为了区区三个道人境浪费魂力不值得,建议道:“你可以直接布下奴隶契约,包管他们至死都不敢反抗。”

    孟缘训诫道:“做人不能太狠毒,不然跟畜生有什么区别?”顿了一下,补充道,“做猪应如是。”

    处理完黑人部落的事,又赶往白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