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授神符师 > 东野阙被抓
    “啊啊啊啊啊!”突然对面床铺传来一阵尖叫。

    郝栎玥一下子就被惊醒了,她眯着眼睛拉开床帘,把手中的枕头扔了过去,“死女人,你大清早的嚷嚷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玥玥,你别睡了,你忘了今天高数考试吗?还有十分钟就开始考了!”

    “什么!”郝栎玥听到“高数”两个字一下子就清醒了,“我给忘了,完了完了,课代表因为睡过头缺考,这怕是咱们大学的头一回的奇闻了!”

    “快点快点,穿个衣服就走,我骑小电驴载你。”陈曦一边说着一边爬下了床,随便套了一件卫衣,然后不停地催促郝栎玥,“快点,我的课代表大人,你不去的话我去考了也是不及格。”

    “好了好了,走了。”郝栎玥也随意的穿了一件白衬衫牛仔裤,匆匆的离开了寝室。

    陈曦一路开的飞快,大风把郝栎玥的刘海吹得飞起,不过她也顾不得打理,手里紧紧攥着两只水笔和一沓记着公式的白纸,争分夺秒的背着。

    “玥玥,到了。”陈曦漂亮的一个脚刹,差点把郝栎玥整飞出去,“快走快走,1005考场。”

    走进考场的那一刻,考试铃声正好响了。

    “还好还好,没有迟到。”陈曦捂着胸口,“真的紧张死我了。”

    “郝栎玥,把笔记放在讲台上,然后下去考试。”

    “玥玥,我忘带笔了。”陈曦坐下以后突然喃喃自语,“完了完了。”

    “就知道你这记性不好,所以我特意带了两只。”说罢,回头把水笔扔在她桌上,“下次别忘了。”

    “玥玥,你简直就是仙女!”陈曦拿着手浮夸地在嘴边亲了一口,又怕引起老师注意赶紧低下了头。

    拿到试卷以后,郝栎玥低头算着,还好还好试卷不是很难,四十分钟不到,她就写完了整张试卷,她抬头瞟了一眼斜对角的高数大神许魏,见他还在低头算着什么,不禁心头一乐,原来大神也不过如此嘛。

    “玥玥。”身后传来了很轻的呼唤声,郝栎玥微微侧身,把试卷从另外一侧露了出去,自从她读大学以来,每门课都是这样给陈曦抄的,毕竟人傻钱多的陈曦小公主从来不把心思放在学习上,第一学期就因为每门课都是红灯差点被劝退。

    上午考试完毕以后,陈曦就抱住了郝栎玥。

    “感谢上天,派了玥玥来拯救我。”

    “我也不能救你一辈子啊,陈大小姐,你也得自己争点气,多看点书,多学点本事,才好回去继承你的亿万家产啊。”

    “玥玥,我是真的不适合读书,我一看到字就犯困,我真的好羡慕你,每门课都接近满绩点,简直就是天才!你为什么能这么优秀,那个什么骄子什么的,就是形容你的吧。”

    “天之骄子。”

    “对对对,天之骄子,玥玥,你就是天之骄子,太优秀了。”陈曦顿时两眼放光,一副迷妹崇拜偶像的表情。

    “别这样,我也就是普通大学生,当代好青年罢了。”

    “不过玥玥,我是真的挺佩服你的,大一的时候你总是每天六点多就起床去图书馆学习了,我那时就觉得吧,你郝栎玥无非是花了比别人多的时间才取得了好成绩,这也没什么得意的,可是这学期你一直跟着我睡懒觉,依旧什么都会,我可是打心底里佩服的,说明你的脑子就是比普通人好使。”

    “或许吧。”郝栎玥突然顿住,并不是她要睡懒觉的,而且每天都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压制着她,任凭她怎么努力都醒不来。

    梦中有个模糊的身影,她总是能感到十分熟悉,却一直都看不真切。

    “你怎么了?”陈曦看她表情变了,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一下,“想什么呢?走,今天姐请你吃豪华日料。”

    “算了吧,一顿日料我半个月生活费呢。”

    “没事,我亲爹可怜我今天考试,给我打了……”话说了一半,陈曦伸出手比划了一个“五”,然后露出她的标准假笑,“不知道郝栎玥小姐今日是否肯赏脸跟小陈共进午餐?”

    “那恭敬不如从命了。”说完乖乖坐上了陈曦的小电驴。

    学校附近大型的商场很多,可是陈曦都看不上眼,非得带她去一个很郊区的地方吃日料,还说店主是土生土长的日本人,做出来的日料味道最正宗,而且里面的服务生也超级帅。

    “你怎么知道他是土生土长的日本人啊,你又不会说日语。”

    “我听说的。”

    “说不定就是个噱头,骗你这种有钱的女大学生的。”

    “你去了就知道了。”陈曦非常自信地拍着胸脯保证,“那里的日料吃过啊,别的地方都不想吃了。”

    过了好久,陈曦才骑到那家日料店门口,她随意地把车停在马路边,拉着郝栎玥走了进去。

    “我的车快没电了,你帮我把电充一下,谢谢。”她熟门熟路地走到吧台旁,叮嘱着,“我朋友第一次来这儿,给我找一个包间,要有窗户的那种,就跟我以前来的时候差不多的包间。”

    “好的,陈小姐,您可以直接去以前常坐的那个,现在正好没人。”

    陈曦点点头,还不忘朝他抛了个媚眼,然后拉着郝栎玥走到了走廊尽头的一间厢房里,脱了鞋子。

    “听起来你还是常客啊。”郝栎玥打趣道,“刚刚说话的那个是店主吗?看着不像日本人。”

    “不是,他是这里的服务员,你看吧,是不是很帅啊?”

    “一般般吧,并不是我的菜。”

    “好了好了,就知道你喜欢许魏那样的大学霸,不过嘛,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了,我就喜欢那服务员,气质儒雅,干干净净的,跟我真是太配了。”

    “陈大小姐,你爹是绝对不肯自己的宝贝闺女嫁一个服务生的。”

    “喜欢归喜欢,嫁是不可能嫁的。”陈曦摇摇头,“对了,你看看菜单,吃什么。”

    “一份鳗鱼饭就行了。”

    “什么啊,我头一回请你吃日料,你这也太不赏脸了。”陈曦有些不满,“跟着我陈曦,你有什么介意的,我又不是没钱,你今天就敞开肚子吃,吃多少都算我的。”

    “陈小姐还是一如既往的潇洒啊。”突然包间门被打开,一个穿着和服的男子走了进来,盘腿坐了下来,“这位是你朋友?”

    “她不仅仅是朋友,她是我室友,加闺蜜,加恩主。”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子从进门开始就一直打量着郝栎玥,眼神里透着一股琢磨不清的光。

    “那小姐贵姓?”

    “郝。”

    “郝小姐是第一次来这里,陈小姐又是常客,那这顿午餐且当做是我请客,你们随意点。”

    “他是?”郝栎玥疑惑地看着陈曦。

    “他就是店主。”

    “不是说店主是日本人吗?”郝栎玥诧异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他纯正的中国口音倒是没有半点日本的痕迹。

    “是啊,他就是日本人,不过在中国开了好几年店了,会说中文很正常啊。”

    “这样啊,抱歉,是我孤陋寡闻。”

    “郝小姐不必拘谨,既然来了就安心吃吧。”

    郝栎玥突然感觉胸口一阵压抑,她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微微喘了几口气。

    “郝小姐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事。”

    那男子起身把窗户打开,然后重新坐了回来,“我早上在屋内熏了香,许是郝小姐不适应这个味道罢了。”

    “我不喜熏香。”郝栎玥红着脸,轻声说了一句。

    “我看郝小姐面熟,似是我的一位相识多年的好友,她也不喜欢熏香,可我这每日一熏的习惯却是为了她。”他突然死死盯着郝栎玥的脸,似乎想一下子看透她,“可是她走了,她离开了我,我很想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先生,既然只是像,那便不能当真。我是郝栎玥,并非你的那位故友。”

    “也是,这么多年了,她早就灰飞烟灭了。”他自嘲地笑了笑,“你们还没点菜吧,不如就由我代劳,帮你们选择了。”

    陈曦赶紧点点头,“店主的眼光,那一定是极好的!”

    男子自谦地笑了笑,拿着菜单走了出去,随后又意味深长地看了郝栎玥一眼。

    等了几分钟,就陆陆续续上了几道名品,三文鱼刺身,烤鹅肝,寿喜锅,天妇罗,还有一些交不上名字的菜。

    “店主说,来者就是朋友,所以劳我转交一份礼物给郝小姐。”说罢,服务员把一只红丝绒的小盒子递给郝栎玥,“店主交代,郝小姐一定要收下,日后也可以经常来店里坐坐。”

    “哇,看不出来啊,我们玥玥这么吸桃花!仅仅一眼,就把店主给迷倒了,我来这家日料店不知道多少回了,见过店主也不知道多少面了,从来没有收到过一丁点的礼物,连打折都少有,今天带了你,竟然还可以白吃一顿。”陈曦捂着自己的脸,嘴巴里不停的发出“啧啧啧”的声音。

    郝栎玥本想推辞,可是那个盒子仿佛有魔力,她的后脑突然剧烈疼痛起来,手也不听使唤地伸了出去,接过那个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