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一百四十五章:天山城
    玄女峰一行告一段落,苦修儿与三位真仙弟子还要再守玉像一年。何东黎依旧回到溯梦元尺,孟缘与雷杰则赶往天山城。

    玄女峰距离天山城不算很远,又因为杨郁柠的关系,孟缘没有选择御枪飞行,而是在山下城池买了雪狼兽赶路。雷杰因为这次的教训,也不敢再用千里追风术,同样选择骑行。

    其实对于他而言这次被擒只是意外,千里追风术虽然消耗大,但也不至于让一位真仙元气枯竭。毕竟,他遇到的可是玄武殿三位真仙加一位灵仙的阵容,再加上他没什么经验,被擒也正常。除非他愿意付出灵脉受损的代价,施展千里追风术的极限版——绝境求生。

    当时他与赵乾三人起了冲突,不过他并不惧怕,自己有千里追风术,一定可以摆脱三人,直到苦修儿的出现,他慌了。本来在苦修儿没出手时,他有一次施展“绝境求生”的机会,但是他犹豫了,仅犹豫的工夫就已经逃不掉了。

    雷修并没有教给孟缘“绝境求生”,只是简单提了一下。不教的原因主要有两个:第一,练习不易;第二,代价太大。

    千里追风术实则是以元气生成小型灵力团再引爆,从而产生强大的推力,其速度与灵气的输出有直接关系。

    “绝境求生”作为千里追风术的极限版,为了追求极限的速度,势必要大量抽取元气。而每一境界的仙君,其灵脉输出的元气是有限的,超过输出上限就会让灵脉受损。

    雷修认为孟缘毕竟才是小仙,若施展“绝境求生”势必会使其灵脉崩碎,轻则沦为废人,重则当场毙命。可是,他还是忽略了一点,孟缘的灵脉可是以紫雷天火重建的,否则也不会夸张到才三百多年就炼化那么多灵石。

    雷杰为了缓解自己的窘境,谎称他是因为元气不足以施展“绝境求生”才被抓的。毕竟,绝境中求生,也要有真正的绝境与断尾求生的勇气。

    三人两骑在官道上行进,按理说雪狼兽的速度也不差,可孟缘一路上跟杨郁柠暧昧,速度自然就慢了许多。雷杰有些受不了,骑着雪狼兽在前面探路。

    ……

    天山城属于寒带气候,完全是一座寒冰筑成的城池,共分两部分。一部分露天而建,一部分则在冰山中。

    天山城的城门不比其他城池,而是一座冰山打通一条隧道。因为里面全是修行者的缘故,其衣着反而多种多样。有人穿着兽皮大衣;有人则是白袍长衫;甚至有些女修挂着轻薄的丝带,完全不像是极寒地带的样子。

    天山城虽然没有凡人,但终归是北冥皇室的管辖之地,还是设有城主的,只不过城主的换届比较频繁。在天山阁出售雪莲事件后,城主已经换了三个。北冥皇室对此也十分无奈,可城主总要派,然而被选中的第四任城主还没进城就被杀了。

    北冥鸿锦大怒,欲亲自前往平了天山城。后来,其弟北冥鸿战请缨,独自前往天山城。半月之余,他几乎屠了半个天山城。众修胆寒,但利益在前,他们终归舍不下。

    残余修士开始联合,引北冥鸿战上钩,本想着将其逼走,谁料想他实力太强了。参与围攻的修士仅逃掉两成,自此天山城重归北冥皇室。而北冥鸿战更是一战出名,成就北冥战神的称号。

    北冥鸿锦得到消息,大喜,命北冥鸿战镇守白州。之后又派出第五任城主——秦策。

    秦策是一位玄仙,以其修为最低也能混到郡守,可惜天山城局势紧张,也只得委屈他了。在秦策上任时,北冥鸿锦嘱咐道:“如遇不服者,杀无赦。”

    秦策到任后,第一件事不是杀人立威,而是宴请城中几股大势力的头目。他的原则就一个,你好我好大家好。众修心领神会,这位新城主不想招事,只要他们不太过分,大家也能相安无事。

    自此,天山城表面和谐,实则暗流涌动。争强斗狠、杀人夺宝的事由白天转移到晚上,由城内转移到城外。

    有趣的是,一日一位重伤的修士闯到城主府,求秦策出面主持公道。秦策当时在清修,被下属打断十分恼怒。但是,他还是接见了那位重伤的修士,问道:“你杀过人吗?”

    修士点头,秦策直接将其锁喉,训斥道:“你们都是一群该死的渣子。平日里干些杀人夺宝的勾当也就算了,可如今竟敢找到本仙面前。你被人追杀求庇护,可曾想过这里被你们屠戮的百姓?”

    修士慌了,喊道:“你是这里的城主,就应该保我。”

    秦策将其扔下,冷哼道:“没错,本仙是天山城的城主。你闯入城主府,意图对本仙不利。”看向下属,“对本仙不利该如何处置?”

    “封其元婴,断其四肢,悬于城门,以震慑那些不轨之徒。”

    “那还等什么?”秦策训斥道。

    事后,天山城的修士也彻底明白了秦策的意思。他只想要一个表面和谐的天山城,至于众修的死活与他无关,因为他们手上都沾了血,死了正好。

    ……

    孟缘来到天山城,第一眼就看到被悬挂城门的修士,以观心决查探发现已经是真仙境了。心想,这城主好大的威风。

    为了安全起见,他将杨郁柠送回溯梦元尺,仅与雷杰进城。入城时要交纳一颗黄梨,雷杰一听就不乐意了,虽然他也不差这个钱,但是光入城就一颗黄梨,那里面还了得。

    孟缘倒是非常爽快,直接付了三颗黄梨,对守城修士说:“三位守城辛苦,多的一颗当我的一点心意。”

    然而,那名修士却只收两颗。孟缘收回黄梨,在接手时将疗伤丹药放到守卫手里。这次守卫没有拒绝,告诫他,“入城后晚上注意点。”

    两人进城后,看着城内和谐的景象有些难以置信。在他的想象中,这里不应该是相互算计,时刻防备的地方吗?怎么如今还有大街上摆摊的,卖的竟然还是天材地宝,就不怕被抢吗?

    走过去向一位年老的摊主询问:“请问这里是天山城没错吧?”

    “没错,公子看上了什么?老朽的价格很公道的。”

    孟缘摸着下巴,嘴角一扬,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我看上什么你都卖吗?”

    “当然!”

    “我觉得你身边这位美人挺不错,怎样,开个价?”

    摊主没有生气,解释道:“公子第一次来天山城吧?”

    “是的!”

    摊主点点头,指着天空缓缓道:“现在是白天,公子想找事也不看看时候。”

    孟缘脑子飞速转动着,推想摊主的意思,白天为什么不能动手?看向那名女子,观心决催动得知是一位道人境修士。笑道:“我可没有晚上逛街的嗜好。”

    “哼!那你这嗜好倒挺不错的。本仙劝你趁着天色还早尽快离去,不然…天山的墓地有点凉。”摊主威胁道。

    孟缘在思考,雷杰发火了,骂道:“你个老东西,我家公子看上她是她的福分,你一个小仙装什么高人?”

    孟缘一拍额头,对着雷杰的屁股一脚踢去,教训道:“我们在谈生意,你说这话怎么让我感觉自己像作死的反派呢?况且,你怎么看出来我看上她了?”

    雷杰有些尴尬道:“公子看不上她吗?那为何要买?”

    “我就跟这位老伯开个玩笑。你记住,我们虽不是什么英雄,但也不是恃强凌弱的恶人,明白吗?”

    雷杰想了一下,回应道:“明白了。”转而对摊主说,“你开价吧!”

    摊主火了,冷冷道:“你们别欺人太甚。”

    孟缘见事情闹大了,掏出一颗雷劫丹,“误会,我真的不是欺负你们。这是一颗雷劫丹,算我的赔礼了。”

    怕摊主误会,也没扔给他,而是放到摊位上。之后扯着雷杰就走了,边走边骂:“你搞个锤子,老子屁都没打探道,反而赔进去一颗雷劫丹,这笔账得算在你身上。你最少得赔我一百绿芒…”

    “前辈,雷劫丹也没那么贵啊!”

    “老子亲自炼的,就值这个价,赔钱。”

    摊主拿起雷劫丹一看,心里一惊,这颗雷劫丹品质不差,若是服下渡劫,最少也有七成的把握。看着两人拉拉扯扯离去,又看向女儿,朝两人喊道:“两位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