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泰阿剑魂 > 第三七0章 神剑之威
    荆轲摸着酒杯,好久,才叹气了:“唉,大秦就是厉害,果然有一统天下之势!哈哈,秦王也不错,果然不愧是一代英雄,所以,我们燕丹也认命了,派我出使大秦,他只希望秦国、燕国之间无战事,所以,咱们的礼物就是燕国的地图!”

    此语一出,无论嬴政,还是韩行烈,相视一笑,很久,嬴政才叹气了:“唉,王子丹有如此美意,自然很好,我大秦先接受燕国王子的美意了,哈哈!咱们今日只喝酒,不谈政事,不如,明日在大殿之上,咱们再谈国事,哈哈!”

    “诺,谨遵秦王的旨意!哈哈,荆轲敬秦王,祝秦王早日得偿所愿,扫平天下,实现天下一统!”荆轲佯装出一副愉快的样子。

    秦王嬴政一瞧,就知道了燕国的态度:看来,献图是假,刺杀是真,这荆轲也算活到头了,算了,成全他!

    所以,他愉快地接受荆轲的祝福,笑了:“哈哈,那咱们只有欣然接受了,谢谢荆师兄,借你吉言,我们大秦肯定早日一统天下,嘿嘿!”

    随后就是一阵狂饮,荆轲去时,又摇摇晃晃的,一副酒足饭饱之态!

    见他去了,雨依王后才叹气了:“没想到,这荆轲刺秦王真有其事,大王,你准备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呢?不会真的要将他剁成肉泥吧?”

    脸上当然一副不忍心了,眉目微皱!

    “当然不会了,他好歹是我们的师兄嘛,哈哈,既然,他是剑客,又是刺客,我们就给他最光荣的死法,寡人将与他决斗,哈哈!”秦王嬴政得意地笑了。

    “啊!”此语一出,所有美人儿都惊呆了:“决斗?为什么?”

    脸上又一个个都露出来担心之意,花容都有点失色了!

    韩行烈见她们如此关注此事,足见个个都深爱着嬴政,替他开心了,笑道:“你们放心,荆轲的剑术跟宗天行差不多,应该不是秦王的对手,所以,他会轻轻松松干掉荆轲的!哈哈,来,咱们先预祝大王旗开得胜!”

    众美人这才放了心,一个个都露出满意之态,赶紧替他们斟酒了!

    “哈哈,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烈哥也’,嘿嘿,老大,我用不用泰阿神剑?还是换一把普通的剑跟荆轲比剑?感觉用泰阿神剑似乎对荆轲太不公平了吧?”嬴政有点想冒险了。

    他想正大光明地跟荆轲比剑,不想逞神剑之利!

    韩行烈像审视怪物一般看了他一会儿,才叹气了,随后笑了:“老四啊,这不是江湖比武,他是杀手,所以,咱们也不用客气,懂吗?”

    嬴政闻言不语了,想了想,才欣然同意了,却是一脸无奈!

    他当然知道,这是韩行烈同意他跟荆轲比剑的底线,否则,解决荆轲的事儿就由不着他出手了,韩行烈会及时处理掉荆轲!

    那,他又将少了一次动手的机会!

    他能出手的机会已越来越少,这就是当秦王的代价!

    雨依王后见状,才放心了,脸上露出来甜美的微笑:“是啊,大王,咱们大王用泰阿神剑,最多,允许荆轲带几个杀手共同参战嘛!不过,我大哥肯定要出手的!”

    这才是重点:有韩行烈出手,天下间还有谁可以与之抗衡?

    她早就知道了,这个时代最杰出的剑客,不是荆轲,不是燕丹,当然,也不是嬴政,而是韩行烈,这是逍遥居老祖宗的论断!

    嬴政哈哈一笑,大乐,笑了:“行,按你们说的办,哈哈,寡人遵王后之命就是了!”

    “多谢大王!来,姐妹们,咱们共敬大王!”雨依王后得意地笑了。

    次日,到了秦国的论政大殿,嬴政的脸色并不好,似乎有点不爽快!

    群臣见了,有的人竟忍不住打了个寒噤:难道,大王今天要整治谁?看来,今天得小心了!否则,犯了龙颜,那,以后就别想在朝堂之上混了!

    嬴政打了手势,下边的郎官就高叫了:“燕国使者荆轲觐见我大秦大王!”

    众人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今天要召见燕国的使臣了,难怪,气氛如此凝重!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即将到来了燕国使臣荆轲的身上,一股强大的压力自然而来,这让荆轲很不舒服,偏偏,无从拒绝,这是大秦的地盘!

    但,当他手捧着他们精心制作的地图时,一股更强大的信心就油然而生了,目光中露出来坚决与果断!

    缓缓地走进了秦国的大殿,侍卫正想过来接过地图时,荆轲却笑了:“这是我燕国对大秦的贡品,岂可由你们代接,得秦王亲自来接!”

    侍卫们怒了,正想喝斥他时,秦王嬴政哈哈一笑:“既如此,荆轲先生亲自进献礼物吧,不知道燕国有什么好东西上贡?”

    他当然知道是什么,故意刁难一下荆轲,免得他太放肆了!

    “燕国地图!请问大王,这礼物是不是够重了?”荆轲也不软弱,立刻反击!

    “啊,地图?”阳泉君忍不住惊呼了,随后道:“这是不是意味着燕国准备向我们大秦投降了?哈哈,恭喜大王!”

    他这会儿居然有点沉不住气了,脸色向红,兴奋了!

    白痴!这阳泉君中邪了?

    嬴政闪过这样的念头,却招荆轲上前上贡礼物了!

    这时,荆轲的眼睛里露出来兴奋与杀意,沿台阶而上,往他此行的目标而去!

    秦王嬴政、韩行烈相视一眼,都露出来浅浅的微笑,如猫捉老鼠般,扫向了荆轲!

    终于,地图已放在了嬴政的面前,荆轲已缓缓地展开地图了,不经意间,他的手竟颤抖了几下!

    嬴政、韩行烈收在眼,嬴政正想说话时,韩行烈已抢先了:“荆师兄小心点,虽然,这是厚布做的地图,但也要小心,被损坏了,就不好了,嘿嘿!”

    随着他的冷笑,旁边的人都露出来诧异之色:为什么?这韩王子究竟想说什么?

    荆轲似乎听懂了韩行列的话,但,他的情绪马上就稳定下了,甚至,露出来他到大秦之后从未有见平静!

    匕首已经出现了:图穷匕首出!

    荆轲已将匕首抄在手里,眼看就要向嬴政再去!

    这时,众人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来,燕国的使者是来刺杀嬴政的!

    “哈哈,荆先生是不是可以收手了?你的这一着早就在我们的算计之中,嘿嘿,荆先生,不如,你给我们大王来一场正式的决斗如何?”韩行烈的声音响起来了。

    荆轲这才明白:原来,他们早就看穿了他们的心思!

    不得已,他只得叹气了:“原来你们早就看穿了我们的目的,很好!决斗就决斗!我跟嬴政打,还是跟韩王子打?”

    他不得不问清楚!

    “哈哈,当然是跟秦王打了,三日之后,西山落叶亭,如何?当然,荆轲先生可以召集你们的杀手集团!而我们这边,大王、我、韩震、赵玄,四人,如何?哈哈!”韩行烈开心地笑了。

    嬴政亦然,甚至,比韩行烈更开心!

    见他们如此自信,荆轲一呆,随后叹气了:“很好,那,咱们三日后西山落叶亭见!”

    然后,他就扬长而去,连基本的礼仪都免了,一副杀手之态!

    群臣的惊愕之中,嬴政哈哈一笑,大乐:“三日之后,谁也不准前往,我们四人去!告诉王翦、蒙恬,五日之后,领六十万大军,伐楚!好了,退朝!”

    再不理会群臣,他已开心地走了。

    “好了,阳泉君、韩俊,还有你们几个,招呼好群臣,不准他们去观战!嬴老将军,你们也一样!”韩行烈已吩咐了。

    “诺!”众人早就视他为群臣这首,赶紧应了!

    阳泉君随后一笑,紧张地问:“大王不会有危险吧?”

    “哈哈,阳泉放心,大王肯定没事!嘿嘿,我们老四怎么可能有危险?”韩行烈自信地道。

    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群臣这才放心了,一个个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三日之后,西山,落叶亭!

    嬴政、韩行烈果然只带了韩震、赵玄,而荆轲那边,当然是杀手尽出了,居然了五百余人,一个个都如夺命的凶器!

    见他们居然真的只有四人前来,连荆轲都有点意外,叹息道:“嬴政,啊,不,秦王,你不至于以为我真的是来跟你决斗吧?哈哈,我们有五百人之多,你们才是人,是不是太托大了?”

    “哈哈,荆是师兄,人数不是问题!嘿嘿,你别忘了,我手里拿的可是泰阿神剑,哈哈,天下第一神剑!”嬴政得意地笑了。

    荆轲闻言,先是一呆,随后一阵得意,嘲弄道:“哈哈,泰阿神剑固然是神剑,可是,剑终究是剑,哈哈,你不至于以为他是神灵吧?”

    “嘿嘿,是不是神灵,一会儿荆师兄就知道了!哈哈,你不后悔吗?到目前为止,荆师兄要撤退,咱们绝不为难你们!”嬴政自信地笑了。

    荆轲又是一呆,随后笑了:“唉,我们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再说了,咱们五百余人,你们才四人,哈哈,这一仗我们赢定了,你说说,咱们能退吗?那,我们岂非成了傻子了?”

    他的确自信,身边的燕五、燕八,还有田十二等,都是当世一等一的剑客,如此,优势,岂可退缩?

    “哈哈,荆师兄真是自信,那,就开始吧!怎么玩儿?”韩行烈开心地笑了。

    他并不喜欢屠杀,这,这一场决战却势在必行,躲不过去,只有坦然面对!

    荆轲却有点托大了:“虽然我们人数优势,但本盟主毕竟是天下至尊,所以,嬴政小子,老夫给你一个机会,咱们先单挑,我先击败你,咱们再围杀你们!”

    “夜郞自大!好吧,荆师兄既然有信心,那,烈哥,我们成全他,哈哈!”韩震率先露出来轻蔑之意。

    他当然知道手握泰阿神剑的威力,宗天行几乎没有任何还手之力,荆轲又岂能例外?

    荆轲已拔出来家传的宝剑,笑道:“嘿嘿,我这把剑也是当年巴山精铁所铸,比之泰阿剑不会太逊色,哈哈,来吧,嬴政,你先攻吧!”

    “如你所愿,那,荆轲师兄小心了!”

    嬴政拔出来泰阿神剑,阳光下的神剑之芒如黄金般闪了出来强烈的光泽,随着嬴政内力的提升,一股强大的气势在空中升腾,而且,越来越强烈!

    所有人的目光都情不自禁地被吸引了,晓得他一出剑,必然是雷霆万钧之力!

    果然,当嬴政一招水银泻地击出来,一股泰山压顶般的气势向荆轲袭去!

    荆轲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双剑未交,那强大的压力就让他的宝剑低头了,他只得用强大的意念试图去控制宝剑,却不能如意!

    随后,嬴政的神剑已杀到,见躲无可避,他只得勉强提起来宝剑试图阻挡,嬴政的剑招早就轰开了他的宝剑!

    而泰阿神剑的威力远不止此,在水银泻地的引诱下,那剑气变成了铺天盖地之剑,瞬间,就将荆轲砍成了肉泥!

    仅一剑,所谓的当世第一高手就成了肉泥,毫无抵抗之力!

    所有人都惊呆了,连韩行烈也不例外:早知道泰阿神剑威力无穷,没想到,竟厉害到如此地步,连他都有点恐惧!

    也许,只有逍遥居的老祖宗才能抗得住如此巨大的威力,啊,不,他们或者根本用不着抵挡,因为,神剑自会听他们招呼!

    旁边的杀手们一个个都傻眼了,好一会儿,才一个个拔出剑来,疯狂地向他们扑去!

    嬴政、韩行烈、韩震、赵玄见状,叹息之余,才挥剑还击!

    只因泰阿神剑的威力太大了,才片刻时间,他们就将那五百余名杀手尽数诛灭!

    收了剑,嬴政才叹气了:“唉,没想到这一呀这么爽快!不过,确实打得过瘾!啊,不知道我手持泰阿神剑,用尽全力,能不能攻破师父的防御?”

    “哈哈,你小子又想疯了是不是?你可以试,但,结果很无趣,因为泰阿神剑在老祖宗面前,不过是绵羊而已,嘿嘿!”

    韩行烈得意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