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科学修道乐成魔 > 第一百五十六章:李勇的野心
    冰牢内,孟缘发现泡在冰桶中被改造的怪物有苏醒的迹象,祭出火灵枪,直接催动孟氏加特林,先下手为强。几十个冰桶被打碎,怪物还没完全苏醒就被抹杀。然而,即便如此,仍有二十几个怪物活了下来。

    孟缘一记火拳轰向一个,然而那个怪物竟然将火拳吞了。不怕火?试试奔雷诀,一记雷拳,打碎怪物头颅。怪物明显一顿,紧接着头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又长出来了,准确地说,长出来的是一团肉,而不是原本的头。

    孟缘心里大惊,这到底是啥玩意,连雷都不怕的?不是说天雷之下除妖邪吗?右手运起紫雷天火,如果这一招还不见效,自己就得跑路了,反正这些怪物追不到自己。

    紫雷天火发出,一个怪物全身烧了起来,火焰中隐约有一条浅紫色的天雷。孟缘看着怪物被烧得灰飞烟灭,得意道:“九阳圣火果然是邪物的克星。”问猪小美,“是你的重生之火厉害,还是我的天雷之火厉害?”

    猪小美这次没有鄙视他,而是解释道:“九阳圣火不分高下,都代表世间一种火的极致。若非要论高低的话,希望、凡怒、至诚三火炼成的三昧真火怕是最强的了。”

    孟缘的关注点却不在三昧真火上,而是有些疑惑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我总觉得你不鄙视我必有阴谋。”

    猪小美闻言,鄙视道:“天生贱骨头。”

    孟缘听后竟然满意地点头,自我安慰道:“这我就放心了。”

    看着剩下的怪物,心里有了主意,将这些留给小鱼他们练练手。然而,这些怪物可个个都有真仙境的实力,小鱼等人充其量也只是道人境,得想个办法压制这些怪物的实力。

    一般情况下,若要压制一个人的修为是相当不容易的。毕竟不同修行方式需要不同的方法压制,比如:法修只需断其灵脉即可。然而,魂修以魂力伤人,其所谓的修为只是为了增加寿元,想要压制就必须从神魂着手。

    好在,这些怪物是类似于法修的,其力量来源只靠“妖丹”。值得一说的是,低级魂修只能伤人神魂,面对没有神魂的怪物,那可是相当无奈的。不过,李雄为了能控制它们,还是保留了一点。当然,这并不是说这种怪物就无敌了,它们也有弱点,其“妖丹”无法正常炼化灵气,一旦灵气用尽,就真成了不怕疼痛的丧尸,这也是为什么天山阁疯狂囤积灵石的原因。

    孟缘想的办法是以寒冰刺阻断其“灵脉”,随后依据小鱼等人的修为,再慢慢拔除。办法虽好,但问题是,如何制服它们。

    虽然孟缘凭借灵活的身法足以自保,可若冲进去动手,那可是相当于二十几个真仙啊!帝羽提议:“先灭掉它们最后的神魂,在逐个击破。”

    孟缘大赞,先布下幻阵,再辅以大雾,等怪物被隔离时,以奔雷诀断其头颅,趁其恢复之际,将寒冰刺打入其灵脉。

    一番折腾,总算搞定了这群怪物。然而,当他以为一切大功告成之时,意外发生了,有几只怪物竟然在逼出寒冰刺。仔细观察那几只怪物,发现它们竟然有突破真仙的迹象。这可把他惊到了,倘若不是自己破坏,一旦让它们发育下去,那真的是一股极为恐怖的战力。

    试想一下,一群几乎没有破绽的灵仙,足以耗死一位玄仙,难怪李雄有恃无恐。如果任由他实验下去,会不会造出玄仙,甚至是金仙实力的怪物?

    孟缘不敢往下想了,整个北冥皇室才有多少位金仙啊!李雄,或者说背后的李勇,实在太可怕了。这件事一定得让左思淼知道,否则万一被李勇得知他破坏了“造仙阁”,自己可就有大麻烦了。不行,这股战力太可怕了,万一左思淼更有野心,与李勇合作,自己绝对会成为牺牲品。为今之计得想办法除掉李勇,自己显然没那个实力,得靠李若涵那位“娘”了。

    主意打定,先把实力高的灭掉,在留下十八个“练兵”。为了更稳妥一点,孟缘先将十八个被打入寒冰刺的怪物用捆仙绳捆住,在将所有怪物的尸体以紫雷天火焚掉。临走时将冰洞的冰柱打断,顶部塌陷,填满冰洞。

    之后,他怕还有遗漏,又走了几个地方,抓了不少人直接施展搜魂诀逼问。在确认没有遗漏后,清除此处天山阁所有势力。等做完一切,他看着自己的双手,感慨道:“修行者,甚至所谓的神族,其本源都是凡人。在掌握生杀大权之后,凡人便成了微不足道的蝼蚁。可即使是面对蝼蚁,杀多了心里也有一丝触动,更别说同为人族了。或许第五铭说的对,修行者,都该死。”

    猪小美见他道心不稳,警醒道:“你所见的仍是小场面。若真正到了神妖大战时,死的可不是凡人,而是仙。真到了那个层次,一分实力一分命。仙君如何?天尊又如何?甚至连‘帝’都会陨落。你若想在神妖大战中活下去,帝元境只是基础,庞大的势力才是关键。”

    “我很好奇,你即是不死之身,又是妖帝,为何会落得如此下场?难道你在帝元境中属于下流?”孟缘问。

    猪小美蔑视道:“本帝与你们人族第一强者战神帝天决战,虽然本帝在场面上占据优势,但结果是他死了。”

    孟缘眼珠一转,问道:“帝天真的很强吗?”

    “能将本帝不死之身毁掉,在帝元境中,只有他一个。”

    “那你觉得有没有人能超越帝天?”

    猪小美陷入沉思,良久,回道:“之前有一个叫帝坤的小辈,给他足够的时间或许能勉强达到帝天的八成。”

    “为什么会缺两成?不是说一代更比一代强吗?”

    “笑话,按你们人族所说,元帝之前称上古。帝天可是从上古之战中活下来的,你以为到达他那个程度很容易?况且,如今的修行,哪一个不是吃老本?”

    孟缘明白她说的,这就好比传承者,典型的吃老本。突然想到什么,笑问道:“你既然那么强,你夫君怕也不弱吧?”

    猪小美貌似有些失落,“他很强,强到杀了几只蝼蚁就道心不稳。”

    这句话在明显不过了,孟缘得意道:“你若化为颜帝的样子激励我,没准我就是下一个帝天。”

    然而,猪小美却自言自语道:“光是下一个帝天,还不够啊!”

    孟缘也严肃起来,问道:“你跟玄女到底在怕什么?”

    猪小美迷离道:“说不得,说不得啊!”

    ……

    看守天山百姓的守卫自然不是小鱼他们的对手,孟缘走后,十八人很快便清除了守卫。小鱼坐在一根冰柱上,看着孟缘离去的方向,心里有些担忧。

    小黑也觉得孟缘去了太久,与众人商议要不要去支援。小鱼摇头道:“我们要遵从神的指令,更何况,如果连神都打不过,我们去了又有什么用。”

    又等了一会,孟缘终于出现了。小鱼兴奋喊道:“神来了。”

    然而,孟缘可给他们带来一份大礼。见到众人都在时,心里很满意。然而,当他看到不少凡人的尸体时,颇为不悦道:“怎么回事?”

    小鱼默默低下头,孟小白背执白芦抢,站出来解释道:“他们不是我们的对手,以这些百姓要挟。我动手了。”

    孟缘一扫众人,发现孟小黑竟然受伤了,询问道:“你怎么可能会受伤?”

    小黑回道:“我一时不防被伤到了。”

    孟缘觉得这个回答在侮辱他的智商,作为十八神兵之首的飞陌刀传人,会被那些杂鱼伤到。小鱼知道说谎话肯定瞒不过孟缘,解释道:“他们要挟我们,小黑哥怕伤到那些村民,就被偷袭了。”

    孟缘掏出大还丹与美颜丹递给小黑,教训道:“你记住一点,人能救就救,但真要威胁到自己的性命,你还救个屁。他们是你爹还是你娘啊?”

    见小黑惭愧地低下头,觉得自己话说太重了,安慰道: “当然,我也不是怪你啊!这个…我的意思是,咱们做好事可以,但前提是保住自己的命。不要做那种迂腐不化的烂好人,遇事要动脑。这点小白做的不错,不过我还得批评你们。十八个传承者还能被一群杂鱼抓到机会要挟,太弱了。咳,那个…所以呢我为你带来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