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一百四十九章:天山阁
    天山城情况特殊,并不是传统的建筑布局,故而城主府并没有设在中心位置,而是露天部分的中心。

    天山阁与之相反,正好在冰山区域的中心,远离城主府。而冰山区域也是天山城最混乱,最黑暗的地带,形势严峻时,连白天太平的规矩都不会守。

    秦策闻之,大笑道:“山里的野人你能用‘礼’去约束他们?”

    此言传出,引起不少争议。鉴于秦策修为太高,众修只得忍下。天山阁阁主李勇反而庆幸,不管才好呢,也免得他做事畏手畏脚。

    雷杰对药展还是十分好奇的,毕竟他从记事起就跟随父亲过着隐世苦修的生活。两人顺着地图指引来到天山阁,由一位女修带着他们走过一条很长的冰川甬道。

    到了天山阁内部,女修询问是购买药材还是去参加药展。孟缘递上一颗金桔,笑道:“有劳带我们去参加药展。”

    不知为何,女修似乎不高兴,语气冰冷道:“右边直走。”

    孟缘心想难道是自己给的少了?可她只是一个小小散人,给她金桔已经很大方了。在孟缘与雷杰走后,女修拿出一只蟾蜍,轻轻一捏,蟾蜍发出一个叫声。这一点自然没逃过孟缘的注意,心里疑惑,开始提高警惕。

    转了几个弯后,两人到了药展的入口,入口有两个,分别驻守一个道人境门卫。左边入口需要十颗黄梨,右边的则需要二十颗。

    孟缘向门卫询问两处入口的区别,门卫直接伸手。孟缘算是服了,这做生意哪有这样的,同样是商会,看看人家梦缘商会,在对比天山阁,简直天壤之别。

    无奈之下拿出一颗黄梨,门卫接过手,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们,嘲笑道:“区别就是没区别。”

    孟缘心里发怒,这明显是与那个女修串通宰他。想来一定是女修认为他是生客,故而以有感应的蟾蜍联络。表面一副感激的笑容,“多谢告知。”左手一股灵气融入门卫腰间。

    两人从左边入口进去,雷杰生气道:“若不是您传音拦我,我非得好好教训他一下。一个小小道人,竟敢嘲笑我。”

    孟缘一副坏笑,“等你教训?咱们人生地不熟,打起来准吃亏。不然,这种小人不惩戒一下天理不容。”摸着下巴,得意道,“我观他近来阳气太盛,想必禁欲许久。古人云色字头上一把刀,我只不过帮他一把而已。”

    “你阉了他?”雷杰好奇地问。

    孟缘瞪了他一眼,“我有那么狠毒吗?医者固存父母心,我仅封他十年而已。”

    雷杰一想好像确实不算狠,毕竟十年对他们而言,真不算长。但是两人都忽略了一点,那是对他们有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寿元的仙,道人境寿元也就比普通人多个两三倍。

    进了药展入口,又来了一位颇有姿色的真人境女修梅儿。孟缘有些好奇,修行界女修本就是少数,若非有良好的机缘或生在有些底蕴的家族中,很难走上修行的路。可这里的女修不在少数,神识搜寻之下最少发现十几位。

    未成仙之前雪灵台不显形,只能通过元婴得知修行状况。可他观其元婴,总觉得有什么问题。之前那个女修的内丹也是,似乎不像是正常结丹。

    正在他思索时,雷杰咳了一声提醒他。梅儿问他是去大场还是要雅间。孟缘要了雅间,梅儿一查之下只有地字三号了。

    客人一旦选了雅间天山阁就会派专人伺候,有意思的是,男客人派漂亮女修伺候,女客人反之。更有意思的是,雅间内布下隔音阵法,似乎是某种暗示。

    孟缘算是明白了,难怪之前没找到青楼,还以为这里风尚好,不承想天山阁竟是一个高级的淫 窝。梅儿似乎已经习以为常,本就穿着暴露,更别说她解下丝带的动作了。

    孟缘叫停她,“我这里你就不必伺候了。”叹了一声,拿出三颗黄梨,“这些拿去交差吧!”

    梅儿披上丝带,收起灵石,临走时问道:“公子是嫌弃我?”

    孟缘颇为尴尬道:“那倒不是,只不过在薄冰上行走,可不得留点神。”

    在梅儿走后,雷杰询问道:“前辈是觉得哪里不对吗?”

    孟缘点头道:“这里处处透着诡异,你我行事一定得小心点。另外,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记住,下手必须要狠。”

    梅儿从地字三号雅间出来,又去了一处内部人员休息的场所,令她奇怪的是,不止是她,其他姐妹也被赶出来了。

    一般情况下,需要侍奉客人的只有天字一至五号、地字一至五号等十处雅间,选的可都是漂亮的女修或者俊俏的男修。

    以往就算客人不要他们陪 睡,也会留下服侍的。可今天好像情况有变,难道与抓的雪妖有关吗?

    一位叫兰儿的女修问:“梅儿姐,你怎么也出来了?”

    梅儿回道:“客人不需要我侍奉。”

    一位叫竹儿的女修貌似很委屈,埋怨道:“他们自恃清高,可咱们拿什么交差?我就求他赏我一颗黄梨,可他不仅不给还打人。”

    梅儿分给她一颗黄梨,安慰道:“你先拿着交差吧!”

    竹儿没接,拒绝道:“你已经被罚了好几次,我不能收你的。”

    梅儿将灵石递到她手里,笑着说:“这次客人很好,不仅没碰我,还多给了几颗。”

    众人休息,不一会菊儿也进来,情况类似,不过她的客人更大方,给了十颗黄梨。菊儿得了灵石很高兴,可放下灵石后又失落道:“他如此赏我,我却没什么给他的,只能祝愿他一切平安了。”

    梅儿教训道:“你怎么还不长记性?他们是什么人,咱们又是什么人?轮得到你操心?”

    兰儿安慰菊儿道:“你也别怪梅儿姐说你。你上次被人骗,你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吗?要不是梅儿姐……”

    “兰儿,我需要你多嘴吗?管好自己,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我劝你少动心思,咱们就是任人骑的女奴,命运如此,只恨天不公。可你别忘了,你身后不止你一人。”

    这边有交差的灵石,可隔壁几位男 妓就头疼了,一个个唉声叹气。女客人本就少,能进天字、地字雅间的更少,他们的业绩太差了。有人提议,去求梅兰竹菊,可话未出口,就先给自己一个耳光。她们的日子又何曾好过。

    天山阁副阁主李雄房间内,一位妖娆的道人境女修正在梳妆。李雄穿好衣服,左手按住她下巴,“这次可是重头戏,搞砸的后果你清楚。”

    李雄出去后,女拍卖师冰倩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拿起簪子指在自己眉心,良久,还是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