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先婚厚爱亿万小娇妻 > 第4章 。两看生厌
    王朵见他安静了下来,皱着眉嘘了一口气。

    “您好像没听懂我的意思,那我就再说一遍:我跟万盛集团没有任何关系,更不认识什么陆正国董事长。”

    “可你刚才不是已经承认了吗?”

    他毫不客气地质问道。

    “那请问您,您不认识范冰冰吗?”

    王朵像问小孩子似的突然问了这么一句,然后也不管他如何作答,自顾自地继续说:

    “我当然认识,也很了解范冰冰,可问题是范冰冰认不认识我。”

    王朵注视着他们,轻轻吐出一口气,然后接着说道:

    “我不得不再说一遍,我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肯定是你们什么地方弄错了。”

    陆定昊和宋天宇彼此对视了一眼,不知道下一步如何是好。陆定昊心想,这位年轻的女教师态度诚恳,看起来也十分坦率。真的不像是在撒谎。可那样的话,这该死的遗嘱又该如何解释?爷爷去世之后,遗嘱记载的全部内容将不以她、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自行生效,现在不弄个水落石出,以后可就麻烦大了。

    “虽然您说这与您无关,但是我的话绝对不是乱说的。遗嘱将不以您的意志为转移自行生效,如果条件得到满足的话,您很快就会很有钱了。” 律师斩钉截铁的话令这件原本就有些荒唐的事情更加匪夷所思,令人无法理解。王朵此时只剩下一肚子怀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一阵烦躁涌上心头,被王朵强压住了。

    “真的没弄错吗?”

    “千真万确,绝不可能弄错。”

    宋天宇再次强调。

    “可是我确实不认识董事长,这也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为什么钱多得花不完的大富豪总喜欢做一些难以理解的怪事儿?不仅弄到别人的身份证、出生日期,还煞有介事地好像办理护照似的整整齐齐地给打印出来。难道我教的学生中有谁认识那位董事长?或者有毕业后进入万盛集团工作的毕业生?不对呀,我才工作四年,还没有那么大年纪的学生哦。想到这里,王朵忽然想到另外一个问题,犹犹豫豫不知如何开口。

    “……董事长他身体还好吗?”

    听到这句话,那家伙的脸上第一次浮起一种类似真诚的笑容,插嘴道:

    “你要是想问他精神是否正常,不确定!那老头儿的身体还很硬朗。”

    担心自己死后某些人会对遗嘱是否有效大做文章,所以连“那个”都提前准备了,这样的爷爷怎么会不正常呢?她担心的问题爷爷不是早想到了嘛。爷爷就是担心修改遗嘱后某些人会怀疑自己精神不正常,日后借此引起纷争,所以特意在遗嘱中附上医院诊断书,以证明自己精神健康。

    “好吧,无论是失误还是弄错了,说吧,你们到底要我做什么?我该怎么做才好?”

    无休无止的确认工作,一段段穿插其间的“精神之战”,此刻,烦躁的感觉已经令王朵疲惫不已。要知道,这可是两节课之间宝贵的休息时间啊,看来她是得不到片刻清净了。且不说这暂时不能生效的遗产问题让人头疼,就是这番折磨和刁难也够人受了,再说,他们的话怎么可能是真的呢,无论怎么说都像是谎言啊。

    王朵不耐烦的表情和突如其来的问题令陆定昊和宋天宇两人措手不及。哎呀,这根本不是他们期待的反应嘛。在他们的想象中,女教师的反应理应更戏剧化一些才是……看来她很不一般呀,处理事情时比外表看起来更冷静!或许她早有准备,事先已经对此有所耳闻?

    “那个……嗯……那个财产……”

    宋天宇犹犹豫豫不知如何开口,到底该怎么向这位冷静的女教师解释她和陆定昊的关系呢?

    “财产怎么了?”

    王朵耐着性子等待宋天宇继续说下去。

    “嗯……正像我刚才说过那样,还有几个补充条件。”

    “什么条件那么难说?”

    “嗯……”

    一夜之间忽然拥有了童话里皇帝那么多的财产,要是换成别人,说不定早就心花怒放,难以掩饰幸福激动的心情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事情反倒好办得多。可是眼前这位女教师,不仅对即将到手的庞大遗产毫不动心,看起来反倒有些反感和不耐烦。所以,宋天宇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向这个不好对付的女教师解释这一切。陆定昊脸上依旧挂着嘲弄的表情,似乎对即将发生的事情很感兴趣。

    “嗯……王老师……嗯……”

    看到律师结结巴巴难以启齿的模样,王朵忍不住皱了皱眉,暗忖道:哎哟,你这副样子怎么能当律师?说话都这么费劲,关键时刻怎么跟人家辩论啊?王朵一边想一边偷偷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想确认一下下节课的时间。正在这时,她耳边忽然传来一句令人难以置信的不可思议的话。

    “您同意结婚就可以继承遗产。”

    “什么?你说什么?”

    王朵“忽”地转过头紧盯住宋天宇,目光中充满惊讶。宋天宇不得已又重复了一遍:

    “如果您同意和陆正国董事长选定的男人结婚,就可以继承遗产。当然,继承遗产还有更详细的……”

    这个没有因为突如其来的消息而震惊、没有因为陆定昊嘲讽的眼神而发怒的女教师,听到这句话之后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不由自主地抬高声音问道:“我要和谁结婚?!”

    “董事长选定的第一人选为陆定昊先生,如果您不同意,第二位是……”

    对方还没有说完,王朵就杏目圆睁地大叫道:“你疯了吗,现在?”

    天哪!这位律师到底在说些什么啊?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太令人难以置信了!几乎在一瞬间,王朵冲口而出问道:

    “陆定昊是谁?”

    好尴尬的问题,可是这个问题又非问不可!

    王朵还没听到律师回答,就听见那个糟糕的男人闷哼了两声。王朵不由自主地看了他一眼,忽然间有了一种糟糕的预感!天哪,该不会就是他吧?不是他的话,他干吗一直跟自己过不去呢?!

    “真是太恐怖了!”这句话冲口而出。

    直视着王朵苍白的脸庞,陆定昊也毫不示弱地“回敬”道:

    “彼此彼此!教书的,说吧!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我知道该怎么办?突然冒出一个从未听过也从未见过的什么狗屁遗嘱,我的人生可能都要变样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难道你不该谈谈感想吗?摇身一变成了大富翁,现在一定感慨万千吧!”

    王朵两眼怒视对方,毫不示弱地回嘴道:“拜托你说话注意了!我可不像你说话那么随便!”

    陆定昊一脸嘲讽地盯着王朵,似乎在说:哼!装什么装呀?我看你是无话可说才是!

    “看来你还是赞同我爷爷把公司转给你这个陌生女人了?”

    这绝对不可能!爷爷是如此精明老练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把万贯家产给一个没见过的女人呢?更何况还加上他!

    “我爷爷?这么说,你就是陆正国董事长的孙子喽?”王朵不住地打量陆定昊,好像他在撒谎似的。听了这话,宋天宇连忙插嘴道:

    “陆定昊先生是陆正国董事长的直系长孙,也是和王朵老师您结婚的……”

    “简直太荒谬了!”

    “绝对不可能!”

    陆定昊和王朵同时打断宋天宇,彼此看过一眼之后,都深深地吐了口气。

    “不幸中的万幸!至少在这一点上我们保持一致!”王朵讽刺地说道。

    陆定昊“当仁不让”:“我不是在问你打算怎么办吗?当初你勾引爷爷时就该把结婚问题谈清楚!”

    “我根本就不认识你爷爷!”王朵咬牙切齿一字一顿道。要不是禁止学校老师使用暴力,她真想好好揍这小子一顿!

    “要是你认为我爷爷会把孙子托付给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爷爷的头脑还很清醒的!”

    显然,陆定昊并不相信这位女教师。虽然她现在口口声声说自己完全不了解这件事,但是为了这么大一笔遗产,谁知道她背地里会玩些什么把戏?或许她早就垂涎三尺了,只是不表现出来吧!为了钱,谁敢说她以后不会对他有所企图?陆定昊死死地盯着这个强劲的“对手”,暗忖道:你就是靠这张清纯的脸把爷爷给蒙骗了,但是我陆定昊绝对不会栽在你这种女人手里的。”

    奇怪的是,面对陆定昊不屑的眼神,女孩并没有回避,她神情坦然地直视着他,面带一丝微笑回应道:

    “虽然对您来说非常遗憾,不过我说的全是真话,我确实没见过什么董事长。不过话说回来,您爷爷看起来的确非常清醒,换成我也不会让你继承遗产!”

    唉,看来桀骜不驯的大哥今天终于碰上高手了!这女孩的确不可小觑啊!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宋天宇没有插嘴的机会,只剩下叹气的份儿。正所谓“高手过招,难分输赢”,大哥和这个女孩真乃是棋逢对手,不相上下啊!显然他们谁都不肯让步,所以此刻,愤怒的火苗一个劲儿地往上蹿。

    王朵停顿几秒钟,微微摇头道:“看来这样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论,不知道你们究竟要我做什么?”

    王朵的动作和表情分明在告诉他们,她已经无法再继续忍受下去。

    “我该怎么做?除了结婚这种恐怖的事情外,我愿意为两位做你们期待的事。幸好董事长先生现在还健康地活在人世间,遗嘱什么的大概也不会被执行……不过我还是认为你们找错了人……不管是遗嘱还是股票,总之随你们的便吧!”

    王朵一边说一边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然后简短有力地结束了对话。

    “很抱歉我不能奉陪了,因为十分钟后我还有课。”

    王朵起身告辞,一阵淡淡的清香缓缓掠过陆定昊的鼻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