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授神符师 > 第二十三章 东野阙被抓
    陈谨之大步地走出了屋子,暗卫紧跟着他。

    “你守在这儿,保护簌和的安全。”

    “不行,大哥,你的身体根本撑不住,我绝不能让你冒险。”暗卫并没有让步,“我跟着你,必要的时候可以帮你,这是作为暗卫的职责。”

    “你既然是我的暗卫,就应该听我的话,我命令你,保护好簌和,她是兰园最后的希望了。”陈谨之朝屋内看了一眼,鼻血又流了出来,他狠狠地一把抹去。

    “大哥,可是你这么去,无异于送死,你明明知道,簌和道行甚微,她虽然知道至阴血符是什么,可是她画不出来也催动不了,如果找不到灭世轮盘,簌和可能永远都不能掌握至阴血符,她需要你。”暗卫握紧了拳头,死死地盯着陈谨之的眼睛,企图说服他。

    “我一直都没法真正地催动至阴血符,因为我本就不是至阴之人,而簌和不同,她是至阴之人,天赋极佳,又刻苦好学,或许……或许没有灭世轮盘的加持,她也可以催动至阴血符,你要相信她。”

    “我可以相信她,但我不信你,我知道你的身体,知道你一直以来被反噬的痛苦,只恨自己没办法帮到你,大哥,今天我一定不能让你去送死,要去,我们一起去。”

    “你若是再不让开,我便自刎在这儿,你信不信?”陈谨之说着,就抽出暗卫的佩刀抵在自己的脖子上,“保护好簌和,保护好兰园,拜托你了。”

    这回暗卫没有阻止,而是退后了一步,然后扑腾一声跪在地上,朝着陈谨之磕了一个头。

    “你我之间,无需如此。”

    陈谨之把刀扔在地上,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后院里的阴气越来越重,渐渐聚成很大的一团。

    “该死!”东野阙低声咒骂了一句,他跳到屋檐上,找到了东南西北的四张符,可是其他的符怎么也找不到了。

    “谁!”陈谨之感觉到了屋顶的异样,抬头看了一眼。

    “这位想必就是陈家主了。”东野阙一跃而下,手中拽着四张黄色的符纸。

    “你是?”

    “在下东野阙,来自日本人,与陈家主是同行,也是一位符师。”东野阙恭敬地行了一个礼,然后把手中的符纸给陈谨之,“今日恰好路过此处,发现阴气都在往这后院汇集,便进来瞧了一下,竟然发现了此处的招魂阵法。”

    “此阵极其阴毒,能汇万恶之邪灵,这些符乃我亲手绘制贴于屋檐之上,用以驱邪,为何会成为招魂之物?”陈谨之接过符纸,发现全是之前自己亲手绘制的,不免大吃一惊,与此同时更加怀疑眼前的男人。

    “这个符被人改过了,每道符下都加了几笔,若不细看不易察觉。”东野阙指了指符纸下面多出来的几个零星的点,“这个阵法需要十二张符,可是我只找到了四张,敢问陈家主其余八张在哪?”

    “你如何知道这个阵法,是十二张符?你到底是什么人?”陈谨之步步紧逼。

    “就是他,灭了北墨山庄。”钱焕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他手中拿着的匕首正要刺向东野阙。

    “我留你一命,你就是如此报答我的?”东野阙一脚踢开了他,失去功力的钱焕瞬间飞了出去。

    “焕儿!你怎么了……”

    ……

    “怎么,钱焕,你还没有把你失去功法的事告诉陈家主吗?”东野阙鄙夷地看着躺在地上吐血的钱焕,“你在害怕什么?怕自己失去功法,不能担大任,不能领导北墨山庄了是吗?可是瞒着,又有什么用。”

    “不用你管。”钱焕恶狠狠地说道,颤巍巍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你这个王八蛋,我今天一定要替北墨山庄报仇。”

    “今天我可没空陪你玩,你没发现兰园也被设下了招魂阵法吗?不想死的话老实呆一边去。”东野阙斜睨着他,完全没把这个人放眼里,“陈家主不要误会,这个阵法不是设的,我这个人一向恩怨分明,北墨山庄的老庄主杀了我叔父,我才动手灭了北墨山庄的,江南兰园与我无冤无仇,我暂且不会动手。”

    “那你可知,这个阵如何破?”陈谨之半信半疑,但眼下没有别的办法。

    东野阙摇摇头。

    “找出十二张符也没有办法吗?”陈谨之把手中的符纸朝他挥了挥。

    “烧掉这十二张符纸可以削弱法阵的威力,但不可能阻止,招魂阵法一旦开启就不可逆,只怕你们兰园是出了内鬼。”东野阙不再多言,再次跃上屋檐,寻找剩下的符纸。

    陈谨之看了一眼钱焕,跟着东野阙飞到了屋顶上,“我知道剩下的符贴在哪里,我去取来给你。”

    取下十二张符纸,陈谨之把它们交给东野阙,“这是所有的驱邪符,用火符把它烧掉吗?”

    “不用符术,找个火柴,点燃烧着就好了。”东野阙摇摇头,把符纸还给陈谨之,一个人走到符阵前面,两只手在空中画着什么,再回头他面前已然出现了一张金色的网状符,盖住了那团黑气。

    “要我帮你吗?”陈谨之烧了符纸,匆匆赶回来,欲帮忙。

    “你用网字符封住这团邪气,保护我进入阵中心,助我破阵。”

    “好。”陈谨之接过东野阙的网字符,在外面设下一层结界,不让其他东西有机会进来。

    东野阙飞到阵中,看到阵眼处源源不断的有一团黑气在搅动,随手掏出了簌和借他的匕首,卯足力气一刀刺了过去。

    黑气瞬间溃散,东野阙被弹飞了出去,嘴角溢出一丝乌黑的血,晕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是在水牢里。

    身上绑着十余条手腕粗的铁链,身上还贴着两张符纸用以封印他的符力。

    “是你。”东野阙抬头看到钱焕负手站在前面的水台上,冷笑了一声,“我曾经敬重老庄主敢作敢当,没想到他竟然生出你这么一个软弱无能的儿子,趁我昏迷把我押到水牢,怎么,想在这里杀了我吗?”

    “你还有脸提我爹?”钱焕看他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终究成就不了你爹的地位和声望,北墨山庄迟早会完全毁在你手中。”东野阙无所谓的耸耸肩,眼神里尽是不屑,“既然是我大意,落到了你手里,那要杀要剐,随你的便。”

    钱焕气的牙痒痒,拿出长鞭就抽了过去。

    一下,两下。

    不一会儿,原本干净的水变成了一摊血水,但他还是没有住手,反而越打越重,带着满腔的愤怒和绝望,带着满心的嫉妒和欲望。

    这个日本符师,就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上。

    “没有人会来救你的,陈谨之身体早就垮了,不过帮你顶了一会儿网字符就累垮倒地了,所有人都在照顾他,没人会顾得上你。”钱焕看着奄奄一息的东野阙,得意地冷笑几声,不能让他这么痛痛快快地死去,他要折磨他,让他痛不欲生,让他生不如死,这样才能祭奠北墨山庄的亡灵,他爹的在天之灵也能得到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