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情侦档案 > 【番外篇】萌宝来袭(4)
    ()    林夏看了看那份被画的面目非的文件,心里越很吃惊。沈林简只有五岁,这算是耳濡目染还是先天的直觉?

    “当初黑泽是死在我们面前的,而赵老板是死在监控下的,严格来说都是类似于诡异的死亡案件。

    但是后期我们也查了赵国强的尸体,是因为蛇毒死的。但是这和黑泽之前并没有直接的联系啊?”

    林夏还是问出了自己的不解,沈彧点点头示意林夏拿过一根笔,将小儿子画的线路又重新排了一下。

    “我想,小简想表达的是这个意思。”

    说着,沈彧将排好的线路给林夏指了出来。

    并且继续说:“我们之前只当黑泽和赵老板都是因为和原罪有关系,黑泽是身份暴露和赵老板是失去了利用价值。

    但是我们忽略了一个问题,两个人死亡的时间太接近了。黑泽当初假意炸死赵国强,被我们提前救走,而黑泽被我们抓了起来。

    按理说赵国强应该就不会死,但是最后他死于慢性蛇毒,这个就很有问题。”

    林夏似乎明白了沈彧的意思,试探的回应道:“你的意思是说,如果真的想要赵国强死,其实完不用黑泽出马,赵国强就可以死得悄无声息。

    但是黑泽的出现反而暴露了他自己,所以赵国强是一颗弃子,用来暴露黑泽用的。

    然后让我们抓捕黑泽,可是为什么又要杀了他?这前后不符合逻辑啊!”

    沈彧沉了沉气,犹豫了一下说了句:“或许,这才是最关键的,我们却一直忽略了。”

    “什么意思啊?”

    “先睡觉吧!明天我去刑侦队找一下资料,小简这次误打误撞犯的错,或许能给整个原罪案件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林夏不是很能明白沈彧的意思,但是当初沈彧提过,黑泽其实是部队安插在原罪的人,所以这其中还有什么,就需要沈彧去查了。

    第二天早上,沈彧送两个小家伙去了幼儿园后,就来到了刑侦队。

    跟汪莉莉提取了和原罪相关的所有卷宗,原本他的办公室现在是钱峰在用。沈彧就直接在档案室看了起来。

    看着看着,沈彧就看出不对了。黑泽是研究炸弹的高手,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心思缜密,而且善于伪装。

    那天队里抓到黑泽后就直接将他封闭在了集装箱里,如果有内部的人和原罪里应外合想要杀死黑泽,那以黑泽对炸药的研究,对方是不可能炸死他的。

    但是黑泽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更不可能在他面前自杀。

    事后警方处理现场时,只说黑泽整个人已经炸成了血沫,找不到尸骨了。

    但是,其实谁也没有真的看到黑泽的尸首,即使是他在集装箱里的时候,也是一直低着头,并没有露面的。

    这么一想,沈彧突然灵光一闪,连忙将黑泽死后的案件都串联了起来。

    等他看完一切,整个人都瘫在了椅子上。

    他怎么也没想到,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他竟然才发现被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孩子摆了一道。

    此时此刻,他更佩服自己儿子的敏锐直觉了。

    沈林简若是在这方面稍加努力,日后觉得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不过这么一想,最先发现这个文件奇怪的,是林沈熙。

    他不禁有些汗颜,自己五岁的时候要是能这么敏锐,原罪的案件,也不至于这么久才处理完了。

    想着想着他竟然有些出神,要不是汪莉莉要去吃午饭,进来看一下沈彧,估计他还在发愣呢!

    和汪莉莉说了几句,沈彧就离开了档案室。

    回家前顺便找了一下林启凯,将两个孩子发现的事情和林启凯简单的说了一下。

    其实就是想跟岳父炫耀一下儿子女儿,顺便说了一下黑泽的事情。

    林启凯对沈林简和林沈熙这两个宝贝疙瘩爱得不行,又聪明又惹人喜欢。

    听到沈彧这么一说,林启凯都有心以后让两个孩子往神探发面发展了。

    沈彧跟他寒暄了两句就离开了,回到家后就拉着林夏来到了书房。

    林夏知道他肯定是发现了什么,乖乖的跟在他后面,等他说。

    “还记得之前秦晋王敬拿来的那份资料吗?就是他们故意埋在咱家门下面的那个。”

    林夏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那个东西在哪里?”

    林夏想了想,时间实在是太久了,她确实一时间也想不起来了。

    “那时候你不是说拿到队里去研究了吗?后来拿回来了?”

    林夏这么一说,沈彧顿时想起来了。

    然后就开始在书柜里来回翻找,边找还边说:“那时候我拿到队里给咱爸看了,然后为了研究十年前的案子,我又拿回来了。

    我找找看啊···在这里!”

    说完沈彧就从书柜的缝隙里掏出来一个牛皮纸袋子,他将袋子打开,里面的东西统统被倒了出来。

    看着那些照片和卷宗,林夏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就是这个,我知道黑泽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林夏一时间没明白,沈彧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哎呀你从头给我说,听得我云里雾里的。”

    沈彧兴奋的拉着林夏坐下,拿着那些照片说道:“当初秦晋王敬是不是说,这些并非黑泽要给我们的,是他们后期掉包的?”

    看到林夏点头,沈彧继续说:“但是我们却凭借着这个被掉包的案件,将整个原罪的案件都串联了起来对不对?

    你觉得这是巧合吗?甚至黑泽救下他们两个人,是巧合吗?”

    说到这,林夏才有了一些头绪,好像明白沈彧在兴奋什么了。

    “你是说,其实这一切,都是黑泽在‘导演’的,他之所以接近秦晋王敬,就是因为知道他的身份?”

    “没错,甚至预料到了两人会将他原本要给我们的案子调包。我猜他其实并非想给我们什么,就是想让那两人来找我们。”

    林夏不是很能理解黑泽的神奇操作,纳闷的问道:“那他为什么不直接跟他们说呢?这样绕来绕去,万一两人没有按照他的计划来实施,那他岂不是自作聪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