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一百五十二章:作恶太多终有报
    天山阁药展结束,但出口还不会打开,得等到所有卖品交易完毕。价值低的自然有下属去交易,价值高的就需要李雄亲自前往,以示尊重。

    第一个交易的是孟缘的飞雪剑,李雄带着冰倩与飞雪剑来到地字三号雅间。孟缘此时仍在闭目冥修,雷杰叫醒他,他的心情也平复许多。自己身上灵石不够五百,只得向雷杰传音借。

    雷杰无奈,拿出三百灵石加上孟缘的两百,凑够五百付给李雄。李雄心里冷笑,果然跟他猜的一样,这位买主怕是连平日修炼的灵石都不够了。

    李雄收了灵石,表面和气道:“不知仙友如何称呼?”

    雷杰介绍道:“这位是孟前辈,我叫雷杰。”

    李雄拱手道:“原来是孟仙友,久仰久仰。如今咱们银货两讫,本阁还有要事,恕不奉陪了。”经过冰倩时,挑起她的下巴,一脸玩味道,“你可要像伺候本阁一样伺候这位孟仙友。”说完,大笑离去。

    冰倩心里紧张,这分明是不让自己好过。低下头,许久,见雅间内没有动静,像做错事的小孩,瞟了一眼孟缘,又慌忙低下。

    孟缘也不知道说什么,叹一口气,“你不必害怕,我也没想过把你怎样。”接过飞雪剑,右手拂过剑刃,一连串雪花剑纹闪耀。食指一弹,一声清脆的剑鸣,称赞道,“剑是好剑,只可惜毁了剑魂,若重新‘注神’,或能恢复往日风采。”

    雷杰问道:“前辈还懂铸剑之术?”

    “略懂,不过以我的铸器水准,怕是不行。”孟缘回道。

    冰倩此刻更紧张了,之前以为这位金主不懂赏鉴,只是在她的忽悠之下误以为飞雪剑是神兵,不承想他竟然什么都知道。那么为什么他还会花五百天价买呢?难道真的是为了自己?

    孟缘看着她的样子就大概猜到她的心思,问道:“你叫冰倩是吧?”

    冰倩一听孟缘问话,心神一颤,回道:“奴家贱名冰倩。”

    孟缘此时也不知道如何搭话了,看向雷杰,“要不你收了她?”

    雷杰连忙摇头,“我要收了她,回去还不得被父亲打死。”

    孟缘一想也是,若是他的猜测属实,这冰倩还真不够格。可这钱也不能白花,总不能又卖出去吧?他相信,只要他敢这么做,一定会遭到帝羽的坚决反对。况且,买卖人口也不是人干的事。

    又叹了一口气说:“罢了!算我之前无礼的补偿,从今以后你自由了,但在此之前,你得回答我一个问题。”

    冰倩想过无数种结局,甚至连自己又重新被卖回天山阁都想过,但唯独没想过他会放过自己。有些紧张道:“公子请问。”

    “你的元婴到底怎么回事?或者说你们的元婴。”

    这句话完完全全戳到冰倩的痛处了,那是一段连畜生的不如的经历。她一个早已不知悲伤是何物的女人,竟然落泪了。

    孟缘看她样子就知道跟自己猜想的八九不离十。据他在玄武殿藏书楼的阅读得知,有一种非常规的修行,可以迅速让人结丹,化婴。只是,那种方法未免太不人道了。而且,除去人道之说,就是存活率也太低了,基本是一千存一的概率。

    冰倩拭去泪水,回道:“公子觉得贱奴骗了您,您要杀要剐都行,但这个问题,恕贱奴无法回答。”

    孟缘只问了一句,“秦策知道吗?”

    冰倩咬着牙,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定,微微点头。

    孟缘骂道:“枉他还是城主,老子非得去参他。”

    “公子,算了吧!明哲保身才是上策,我们就是一群毫无价值的蝼蚁,死再多,如何死,又有谁会在意呢?”

    孟缘没想到她会说这话,正要说什么,一位红衫青年进来了。“她说的没错,别说是一群毫无抵抗力的凡人,就是修为低的修士,在强者眼里,都是蝼蚁。”

    孟缘冷哼一声,“看来你们恶人谷没少干这事了?”

    “放屁,我们恶人谷虽有恶名,但从不滥杀凡人,这是谷主定下的铁律,谁违抗谁死。”

    “照你的意思,修行者无论好坏,都活该被杀了?”

    “笑话,你见过哪个修行者是好的?修为越高,代表手上的血债就越多。一群屠夫的争斗,死了活该。”

    孟缘反驳道:“你错了,最起码我身边的这位,他手上没有人族的血债。”

    第五名耸耸肩,“你非要拿个例反驳整体,我无话可说。”

    然而,令孟缘没想到的是,雷杰颇为尴尬道:“前辈我让您失望了。”

    孟缘闻言,大笑起来,嘴里念叨,“好-好-好,看来我真的太蠢了。”接着语气冰冷道,“我的灵石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虽然这是事实,但你也不必太过失望。咱们这位秦城主,似乎很有抱负。”

    孟缘转念一想就明白他指的什么,看来秦策此次来者不善。传音道:“你有何计划?”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趁他们闹起来,咱们多谋点好处。”

    ……

    天字一号雅间内,李雄送上雪妖族圣女,却没谈灵石的事,表面客套几句退出雅间。

    秦策右边的一位下属有些担忧道:“城主,咱们势单力薄,这么做会不会太冒险了?”

    秦策自信道:“放心,唯一令本仙忌惮的李勇不在阁中,其余势力不足为惧。况且,也不需要咱们动手,会有人帮忙的。”

    下属再问:“谁会帮咱们?”

    秦策只说了四个字——利益,人性。

    按理说出口已打开,众修也该离去,谁承想,他们仿佛约定好了一样,静坐在原地。

    李雄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冷嘲道:“蚂蚁憾象,凭他们也敢动我天山阁。你盯住天字、地字号金主,其余不足为惧。”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有人耐不住性子了,开始几人一组传音。突然,一个意外发生了。地字三号雅间内发生争吵,紧接着冰倩被人从雅间冰窗内打了出来,身子摔到拍卖大厅,嘴角流着血,脸上还有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有人开始指责雅间的主人,说什么不懂怜香惜玉,下手太狠之类的;有人则嘲讽他是个冤大头,如今怕是得知真相无能狂怒,只得把火撒在女人身上。

    孟缘从雅间冰窗跳下,冲过去就是一脚。冰倩被踢得撞碎几张冰桌,捂着肚子又吐出一口鲜血。孟缘仍不罢手,追过去一顿拳打脚踢,嘴上大骂:“你个被人玩烂的贱货,不仅坑老子灵石,竟然还敢害我。今日,老子非宰了你。”

    天字四号雅间内,一对父子正在商量着什么,看到这个情况,儿子生气道:“这个蠢货竟然拿一个女人出气。”

    老子以神识观察,发现孟缘可不是做戏,每一脚一拳都带着元气,那女子此刻已经元婴崩碎,死定了。突然想到什么,对儿子讲:“言儿,既然看不惯就去阻止他吧!”

    地字五号雅间内,一位戴着斗笠的胖子,反而看得津津有味。天字二号雅间内,一位穿着华丽的公子躺在榻上,身边一位女子伺候。见到孟缘动粗,无奈道:“这家伙,下手太狠了。”

    天字一号雅间内,秦策的下属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叱道:“此人太过混账,请城主下令,属下去拿下他。”

    秦策一眼就认出是之前在酒馆见过的青年,饮下一杯酒,笑道:“看来好戏要上场了。”见下属还要说什么,责备道,“糊涂,你真的以为他在折磨人?好好看清楚,他每一击看似凶猛,但都恰到好处,这是愤怒的表现吗?”

    孟缘折磨人的消息很快就传到李雄那里,李雄掐住梅儿脖子,冷嘲道:“看到了吗?本阁仅随口一言,便让那个贱奴死掉。别以为有人买下你们就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梅儿越愤怒,李雄反而越兴奋,“对,就是这个眼神,恨吧!哈哈…”扔下梅儿,对下属说,“该咱们出场会会那个蠢货了。”

    李雄走后,兰竹菊三人扶起她。梅儿突然笑了起来,“报应啊!你终于来了。”

    她见过地字三号雅间的客人,他可不像是蠢货。一个在薄冰上行走的人,又怎么会在这种场合下虐待刚买的女奴。她总感觉今日来的客人有问题,尤其是天字二号、天字三号、地字三号、地字五号这四位新客人最奇怪。

    她们梅兰竹菊在众姐妹中也算上等姿色,就算不用陪 睡,留下伺候也是常事,但无一例外都被赶出来了,似乎是觉得她们在场不方便。

    据竹儿说,地字五号那个戴斗笠的客人在选了雅间后,又要求竹儿带他走一走,说是天山阁布局不错,他想欣赏一番。竹儿也正因为带他走了不少地方,才会去而复返,求他赏赐一颗黄梨。然而,竹儿在闯进去时却发现那位金主在布置着什么,如此说来她被打的原因,怕不是表面那么简单。否则能入住地字五号的客人,根本犯不着为了一颗黄梨打人,有失身份。

    种种迹象表明,今日参加药展的众修,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天山阁近年来发展太快,难免会遭人红眼。如今看来,天山阁的报应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