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一百五十一章:秦策插手
    飞雪剑以及附带冰倩的拍卖提前掀起药展高潮,导致后续几件拍卖品显得很冷清,即便是冰倩再三渲染,依旧达不到效果。李雄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五百绿芒的天价也让他感到意外。传音冰倩,后面几件无须太高,合适就卖。

    地字三号雅间内,杨郁柠气哼哼盯着孟缘。孟缘不耐烦道:“我脸上长花了吗?”

    “你买她干吗?”杨郁柠质问道。

    “买来暖床不行吗?”

    “不行,我不允许。”

    孟缘一屁股坐下,冷笑一声,“别开玩笑了。我知道你永远不属于我,我也没那个福气。你我之间就是雇佣关系,我负责保你安全。同时,你也别管我干吗。当然,更别用什么礼义廉耻来给我上枷锁。实话告诉你,我修行就为了享受,不然我拼死拼活图什么?世间厉害的人多了去了,保不齐我哪天就挂了。我可不想到死都他娘的是个没碰过女人的苦 逼。”

    杨郁柠缓缓流下眼泪,孟缘直接转过头去。杨郁柠右手拭泪,自嘲道:“你说的没错,我们本就是雇佣关系。当初我求你替我报仇,你做到了,我委身于你。如今,你跟玄女达成协议,而我向来都是你们倒手的货物。”见孟缘回过头要说什么,反问道,“不是吗?”

    孟缘本就因为冰倩的事很心烦,她这一闹更烦了,回道:“是!你满意了吗?”

    杨郁柠仰天长笑,笑得很绝望。孟缘本以为她会大闹一场,谁承想,她表现的很安静,只是一头长发竟然瞬间转白。束发的玉簪掉落,一声清脆的落地声,宛如一声心碎。

    孟缘想要解释什么,却见她一脚踩碎玉簪,失落道:“杨郁柠本就是该死之人,我竟然还奢望让她活着。”一步一步靠近孟缘,孟缘有些害怕,身子一个劲往后移,却听她说,“你说的没错,我们是雇佣关系。我欧阳嫣然既是你的雇主,那你就履行你的义务。否则,吾宁玉碎,亦让汝陪葬。既生不同衾,当死得同穴。”

    孟缘空咽一口,感觉自己招惹了一个恶魔,但这个头不能低,不然以后哪还有他好果子吃,回应道:“我的义务是保护你,你也别管我干啥。”

    欧阳嫣然起身,连带碧水流仙裙转了一圈,也以一种诱惑的口吻说:“我这人见不得别人好,更见不得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占有。”蹲下身子捡起半截玉簪,轻轻划过自己白皙的脖颈,感慨道,“如此坚硬的玉石都是一踩即碎,更何况一个女人呢?”

    帝羽看着欧阳嫣然的样子,心里发寒,对孟缘传音道:“你杀了一个爱你的女人,却招来一个恨你的魔鬼。”

    孟缘一拍双手,咳了一声,“干嘛呀!不就是一个玩笑,至于这么当真吗?”

    “哦?是吗?这玩笑可不好笑。”

    孟缘又拿出一根簪子,是北冥鸿风送给妾侍的,递给欧阳嫣然,“我本来就觉得你这簪子该换了,如今更好,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来,我为你戴上。”

    欧阳嫣然站在原地,孟缘将玉簪给她戴上,本想拿出铜镜照一下,看到她一头白发,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嘴上赞美道:“只有雪州第一美人才能配得上这根玉簪,给,这里还有商州苏家的胭脂,更适合你。”

    孟缘将北冥鸿风送给妾侍的“遗物”全都拿出来送给欧阳嫣然,什么水晶鞋,披风之类的女人用品。欧阳嫣然仍然站着,任由他打扮自己。在他为自己戴上项链时又落泪了,哽咽道:“在你心里,杨郁柠就这么不配吗?”

    孟缘重重扇了自己一个耳光,解释道:“误会,真的是误会,在我心里杨郁柠就是欧阳嫣然,欧阳嫣然也是杨郁柠,二者没什么区别。之前是我不对,但你也要体谅一下我啊!我都三百多岁的人了,可不就稍微焦躁了那么一点点。”

    “罢了!我会好好活下去的,你也不用保我,以后你想做什么都是你的自由。”说完回到溯梦元尺内。

    孟缘像傻子愣原地,自嘲道:“我似乎又做了一件愚蠢的事。”

    帝羽焦急道:“你去安慰她啊!”

    “算了,晚了。”

    ……

    拍卖仍在进行,孟缘却没有待下的欲望了。雷杰提醒他,还要盯住买下雪妖的买主。孟缘坐下开始闭目冥修,他此刻的心真的很乱。

    约小半时辰后,压轴上场,四人抬上一个红布遮掩的笼子。冰倩一阵卖力渲染后,揭开红布。笼子中一位全身泛白的女人,唯一的特殊之处是她的耳朵如同猫一样。雪妖睁开眼睛,露出湛蓝色瞳孔,场间一阵欢呼。

    冰倩敲下锤示意众修安静,清了一下嗓子介绍道:“雪妖族与人族外形相似,只不过多了一对奇异的耳朵。而这位雪妖可不是一般的雪妖,据悉她乃是雪妖族圣女。这一点从其惊世容颜便可看出。她……”

    天字三号雅间内,一位红衫青年自言自语道:“长得好看跟她是不是雪妖族圣女有何关联?如此敷衍之词,也就坑一下那些白痴。”

    冰倩见气氛到达顶点,开始报出底价,竟然是一千绿芒,且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百。气氛瞬间冰冷,这个价格可不是一般修士负担得起的,甚至连一些天字、地字雅间的买主也皱眉。花一千灵石买个玩偶,这笔买卖不值啊。

    突然的冷场仿佛在冰倩的意料之中,接着她又爆出一个消息。“此次玉衡峰即将解封,而雪妖族世代生活在天山。据悉,此次机缘甚大,有一步登天之说,而她却不受封印影响,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楼台在此,各位还要犹豫吗?”

    此话一出,地字四号雅间直接起价一千一,紧接着地字二号报价一千二,地字一号报价一千三。一轮报价后,天字二号直接将价格由一千五抬到一千八。

    场间众修明白,这恐怕是一场天字与地字号金主们的争夺,甚至地字号金主不一定争得过,毕竟那么多灵石就算有也不一定有魄力买。唯有身居天字号的,想必是天山城盘踞的几大势力头目,只有他们才有这个财力与魄力。

    当然,他们还期待一位,地字三号雅间花五百灵石买下飞雪剑的金主。众修纷纷猜测,这次他会爆出何等天价,只可惜,那位金主沉默了。

    李雄传音冰倩,“你还在等什么?别忘了,此刻你还是我的人。”

    冰倩无奈,落下一锤,“天字二号出价一千八,不知还没有更高价?”

    李雄冷冷道:“你在跟我开玩笑?告诉你,我就是卖他个死人,料他也得接受。”

    冰倩一阵后怕,调整一下心态,诱惑道:“常言美色如酒,一杯浅尝,两杯知味。如此尤物,公子动心否?”

    场间众修自然明白冰倩这声公子指的是谁,纷纷看向地字三号雅间。然而,等待他们的依旧是沉默。李雄疑惑,这雅间内明明有人的。

    冰倩还要再说话,却听天字三号传出一声大笑,“冰倩此言有理,如此尤物本公子当然动心了。”

    “哦?请问公子报价多少?”

    众修纷纷猜测,觉得这次极有可能过二千了,不承想第五铭报价竟然是一千九,场间直接传出一阵嘘声。

    第五铭骂道:“你们这群出不起价的穷鬼,跟本公子叫嚣什么?有本事你们出价两千,本公子立马退出。”

    然后,天字一号直接报价——两千。这一下别说第五铭,连李雄也愣住了。因为天字一号一向是空位,能居此处的不是阁主就是城主了。阁主不在,那么只有秦城主了。

    冰倩询问李雄该怎么办?李雄回道:“两千就两千吧!你那位几次不出价,看来已经掏老本了,更何况他也不敢跟秦策争。”顿了一下,冷嘲道,“你是不是想着逃离本阁会有福气?只可惜,又落到一个穷鬼手里。”

    冰倩通过一个法器回道:“我本贱命一条,在哪又有什么区别呢!”

    “哼!算你识相。”

    冰倩心里发恨,若不是修为不够,她真想活剐了这杀人不眨眼的畜生。

    秦策的出价直接提早结束了这场压轴大戏。在天山城,还真没有几个敢跟他争的。

    天子三号雅间内,第五铭有些费解,自言自语道:“宁愿花五百买个被人玩过的,也不愿多花钱买个有价值的处。孟兄弟啊!你的心思我真的猜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