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一百四十七章:取名
    杨郁柠在吃完四盘鱼后总算不喊饿了,孟缘看着剩下的菜心疼地直咧嘴,想到溯梦元尺内的十八个孩子,将饭菜收起来放进溯梦元尺。之后带着杨郁柠与雷杰投了一家客栈,付的仍然是灵石。

    有意思的是这里的房间竟然布有阵法,看来是为了让客人修炼时不被打扰。杨郁柠一进房间就感觉很困,孟缘送她入溯梦元尺内休息。

    然而,令他惊讶的是,杨郁柠睡着的时候周围出现一道光幕。他刚想靠近就被光幕震退,气恼道:“该死的玄女。”

    从杨郁柠房间出来,将饭菜送给十八个孩子,正好撞见小鱼抱着一堆灵石过来,疑惑道:“你们这么快就用完了?”

    小鱼扔下灵石,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俏皮道:“您不会心疼吧?”

    “不心疼…”顿了一下,突然变脸,“就见鬼了,等这次事办完,你们自己去挣。我不是地主老财,用不着你们打土豪。”

    众人一个个低着头,像即将被父母遗弃的孩子。帝羽不忍心,劝道:“他们还太小,出去会有危险的。”

    孟缘回应道:“不是我狠心,是实在养不起啊。咱们现在就剩不到三百了,在这么下去大家都玩完。”

    小鱼站了出来,安慰众人道:“咱们现在实力也不差了,是该出去历练了。我想神也一定是这个意思。”看向孟缘,“对吗?”

    孟缘咳了一声,“嗯…我就是这个意思。雏鹰终要离巢,温室的花朵成不了气候。但是呢,为了让你们更好的适应,我会给你们每人发一本关于灵界的书籍,你们要认真看,认真学。”

    众人领到书籍,纷纷拜谢孟缘。孟缘还是觉得不放心,将八仙决与千里追风术传于众人,其中包括千里追风术的极限版——绝境求生。

    雷修虽然没教给他,但是他早就推导出来了。毕竟他看了太多功法,而“绝境求生”无非在元气应用上有区别。为此,他还进行优化,从而减轻对灵脉的损伤。当然,速度也会减慢,这都是相辅相成的。

    在传授完这两样后,十八人中持枪的孩子找到他,想学习他的枪术。孟缘拒绝道:“你跟我走的不是一个路子。学习我的反而不利于你接受传承。”

    那个孩子明白他的意思,又请教了自己遇到的几个问题。孟缘耐心解答,心里对这个孩子相当看好,犹豫要不要留在身边。

    在这个孩子走后,小鱼又来找他,跟以前一样,跳到他背上。孟缘感觉好像有些奇怪,突然注意到小鱼已不是当初那个小孩子了,温和道:“你现在都成大姑娘了,就不能像以前一样玩闹了。”

    小鱼摇晃着脑袋,贴在孟缘耳边,“不嘛!我就要你背我。”

    孟缘赏了她一个脑瓜崩,佯装生气道:“没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以后还怎么嫁人?”突然想到什么,问道,“你就不要去历练了,跟着我就行。”

    小鱼从她背上下来,捂着小嘴笑道:“您这么偏心可不好哦。”

    “我这不叫偏心。男孩子就要穷养才有出息,女孩子嘛,可不得富养。”

    小鱼拒绝道:“我明白您担心我,但是我不想他们心生不满,况且我也不差的。”

    孟缘叹了一声,掏出三张千里传送符递给她,“遇到危险就用它保命。”

    小鱼收下千里传送符,又问:“您给大家取给名字吧!”

    孟缘对起名还是很感兴趣的,跟随小鱼一起见其他孩子。可真当他见到众人时却不知道如何取名。看到众人的神兵,灵机一动说:“你们就以神兵为名,至于姓氏就跟我姓孟如何?”

    众人点头,又开始报自己的神兵名:飞陌刀、白芦枪、绝章剑、千怵戟、月引斧、兰花钺、涂桑钩、横水叉、惊龙鞭、离落锏、恒奴锤、噬牙抓、金牛镗、九重棍、天哲槊、贪狼棒、瘸子拐、双子流星锤。

    在众人报完之后小鱼笑了起来,对孟缘讲:“这有些名字您怕得改一改。”

    孟缘摸着下巴,思索一会挨个改名:孟飞、孟小黑、孟小鱼、孟小鸡、孟月、孟小花、孟桑儿、孟行舟、孟景龙、孟洛、孟奴儿、孟牙儿、孟牛儿、孟重九、孟天哲、孟狼儿、孟瘸子、孟流儿,取完收工。

    十八人中就只有小鱼一个女孩,可有些名字女性化太严重,这也就算了,但孟瘸子实在过分了。为了证明自己不瘸,他跳的老高,非要闹着重新取。

    孟缘夺过瘸子拐,指着孟瘸子说:“咋的?不满意?要不要我把你腿打断?”

    孟瘸子耷拉着脑袋,竟然开始抽泣。孟缘咳了一声,“行行行,给你改,这么爱哭,就叫孟哭儿。”

    孟哭儿一想,虽然也难听,但总比孟瘸子要好。有了他的先例,其他人也勉为其难接受了。可孟小花是个长得五大三粗男孩子,委屈道:“您能否给我也改一下?”

    孟缘瞪了他一眼,孟小花吓得一哆嗦,连忙摆手道:“孟小花挺好的,不改了…”

    小鱼站出来,安慰众人,“你们也不必在意,名字只是一个称呼,就比如咱们神的称号叫黑秃鹫一样。”

    孟缘气得直哆嗦,厉声道:“谁告诉你的?”

    猪小美扭动着猪屁股走过来,看着他,“我说的,你有意见?”

    孟缘反驳道:“那群白痴给老子起的破诨号叫黑屠,黑秃鹫怕是你起的吧?”

    “是有如何?”

    孟缘对猪小美也没什么办法,扫过众人,发狠道:“你们谁敢叫我黑秃鹫,老子揍死他。”

    小鱼抱着孟缘胳膊,一脸真诚道:“嗯!小鱼很乖的,绝不会当您面叫的。”

    “那你的意思就是背地里随便叫了?”

    小鱼点着头,认真道:“是啊!是啊!”

    孟缘扯着她的脸蛋,生气道:“你要不是个女娃子,我抽死你。”

    ……

    起名的事告一段落,孟缘出了溯梦元尺准备去打探消息。

    什么地方打探消息最容易呢?毫无疑问——青楼。但是他找了许久,愣是没找到。心里疑惑,这里的风尚有那么好吗?既然没青楼,那就去酒馆。去了酒馆发现里面生意冷清,就一个瞎眼的老头在拉二胡。

    天山城寒冷,可那老头的琴音更冷。孟缘自来熟地凑了过去,拍手道:“好!”

    见老者不理他,招呼伙计上最好的酒。孟缘倒了两碗酒,端起一碗,“前辈琴音上佳,小子有幸闻之,特敬前辈一杯。”

    然而,老者依旧没理他,仿佛没有他这个人。孟缘欲催动观心决,不承想竟被老者发现了,以琴音扰乱他。孟缘心里一惊,这观心决能无声无息探查对方实力,这老头竟然能发觉,看来必是魂修无疑了。难道这二胡是他的本命魂器?

    观二胡形状,属于八角二胡。这种二胡在他们那里主要是北方人用,音色相比六角二胡更加粗狂豪放,也符合北方人的性格。再观其材质,檀木为筒,青蟒为皮,用的不知什么妖兽毛做的丝弦,看来品级不低。问道:“前辈的奚琴品质上佳,不知可有多余的,小子也喜欢拉奚琴。”

    老者有些不耐烦了,开始以琴音攻击孟缘神魂,让他知难而退,不承想孟缘也是魂修。老者琴音一顿,有意试探他。孟缘被九幽魔帝投入炼狱折磨,神魂强度非比寻常。当下双手敲着桌子,开始抵抗。

    这两人斗法,可苦了酒馆的伙计,抱着脑袋哀嚎起来。老者越拉越慢,琴音越来越低沉,宛如刺骨的寒风。孟缘确越敲越快,敲出的声音毫无美感,让人听后浑身不舒服。

    酒馆老板见状开始劝说,可两人完全无视他,无奈之下只得带着伙计离去。路过行人纷纷被琴音干扰,修为高的留下看热闹,修为低的转头就逃。

    不一会城主府收到报告,有人白天闹事。秦策盛怒,亲率卫队前往,还未靠近酒楼就知晓是两个魂修闹事,让修为低的留下,带着两个亲信前往。

    酒馆内,老者心里越来越惊,这小子魂力修为竟如此之高。明知城主赶来,可他竟然忍不住要拼下去。孟缘不认识城主,只知道有高手前来。

    老者开始变奏,琴音不再低沉,而是粗放。孟缘没想到他变奏如此之快,慌忙应对之下竟然将桌子敲碎了。很明显,这场比拼他输了。

    老者并未为难他,收起二胡微笑道:“不错,以你的年纪能坚持到现在,着实难得。”

    孟缘起身赔礼道:“前辈谬赞了,小子不懂音律,扰了前辈雅兴,着实不该。”端起一碗酒,“小子以此酒赔礼了。”

    老者嘴巴轻轻一张,一坛酒已经空了。喝完指着外边,苦笑道:“咱们有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