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能逆天救命 > 第51章 针灸
    去家里的话,倒正合了秦飞扬的心意,在这儿人多嘴杂,而且大多数都是他比较厌烦的人。

    “行。”秦飞扬简短的回答。

    萧梦语很洒脱的拉着秦丽的手走在前边,秦飞扬隔了几步后慢悠悠的跟在后面。

    “梦语……”张冉在后面扬着手叫了一声,萧梦语装没听见,搂着秦丽低语,头也不回的去了。

    “庄小姐……”张冉皱着眉头,想了想又回头指着秦飞扬的背影问了一下庄思晴,“那个人,是庄小姐的朋友吧?他……跟萧小姐很熟吗?”

    “我哪知道!”庄思晴没好气的回答,不过想了想后又还是说了一句:“据我所知,他们以前应该是不认识的!”

    不认识就对了,要是认识的才怪呢!

    作为萧梦语公司的老板,张冉对萧梦语的情况算是很熟的,尤其是她的家庭和感情方面的底细,可以说是一清二楚,但刚才这个男人,他确实不知道!

    萧梦语平时给他的感觉就是很冷静,很理智,远超出同龄人的理智,特别是感情这一方面,他可从没听说也没见到过萧梦语有喜欢的男人,一个也没有!

    现在却忽然冒出来一个她说“必须要跟他在一起”的男人!

    在外边跟几个圈内人聊着天的经纪人小谢忽然看到萧梦语跟一个不认识的女孩亲昵的搂着腰出去。

    她呆了呆,然后跟着跑过去问:“梦语,你去哪儿?”

    萧梦语看了她一眼,挥着手示意:“我有点事,你就在这边吧。”

    小谢又呆了呆,有些不放心的又追了几步:“梦语,这……不好吧,不安全……”

    像萧梦语这样的人没有乔装遮掩的跑出去,其实是很危险的,国内的粉丝人多,很容易发生混乱,比如挤压踩踏,容易酿生事故,所以说明星大咖在国内出行都会遮头遮脸,不然不敢出去。

    而萧梦语现在一点也没有遮掩的出去,她能放心吗?

    萧梦语又摆了摆手制止她:“别跟来,放心,我就在这小区里,没事。”

    像这种级别的高档别墅区,物业管理相当严格,不会随便放人进来,再说除了来这里参加派对的人以外,也没有人知道她会来,所以即使走出去也没有问题,粉丝不是歹徒。

    看到萧梦语很坚决不让她跟去的表情,小谢只得停了下来,不晓得她到底是什么原因,那个女孩应该只是个粉丝吧,为什么对她这么特别?

    张冉也想不通,甩了甩头,索性又把注意力放到了庄思晴身上。

    “庄小姐,今晚还有个饭局,没有外人,是永明永唯的局,你也一起吧?”张冉又试着邀请庄思晴,见她脸有不愉,赶紧又说道:“你要是不喜欢就不去,我可以单独请你吃个饭,可以吗?”

    “不去!”

    庄思晴压根儿就没想给张冉好脸色,直截了当的就拒绝了,眼神儿望着秦飞扬出去的方向,哼了哼,也过去了。

    张冉好生不痛快,他也感觉到庄思晴对他没半分儿的意思,既没有好感也不是恶感,就当他不存在一般,想一想确实很懊恼。

    这个庄思晴还真难搞,关键还不能用非常手段,她这种身份的女人绝不是用下三槛的手段可以征服的,用歪门邪道的不行,用钱又没她多,让平时足智多谋的他都觉得无计可施。

    别墅外边的林荫小道上,萧梦语跟秦丽并排走着,她一边走一边打量这环境。

    除了庄永明庄永唯办的派对外闹腾外,其他隔壁的别墅里都没有人出来,偶尔会有一辆私车过路,但也没有停下来,行人更是一个都没有,远不像一般的住宅区那么多人在小区里走动。

    这个别墅差不多也是省城最顶级的高档住宅区了,有钱人的生活毕竟跟普通人远不一样。

    萧梦语走了一阵,又瞄了瞄后面,见秦飞扬慢悠悠儿的跟在后面,心里猜测着,他真能治好自己的脑疾吗?

    说实话,今天来参加这个派对,她还有些勉强,张冉也表示了“重要”的意思,她最终还是答应来了,其实来了后她还是觉得这就是一个无聊的公子哥的派对。

    但就是这么个无聊的派对中,她却遇到了这个奇怪的人,不知道今天算不算是她的幸运日?

    很快就到了秦飞扬那栋别墅,跟庄家开派对的别墅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造型和设施。

    萧梦语不禁暗暗吃惊,这个人……以这栋别墅来说,他应该算是有钱人之列了,照这个来看,大概率应该不是骗钱的。

    但她却又忍不住的疑惑,她这个病真能治得好吗?

    秦丽单纯,她压根儿没想过其他的,只认为萧梦语真只是想参观一下她家的房子,只是想跟她聊一聊。

    一进别墅大铁栏门里,萧梦语就看到停着的那辆宾利,这个车,最低都得花七百万左右,一般的普通有钱人装比都装不起,这别墅,这车,难道是靠他当医生赚来的?

    萧梦语很清楚,如果说是世界级的顶尖医生,那确实非常赚钱,但这个人,既这么年轻,又在国内,一个省城的医院也养不住世界级的顶尖医生,那种级别的几乎都已经被挖到国外那些顶级医疗机构了。

    “萧……梦语姐姐,你先坐一会儿,我给你倒茶……”秦丽一到家就客气起来,有点小主人模样。

    秦飞扬也示意她稍等一下,他到楼上去了,是去他房间把庄荣送给他的那一套银针拿了下来。

    反正是在家里,没有外人来,索性就在客厅里治吧,有妹妹在场,气氛好一些,若是单独在房间里,他反而觉得不自在。

    毕竟萧梦语的身份很特殊了。

    一会儿,秦飞扬就拿了银针盒子下楼来,指了指宽大的沙发说:“萧小姐,就在这沙发上吧,我给你用针灸治一治。”

    萧梦语没有先躺下,而是用莹莹如玉石的眼睛看着他,想了好一阵才轻轻的说:“你……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在治之前,我想问一下,你给我治这个病,如果……如果治好了需要我给多少钱?”

    萧梦语平时就很理智,刚才是因为秦飞扬那一下止疼让她激动了,这会儿又开始冷静下来,她不得不考虑,如果对方给她治了,可能多半是治不好的,但即使治不好,也要收钱,她怕这是一场陷阱,所以还是先把条件谈好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