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一百四十一章:玄女不可视
    夜静更阑,仿佛连熟悉的虫鸣都消失了。众人注视着孟缘将檀木匣子放在玄女玉像东南方第四十块石板上。匣子打开,盒盖上镶嵌一面铜镜,将月光折射到玉像双目。

    这一刻,所有人都屏住呼吸,迎接未知的一幕。月光的折射持续了有一会,玉像似乎接收到信息,掌中玄武散发数道光芒。玉像周围的石板在玄武光芒的映射下显现出古老的符号,紧接着,符号一个接一个地被点亮,连成一副图案。

    十息过,所有的图案被点亮,仿佛宇宙中沉寂的星宫,共有七座。孟缘此刻仿佛身处浩瀚宇宙,脚踩蜉蝣星球,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身处巅峰的体验。

    当七座星宫构建完成,仿佛沉睡的大阵被启动。七束光芒汇于玉像,几度辗转,最后集中到玉像掌中的玄武上。

    孟缘朝众人喊道:“所有人退出玄女峰。”

    以赵乾为首的三仙看向苦修儿,苦修儿又看向何东黎。何东黎颇为犹豫道:“我留下保你。”

    “你们再不走就迟了,她是不会伤我的。”孟缘着急道。

    何东黎看向雷杰,雷杰之前被抓过,心有余悸,施展千里追风术避开。何东黎有些无奈,又看向苦修儿,“咱们走。”

    众人离去后,孟缘站在原地,玄武像开始迅速膨胀。大约有一块巨石大小时,突然张开嘴,仿佛复活一般吞下孟缘。

    一阵炫目后,孟缘被带到玄女玉像内部。内部装饰很简单,圆形的玉洞内,一池灵池,灵池旁摆着一个白玉台。

    孟缘将杨郁柠抱出来,心想是先放在白玉台还是灵池呢?思索了一会觉得应该是先放灵池,毕竟以她现在的状况,这灵池水如同药浴一般。为其去掉外衣,缓缓抱入灵池,手碰到池水时似乎被侵蚀一样。

    杨郁柠脱手,摔入池水。孟缘看着双手先是腐化,不一会露出白骨,最后连白骨都消散了。令他奇怪的是,自己为何感受不到痛苦呢?帝羽突然出声,“快自断手臂,它还在蔓延。”

    孟缘唤出火灵枪,断了小臂。断臂之痛自伤口处发出,痛得他身子直哆嗦。本想着壮士断腕总算保命了,可掉在地上的残肢仍在腐化,直到全部消失后,他的断臂处竟然又开始腐化了,仿佛地上的断臂仍在他身上一样。

    孟缘开始慌了,催动紫雷天火阻止腐化。虽然腐化没有痛感,但是紫雷天火可不是善茬,此刻他感觉自己的神魂都被烧起来了。帝羽怕他心智不够坚定,接管身体,一狠心以天雷再断双臂。唯恐又被腐化,以玄冰冻住伤口。

    孟缘承受了莫大的痛苦,整个人虚弱不堪,突然想起杨郁柠还在池中。帝羽上前查看,发现她十分安详的浸入池水中,丝毫没有被腐化的迹象。

    孟缘总算安心了,“看来我的推测是正确的,她就是玄女的轮回之身。难怪藏书楼时我能拿起玄武印,感情是她的缘故。咱们之前幸好已经炼体,否则这断臂怕是难复原了。不对,伤口又开始腐化了。”

    危急时刻,猪小美传音道:“放我出来,不然你必死无疑。”

    帝羽想放猪小美出来,孟缘阻止道:“别放她。”

    猪小美冷笑道:“你想等她苏醒救你?可惜啊!你根本等不了。”

    帝羽不解道:“咱们与她缔结神魂契约,她是不可能害我们的,为什么不放她出来?”

    孟缘愤恨道:“在进入此处后,神魂契约失效了。一定是她用了什么方法解除了。”想着猪小美近来的举动,悔恨道,“你竟然用赤龙之心自断契约,就不怕反噬吗?”

    “现在变聪明了,可惜…晚了。念在赤龙之心的份上,本帝不计较你这个蠢货之前的无礼。打开溯梦元尺(木梳宫殿),放本帝出来。”猪小美以一种不可违逆的语气说道。

    “你不是猪小美,你到底是谁?”孟缘吼道。

    “哈哈…本帝有多种称号,有一个你或许会感兴趣——九幽魔帝。若你再敢违逆本帝,溯梦元尺内可还有十九个。正好,本帝沉睡这么久,用他们练练手也是趣事。”

    “哼!你潜入人族领地,必定有所图谋。放你出来,岂不是让我做人族的千古罪人。”

    “哦?可惜啊!本帝以为你跟那些蠢货不一样,如今看来,低贱的种族是无法改变的。你真以为溯梦元尺能困住我?”

    “若困不住,你还用跟我扯淡吗?”孟缘嘲讽道。

    猪小美一声叹息,“你还是太蠢了,本帝既然敢挑明,就不怕你不就范。你们人族常说人间炼狱,今日本帝让你好好体验一下什么叫炼狱。当然,你不用担心会死掉,因为本帝另一个称号是——不死妖帝。”

    孟缘闻言,突然想到自己神魂的那个猪蹄印,她竟然早就算到有今日之局。然而,还没等他反抗时,炼狱已然来临。

    痛苦是什么?被针刺?刀砍?车裂?凌迟?花样千百,都只不过是肉体的痛苦。孟缘此刻承受的是神魂,宛如一袋小麦,被捏成面粉,揉成面团,不断捶打、拉扯,成形了在撕开,揉成面丸子,油炸。

    当你觉得这一轮已经结束,下一轮又开始了。直到此时,孟缘才感受到九幽魔帝与不死妖帝的含义。

    九幽,最黑暗的炼狱。魔,指的恐怕是她的心。

    不死是所有修行者的心愿,可放在孟缘身上,死才是解脱啊!

    一般逼人就范,在折磨一段时间后会给人反悔的机会,但对于九幽魔帝而言,仿佛折磨才是她的初心。想反悔?等她玩够再说。

    孟缘不是无畏的圣人,在炼狱开始后他就想反悔。死不可怕,怕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人族的兴衰自有大人物顶着,自己一介蝼蚁,又有什么资格去阻止。可是别人不给他这个机会,就是要折磨他。他恨,无比的恨,每一份折磨都会加重一份恨意。

    帝羽比他好不到哪里去,玄冰阻止不了腐化,只得以紫雷天火减缓,只希望杨郁柠尽快醒来。他相信,猪小美的突变一定是因为她,或者她背后的——玄女。

    时间一分一秒过,九幽魔帝似乎也注意到杨郁柠有苏醒的迹象。停止折磨,问道:“滋味如何?”

    孟缘神魂重新聚形,奇怪的是,他的神魂愈加坚实了。想一把扯掉那个猪蹄印,可还未触及时折磨又来了。

    九幽魔帝冷淡道:“本帝倒是看错你了,有几分骨气。可你真的以为本帝只有这点手段吗?”

    孟缘仿佛要开口说话,九幽魔帝放开他,只听孟缘传音道:“别让我有机会,不然老子干 死 你这个贱人。哈哈…”

    有趣的是,九幽魔帝并没有因此而发怒,同样大笑起来。“想杀本帝的太多了,你们人族中有点意思的也就是所谓的战神帝天。可结果呢?本帝依旧活着,他却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至于你,太弱了,本帝在想你该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触及吾一厘一毫?”

    孟缘讽刺道:“是吗?既然你这么强,最后还不是靠一头猪苟活。若不是我当初用得到你,你还能活到现在。”

    九幽魔帝闻言,像是触到她的痛处,盛怒之下直接将孟缘涅灭。可真当她这样做时,孟缘的神魂化为一点光芒。这个光芒无论她如何去做,依然毁不了。虽然她身处溯梦元尺内,但仿佛能直接看到那点光芒,喃喃自语道:“果然如此。”

    正在这时,杨郁柠苏醒了,或者说玄女苏醒了。

    “许久未见,你已经沦落到这种程度了吗?”

    “哼!你又能比本帝好几分?”

    “我这次有把握,而你却做不到了。”玄女从灵池中出来,右手一展,木梳回到掌中。

    “这次?你哪一次不是信誓旦旦,可结果还不是失败。”九幽魔帝讽刺道。

    玄女坐在白玉台,打开檀木匣子,看着这一次的轮回之身,微微一笑,开始梳理长发。一边梳理一边回道:“我这次的轮之身对你的行为很不满,你说我该怎么办?”

    “你在最巅峰之时尚且奈何不了本帝,更何况现在。”

    玄女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她给我一个建议,说你欺负她夫君,要将你卖到青楼。咯咯…真是小孩子啊!”

    “如果你不想灵界的人族陪葬,本帝无所谓。”

    “你怕了。”

    “吾乃不死妖帝,有何惧哉。”

    玄女手指一点,解去帝羽的痛苦,又轻轻一招,孟缘化成的一点光芒落在她掌中。她将光芒捧于眼前,仔细观察,欣慰道:“那七个小家伙真够厉害的,竟然真的招来‘济世本源’。”

    “是又如何?谁都逃不了他的掌控,济世之说本就是妄言。”九幽魔帝反驳道。

    “或许是他疏忽了。”玄女轻抚着掌中光芒,又缓缓送回帝羽已经恢复的身体中。

    孟缘由一团光芒再次化形,看着眼前的玄女,发现自己竟然看不清。回想之前玄武记忆中的玄女,想了很久,似乎已经忘记了。问道:“你是杨郁柠还是玄女?”

    玄女看向他,“你希望我是谁?”

    孟缘有些犹豫,不知道如何回答,却听玄女说:“你内心希望我是你妻子,这是人之常情。但是,你又希望我不是,因为只有玄女才能替你镇压九幽魔帝。我说的对吗?”

    “对!”孟缘回道。

    “我可以把她交给你,且任由你处置。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我答应。”孟缘毫不犹豫道。

    “你都不想知道我让你做什么吗?”

    “那个贱人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非得千倍万倍还回去。为此,我死都不怕,还怕什么?”

    玄女有些犹豫,孟缘这个心态不是她所希望的。然而,九幽魔帝却传音道:“小子,你别得意。实话告诉你,本帝乃不死不灭之身,大不了舍了这一世,再等个几千年又有无妨。”

    玄女看向孟缘,“她说的是真的。我虽然能以溯梦元尺暂时压制她,但是,她毕竟是令帝天都束手无策的不死妖帝啊!”

    孟缘发狠道:“此仇不报,势不为人。她想恢复肯定有条件,我让她永世难复原。”

    玄女无奈摇头,对九幽魔帝传音,“看来你们倒是很像啊!既如此,就怪不得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