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一百五十三章:误伤
    药展大厅内,孟缘的暴行得到其他“好心人”的阻止。孟缘指着众修鼻子骂:“你们想当好人?行,拿出五百绿芒,老子立刻放了她。”

    有人说了一句 不合时宜的话,“她元婴都碎了,你就是现在放了她,她还能活不成?”

    众修齐齐看向冰倩,那个样子怎叫一个惨。恐怕谁都想不到,前一刻站在台上风光无限的娇美娘,如今成了濒死之人。

    那位叫言儿的青年于心不忍,想结束冰倩的痛苦,却被孟缘拦住,“老子说了,想做好人,拿灵石来。”

    贾言愤怒道:“她都要死了,你还想怎么样?”

    孟缘一副恶人相,“她离死还有一点时间,老子就想折磨她,不行吗?”

    “你找死。”贾言直接向孟缘动手,其余几位“好心人”纷纷援手,却无一人愿意扶起冰倩。

    第五铭心里冷笑,一群假仁假义之辈,都该死。暗中向冰倩传音,“你无需担心,他已为你服下复元丹,那可是地阶九品。就是寻常地阶九品丹药价值都在八百绿芒以上,更别说复元丹这种救命灵丹了。”

    冰倩此刻虽然痛苦,但神志还清楚,听到孟缘竟然肯用如此珍贵的灵丹救她,她就更得演好这场戏了。

    ……

    冰倩被打之前,地字三号雅间内,孟缘见众修无人肯动手,摇头道:“一群心怀鬼胎之辈,靠他们,再过一百年都难。”

    雷杰自告奋勇道:“前辈,要不我先动手?反正找事这活我熟。”

    孟缘瞪他一眼,教训道:“都告诉你多少遍了,莽夫的下场都是死。”

    第五铭突然一笑,孟缘知他定有计划,问道:“说吧!别卖关子了。”

    第五铭看向冰倩,手指拂过她脸颊,调侃道:“手感不错,孟兄弟有福了。”

    “我有你大爷,我要碰她这辈子都完了。”

    第五铭一脸惋惜道:“啧啧啧,幸亏我没娶妻,不然大好年华就这样白白浪费了。”

    “说完了吗?”孟缘飞雪剑指向他。

    第五铭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你说一个人花了五百绿芒,买了一件废品与一位…”觉得自己话不能太毒,改口道,“一位连仙都不到的女修,他要得知真相后,会作何反应?”

    孟缘一声叹息,这个主意他何尝没想过,只是冰倩已经够惨了,自己又怎么忍心在利用她。然而,冰倩说话了,到这个时候她那还不明白这三人要做什么。

    “你们斗不过他的,我劝你们收起这个心思。”

    第五铭轻蔑道:“我们斗不过他?你可能不清楚被你坑了的这位诨号叫什么。”顿了一下,介绍道,“以真人境,在江州大选秘境内,越阶诛杀上百号各门各派的优秀弟子,人称——黑屠是也。如今,他早已成仙,其实力更是深不可测。你竟然说我们斗不过他。”

    雷杰像个小迷弟一样看着孟缘,孟缘也很配合,一副高人相,心里却亲切问候第五铭全家女性。论身份,他这恶人谷传人的名声就是秦策见了也得抖三抖;论实力,虽然没见他出手,但说恶人谷的传人实力差,这简直是个笑话。他如此抬举自己,无非是让自己当一个“无畏的勇士”,出事后跟华缘那头肥猪一样溜掉。

    冰倩虽然很惊讶,但还是摇头道:“你们不清楚李雄的实力。他能隔空杀掉一名道人境修士,你们能做到吗?”

    雷杰听后,忍不住笑了。第五铭也跟着笑了起来,唯有孟缘摇头道:“你是被强行结丹化婴的,自然不知道神识之说。依你之言,李雄或许是一名魂修,魂修作战本就占优势,以他的修为杀掉一名道人,太容易了。”

    见冰倩不信,仅瞪了她一眼,她便瘫坐下来,眼神中充满死亡的恐惧。接着她的恐惧变为兴奋,看着孟缘说:“你若这能杀了那个挨千刀的畜生,无论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

    孟缘与众修交手,除了贾言是真的愤怒之外,其余修士都是故意破坏天山阁,想把事闹大。有人在攻击孟缘时,“误伤”旁人。

    旁人也明白这个“误伤”的含义,先是骂一句,“你他娘的敢打我,老子跟你拼了。”然后再动手,以证明自己是被牵连的。

    一来二去,天山阁混战彻底爆发了。拍卖大厅的战斗延伸到其余地方,众修开始哄抢宝物。天山阁的门人想阻止,众修眼神交流,又开始“误伤”起来。

    来参加药展的修士都知道,天山阁真正珍贵的宝物大部分在副阁主的储物法器内,但这个抢夺难度太高,一不留神还会丢了小命。有自知之明的就疯狂抢外边的,稍微有实力的去攻破天山阁宝库。盯上李雄的有两种人,一种是真正有实力的;一种是想浑水摸鱼的。

    李雄看到众修混战的场面,发出一道魂力,震慑众修。可惜的是,他仅一出手,最少有五位拦住他的攻击。李雄大怒道:“你们找死。”转而对下属说,“开启护阁大阵,本阁今日定要让闹事者付出代价。”

    然而,下属去了许久,依旧不见护阁大阵开启。原来在下属去开启大阵的路上,被三个散修“误杀”了。

    李雄亲自去开启,在场散修可不敢拦这位。赶到阵法控制室,见守护的门人都被杀了,向里面吼道:“还不开启大阵?等死呢?”

    控制室的人似乎很害怕,慌张道:“是…是…是。”

    李雄一脚踢开门外的尸体,骂道:“你他娘的让本阁进去。”

    里面人回道:“门卡住了,暂时开不了。”

    李雄一拳锤在门上,骂道:“他娘的真晦气。你就待在里面,到时候看本阁眼色行事。”说完前往大厅。

    护阁大阵开启,所有出口关闭。拍卖厅内,无数冰刺从顶上,地上,冰柱等各处射出。转瞬间便灭了五位散修,其余或多或少都受了伤。第五铭则护住冰倩,孟缘动用八仙决,专挑有身份的动手。当然,他也不可能真的杀了他们,他要做的只是让其受伤,哪怕一点轻伤都足够。

    李雄可不知道这个,在大阵开启有一会后,向众修传音,“你们想打天山阁的主意,怕是来错了地方。所有人放下抢夺之物,滚出天山阁,否则,天山阁就是你们葬身之处。”

    众修本就是想趁乱捞点好处,如今有性命危险哪还敢逗留。喊道:“李阁主请关闭大阵,放我等出去。”

    李雄看向一处,微微点头,也不知道是消息没传到,还是阵法出问题了,护阁大阵依旧没有关闭。孟缘藏在人群中,煽动道:“李雄,你还不停下大阵,难道是想坑杀我等?”

    一时间局势更混乱了,众修死伤已有三成。第五铭也开始煽风点火,喊道:“李雄,今日本仙就算死也要拉你垫背。”

    众修一听,将矛头对准李雄。李雄解释道:“众位请听本阁一言,一定是控制大阵的门人没收到本阁的命令。本阁现在就去下令。”

    第五铭可不会让他轻易离去,暗中出手偷袭。李雄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混的,这分明是有人想利用众修对付天山阁。杀出重围,赶往控制室。

    天字四号雅间内,贾言的父亲贾仁起身,自言自语道:“看来该本仙出场了。”

    其余几位雅间的仙君也都出场,贾仁来到儿子身边,见其受伤,佯装愤怒道:“李雄,本仙来参加你天山阁的药展是给你面子,如今,你竟敢伤本仙之子。”

    有贾仁的质问,其余仙君也纷纷站出来指责李雄。第五铭跟着起哄道:“大家合力破了这阵法,为死去之人讨个公道。”

    此言一出,众修力挺,仿佛死的倒霉鬼真跟他们有关系一样。本想着是一场拼死一搏的大战,谁承想,护阁大阵竟然很轻易就被攻破了。贾仁疑惑道:“不应该啊!这护阁大阵为何如此脆弱?”

    其余几位仙君跟贾仁一样,十分不解,不过既然破了最棘手的护阁大阵,接下来的李雄不足为惧。

    孟缘见时机到了,又开始煽风点火。

    “好你一个李雄,仗着天山阁势大诓骗买主。所谓王级下品神兵,只不过是毁了剑魂的废品。你们手里的天材地宝,灵丹妙药要么以次充好,要么暗中参假。”为了验证自己的话,冲向冰倩,一把提起她,质问道,“我所言是否属实?”

    冰倩艰难道:“没有,你的…飞雪剑只是…鉴别失误。”

    孟缘将其甩在地上,骂道:“贱人,还敢狡辩。李雄让你像伺候他一样伺候我,你却给我下药。是不是他见我出手阔绰,暗中命你谋财害命?”

    “没有,只…只是…是我想做的。”

    孟缘一眼扫过众修,嘲讽一笑,“大家看到了吗?我花五百绿芒为她赎身。她只要安心伺候我必少不了好处,如今竟然反过来害我?你们信吗?”

    第五铭更是拿出自己拍卖的回春丹,佯装查看后捏成粉末,愤怒道:“本仙买的时候是极品,如今竟然换成下品。李雄,给本仙滚出来。”

    众修见他连价值六百绿芒的回春丹都毁了,如何不信。本来大阵被破,他们也不想在逗留,然而第五铭毁丹的举动却彻底点燃了众修的怒火。

    李雄见阵法停止,又返回大厅,刚到场时见到第五铭毁丹的一幕,心里疑惑,他给第五铭的明明是上品回春丹,怎么可能是下品呢?

    孟缘见李雄出现,不由他解释,直接催动火灵枪杀了过去。李雄一时失神,竟被他一枪刺到,心里大怒一拳挥出,带着数十条冰刺。孟缘避开,一顿强攻,又刺中他一枪。

    李雄怒火更盛,此刻他真想杀了孟缘。孟缘知道已经彻底惹怒他了,故意将其往一位道人旁边引,等靠近时,卖出破绽。李雄用足元气,一个巨大的冰拳打出。孟缘施展八仙决——震移,巧妙躲开攻击,而他身后正是那位道人境修士。

    在几人计划之前,冰倩自然将有身份的几位介绍一番。孟缘选中的这位名叫蔡文博,是天山城五大势力之一的蔡家长子。之所以选中他的原因是这小子生性残忍,杀了不少天山城的凡人。

    蔡文博也不是木桩,自然会避让,可孟缘发出一道魂力镇住他。冰拳命中时散开,蔡文博瞬间被打成血窟窿。蔡文博祖父蔡天成见亲孙子被杀了,那还能沉住气,直接动起手来。

    其余几位仙君唯恐自己的后代也出事,开始围杀李雄。孟缘则悄悄退出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