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象天劫 > 第137章 小云来了
    “我掩护你,攻击他额头上的竖眼。”

    火云机关兽的风刃不停地甩向祝东星,虽然未能对他造成伤害,却是减缓了他前进的速度。

    “修罗鬼体虽然刀剑不侵,诡异非常,但却有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额头中间的竖眼,只要击碎它,地狱修罗就会滚回万鬼地狱”

    “嗯,也没有其他办法了,那就试试吧!”

    牧天一有些无奈道,这差距也太大了,这祝东星的实力根本不是他能抵抗的。

    “找死!”

    听着火云机关兽与牧天一的对话,祝东星顿时神色一冷,身形暴掠而出,无数黑色刀芒,以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狠狠的切割向牧天一的天灵盖,出手极为的狠辣,哪怕被切中一点也会受到重创!

    “咻!咻!咻!”

    锯齿镰刀的刀芒在牧天一眼瞳之中急速放大,他双眼圆睁但却并未惊慌,眼球流转间,一道道刀芒轨迹深深地烙印在其脑海之中,紧接着他竟闭上了双眼。

    “小子,你疯了,快躲开啊!”火云机关兽看着牧天一这一举动,大惊喊道。

    “哈哈哈!躲?往哪里躲!横竖都是死,看在你不抵抗的份上,就给你来个痛快的!”

    见到牧天一这般举动,祝东星发出一阵如鬼哭般的狂笑,而起镰刀的刀芒越发凌厉,就算是火云机关兽倾力防御都不见得能挡下来,如今这牧天一竟直接放弃了抵御,简直就是找死的行为。

    然而,牧天一手中长剑突然凌空旋转飞舞,剑花在空中绽放。

    接着,他身形似鬼魅,脚下如行云,开始在无数刀芒之间穿梭竟是不沾染一丝黑气!

    一阵金属撞击声响起,无数剑芒与刀芒相遇,发出轰然炸响声。

    突然自牧天一身后,一道刀芒突然而至,几乎是在霎那间,便是狠狠的刺中了牧天一的左肩,而后,迅速洞穿!

    牧天一一声闷哼,瞬间掠到火云机关兽身侧,面色苍白如纸,冷汗直冒。

    “哼!竟然只中了一刀,小子你倒是挺能躲!我倒要看你还能躲过多少刀!”

    见到那洞穿牧天一肩膀的黑色刀芒,祝东星脸上顿时闪过一抹冷笑。

    “既然如此,咱就来个车轮战,耗死这鬼东西!你先恢复,我去会会他!”

    一道道风刃夹杂着火光瞬间掠向祝东星,紧接着就是一阵叮叮铛铛的金属撞击声。

    下一刻火云机关兽被那黑色刀芒割出了数道深深的刀口,却是寸步难行,根本无法与祝东星的黑色刀芒再次抗衡。

    “哈哈哈!火云兽之王也不过如此。”

    然而,这种笑容还并未扩散开来,便是猛的凝固,因为他发现,黑色刀芒虽然在火云兽之王身上留下数道刀口,本该刀刀致命,却没有一滴鲜血的落下。

    这一幕,让得祝东星眼瞳一缩,目光一凝,这才发现,这火云兽之王似乎与这里其他的火云兽都不一样,刚刚他甚至连吃痛的表情都没有,仿佛根本不知道何为疼痛。

    “哈哈哈”突然,祝东星发出一阵阴恻恻的狂笑,“想不到堂堂火云兽之王居然把自己做成了机关兽!苟延残喘,难怪你不敢出塔!”

    被祝东星揭了短处,火云机关兽不由勃然大怒,喝道:“住嘴,你又是个什么东西,不人不鬼,竟也敢在这里狂妄放肆!看招!”

    火云机关兽口中突然光芒大盛,一道道火舌包裹着光柱自其口中飞掠而出,瞬间朝着祝东星爆射而去,与此同时,无数“烈焰疾风刃”也随之而来,卷起层层风沙火浪。

    就在火云机关兽与祝东星的身影交织在一起,打的难解难分之时,牧天一却突然冲天而起,朝着祝东星后心砸去。

    然而,就在此时,那祝东星却化成一团黑气,消失在火云机关兽与牧天一眼前,紧接着两道黑雾同时出现在一人一兽身后。

    “砰!砰!”

    牧天一和火云机关兽瞬间倒飞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地,牧天一更是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而火云机关兽也踉跄了一下,竟感觉体内机关有些松动的迹象。

    “不好,我怕是支撑不了多久了。一会儿怕是只能靠你自己了!”

    火云机关兽眼神带着些许悲伤,盯着剩余的火云兽,以及火风,难道等待了无数年,最终还是只换来了毁灭吗?

    “放心,只要我不死,你就死不了!”牧天一随意的抹去嘴角的鲜血,缓缓站到了火云机关兽身前,眼中尽是刚毅之色。

    “哼,你都自身难保居然还妄想保护别人!今天你们谁都跑不掉。”

    “血雾化魂!”

    突然祝东星周身被红黑之气团团围住,在那红黑色腥臭气体之中,还不断的散发出一股吞噬之力,这吞噬之力瞬间将牧天一身体牢牢包裹在其中。

    “哈哈哈!”

    祝东星再次发出慎人的狂笑,然而笑容还未扩散,便瞬间瞳孔扩大,眼中充满骇然之色,身形急忙后退,落到不远处,脸上浮现一抹阴沉,面色却是红的仿佛煮熟了的螃蟹。

    “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一口鲜血竟从祝东星嘴中咳出。

    牧天一却完全没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刚刚他可什么都没干,但嘴上却说道:“怎么样?怕了吧,现在知道你爷爷我的厉害了?”

    “厉害个屁!你连神魂都没有,居然还能活着,你究竟是人是鬼?”

    “呃!你看你傻了不是!傻得连活人和死人都分不清了!我这是独门秘籍,你懂不懂!你这化魂之法对我无效!”

    牧天一虽然也是暗自心惊,但仍是不动声色的回道。

    至今为止,已经有三个人质疑过他没有神魂,若一个人质疑,他可以当没听见,但三个如此强大的玄者都这样说,这让他心中不免产生疑问,这人若没神魂怎么能活?又怎么能修炼?自己真的没有神魂吗?

    不过,祝东星却是完全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黑气环绕,锯齿镰刀在空中飞舞盘旋,发出阵阵刀芒之音。

    “雪狱风暴!”

    渗入塔中的海水竟开始凝结,紧接着在锯齿镰刀周围一圈圈风暴应声而起,伴随风暴而来的竟是一片片洁白如冰晶般的雪花。

    只是这雪花落地之时却冒出一股黑烟,将地面灼烧出一个又一个孔洞,而那风暴更是宛如刀割,四周墙壁均是裂出一道道刀痕。

    平台四周的保护屏障在这风暴之中摇摇欲破,看样子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给我破!”祝东星一声大喝,那屏障竟如同破碎的水泡一般。

    “砰”的一声化作一片虚无。

    整个空间被风暴笼罩其中,只听得阵阵哀嚎之声,以及物体被撕裂的声音,顷刻间空间之内竟只剩下了牧天一以及火云机关兽和火风,其余火云兽均是化作了一片血雾。

    火云机关兽双眼赤红,发出凄厉的兽吼,竟是陷入了疯狂之境,不要命的朝着祝东星猛扑过去,仅仅一炷香时间,便用尽了储备在体内的全部灵力,却未能伤及祝东星分毫。

    “哼,我若要杀你如同捏死一只蚂蚁,只要你交出火云密令,我还可以饶了那最后一个火云兽,否则下一个死的就是他!”

    “休想,我跟你拼了!”

    看着火云机关兽那不要命的打法,牧天一也不再迟疑,紧紧跟在起身后,伺机而动,寻找破绽,他可记得,要想打败修罗鬼体必须要击破那竖眼。

    然而,祝东星的强大远非牧天一这一人一兽所能抗衡,他镰刀向空中一甩,一道道刀芒顷刻间四散飞出,朝着牧天一以及火云机关兽割去。

    那速度之快竟是让人有些眼花缭乱,根本看不出刀锋轨迹。

    牧天一和火云机关兽被那无穷无尽的刀锋包围在其中,身体到处是割断的筋肉,简直如受千刀万剐之刑,鲜血化作一道道细流顺着牧天一的身体向下流淌。

    火云机关兽也因为灵力即将耗尽而毫无反抗之力,身体损毁严重,只剩下两只眼睛还在提溜提溜乱转。

    “哈哈哈,我有点喜欢上虐杀你们的滋味了,让你们狂,让你们躲,我看你们这次死不死!”

    祝东星舔了舔嘴唇,露出一脸森然冷笑,提着镰刀慢慢走向牧天一与火云机关兽,此刻他倒是不着急弄死他们,因为他们已经不可能有反击之力。

    这时,祝东星身后突然浮现出一个虚空洞漩,紧接着,独孤羽带着小云走了出来,身旁还放着一个巨大的冰雕,正是凌楚。

    见到这一幕,小云瞬间大惊,一脸怒容,竟宛如最可怕的恶魔一般,发出惊天狂吼,好似雷鸣之音。

    “啊!不许伤害他们!”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竟让祝东星心底升起一股没来由的不安,尽管对方看起来只是个小女孩,但他却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众人从未见过小云发这么大火,一时间竟是有些呆住。

    小云的身形突然变得庞大无比,化作一团黑云,这黑云越聚越大,竟将整个空间都笼罩在其中,云中红光闪动,发出“呲呲”的声音。

    “我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