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一百三十七章:老者解惑
    老者居住的地方在不远的一片树林里,屋子很简陋,就几块木板。屋内没其他人,地上生着火,三脚木架上挂着水壶,一切看起来跟凡人并无区别。

    孟缘被老者“请”到屋中,吩咐儿子去搞些酒肉,他要跟小友“论道”。不一会,酒肉齐上,老者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肉,连连点头,“嗯!吾儿手艺见长,小友别客气了,快尝尝吧!”

    孟缘内心十分无奈,这一天天的,赶个路都能碰到至仙。问题是,整个北冥皇室才多少个?这运气,该去赌坊玩两把,“押妻卖子”的那种。拿起筷子吃了一口,差点没吐掉,这是从海里泡了十年的腊肉吗?又老又咸。

    勉强吞下肉,又喝了一杯酒,孟缘整个人都傻了。这酒是酒精兑醋的吗?又辣又酸。心想,会不会是这老头故意整自己?不然,就算是隐世修行,也没必要这么自残吧?

    当下,不再进食,看着父子二人用餐。老者疑惑道:“小友觉得酒肉不合口吗?”

    孟缘起身轻施一礼,“晚辈之前无礼,望前辈见谅。如今,这肉也吃了,酒也喝了,晚辈有事就此告辞。”

    孟缘还未出门,老者便已抓住他的胳膊,“小友身份尊贵,小老儿也不愿纠缠,只是前路凶险,独自前往恐有不便。”

    “前辈何意?”

    老者未语,看向儿子。儿子走了过来,开始王婆卖瓜,“我跟随父亲多年,修为已至真仙境。我父厌倦纷争,只愿隐世苦修,以期早日晋阶金仙境。然而,我心不在此,想出去闯一闯。故而,前辈若不嫌弃,此行可否带上我?”

    “你知道我要去哪里吗?”孟缘一副无奈的笑容。

    老者接过话茬,拉孟缘坐下,“小老儿虽隐世多年,但天山玉衡峰封印即将解除的消息还是知道的。”

    孟缘心里开始琢磨,这个消息他还真不知道,一年多待在熊猫岛打海兽,没想到发生这么重要的事。只是他不明白,如此机缘为什么老头不去,反而叫自己带上他儿子呢?这其中是不是有炸?试探道:“如此机缘,前辈就不动心?”

    老者有些疑惑,他还真没想到孟缘会问这个。孟缘见老者表情怪异,问道:“前辈不方便讲吗?”

    老者摇头道:“那倒不是。只是小友这个问题颇有些…咳…可能小友长年清修,不知外界事吧!天山的机缘是真的不假,但是对于我而言并没有什么价值。我总不能跑上去欺负小辈,然后从灵池摘一朵雪莲回来吧?”

    孟缘恍然大悟,原来是吸引力不够。只是,天山雪莲可是炼制许多丹药的主材,就算是至仙,也应该用得到才对啊!

    然而,孟缘忽略了一点,有材料也要请丹师炼,不仅要准备好材料,还得付炼丹费,最后成品收一半,这就是丹师的规矩。如此情况,哪还值得他出手。让儿子跟去闯荡,是觉得孟缘实力不差,身份也高贵,为儿子的未来铺一条路而已。

    孟缘一番思索,觉得带上老者儿子不方便,推辞道:“前辈见谅,晚辈独来独往习惯了,再带个人怕是不方便,况且晚辈的修为前辈也知晓,着实保不了令郎。”

    老者没有生气,而是静静盯着他,缓缓道:“七色雪灵台点亮六条元脉络;元婴硬朗颇有‘化体’之势;其掌心有暗淡阵纹,双目透着光芒,眉心又有即将成型的丹纹;御枪诀的修行也颇有几分火候,虽然离“神兵驻台”还有些距离,不过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长叹一口气说,“六系法修、体修、符修、阵修、丹修、枪修,如此惊艳的修士,才仅仅三百余岁,着实令老朽汗颜啊!”

    孟缘一听,如临大敌,火灵枪在手一副拼死一搏的姿态。老者儿子更震撼了,以为是自己听错了,问其父:“父亲,您会不会看错了?世间哪会有这种怪物?”

    虽然他一口一个前辈的叫孟缘,其实内心自傲得很,认为孟缘只不过修行时间久而已。假以时日,自己追上他是迟早的事。可他父亲说的话,就打击到他了,三百多岁的六修仙君?这事恐怕放在哪里都不会让人信服。

    就单以法修而言,灵石的炼化是需要时间的,就算你灵脉再宽广,元婴也要将灵气炼化才能纳入,更何况你这六系法修是怎么回事?还讲不讲道理了?

    好,法修的事也有先例,这个暂时勉为其难的理解。可丹修呢?元婴眉心有即将成型的丹纹,那就是说要步入地阶了。先不说各种丹药需要积累炼丹经验,就是丹火的获取、炼化、控制,哪个不需要几十年上百年?

    好,这个也就算了,你还是体修,而且元婴有“化体”之势。老天,你有那么多资源吗?体修的修炼可是极度“烧钱”的啊!其他的就更不用说了,你就是给自己几千年也做不到啊!

    老者看着儿子,安慰道:“你也不必自卑,你现在的成就为父已经很欣慰了。”转而对警戒的孟缘说,“小友也不必紧张,老朽没有扼杀天才的嗜好,况且,我还不想死呢!只是…沧海宗怕培养不出这样的弟子吧?”

    “玄武殿殿主嫡传,向前辈问好。”孟缘收起警戒之态,抱枪行礼。

    老者没有因为他的威胁而生气,问道:“你此行是想继承玉衡峰的传承,难道你真要走绝修的路?只怕你要失望了,摇光峰惨剧说明,七峰之上并无传承。有的,或许是那一池莲花开。”

    “绝修是什么?”孟缘疑惑道。

    然而,老者比他更疑惑。为什么这位小友的见识似乎有那么一点小问题,难道真是只顾修行,不问其他吗?唉…或许只有如此才有他这样的成就吧!当下向孟缘讲解灵界九修的含义。当然,他这么做可不全是前辈提携后辈,还是存有一份私心的。

    老者讲完九修,又顺带着讲了七色雪灵台。

    七色雪灵台是相对于法修而言的。修士在结婴后元婴底下会有一个七瓣雪花状的灵台,故而称为雪灵台。

    徐憬淮曾告诫孟缘:灵台修道千千万,世间枯骨万万千,所谓灵台便是指雪灵台。然而,修士在未成仙时雪灵台是不显形的,唯有渡劫成小仙后,寿元归天管,雪灵台才因此显形。

    雪灵台中间部分称为寿元盘,共有九条,依次等比递增,每一条称为万寿轮。

    每两条万寿轮中间有九盏等比排列的“大灯”,称为千寿灯,每一盏代表一千年。

    每条万寿轮上等比排列九盏“中灯”,称为百寿灯;每两盏百寿灯中间有九盏“小灯”,称为小寿灯。

    仙每过十年便会点亮一盏小寿灯,一百年点亮百寿灯,一千年点亮千寿灯,一万年后点亮第一条万寿轮,并开启第二条,以此类推。至于说十万年后,要么进入帝元境,雪灵台化为帝元,要么陨落。

    妖族与人族不同,他们的“雪灵台”一直保持“丹形”,最后殊途同归,化为帝元。

    魔族中修为最高的是林蛮儿,他是一名天问者,并未修到帝元境。然而,魔族实际上是魂修“进阶”的一种。

    值得一说的是,所谓增加寿元,其实是“提前点灯”的行为。寿轮全点亮,是不存在增加寿元的。而帝元境除天帝之外,均是与天同寿。

    由寿元盘向外拓展出七根枝状雪晶灵台,每一根枝状雪晶的主干称为元脉,主干蔓生的枝称为元络,合起来称为元脉络,也就是一整根枝状雪晶灵台。

    未成仙时的灵脉由身体接到元婴周围,再由元婴炼化。

    成仙后,灵脉会直接接到元脉上,故而灵气吸纳速度会大幅度提高。灵脉接元脉的选择与法修感悟的灵气有关。

    比如,一个纯火系法修,他九条灵脉都会接到火系元脉上。为什么说后期法修难感悟,就是因为他必须先断灵脉,再重新建立,之后才能接到新的元脉。

    当然,这并不是说先感悟多种灵气有好处。最现实的例子,孟缘与薛元启同样修练奔雷诀,然而,两者雷系元气的差距是非常大的。若不是孟缘有帝洪教他“化灵术”,灵气可以“借道”,两者的差距会更大。

    ……

    化灵术由绝代七雄的何陆离所创,帝洪掌握的只是一小部分。一来何陆离不可能把自己的成果毫无保留的传授;二来他当时的化灵术也没有完全解决灵脉与元脉兼容的问题。

    化灵术最巅峰是灵脉与元脉互通,只要元婴足够强大,所有的灵脉均可为其服务。试想一下,在忽略元婴炼化速度的前提下,灵气纳入的速度最高可达到某系纯修的巅峰。

    比如,一位火系法修,共计八千一百条灵脉,全部接到元脉之上。这个时间与精力的投入是庞大的,其火灵气纳入速度也是最快的。然而化灵术能达到这种效果,并且不止是一种灵气,而是多种。虽然在元婴炼化上不如纯火系法修,但已经很可怕了。毕竟,好事不能全占了。

    绝代七雄,除了沈婧璃与帝坤这种“仙二代”,另外五人均是在自己的领域有极大的突破。静心分析便会发现一个共同点——效率。

    无论是化灵术、丹术,他们好像是在创造一种捷径,就好比一个万能公式。只不过这个推算的过程是漫长的,但真若推导出来,那将是人族彻底翻身做主人的时刻。当然,也正因如此,妖族已经等不了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一场颠覆平衡的阴谋正在酝酿,海族只是计划的一部分而已。(额…自分割线以及举例部分并非老者所讲,为了读者更好理解,乃作者雏耳所加。再废话一句,其实雏耳更想写绝代七雄的故事,只不过阴差阳错先写了后面的部分。若有机会前面部分可能也会写吧!)

    ……

    七色雪灵台是法修中的一种特殊称谓。五行中金木水火土分别对应白绿黑红黄,外加青风、紫雷共七色。仙感悟某一系,会点亮一根元脉络,感悟越深,元脉更粗壮,元络也更繁杂。同时感悟五行与风雷,便会出现七色雪灵台的壮观。

    值得一说的是,灵界对于完美法修有一首诗,内容如下:

    头顶圣光背悬影,

    身绕生死二气盈;

    脚踩七色雪灵台,

    手捻法印天地行。

    头顶圣光指的是感悟光系,背悬影自然是暗系。身绕生死二气盈,指的是感悟生死二气的景象。纵观灵界天地灵气,目前也就这十一种。

    仙的年龄可从点亮的寿灯看出,而九修元婴各有特点。

    法修如上,不再累赘。体修则是元婴化体,与本体无异。这点与普通的元婴化体还是有区别的。修为高一点的仙都会元婴化体,以保证本体受损后快速恢复。然而,体修的元婴化体是将元婴真正炼成另一个身体。在某种意义上,体修的元婴比本体还强大。

    魂修的雪灵台上会有本命魂器,这点与战修类似。

    符修的元婴双目会散发光芒,根据符师的境界,其色泽与强度都有差别。孟缘由于炼成金眼,这才让老者误以为他是符修。

    阵修元婴掌中有阵纹,丹修是眉心有丹纹,两者类似。

    值得一说的是天问者,他们这类人本来就是怪物,其元婴也不正常。比如:先天剑胚的元婴是一把剑;玄冰体质的元婴是“小冰人”;先天魂体则是相应的本命魂器。魂修是本命魂器在元婴旁,两者还是有区别的。

    混修自然是各种特征的集合。

    孟缘听完惭愧不已,自己还号称阅遍藏书楼,可如今连这些基本的都不知道。其实这也不怪他,谁叫有关仙的书籍都在第三、第四层,而他还没来得及读呢。

    惭愧归惭愧,这不影响孟缘的谨慎,疑惑道:“前辈如何得知我是六系混修的?”

    老者看着打击过度的儿子,孟缘明白他的意思,微微点头。老者解释道:“老朽能活到今天,除了苟居山野,就是一对招子够亮。”

    “求前辈解惑,晚辈必不忘大恩。”孟缘诚心一拜。

    老者摆摆手让他坐下,赞赏道:“天资聪颖又懂得察言观色,你的未来不可限量啊!”一拍大腿,叫道,“好!我雷修今日便传你观心决。当然,你无须拜我为师,咱们平辈论交。”

    “孟缘谢过雷仙友,他日必有厚报。”

    在灵界,仙的修为除了特殊法器去验证,基本很难被人知晓。施展神识虽然可以得知,但对方不是不反抗的木桩,除非修为差距特别大,不然很难通过神识得知。

    孟缘感悟了金眼五花虬的种族天赋,可他也只能探查修为差距不大的仙。差距大一些的只能通过金眼的反馈大概了解其修行境界,而且还容易被对方察觉。之前,雷修自然知道孟缘试他修为,只不过没有阻止而已。

    观心决的好处是,不仅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探查对方修为,甚至连实力也能摸清楚。要知道,修为并不代表实力,不然北冥鸿战虽然是至仙,但其实力远比两位金仙的皇兄高。

    可以说,有了观心决就等同多了一条命,这种功法的传授基本是父传子,甚至若非感情极好的师徒,也是不会传的。

    孟缘也不负期望,很快便掌握了观心决。雷修感慨道:“果然是天之骄子。”

    孟缘自家人知自家事,他这么快学会一来是雷修教得好,二来他早已炼成金眼,省去了很大一部分时间。而且,他总感觉这观心决本来就是金眼的一部分。

    当然,这并不影响他对雷修的感激之情。观心决练成后,他实践的对象自然也是雷修。雷修并不是雷系修士,他雪灵台点亮的是风、金、木三系。虽然有点不尊重,但确实也太怕死了。

    观察他元脉络的情况,三系中风系长得极为茂盛,若是他施展风行术,估计一息之间能甩自己几千里。再看寿元盘,叹息一声,“他的寿元不多了。若不尽快渡劫,怕是要陨落了。”

    雷修在传完观心决后,干脆好人做到底,又传其风行术。孟缘在练习时总感觉这风行术有些熟悉,似乎曾经见过。想了许久也没想明白,直到帝羽提醒他——徐丹。

    徐丹的风行术是北冥凌香教的,据他所知,风、雷两行术一向是重金难求。而且北冥皇室的祖传功法就有风行术,名字好像叫…雁鸣,顾名思义,一声雁鸣既是千里飞行。

    然而,雷修的风行术好像比雁鸣还要快一点,叫什么千里追风。他有点想不通,总感觉这个雷修并不是普通的隐世仙君。

    思索前后发生的事,据雷修之前说他与皇室五皇子有旧,难道他是皇室之人?还有,就算雷修活得久,知道的多,也不可能了解得那么清楚,那么系统吧?

    帝羽对孟缘整天猜测来猜测去有些无奈,对方既然诚心交好,又何必非要追根到底知道别人的身份呢。

    孟缘受教,雷修既然诚心待他,他也不能不表示,与帝羽商量后送上大日还阳丹。雷修见丹后内心的震撼宛如潮水,问道:“此丹你从何得来?”

    “雷大哥只管收下,我保证这丹药没有任何问题。”孟缘一脸真诚道。

    然而,雷修也拿出一颗大日还阳丹,二者比对,发现孟缘的竟然更好一点。丹师炼丹一般会在丹药上留下记号,他手里的是一朵梅花印在丹药上,而孟缘的则是一只朱雀。

    大日还阳丹早已超出天阶,乃是仙丹。在灵界,以前或许有仙阶丹师,但是现在不可能有了。雷修陷入沉思,思索有朱雀印记的到底是哪位丹师呢?

    孟缘见到雷修手里的大日还阳丹后也明白了什么,他并未打扰陷入沉思的雷修,而是带着他儿子雷杰赶往玉衡峰。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雷修双目突然睁开,大叫道:“徐憬淮。”

    唐三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