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一百三十八章:玄女玉像
    白州上空,一道黑影飞速穿梭,不远处跟着一杆长枪,枪上坐一黑面光头青年。

    青年仿佛在冥修,见黑影飞的远了,喊道:“喂…小杰啊,你方向错了。”

    黑影转身返回,问道:“玉衡峰就是这个方向啊?”

    孟缘看着他,笑道:“谁告诉你我要去玉衡峰?”

    “你不是要去争机缘吗?”雷杰一副不解的样子。

    孟缘晃动着手指,“不不不…我得先去玄女峰办件事。”

    雷杰着急道:“可玉衡峰的封印随时都会解开,万一去得晚,可就什么都没了。”

    孟缘抱着头躺在火灵枪上,一副慵懒的口吻,“两个选择。第一,你跟我去玄女峰;第二,你独自去玉衡峰,我办完事再找你。”

    雷杰想着他父亲的告诫之语,要紧跟着孟缘,无奈道:“我听前辈的。只是您不是也会千里追风术吗?这火灵枪的速度太慢了。”

    火灵枪闻言,枪尖火焰有绽放的趋势,雷杰避到一旁,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是用来战斗的,不是赶路的,所以速度慢些很正常。”

    孟缘看着雷杰吃瘪的样子,大笑起来,安抚火灵枪不要生气。“小杰啊!作为前辈得提醒你一点。”

    “晚辈恭听。”

    “出门在外,第一要素是保证自己元气充沛,只有这样才能在遇到危险后有精力去解决。像你这般催动元气赶路,速度是快,可遇到危险就只有等死的份了。”

    “晚辈受教。”

    孟缘看着他,心里叹气,这哪有一点受教的样子。如此自傲,恐怕会吃亏的。罢了,既然收了他爹的好处,自己得好好教育这小子。

    大约两个时辰后,两人来到玄女峰。玄女峰在天山西南方向,不算很远。玄女峰顾名思义因为玄女而出名。不知在什么时候,人们为了纪念玄女在玄女峰建了一座玄女玉像,高约百丈,全部用白玉打造。

    玄女玉像的姿势是手捧玄武印,目光却不是正常的仰视,也不知是工匠疏忽,还是刻意为之。玉像矗立在一处石板铺成的方台上。

    孟缘看着石像,感慨道:“这怕不是凡人建成的,这个工程非仙不可。”问帝羽,“你说会不会是玄天上帝派人建的?”

    帝羽回道:“我觉得不太可能。要是他建的,为何不把玄武殿也建在此处?”

    孟缘点头,站在玉像正面,开始施展神识查探。据他分析,徐丹说徐憬淮曾提到玄女,那么极有可能这木梳宫殿与玄女玉像有关。而玄武曾布下幻阵,让孟缘见证它与小武的故事,其中玄女帮玄武去掉石化的皮层,这不就是掌控时间的一种表现吗?

    再说木梳宫殿,竟然能将雷池炼化,这种神通怕也只有这些上古大能了。甚至他有一个猜想,那些溯流体质的天问者,每“一元”出现一位,并且没有同期出现过。这会不会说明,溯流体质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只是陨落后又轮回了。

    如果他的猜想是真的,那么玄女玉像极有可能藏着某个东西,一个令溯流体质的轮回者打破魔咒的东西。

    可惜的是,他施展神识却没得到什么收获。一旁的雷杰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孟缘给他安排了个任务,让他去附近打听有关玄女玉像的传说。每准会有什么暗藏玄机的诗,又或者什么守护者之类的。

    在雷杰离去后,孟缘催动金眼窥探玉像内部,发现跟普通白玉没什么区别。反问自己,“难道是我猜错了?这只是普通的纪念玄女的玉像?”

    孟缘一跃而起,准备从上方观看,就在他上升的过程中,似乎有什么人在盯着他。内心警惕,散出神识,发现并无异常。帝羽突然惊讶道:“是她的眼睛。”

    孟缘看着玉像的眼睛,无论他如何转移,只要在正面,那个眼睛似乎一直在盯着他。他在地球时也曾听闻有些工艺极高的佛教雕像,会给游客这种感觉。

    当下落到玉像手里的玄武上,奇怪的是这个玄武竟敢跟玄武印一模一样。这就有意思了,人间传的玄武类型大致有三种,都跟他所见的玄武本尊有差距。这个发现让他确信,这玉像一定藏着秘密。

    手捧玄武,目光却注视着下方,是在飞升时舍不得她护佑的黎民吗?可她走时没有带上玄武印,那这个造型又在表达什么?

    孟缘回到石板方台上,静静注视着玉像的眼睛。夕阳西下,夜幕来临。孟缘像没有生命的石像一样,盘坐着。

    时间一点点流逝,来到子夜,星辰灿烂,他看到了希望——北极星。

    北极星永远指着北方,而北斗七星却绕着它转动。天山七峰依据北斗七星分布,玄女峰却在其西南方向。那么,西南方向到底有什么?

    运起元气一掌打在石板上,凛冬将至,石板铺上一层寒冰。孟缘神识附在冰上,观察石板局势。嘴角一弯,笑道:“果然有问题。”

    依据北极星与北斗七星的相对关系,西南对应东北,而北斗七星出现在东北方向应该是四月份左右。现在是二月过一点,也就是在东南方向。

    孟缘看向玉像的东南方,以天枢与天璇连线的延长线出去,北极星的位置约等于天枢与天璇距离的四倍左右,对应石板应该是在第四十块附近。

    孟缘站在此处看向玉像,可仍旧看不出什么,难道是自己推算错了。心里一声叹息,“早知道上课认真听了,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盘坐在石板上,反思自己错在哪里,直到他注意到玉像的影子。影子?光?一拍大腿,“我是真得蠢。”

    当下拿出徐憬淮房间找到的檀木匣子,打开盖子对准玉像的眼睛。本想着奇迹会出现,然而一切宁静如水。大骂道:“该死的老色鬼,就不能直接说出来,非要搞个哑谜猜。猜猜猜…我猜你大爷。”

    帝羽好像想起什么,提醒道:“木梳宫殿。”

    孟缘一拍脑瓜子,将木梳放进檀木匣子,正准备对准玉像,却察觉有人藏在暗处。冷冷道:“既然来了何不现身?躲躲藏藏,鼠辈之举。”

    孟缘说完,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这里不欢迎你,带着你朋友离开。”

    孟缘揉着太阳穴,颇为苦恼道:“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果然,一个全身裹着黑袍子的老头提着雷杰出现了。孟缘知道,还有人藏在暗处没有出来,指着玉像说:“她是你建的吗?”

    “不是。”黑袍老者回道。

    孟缘点点头,突然变脸,吼道:“那你他娘的装个锤子,老子今天就住着了,你能拿我怎么样?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若想阻止我,早些时候干吗去了?等我找到秘密你才出来,一副牛逼轰轰的主人姿态,你凭什么?啊?凭你手里那头猪,还是自以为天下无敌的灵仙修为?”

    黑袍老者似乎生气了,扔下雷劫,一脚踩到他脸上,安静的夜里一个碎骨声格外清亮。孟缘双手抱肩,一副请继续你的表演的姿态。

    黑袍老者又踩断雷杰的腿骨与手骨,孟缘依旧一副无所谓的姿态。老者冷冷道:“你真不管他死活?”

    孟缘一副看傻子的模样,“你问问他,我跟他才认识几天?难道我是大善人,随便遇个路人就要掏心掏肺?白-痴。”

    老者看到雷杰一声不吭的样子,知道孟缘说得是真的,一挥手另外三人也现身了。

    孟缘拍着手,称赞道:“不错,三位真仙加一位灵仙都敢跟本仙叫板了。看来舒坦日子过久了,都不知道什么叫尊敬前辈。”

    大喝一声“斩”,火灵枪飞出,火焰枪尖绽放,孟氏加特林横扫。三位真仙合力结出一个水系护盾,抵挡火灵枪。

    黑袍老者认出火灵枪,震惊道:“你…你是李焱?”

    孟缘一声冷哼,“李焱?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我只知道有个小娃子,叫嚣得很,被我一掌废了。怎么?你认识他?要不,报个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