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限防御 > 第72章 顺利上钩的鱼
    “夫君,你回来啦!”

    刚进院子,池渊就看到院中的一个妇人款款起身,望向自己。

    她一身浅淡的鹅黄色纱裙,秀发盘起,梳的整齐,没有一丝碎发落在外面。

    用一双清水般的眸子看向自己时,眸光中带着一丝期盼。

    池风的母亲名叫林依然,此时的林依然,看上去依旧是风姿犹存,只可惜因为岁月的缘故,脸部的线条稍加明显。

    池渊脸色尴尬,咳嗽了两声:“咳咳,那个,事情刚刚处理完,我回来歇息一下。”

    那妇人迈着小步子走过来,伸手想挽住池渊的胳膊,池渊立即后撤一步,一脸惊恐。

    林依然满脸的不解,柔声问道:“你怎么了?”

    池渊与林依然保持了一个安全距离,讪笑道:“呵呵,那个我太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林依然看着池渊匆匆走向屋子,连忙叫住了他。

    “夫君,等一下。”

    池渊心中杂乱无比,回头问道:“怎么了?夫……夫人?”

    林依然歪了歪头,疑惑道:“你今天是不是累坏了?”说着,走上来对池渊小声说道:“你看,风儿的惩罚,是不是能稍微减轻一下?”

    “惩罚?”

    池渊顿时露出了疑惑的神情,林依然叹了口气,无奈道:“果然是累坏了,你自己说让风儿照离火剑的简谱练上一千遍,他还是个孩子啊!你不能总是对他这么苛刻,就算努力修炼他也不可能一天就成为高手,风儿他已经很努力了。”

    林依然絮絮叨叨的,让池渊找到了当初老妈训自己时的那种感觉,他连忙摆手制止,说道:“你先带我去看看,额,看看风儿练得怎么样了。”

    “好,快来快来!”林依然拉起池渊的袖子,就往后院跑。

    池渊一脸无奈啊,到底是躲不过。

    来到后院,一眼就看到了光着膀子,站在院子中央,手中拿着根木剑在练习的池风。

    “奔雷剑!”

    “螺旋剑!”

    “日月同辉!”

    一声声的呼呵,从池风的口中喊出来,不过有些底气不足。

    他一身汗渍,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别的还可以,就是这念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啊?

    林依然眉头一皱,张口娇嗔道:“池风,你又在乱起名字!”

    “啊?娘……爹……”池风听到林依然呼喊他,当即转过头来,看到了林依然的同时,也看到了她身旁的池渊。

    池渊负手而立,见到池风看自己,下意识露出了一个笑容,刚想抬起手招招手,但又想到这样不妥,默默的将手收了回去。

    林依然看了池渊一眼,给了他一个你懂得的眼神,口中说:“你们父子慢慢聊吧,我去让厨房给你们做饭。”

    她扭着身子走了,留下池渊和池风二人大眼瞪小眼。

    “爹……我才练了三十遍,太多了……”池风还是有些委屈的低着头,手中拿着木剑,用眼睛看着池渊。

    池渊挠挠头,他其实想说,不想练就别练了。

    但是,不行啊,做不到。

    于是,池渊面上严肃,语气冰冷的说道:“你想做一个半途而废的人吗?”

    “我……好吧,我练就是了,呜……”池风很郁闷,他不就是去找池大哥玩了会儿嘛,爹居然罚他练离火剑一千遍,一千遍啊!

    池渊站在一旁没有走,他打算看一会儿。

    这一次,池风并没有喊什么,只是默默的练剑。

    院子里只剩下池风舞剑时呼呼的风声,池渊心中好奇,张口问道:“你怎么不喊名字了?”

    池风停顿下来,挠挠头,说:“您不是不让嘛,再说,离火剑的剑招从小就背,舌头根子都磨出茧子了……”他没敢接着说下去,因为每次说道这个的时候,池渊都会很生气的骂他一顿。

    离火剑可是池渊师父交给他的剑法,剑招一出,便是燎原大火,可谓是一种将灵术与剑法结合的灵剑术,力量极强。

    被池风这小子乱起名字,池渊当然会生气。

    但池渊却说:“你起的名字也不好听啊,什么奔雷剑螺旋剑的,多土啊?”

    啊……?

    池风怀疑自己听错了,爹今天居然没有骂他,而且还跟他讨论起了这种话题。

    他不信邪的问道:“那你说,什么好听?”

    池渊走过去,对着他比比划划了一阵,又小声哔哔了一阵,池风的表情由茫然转变成了兴奋和狂喜。

    只见池风高高跃起,长剑落下,精妙无比的剑招从他的手中出现,此时此刻,池风高呼一声。

    “咖喱棒!”

    “登龙剑!”

    “庐山升龙斩!”

    “天马流星削!”

    池渊在一旁憋着笑,捂着肚子走开了。

    池风感觉体内有无数力量在涌动着,大笑着:“哈哈哈,再来,飞雷神斩!”

    -

    -

    池顿走在下山的路上,一手牵着马,拿着一块儿干粮放在嘴边吃,炎热的太阳晒在他的身上,天气已不知何时变得有些闷热了起来。

    那个日子也快到了,宗门刚遭遇不幸,好在小家伙们莫名的心齐,过些日子还得筛选一批弟子去参加盛会,烦心事颇多啊。

    走着走着,池顿从怀里拿出了一张黑色的符纸,慢慢的弯下腰,将符纸拍在了地上。

    滋!

    一道电弧划过了池顿的脸庞,重重的击在池顿身后的地面上。

    瞬间,符纸中散发出的灵气笼罩四方,整个空间变得昏暗了起来。

    “穷途末路了,还不速速现身?!”

    池顿冷呵一声,声音冰冷通透,犹如三月的刮骨寒风。

    哦不,其实,这个下山的池顿,是和真池顿互换了身份的北离宗宗主池渊。

    “该死!”

    在这片小空间中,一个充满绝望的女音回荡着。

    见到中了池渊的陷阱,那人也终于不再躲藏。

    池渊呵呵笑了一声,口中说:“我感觉宗门有内鬼的时候,就曾经怀疑过许多人,陈如夜,林道如,那几个在我北离宗混日子的长老,我甚至怀疑过我身边的护卫。”

    “但我没有想到,是你啊,上官家的小丫头!”

    池渊并指成剑,虚空一扫,整个小空间内顿时成了一片火海。

    上官鹰的身影,顿时显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