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红楼之殊途 > 第三十八章 作弊的条件
    虽然意识到自己被邬九宫给糊弄了,但是林堇没有回去和他辩驳一二的意思,转道去了几家糕饼铺,买了家里人喜欢吃的点心,没用身后的小厮拿着,亲自拎着回了家。

    回到东院,还没进屋,就听到杨琳奶声奶气的声音,正在背《千字文》。伴随着“……云腾致雨,露结为霜。金生丽水,玉出昆冈。……”的背诵声,林堇进了屋,把手里的点心递给一旁的大丫鬟锦绣,让她将其拿出来摆盘,端上来大家好吃。

    杨婉笑眯眯的夸着背完了一段仰着头看她的杨琳:“琳哥儿真聪明,这么快就全都背下了,比你哥哥强多了,当初你哥哥可是背了足足两三天才背下这一段。”

    坐在一边的林堇闻言不悦的插话进来:“妈,你夸弟弟就夸弟弟好了,干嘛非得带上我,而且还要踩上一脚才行。是,我背书是比不上弟弟,可其它方面比他强的地方,你怎么不说呀?”

    林姑妈笑着打圆场:“堇哥儿,你妈那个人不会说话,你又不是你知道,她没有踩你的意思。只不过你们哥俩都是你妈给启的蒙,看到琳哥儿现在这个样子,自然想起了当初你刚开始学认字时的模样,放在一起说说,这是免不了的事。”

    其实林堇只是随口那么一说,并没有上心,但是让林姑妈这么一说,反倒让人觉得她就是在抱怨,是在计较,因此,当下她不好在说什么。就在她沉默的时候,正好锦绣把点心收拾好端了上来,她伸手拿了一块,吃了起来。

    林姑妈给杨琳拿了一块,看着吃得香甜的杨琳,叹道:“孩子都是见风长,刚出生时只是那么一点点大,眨眼间,琳哥儿就到了识字的年纪,没两年,就要上学了,再等几年就该参加科举了。只是像琳哥儿这种情况,不知道将来考科举,是回姑苏考,还是在无锡考?”

    在后世,姑苏和无锡这两个距离比较近的城市都属于江苏省,但是在这会儿,林氏宗族所在的姑苏属于苏州府,杨氏宗族所在的无锡属于常州府,分属不同的省份。而杨琳在林家和在杨家的宗族都录有名字,所以他科举考试,有两个地方选择。

    杨婉不以为然的道:“不管是在姑苏考,还是在无锡考,都没什么差别,这两个地方都隶属江南地界。江南这边文风正盛,同样才学的学子,在北边就能考中,但是在江南则有很大的可能会落榜。”

    林堇没听明白,神色诧异的插话:“为什么要去姑苏或无锡考?”

    林姑妈向她解释道:“学子参加科举考试,要在本身籍贯所在地考。不然,谁都知道,因为文风盛而导致科举考试难度加大的江南学子跑到北方那些读书人少的偏僻之地参加科举考试,虽然不是一考一个准,但是考中的几率要大的多。

    届时,学子们一窝蜂的往那些考中几率大的地方扎,不仅对本地的学子不公平,而且也会造成很坏的影响,因此朝廷对学子参加科考有严格规定,必须在籍贯本地考,不允许‘冒籍’。”

    听了林姑妈的话,林堇恍然大悟,后世高考也有这种情况。在知道科举开哦是要原籍考的时候,她心中一动,想到如果要参加科举考试,她也需要回姑苏考,而姑苏那边她从来都没去过,所以那边根本没人认识她,她要是找人替她参加考试,也没人知道考试的人是不是她。

    随后的几天,林堇越琢磨越觉得这事可行。姑苏那边,不管是宗族,还是各个地方官员都不认识她,所以这事不仅可操作性非常大,而且成功率也非常高。

    虽然朝廷为了防止作弊,要求参加考试的学子必须有人作保,而且一旦查出来,不仅学子会受到处罚,就连帮其做保的都会受到牵连,但是哪怕是后世,高考查得那么严,依然有人敢顶风犯案,更何况这个社会。

    再说,后世高考好歹还有照片可以对照,但这里只有文字描述,就像曹公描写宝玉的模样一般,如果不是人站在面前,就冲这份文字描写,能找出多少和其相像的人来?所以,根本不需要担心过不了验看那关?

    至于画像,据林堇所知,科举考试并没有给考生画像。这一点,更是大大的提高了这事成功的可能性。其实之所以不提供画像,也可以理解,在西洋写实素描没有传进来的这个时间,历史上流传下来的哪怕是以擅长画人物而出名的画家画的人像,在她看来,也都挺抽象的。

    林堇觉得就算将那画像拿给林姑妈、林如海和杨婉这些和她朝夕相处的亲人看,如果不事先说明的话,估计他们都认不出来画像中的那人是她。所以,就算是她本人去参加考试,拿着那画像,也可能在入考场时,被验看的人给认错了。

    虽然邬九宫那天的话,林堇虽然并不认可,但是不得不承认,他有一句话确实说对了,那就是她身上到底还是有一个功名的好,哪怕是最低等的秀才呢,至少和普通百姓比起来也有很多特权。

    越琢磨越觉得可行的林堇不由得兴奋起来,如果作弊成功,那么她就能有秀才的功名了,哪怕她以后就算捐官不成功,也能稍微松一口气,毕竟秀才本身就是“士”这一阶层中的一员,虽然是位于最底层,但终究比平民百姓强。

    只是真要操作起来,这其中的事情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替考的人选从哪里找?这个人纵使和林堇长得不像,但是在语言描述上,应该要有雷同的地方。

    而且最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这个人选必须要保证极为可靠,不仅能在事后做到守口如瓶,而且不会以此为依仗,来敲诈勒索或要挟林堇。

    就在林堇琢磨这事的时候,她忽然想到了自己之前定下的捐官入仕的想法,那个时候她还在唾弃自己没出息,但是没出息归没出息,不管怎么说,捐官入仕,在这个时代好歹是允许的,但是她现在琢磨的科举考试作弊,可是不被允许的。她真是越来越堕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