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开局就无敌 > 第二百八十四章 你们对我的话有异议?
    因为姬安的猜想,姬氏一族再次陷入浩浩荡荡的清查之中……

    据说,关押在牢里的姬太眉和裴晏都没有逃过,大半夜的还被拉出来审问……

    还有姬安的孙子姬龙,这个小家伙整天蹲在后院玩蚂蚁,姬氏一族一向都是敢于大义灭亲的,所以姬龙也被拉去审问了,好在小家伙洗清嫌疑的速度也快,不过,那些蚂蚁却遭了殃,姬氏族人直接将蚂蚁的巢穴翻了个遍,企图找出什么线索,更甚者,直接抓了几只看上去长得有些奇形怪状的蚂蚁带了回去……

    查,狠狠地查!

    姬氏古宅内,姬安看着下面一群族人,他大声嘶吼着……

    ……

    灵山,本是一场以西行大计而引发的大战如今已经演变成了佛门内战。

    西行归来的金蝉子似乎已经恢复了以往的记忆,而且还获得了不小的机缘,一身佛光笼罩,更胜如来一筹。

    金蝉子向如来发起了挑战,以佛法为主题,开始了切磋。

    被佛门排斥的如来接受了金蝉子的挑战,他想证明自己,告诉佛门,只有我如来才是真正的佛主,你们不认可我,那是你们自身出了问题。

    金蝉子是桃花座,如来底下是莲花座,两座花座样色不一,和广场上那触天大佛的额头齐,两人秉直着身子,坐在花座上,云雾在他们之间慢慢飘然而过。

    如来背后是一朵金色莲花幻象,金色莲叶盛开绽放,莲叶之中的花蕊虚虚实实,给人一种即出淤泥而不染,却又有一股妖媚邪异的气息。

    金蝉子背后是一朵由桃花组成的桃花座,佛门自古以来,从未出现过这等花座,实乃第一例,就连灵山下那数万佛陀也都看呆了。

    那桃花座中虽然隐约有让人心神动荡的娇笑声,可若是自守清明,心思纯正,就会发现这桃花座看上去却有一股怜悯众生、圣洁自然的味道。

    不管是金蝉子还是如来,此时对佛法的领悟都已经到达了最巅峰,两人身上的佛光互相对峙,僵持不下,漂浮在空中,说着常人不懂的佛家至理,明明各自慈眉善目,一脸温和,可嘴中却是针锋相对,寸步不让,事关无数年来的领悟和执着,若是此时退让一步,那便是万劫不复。

    很多人都不懂佛法,不过也没人去打扰,在他们眼中,如来如今已经成了瓮中之鳖,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西行大计都已失败而告终。

    “阿弥陀佛,这金蝉子不简单,倒是有些本事……”七戒显然看得懂金蝉子和如来的辩论,他一边听着,一边不时地点点头,脸上不时地露出一丝微笑。

    苏恒淡淡瞄了眼七戒,这大和尚此时像极了一个裁判,在评判着金蝉子和如来。

    这边的佛法辩论吸引了众人的目光,而万佛塔那边,在朱悟能拿出后手,放出三十万天河水军之后,他们终于成功破开了万佛塔的防御,塔内的僧人不是当场身损,就是转路而逃,他们在灵山待了这么多年,怎么也想不到最后的结果会是这样,这偌大的灵山,一时间居然没有了他们的容身之处。

    孙悟空没有去追赶那些和尚,破开了万佛塔的阵法之后,他便蛮力轰开了塔内的所有防御结界。

    这些年来,被关押在塔中的妖魔鬼怪不计其数,如今感觉到境界破裂,他们纷纷争先恐后的往外逃去。

    “哪里跑!”朱悟能似乎早有准备,紫青葫芦猛然增大,浮现在万佛塔上空,紫青色光芒照向整个万佛塔内的妖魔鬼怪,瞬间就鉴别出这里面有哪些是罪恶深重的妖怪,对于这些妖怪,朱悟能以天河水军在四周布下防御阵型,一边将妖怪们通通收入紫青葫芦内,准备带回去好好调教。

    这一次万佛塔的计划,师兄弟三人可谓是算计了许久,各种可能都计算过,这用紫青葫芦收取那些罪孽深重的大妖就是在计划之内,若是他们冒然打开万佛塔,没有准备,让这些大妖去往凡间祸害生灵,到时候,整个神州恐怕都再无他们容身之处。

    朱悟能在对付着这些大妖,而孙悟空已经领着沙悟净放出了那些许久之前便相识的兄弟姐妹们。

    看着这些熟悉又陌生的面孔一个个客客气气的喊着大圣,或者大王时,孙悟空眼睛都湿润了。

    六耳是最后一个从塔内走出来的,他看着孙悟空,眼神变得有些复杂起来,今日种种,他都历历在目,他天生聪慧,瞬间就明白了当初孙悟空的用意。

    但是六耳是个高傲的人,他哪怕明知道自己错了,也不会去承认,不会去道歉,只是低着头,从孙悟空身边擦肩而过,走时,将一盏灯芯交到孙悟空手中。

    孙悟空愣神的看着手中的灯芯,又看了眼如来那座下金莲,脑海里不由得又再次回想起种种……

    大漠、俏丽的女子、紫青宝剑、一袭红装……

    后面的画面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揪心……

    孙悟空望着远处的如来,心中涌起滔天怒火。

    “痴儿,如来已经败了。”菩提不知何时落在孙悟空身旁,跟着他一起看着如来。

    孙悟空疑惑的看了眼气势正旺的如来,和金蝉子不分上下,甚至,隐隐约约中还占了一点上风,如来身为佛主多年,身上总有着金蝉子比不了的优势,如今看上去赢面较大,又何谈败了?

    菩提呵呵一下,捏了捏白须,目光看向了云层内的苏恒,道:“酆都那位插手了,就意味着如来败了……”

    孙悟空一愣,随即若有所思的沉默下来。

    …

    “阿弥陀佛,这一场比试,贫僧赢了。”触天佛顶之上,金光陡然散去,金蝉子缓缓站起身子,他站在桃花座上,身边有桃花飞落,一身圣洁,满脸慈悲。

    如来此时一脸颓废,早已不复往日那高高在上的佛主形象,脸上的自信也都散去,空洞的眼神中是难以置信。

    他,佛门的佛主,居然会败?

    事实确实失败了,这一刻,如来好像瞬间被抽去千年光阴,白净的脸蛋上也迅速苍老下来,身姿也微微弯曲,好像转眼间便成了一个老和尚。

    “这金莲本身就是悟空的。”金蝉子默默看着如来,随即招了招,如来座下那金莲瞬间飞入他手中,他又转而向着远处的孙悟空丢去。

    孙悟空接过金莲,浑身都颤抖起来。

    菩提笑着看着他,道:“痴儿,心愿已了,和为师回山吧。”

    孙悟空捧着金莲,下意识看了眼已经苍老的如来,没了金莲的如来正慢悠悠向下飘落,远远看去,就好像一片老去的枝叶,没有了精气神。

    菩提顺着孙悟空的眼神望去,最终叹道:“痴儿,他已经废了……”

    简单的一句话,孙悟空明白了菩提的意思,本是一腔怒火的他此时看到颓废无力的如来,心中那怒火也不知为何已经渐渐散去……

    “师父,我们回去吧。”孙悟空最终说道。

    菩提笑了笑,转身看了眼朱悟能和沙悟净:“你们也和我一起走吧,事后是去是留你们再做选择。”

    语毕,不等回答,手中拂尘轻轻一摇,几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原地。

    菩提等人的离去,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动静,因为今天的主角,不是他们,哪怕万佛塔被破,数万大妖涌出,也没有引起太大的注意,他们几乎所有人,目光都停留在了如来身上。

    “拜见佛主!”

    这时,灵山那数万佛陀突然齐齐朝着金蝉子跪拜,就连昔日那对金蝉子不屑一顾的迦叶此时也恭恭敬敬。

    只因为无数目光之下,金蝉子胜过了如来,只因为,如今的金蝉子,一身佛光笼罩,更胜当初的如来!

    对佛门有利,获得佛门的认可,那他就可当得这一声佛主的称呼。

    如来此时已经落地,微微弓着腰,苍老的身子站在风中,似乎随时都要倒下一样,此时的如来,虽然没有了佛门之力的哺育,可是一身修为并没有完全散去,只是少了昔日的凌厉和强势。

    但是实力的削弱是必不可少的,以前身上那流露的佛光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无论是谁,看到他,都会觉得他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僧人。

    如来正看着金蝉子,一身佛光,风光无限,又看了看已经对他视而不见的数万佛陀,在看看周边那些强敌嘲讽冷漠的目光,以前的种种,纷纷从他脑海中划过,他想了很多,也第一次开始站在别人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也第一次放下自己佛主的身份来考虑问题……

    他想了许久,最终抬起头,看着那望不到顶的金色大佛,嘴中喃喃自语:“我真的错了吗……”

    轰隆————————

    一声巨响在灵山上响起,众人寻声望去,只见那触天顶的金色大佛,轰然倒塌了,似乎在告示着众人,一个时代的过去……

    “如来老儿,你也有今日,受死吧!”这声巨响,也让许多人回过神来,墙倒众人推,如来的落魄,让许多和他有仇怨的人纷纷怒视过来。

    这些人,有真心报仇的,有痛打落水狗的,有趁火打劫的,人间百态,他们蜂拥着朝如来扑来,那架势,似乎要将如来撕扯成碎片。

    如来站在那里,呆滞的看着这些扑来的人,他没有反抗,就这样站立着,双手合十,微微弓腰,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和尚……

    灵山的数万佛陀没有插手,皆是冷眼旁观,之前的盟友,如轩辕等人,看到大事不妙,早已悄悄离去,这一刻,如来好像站在了世界的对立面,和整个天下为敌。

    “这就是佛吗,孤独……注定遗世独立……”如来继续自言自语,无惧着扑过来的人群,只是想到了很久之久一位僧人说过的话。

    当年,他对这话不屑一顾,他觉得,佛,就是普渡众生,将佛光照向世间,净化所有的黑暗,让每个角落,只剩下光明,只剩下禅音。

    此时,他好像突然读懂了什么,可是似乎已经有些晚了……

    “各位,收手吧,他交给我来处理,日后神州,再无如来。”

    一道平淡的声音在每个人耳边响起,若是别的声音,这些愤怒的人群肯定不会搭理,甚至还要谩骂几句,但是这个声音,硬生生的扼制住了他们前进的步伐,甚至许多修士此时离如来不过五六步的距离,只要稍微一抬手,便可触碰到如来,但是听到这个声音后,他不敢……

    这个声音,自然是那个男人……

    众人都抬起头,这个一言便可震慑神州的酆都大帝站在那里,平静的看着众人,好像刚刚的话不是他说的一样。

    七戒也看了眼自家大帝,不过他没有多问,只是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苏恒扫了眼下方的人群,没有人敢和他对视,最终目光停留在如来身上,如来也平静的望来,眼中无悲无喜,给人一种大悟透彻的感觉。

    苏恒其实可以不管不问的,因为他答应过如来,不插手灵山的事情,那自然,不管是输赢,他都不会去管,但是想到最开始收了那掌中佛国,导致如来全盘皆输,苏恒终究心中还是一叹,出口阻止了。

    如来如今的模样,才像一个真正的慈悲为怀的僧人,眼神很纯净,没有目的,没有利益,没有仇恨,只有平平淡淡,无欲无求,不争不抢,站在那里,会让很多人下意识的淡忘他,再无往日那俯视天下苍生的佛主。

    “大帝,斩草不除根,如来老儿不能放啊!”

    “没错,如来老儿打着慈悲为怀的名号,实则作恶多端,该杀!”

    “如来野心勃勃,妄想一统神州,大帝,他这是在窥觊您的位置啊!”

    终于,短暂的平静之后,有人开口了,接着,附和声越来越多,这些包围灵山的修士,九成以上都开口了,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杂,和如来有深仇大恨的玉帝也想开口劝阻,希望能打消苏恒的念头,但是却被董永一把拉扯住了,并且对着他直摇头,让玉帝到嘴的话又吞了回去。

    不管是谁,只要失败了,各种脏水污水,有的没的都会扔到你身上来,这些话,有真有假,都是冲着如来来的。

    这些人,是怕如来东山再起,到时候如来在暗,他们在明,稍有不慎,便有性命之忧,至于苏恒之前说得保证以后如来不会再出现在神州,他们也只是听听而已,再多的保证,哪有永远消失让人更加安心……

    “你们,这是对我的话有异议?”听着这些杂乱的声音,苏恒终于开口了,语气很冷漠,像腊月的寒风,刺入心扉。

    很简单的一句话,立刻让混乱嘈杂的现场安静下来,这时候,他们才想起,自己是在和什么人说话,一时间,个个都汗流浃背,万分紧张,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说话。

    苏恒淡淡扫了眼这些人,又道:“我告诉你们这些,不是在征求你们的意见,只是单纯的和你们说一下而已,你们懂吗?”

    又是一句简单的话,依然如刀子般插在人的心扉上,下面这群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修士们此时纷纷都低下了头,嘴中不停的道:“懂得……我们懂得…大帝见谅……”

    声音越来越小,说话的人也越来越少,他们一致表达自己再无异议之后便不在随便开口了,害怕言多语失,毕竟眼前这个男人,是可以随手捏死他们的存在。

    苏恒也没有在搭理这些人,只是看了眼如来:“我送你去一个地方,或许是个新的开始,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随着这句话,苏恒也不等如来答应不答应,只是轻轻一挥手,如来便从众人眼皮底下消失了。

    修士们看到后虽然心中好奇,可没人敢问,先前的警告正像一把刀一样悬在他们头顶上,哪里还敢多言。

    众人继续沉默着,气氛越来越压抑,最后彻底安静下来,似乎这位大帝不离去,他们之中便不会有人去打破这份宁静。

    苏恒也没有了继续待下去的想法,准备离去时,整座灵山又突然抖动起来。

    接着,一股浓烈的妖气从灵山底下溢出,妖气前所未有的浓烈,甚至盖过了灵山的本源佛光!

    “好强的妖气!”

    “有大妖!”

    “这灵山乃是佛门圣地,底下居然有大妖?”

    突然闹出来的动静,让安静的人群又沸腾起来,他们身处灵山,自然能更清晰的感受到妖气在身边肆扰。

    随着一声轰隆声陆续传来,只见广场上那倒塌的金佛底下,无数触手从底下伸出,这些触手好像某种虫类的触角一样,每一根触手都像玄铁一样坚硬,从地底伸出之后,和陆地碰撞时还传出铿锵一样的响声。

    “嘿嘿,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蜈山老祖居然还可以脱离此地,哈哈哈,这一次,我要先杀光佛门的秃驴,再捣毁人间,重振我蜈山老祖的威名!让人世间这群蝼蚁知道我蜈山老祖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