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囚爱成婚:强拥小妻入怀 > 第142章:你在隐瞒什么
    能够跟自己心爱的人走过风风雨雨,又是颜晨那样的人物,是多么珍贵而又难得的经历啊……

    在房间里有些心不在焉的跟安小璐相处了一下午,安小琳终于在晚餐的时候找到借口,说是要把妈妈的遗物提前送到婚房去才得以脱身。

    安楚怀听安小琳要搬东西,也下楼来了,问安小琳要不要吃了晚饭再过去,安小琳便推说时间太晚,吃了晚饭送过去就回不来了家了,安楚怀才说好,还帮着佣人一起给安小琳搬着她母亲的遗物。

    安小琳把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留下来给安楚怀当纪念,其他的东西全都搬走了。

    说是留作纪念,安小琳知道,放在安家,他一定是放在某个角落里不管了,不过既然都是表面功夫,当然是要做足了,大家心照不宣就好了。

    把所有的东西都搬上车后,直到司机把车开走,安小琳才松了一口气。

    司机是皇甫夜那边派来的,这个时候,她总算不用假装,总算可以自由一点了。

    什么时候,在皇甫夜和他的人面前,竟然也成了她不用假装的港湾。

    上了车,摇摇晃晃的,安小琳小睡了一会儿,到了他们山湾的婚房,安小琳让司机带着佣人把东西搬下去,自己则径直去了书房。

    她早就已经给皇甫夜打过电话了,这个时候,皇甫夜正在书房里等着。

    他们婚房的书房没有天堂岛的大,不过相比起其他人家的房间,这书房也是足够大了。

    安小琳到书房的时候,皇甫夜正拿着一本装订线的竖文书看着。

    那个画面颇有些古怪,一个这么帅气时尚的年轻男人看这样的古书,倒是奇葩的很。

    安小琳发现,皇甫夜真是一个特别喜欢看书的人。

    “这么晚了赶过来,想我了?”安小琳进来关上门,他就放下手里的书,抬头笑看了安小琳一眼,脸颊上带着笑意。

    安小琳有些无奈的睨了他一眼,跟着摇头:“当然是有重要的事情了。”

    “什么事?”皇甫夜道。

    看着他的神情严肃了一点,安小琳方才说道:“文龙地产的那块地皮,招了我们几个研究生去实习,你知道的吧?”

    “不就是颜晨的公司吗?你想说什么?皇甫夜的手指轻点在书本上,看着安小琳慢悠悠的问道。

    “我不是说上班的事,今天安小璐回来跟我说,那里有新的发现,我感觉……可能跟钥匙和凤凰石有关。”安小琳正色说道。

    皇甫夜的眉眼微微一挑,看着安小琳,道:“发现了什么?”

    安小琳道:“好像是才发现的,暂时还没对外公布。姐姐跟我说,发现了几座古墙,墙里面用探测仪探测到有东西,按照那墙壁的年限来说,应该是有文物的。”

    “那又如何?”皇甫夜道。

    安小琳道:“他们还发现了一个地洞,我怀疑是不是那个藏凤凰石的地宫入口。”

    “哦?为什么这么说?”皇甫夜的神情似乎来了一点兴趣。

    安小琳不知道的是,他并非对地宫有兴趣,而是对安小琳有这样的想法而有兴趣。

    安小琳道:“我也说不上来,但是……钥匙出现了,被人解开了一些秘密,现在又出现了地宫的入口,你不觉得这一切都太巧合了吗?我有一种直觉,那个地宫很可能跟钥匙和凤凰石有关。”

    皇甫夜的眉头慢慢的拧了起来,道:“直觉?那你打算怎么办?”

    “难道你没有什么计划吗?”听皇甫夜这么一说,安小琳倒是有些意外,他不是应该很激动,不是应该很惊讶的想要知道更多吗?

    “我只是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一把钥匙都弄的大家人仰马翻,这么多人都找不到,地宫的入口,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被人发现的!”皇甫夜道。

    “可是……我有很浓烈的直觉啊!再说了,都是秦始皇时期的东西了,为什么现在不能被发现?也许时机到了呢,而且被掩藏在那样的地方……”

    “如果我是秦始皇,就不会在起地宫之后,又在上面起那么多房子,这不是很容易被人发现吗?”皇甫夜奇怪的看着安小琳,似乎在暗示她说的话有多么幼稚一般。

    对啊,那里是一条街道……

    安小琳的心里,也这么默默的想着。

    “你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吗?”安小琳看着皇甫夜,反而觉得他的态度有点奇怪。

    “我只是觉得可能性不大而已。”皇甫夜道。

    “你……是不是不想让我去颜晨的公司实习啊?”安小琳似想起什么一般说道。

    “你如果觉得有强烈的直觉,倒是可以去试一试,也不是没有可能,说不定有什么关系。”皇甫夜想了一下,简单的说道。

    “你,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却不肯告诉我?”安小琳越想越觉得皇甫夜的态度和说话语气都很不对劲。

    皇甫夜脸色一沉,一下就变了脸色:“我只是觉得可能性不大,你如果坚持的话,可以去试一试,我不阻止。”

    “好。我就不相信了,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就算没有关系,到时候去看这么一个地洞的入口,说不定对日后发现地宫有帮助呢。”安小琳道,一直注意着皇甫夜的神情。

    皇甫夜脸色淡淡的,点点头,道:“好,你如果这么认为的话,那就去吧,当多一次经验。”

    “你……”安小琳满怀希望和热情的过来,没想到他是这样平静的态度,犹豫了一下,便正色看着皇甫夜,道:“好,你现在不支持我,到时候我若是调查出什么线索,你可不许说我没有提前告诉过你。”

    皇甫夜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你到底想说什么?你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对不对?皇甫夜,现在我们都合作了,你就不能不要什么都瞒着我吗?”安小琳有些生气。

    “安小琳,我不告诉你,是为你好。马上就要结婚了,你就应该有个新娘子的样子,不要惹人怀疑!”皇甫夜脸色严肃的说道。

    “你……是啊,订婚结婚,本来就是你的目的,是为了你某些事情准备的,别的事情,根本就不重要,我这个准新娘更不重要,对吗?”安小琳气冲冲的说道。

    “你又在胡说什么啊,扯到哪里去了?”皇甫夜眉头一拧,叹息一声:“女人果然都很不讲道理!”

    “我,我是不讲道理,到时候我若是调查出什么线索,别怪我没提醒你!”安小琳生气的站起来,转身就往外走。

    “安小姐,您不吃晚饭吗?厨房做了好几个你爱吃的菜,还是主人特地吩咐的!”福伯见安小琳下楼,忙追了上来。

    “他会那么好心吗?留着他自己吃好了!”安小琳生气的说道。

    “安小姐,您别生气,主人之所以这样……是有原因的。”福伯有些担忧的追了上来,到了花园的门口,福伯压低声音说道。

    “他有什么原因啊?不就是忽冷忽热,我知道的得告诉他,他知道的,却不肯告诉我吗?”安小琳气道。

    “安小姐,主人真是为了您好,钥匙和地宫的事情,主人已经调查了很多年,以前也像安小姐这样,有很多错误的信息,主人都很热衷的去调查,后来才发现,地宫没那么简单,就连钥匙都拿不到,何况地宫?您这般积极张扬,只会让神秘力量盯上你而已!”福伯有些担忧的说道。

    “福伯,你不用为他说好话了,我不是那种无理取闹又没分寸的人,我自己会考虑好的。”安小琳沉着脸说道。

    说话的时候,转过头,见福伯的脸色似乎很难看,当即愣了一下,声音柔和了一点:“福伯,你怎么了?”

    “我……我没事啊,安小姐真的不留下来吃晚饭了吗?”福伯道。

    “不吃了,都气饱了。”安小琳又上下打量了福伯两眼,愈发觉得福伯的脸色苍白的很,没有一丝丝的血色,眼神也有些涣散。

    “福伯,你是不是不舒服啊?我看你的脸色很不好。”安小琳正色说道。

    “可能是这段时间忙碌您跟主人的婚礼太操劳了吧,我好好休息就好了,一把年纪……唉,我老了。”福伯有些伤感的看着安小琳:“安小姐,我活不了多久了,以后陪伴主人的就是您了,主人是个好人,就是脾气不好,您可千万不要跟他计较啊!”

    安小琳对福伯道:“福伯,你在他身边很多年了吧?”

    福伯点头。

    “那……他的家人呢?都是怎么去世的?”安小琳奇怪的说道。

    皇甫夜年纪不大,可是身边却没有一个家人,着让安小琳觉得很是奇怪,如果真的都去世了,那应该是有什么意外吧?

    他那个女友的离开,更是让安小琳觉得奇怪!

    这个天底下,谁获得皇甫夜的青眼还会离开吗?除非皇甫夜对女友也像对安小琳一样,让人抓狂!

    “以后……安小姐就会知道的。主人是个好人,可惜福气不好,身边留不住亲人,希望……安小姐您可以留在主人身边的时间久一点,这样主人也就没那么孤单了!”福伯语重心长的说道,眼睛红红的,说出这样的话,竟然那么的难受,有点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