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一百三十六章:天山往事
    白州是神舟大陆最北的一个州,同时也是面积最大的一个州。白州大部分地区常年被冰雪覆盖,气温极度寒冷。

    白州最北的城池名为幻城,里面人口不多,且全是修行者。幻城在整个神舟大陆都非常出名,究其原因是幻城城外有一座非常非常非常有名的山——天山。

    天山有七座山峰,其地形分布呈北斗之势,数万年来被风雪、冰川包裹。每座山峰上都有一个灵池,灵池清澈如镜,常年恒温。

    当年以沈婧璃为首的绝代七雄,各居一峰进行召唤。七雄中,徐憬淮居首峰——天枢峰;沈婧璃居第二峰——天璇峰;何陆离居第三峰——天玑峰;酒亦温居第四峰——天权峰;林蛮儿居第五峰——玉衡峰;帝坤居第六峰——开阳峰;马湛南居第七峰——摇光峰。

    召唤失败,沈婧璃血染天璇峰灵池,一生命运自此转折。她乃当代承天帝之女,故而后人称天璇峰灵池为——天池。

    或许因为天池吸收她血液的缘故,池中莲花盛开时,风雪骤停,灵鹿轻鸣。

    七人离开后,天山七峰自此封印,而施展封印的却是一位妖皇。

    斗转星移,不知过了多少岁月,天山第七峰——摇光峰突然解封。消息不胫而走,引来大批修士“寻宝”。

    一番争夺相当惨烈,众仙血染摇光峰,打到最后却什么都没得到。有人问机缘何在?江龙金仙谭如水凌空一抓摘下一朵雪莲,感慨道:“或许是一池雪莲开吧?”

    众仙大怒,欲找始作俑者算账,可查到最后也没查出是谁。面对盛开的天山雪莲,他们可没有一点想要摘取的心。因为活到最后的基本都是至仙、金仙级别,对他们而言,这些雪莲毫无用处。如果是天池的雪莲,那才是有价值的宝物。

    摇光峰的机缘是一场引得众修自相残杀的阴谋,自此摇光峰又陷入了沉寂。直到二十年前,天山阁开始出售天山雪莲。众仙恍然大悟,至仙与金仙不需要的东西不代表毫无价值啊!故而,沉寂多年的摇光峰又掀起“寻宝”的浪潮。

    而这次的宝可不止天山雪莲,那些因为抢夺而陨落的仙,他们身上的东西不就是宝吗?还有,别忘了一点,仙陨落可会生成雷劫果的。

    有人说被财富迷眼的人是可怕的,那么被机缘迷眼的仙呢?那是灾难,一场对于幻城凡人的灾难。不是每个仙都心存善意,不杀凡人,而但凡有一个嗜杀的仙,那都是可怕的。

    短短几年,幻城凡人要么被杀,要么迁移,最终幻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天山城,一个由修行者居住的城池。

    ……

    白州上空,一杆长枪独自飞行,如此怪异之举自然引起山中隐修的注意。有人耐不住内心的躁动,想出手拦截,回应他的是一记孟氏激光炮。

    一位布衣老者拦下火灵枪的攻击,传音道:“犬子顽劣,请仙友勿怪。”

    火灵枪发出一击后本来要继续前行,不料自己的攻击被拦下,好胜心起,开始蓄势。红色枪尖如莲花般绽放,银白的枪身透着淡淡的紫色。紫色流光仿佛受到吸引,开始向火焰枪尖聚集。

    这一下可吓坏老者了,连忙施礼道:“仙友息怒,小老儿虽隐居山野,但与皇室五皇子有旧,可否给个薄面?”

    孟缘本来坐在火灵枪上,但进入白州地界后便回木梳宫殿修炼了。木梳开启隐匿阵法附于火灵枪上,故而看起来像是火灵枪独自飞行。

    在进入宫殿后,孟缘察觉猪小美行事异常,心中疑惑故而跟踪她。自从上次在方雷逼迫下,他掌控阵法罗盘后,木梳宫殿像是揭开了一层迷雾,展现的地方更多了。然而,孟缘却丝毫没有探索的兴趣。毕竟,这里面与时间有关,一不留神误入“自杀区”,被困个一年半载,他人就没了。

    猪小美似乎没察觉孟缘跟踪她,一路上慢慢悠悠,走了许久到了雷池附近。

    帝羽问:“她要渡劫了?”

    孟缘一副不屑的神情,回道:“她要不渡劫才是怪事,吃的资源比小熊猫都多,那么多宝贝就是给头猪都能成仙。况且…哦…她本来就是头猪。”似乎想到什么,捧腹笑了起来,“你说她要是化形后,会不会变成一个又矮又胖的大耳朵肥婆?”

    帝羽闻言也笑了,“熊初墨成仙后一对熊掌可攻可守,而且拥有幻化能力,就单凭实力也不在你我之下。你说她要是渡劫了…跟你算旧账…那可就好玩咯。”

    孟缘身子一颤,准备阻止猪小美,却见她直接跳入雷池,回头拱了拱猪鼻子,“你想阻止我?”

    孟缘咳了一声,尴尬一笑,“哪有的事,我是想送你雷劫丹,免得出现意外。”

    “哦?我还以为你是怕我报这一枪之仇呢?”说着指着自己的伤口,言语间带一股寒意。

    孟缘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开始打感情牌,“你看看你,咱们好歹这么多年感情,咋老想着算旧账呢?况且,你不也刺了我一下吗?所以说,咱们应该两清…两清哈。”

    见猪小美还在看着自己,双手一拍,奉承道:“哎呀!我说啥来着,以你的天赋,想必成仙即化形。”掏出第五铭送他的美人图,“我这有本灵界美人图,您要不参考一下?”

    猪小美甩着细细长长的猪尾巴,冷冷道:“你不是想我化成又矮又胖的大耳朵肥婆吗?”

    孟缘闻言,拔腿就溜,嘴里喊道:“小红救驾。”

    火灵枪本要施展崩天屁,听到主人呼救,放弃攻击。孟缘从木梳宫殿出来,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紧握着火灵枪说:“待会若是有一头猪要出手打我,你先别急着动手,等我缠住她,你就用力戳她屁股,明白吗?”

    火灵枪晃了晃枪头,表示已知晓。

    下方,布衣老者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他修为也不低,只不过厌倦争斗,才隐世修行。据他查看火灵枪,显然品级不低,恐怕已经是王级上品了。如此推断,那神兵的主人岂不是…光想想就后怕。

    当下再次行礼道:“白州天寒,仙友路途辛劳。若不嫌弃,小老儿藏有几杯珍酿,请仙友赏光品鉴如何?”

    孟缘闻言,一头雾水。火灵枪往前一飞,又突然停止,接着往下一掉,喷出一个小火花。

    孟缘摸着下巴,点头道:“你是说你本来在飞行,他出手打你,对吗?”

    火灵枪疯狂甩动枪头。

    孟缘盯着布衣老者,本要骂上几声,为防万一,以金眼观察其修为,结果让他倒吸一口凉气。亲娘哎——至仙境。

    当下收起怒火,既然对方有意致歉,自己也没必要计较,关键是想计较也打不过呀。御枪而下,打量着一老一少,对方也打量着他。

    那个欲夺火灵枪的是老者的儿子,从模样上来看,反而倒像是爷孙。估计是儿子服用驻颜丹较早的缘故吧!

    一个修行者,不服用驻颜丹会衰老,但衰老速度不比凡人。并且,当衰老到一定程度后会停止变化,比如玄武殿藏书楼的徐长老,他就是典型的未服用过驻颜丹。

    在灵界,容颜苍老的修士一般有两种情况:第一,地位高,容貌太年轻有失庄严,故而会调控在一定范畴内;第二,早期没有服用驻颜丹,到后期已经不在乎容颜。

    驻颜丹其本质不是“驻”身体,而是“驻”元婴。若真想有个年轻的容貌并不算多难的事,易容功法、特殊天材地宝、丹药都可以改变容颜。只是,与其把精力花费在容貌上面,还不如专心修行。要知道寿元的优先级是远远高于容颜的,这点即便是女修也一样。

    儿女情长、春晓良夜,对于动辄上千年的修行者,早就腻了。孟缘还年轻,他注重自己的容颜,贪恋美色,这都是极为正常的事。要不然,辛苦修行图个什么?做几千年的“和尚”?那还不如一世凡人来得痛快。

    老者从外貌上看不出什么,以他的见识,北冥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不说全认识,七八成还是有的。但眼前的这位,他毫无印象,猜想对方应该是易了容的。但是,当他仔细观察火灵枪后,心里一惊,试探道:“仙友何处清修?”

    “沧海月明。”孟缘谎称道。

    老者一听,更惊讶了,心里在想,难道是自己隐世太久,不知道沧海宗竟然出了这种人物?不应该啊!沧海宗属于江州九门之下三门,修为最高的也就蓝田老人与玉烟仙子,这两位不可能不认识他啊。况且…这火灵枪不是李焱的吗?

    再次试探道:“原来仙友在沧海宗清修,不知蓝田、玉烟两位仙友可好?”

    孟缘心里大骂晦气,怎么每次冒充沧海宗就出事。当下装腔作势道:“那两个小娃还行吧!”

    老者嘴角一抽,心里颇为无语,“小娃”这个词好像是有那么一点不恰当。沧海宗自建派以来,除了祖师梦蝶金仙,就属这两位辈分最高了。心里猜测这位“仙友”怕是在装腔作势,向儿子给了个眼色。

    老者儿子受意,施展神识试探。孟缘虽没有铸魂器,但魂力修为可非一般修士可比,当下催动搜魂诀“咬”了他一口。

    老者儿子瞬间倒地哀嚎,孟缘冷冷道:“不自量力。”

    这一手可真真切切镇住老者了,没有立刻扶起儿子,而是向孟缘赔礼道:“仙友见谅,犬子近来修行不善,魂力缺乏控制,让您见笑了。”

    孟缘一摆手,“行了,你的珍酿本仙无心品尝,多花点心思教你儿子吧!”

    老者伸手阻拦,不承想却试出孟缘的真实实力。当下抚须一笑,“小友还是入内饮一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