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的立方遇见根 > 一卷·Chapter 14 “鲁撸炉”烧烤店
    古亘沿着杨树大道,步行往前……走着。道路开始变的略窄,曲折蜿蜒。

    从高空俯瞰,似一条蛇,摆动着蛇尾。

    穿着一身耐克运动服的古亘,不知不觉的,已走到了小河边。

    远远望去。

    河面上,粼粼波光,碧波灵动。

    小河边,柳条摇曳。

    他想起,那句诗,“偶穿柳巷惊成雪,漫扑纱窗疑是棉。”

    眼前,横着一块石头,目测有3尺宽,天然无华。

    古亘,靠在石头上,正小歇着。

    背后,一个老大爷,驻足停留。

    70多岁的年纪。戴着一顶草帽,穿着一件白色老头背心。

    左手拿着一只保温杯,右手握着一把与他体型相适的折扇。

    他将折扇合拢,向古亘走去。

    老大爷仔细打量着古亘。

    心想,这男小囡,较关好看,就是有些冰冷,又不像是这里的孩子。独自在这河边,不会是?老夫我,得劝劝。

    他打开折扇,只见这折扇外形普通,9寸,18方,排扣2.0。

    朝着古亘,扇了扇。

    说道,“小年轻方便聊聊吗?老夫已古稀之年,瞧你未到而立,有何心事?”

    古亘回过头,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这是一个头发花白,虽上了年纪,但腰板仍挺直的老伯,气宇轩昂。一副农间老伯的打扮,却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读书人的气质。

    老大爷握着折扇的中指,有着一个日积月累的茧。

    再看这折扇,这扇上的墨竹,采用特殊画法,还有折扇上的小楷字体。

    古亘虽略懂皮毛,但,并不精通。只因自己的爷爷也有一把类似的折扇,但折扇只有墨竹没有小楷字体。

    他回想到,这应该是国画大师屠临之作。古亘回答道,“老先生,我歇歇脚罢了。”

    “孩子,你一直望着这把折扇,是?”老大爷问道。

    “竹深树密虫鸣处,时有微凉不是风。这是否是屠临先生之作?”古亘正视大爷,说道,“我爷爷也有一把一摸一样的。”

    这竹,画中有诗,巧妙运用着艺术留白的手法。寥寥几笔,却巧妙之至。古亘认为,颇有禅意。

    “哈哈哈哈。是吗!这可是我夫人亲自所绘,就两张。做成了两把折扇,此为其一,另一把我已赠予我的故交。”大爷哈哈笑道。

    古亘,沉默。

    心想,这老先生挺健谈。

    可自己现在并不太想聊天,出于礼貌,他说道,“老先生,我还有些事情,先告辞。”

    老大爷笑着,说道,“孩子,你叫什么呀?老夫姓瞿。”

    此时,路过的一位村民,正巧看到这位瞿大爷,尊敬的打着招呼,“瞿教授,这两天在呀!好久不见啊!”

    瞿教授?

    教授?

    这位其貌不扬,平易近人,极为朴素的老先生是教授?

    古亘稍稍有些惊讶。

    只见,这位瞿教授说道,“哎~~你好,你好!是好久不见了!”

    打过招呼,继续对古亘笑着,瞿教授挺喜欢眼前这个孩子,特别有眼缘。

    古亘说道,“我姓古,叫古亘(gen)。”

    “哪个gen?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中的根吗?”退休的文学系瞿教授说道。

    “是亘古不变的亘。”古亘说道。

    “哦,是这个字,亘古男儿一放翁。”瞿教授认真说道,“这个字,是汉语二级通用字,可以读gèn,也可以读xuān。亘(gèn)与亘(xuān)本是两个不同的字。最初的甲骨文中有所记载。恩……我记得我那位故交——古田老弟,有个孙子,也叫这名字。”

    古田?

    古亘心想,古田,不是我爷爷吗?

    本想离开的古亘说道,“瞿教授,您认识我的爷爷?”

    “爷爷?你是古氏集团古田的孙子呀。你的父亲叫古德荣?你就是古田的宝贝古亘?这……着实有缘分呀。”瞿教授说道,“小亘,我们一起吃个晚饭?”

    “是的,爷爷……好,瞿爷爷。”古亘似乎隐约听过自己的爷爷讲过有一位至交好友,姓瞿。

    他们在年轻时便已认识。

    瞿教授说道,“我夫人近日在市区参加一个研讨会议没有住在这里,我不善烹饪。我外孙女有一个同学。这孩子可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人甚好。他烧的菜呀,甚是美味。但,除了小龙虾和烤串,其他的菜,是不在菜单上的。我们有口福了,走吧?!”

    古亘点头,说道,“瞿教授,我把车开过来,您稍等下。”

    瞿教授说道,“好,小亘,以后你和鲁亿一样,叫我瞿爷爷就好。今天你别开车了,今晚就住瞿爷爷家里。等会,我们走过去5分钟的路程就可了。往前走一段,再往右转,走一段就是。”

    “这样,好。”古亘说道。

    黑釉色的钻石耳钉。

    散发的冰冷,稍转温暖。

    鲁撸炉烧烤店。

    “小鲁!”瞿教授喊道,“你在吗?”

    “我在!”鲁亿大声回道,只见从厨房走出来一个忙着炒菜,大汗淋漓的1米87大高个。

    他头颈里戴着一根,特别粗的大金链子,穿着红色宽松T-恤,汗流浃背隐约能看见那6块腹肌,深蓝色破洞牛仔裤,粗壮的手臂,强壮的身材,粗旷的声线。

    “瞿爷爷,好久没见你来了!最近好吗?”

    “你等我一会!我去让人杀只土鸡。哈哈,还是特别小灶,先坐!我忙好,马上过来。”鲁亿热情的对瞿爷爷说道。

    “OK!”瞿教授心疼道,“孩子,你等会过来一起吃,看你满头汗,休息一会。”

    果然,瞿教授挺喜欢鲁亿。

    “好!你这桌我肯定亲自烧!不然白一璨又得不放心!”鲁亿说道。

    “哈哈。这孩子。”瞿教授说完,在前面走,心想,鲁亿这孩子太忙了,等他忙好再介绍这两个孩子认识。

    店内,满满全是人。

    店内的工作人员不停的忙碌着,高高瘦瘦、白白净净的叫“八爪鱼”,矮矮黑黑的叫“猴子”。

    他们径直绕到店后,上了3楼。

    走到最里面一间房间。

    那三楼,最里面,连着的三间包间。

    是鲁亿留着招待亲朋友好友的小包间。

    但,小包间与小包间,也不一样,最里面这间,属最佳。

    可见,一璨的外祖父在他心里的“地位”。

    推开房门。

    古亘心中惊叹,这,岂能用雅致来形容?!

    简直可以称之为:别有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