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一百四十四章:拳头治病
    玄女玉像的结界解除后,何东黎飞速赶往。雷杰紧跟其后,却不敢超他。

    玉像下,孟缘跟丢了魂一样,自言自语道:“修个锤子。”

    雷杰见到孟缘,什么都不顾了,直接越过何东黎冲了过去。兴奋道:“孟前辈您终于出来了,那里面有什么啊?”

    “有个锤子。”孟缘回道。

    雷杰挠着头,似乎跟自己想的不一样,接着问:“什么锤子?是不是比火灵枪都厉害?”

    “厉害个锤子!”

    雷杰点点头,恭贺道:“恭喜您得了神兵,咱们什么时候去玉衡峰?”

    “去个屁,回家找你爹去。放着好好的仙二代不当,却跟一群穷光蛋争机缘,有意思吗?”

    这就把雷杰搞得很尴尬,解释道:“我就跟着您历练,也不是非要争什么机缘的。”

    何东黎自然早赶到了,看着不正常的孟缘,心里疑惑,难道他在里面受了刺激?走过去拍拍雷杰肩膀,示意他先别说了。雷杰退居一旁,何东黎问道:“到底出什么事了?”

    孟缘酸溜溜哼了一声,“没事,能有什么事啊!你也趁早回去当个传承者,老跟着我有什么劲。”

    何东黎运起元气就是一拳,孟缘施展八仙决——震移,迅速避开,厉声道:“你干吗?”

    何东黎活动着拳头,“你脑子出问题了,我帮你治一治。”

    “你别以为我怕你,凭你现在的实力还奈何不了我。”

    “事实如何,打完再说。”

    何东黎双拳结冰,逼近孟缘开始强攻。孟缘可不是只有修为的花架子,论拳脚工夫,他还真没有怕的道理。

    玄女玉像下,一场军体拳与武术的对决拉开帷幕。孟缘硬碰硬自然是拼不过何东黎,可他速度快,身法灵动,无论何东黎如何攻击,总是打不到他。

    何东黎开始施展雾系功法,孟缘直接催动金眼配合观心决锁定他的位置。两人辗转已经交手数十回合,可何东黎依旧奈何不了孟缘。反而是孟缘会找准时机偷袭他,虽然威力不大,可架不住次数多。

    有时候何东黎也会卖个破绽,可孟缘仿佛能了解他内心的想法,根本不上当。甚至又一次见他上当了,不承想竟然是假意中计,实则布好陷阱等他钻。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当,表面上是孟缘被压制一直躲闪,可在苦修儿看来,这场对决孟缘早已立于不败之地。再强大的攻势也要打到人才行,否则一切只不过是徒劳。

    何东黎也察觉这样下去不行,直接以修为压制,将石板全部冻住,形成阻碍地形,就不信他还能如此滑溜。孟缘面对何东黎的寒冰断路心里冷笑,太小看他的八仙决了。若是这种局面都解决不了,又如何能困住当年的徐憬淮。

    震移、离返、兑进、坎折、巽隐、坤跃、乾合、艮定八种步法的轮换,让何东黎一点办法都没有。然而,僵持了一会问题出现了,他的元气消耗再加剧。

    孟缘心里骂道,该死的,光顾着耍威风,忽略了这么玩可会抽干自己元婴的。当下,施展千里追风术,在空中作战,地形就没作用了。

    何东黎以为机会来了,在大雾中如同游鱼,可结果是他的速度根本跟不上孟缘。他有时在想,这家伙该不会把所有精力都用来学习逃跑了吧?自己在修为上高他两阶,竟然压制不住。当下收了功法,颇为无奈道:“行了,还表演呢?”

    孟缘第一次将千里追风术用于实战,太过沉迷,竟然没察觉何东黎已经停手了。落到他身旁,得意道:“说了你奈何不了我,现在信了吧?”

    何东黎真想施展全力捶他,忍了一口气问:“现在能说事了?”

    “什么事?”

    “里面到底发生什么?是谁把你的魂勾走了?”何东黎没好气地说。

    孟缘回过神来,自己不是该郁闷吗?怎么把这事忘了,又耷拉着脑袋,唉声叹气道:“你说我们辛苦修行几百年,到头来却比不过一群七八年的小屁孩。这个世道还讲不讲理了?”

    何东黎有些惊讶,试问道:“会不会是服用过驻颜丹的,实际年龄不是小孩?”在他看来,孟缘已经很优秀了,若比他还厉害,他都觉得难以接受。

    “他们是我看着长大的,怎么可能服过驻颜丹。”指着何东黎埋怨道,“就是跟你一样的传承者,这就好比中途认了个爹,发现这个爹竟然留给他一笔巨额遗产。这样扯淡的事竟然被我遇到了,你说气人不气人?”

    何东黎被说晕了,他自然知道传承者的事,可传承者跟天问者一样,都是极少数,这种事有什么好生气的?个人机缘而已。安慰道:“你根本用不着生气,传承者有很多限制。有些人得了传承甚至连雷劫都渡不过,只有极少数的人才有你说的那种情况。”

    孟缘伸出双手,又翻了一番,“十八个,这不算极少数了吧?”

    “怎么可能?你到底见到什么了?你知不知道你说的这种情况意味着什么?”何东黎难以置信道。

    “什么?”孟缘似乎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七八年修到咱们这种程度的,除非是某些大家族极力培养的天才。而传承者的话,其传承本尊最少是十八位天尊。我问你,你明白天尊的含义吗?”

    也不等孟缘回答,接着道:“我不知道在灵界是否有天尊,但即便有也不超过十八位。而这些活了几万年的怪物,随便出手都能毁了北冥皇室。”

    孟缘思索着何东黎的话,似乎像是想通了什么,大笑道:“天助我也!”闭上眼睛仿佛看到了美好的未来,得意道,“千年之后,灵界必将以我为尊。”

    然而,回应他的是何东黎的拳头,这次他可没避开啊!眼看着那一拳都把他鼻子都捶塌了。何东黎有些傻眼,颇为尴尬道:“你为何不避开?”

    孟缘吼道:“鬼知道你这个时候打我,还带元气的,你想残害同门吗?我一定会向董遇卿告你。”

    苦修儿劝说道:“师兄以为你脑子中邪了,才出手的。况且咱们修行之人,平日里受伤总是常事。师弟能否看在我的面……”话还没说完,指着孟缘,震惊道,“你…你的鼻子…”

    孟缘以为被打破相了,赶忙拿出铜镜一看,好像没啥问题。除了稍微黑了一点,完全是一个偶像级明星的料子。

    何东黎也震惊了,问道:“你什么时候练成‘元婴化体’了?”

    “啊?什么‘元婴化体’?”孟缘完全沉醉于自己的容颜,都没听清楚他说了什么。

    额…然后,何东黎又赏了他一拳,他依旧没有避开。孟缘扔下铜镜,指着何东黎大骂道:“姓何的,你还打上瘾了是吧?就冲这两拳,没个一千灵石平不了。”

    何东黎没有理会他的敲诈,而是注视着他的鼻子,竟然又复原了。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复原本体,不是元婴化体又是什么?

    苦修儿的脸此刻更苦了,对何东黎说:“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如今仇也报了,我想回去歇着了。”

    孟缘恢复了正常,捡起铜镜看着自己恢复的鼻子,向猪小美传音道:“是你的不死本源?”

    “无非是伤了一点骨头就大惊小怪,你以为本帝的不死本源是开玩笑的吗?”

    孟缘也不知道说什么,酝酿了好一会回道:“那个…咱们也算老熟人了,就别张口本帝闭口本帝的。你再厉害还不是成了现在这副模样?我会尽量助你恢复,但希望你答应我不要残害人族。”

    “本…来就没有残害过你们人族。你所了解的都是一群没脑子的蠢货,成天就知道争强斗狠。吾乃上古不死火凰,岂能跟他们相提并论。”

    “得勒,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了解完事实真相,该考虑如何忽悠何东黎了。咳了一声说:“其实我这不是‘元婴化体’,只不过机缘巧合之下得了不少天材地宝。你不是也知道吗?”

    何东黎想到秘境中救他的那位前辈,心想若是他培养的天材地宝还真有可能。苦修儿闻言也宽慰几分,不然真的太打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