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凡贵族 > 第619章 面对现实
    邓肯要塞,指挥官的休息室。

    石墙烛台上六支儿臂粗细的牛油蜡烛照亮五十平米大小的房间,做工精美的铁铸书桌沉淀着铁山帝国的历史余韵,与休息室的朴素格调显得格格不入。没有光滑的木地板,没有墙壁雕饰,没有精美的水晶吊灯,灰岩石砖构成房间最朴素的色调。

    这原本就是一间供骑士休息的房间,青铜骑士的休息室。

    邓肯要塞有更豪奢的休息室,腓特烈家族的历代君主每次巡视邓肯要塞都会住在他们的专用房间。如今,腓特烈皇帝和腓特烈大公被半人马入侵者困在几百公里之外的光明城。扼守撒桑帝国东部门户的邓肯要塞,迎来新的指挥官——乌塞因.巴塞留斯公爵。

    撒桑帝国的世俗领主有一大半是铁山帝国大贵族的后裔,相比腓特烈,他们更愿意承认巴塞留斯的正统地位。因为没有人喜欢圣骑士家族骑在世俗领主的头上指手画脚。当然,血脉也是极其重要的因素。脱离了光明印记,除了那头象征古老血脉的蓝发,腓特烈家族仅仅拥有顶级的白银血脉,而巴塞留斯的高贵血脉无可置疑。

    历代的巴塞留斯很乐意被撒桑领主称为陛下。乌塞因是个例外,他以低调谦虚著称,反对陛下的称谓,即便入主邓肯要塞,也不住进腓特烈皇族的专用休息室,选择了这间普普通通的小房间作为自己的临时住所,摆放在房间中央的铁铸书桌,仅仅是因为他平时用的顺手,才命人不远千里,从帝国西陲,搬到帝国东境的邓肯要塞。

    安德莉娅.温布尔顿对乌塞因颇有微词,尽管他的谦虚品质赢得佛利德斯牧首的友谊,为西部领主争取到实实在在的好处,但低调绝不是铁山皇族应有的风范。撒桑帝国的殿下们因为乌塞因的某些做法,开始向腓特烈皇族靠拢。这次,帝国的11位殿下中的9位与腓特烈皇帝共同被困在开拓领前线,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说到底,佛利德斯牧首也是个特斯蒂尔,他只会站在光辉骑士团的一边。牧首对巴塞留斯的善意和公正永远都有一条底线。

    乌塞因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可他在这关键时刻依然保持低调谦虚的作风,向篡位者释放臣服的信号,只会令铁山帝国的贵族后裔们感到心灰意冷。

    安德莉娅有时候忍不住会想自己效忠的主君,铁山帝国的继承者,乌塞因.巴塞留斯是否丧失了恢复先祖荣光的雄心壮志?

    吐了口气,安德莉娅声音清冷地说道:“温布尔顿殿下没有让我参加灰狗村之战,具体的战况,我不得而知。但温布尔顿殿下向我声明,岗比斯的先锋军后天来邓肯要塞,与陛下会晤。”

    坐在铁桌后面的巴塞留斯公爵沉吟片刻,语气温和地问道:“兰德尔殿下斩杀的食人魔督军处于狂暴状态?”

    安德莉娅挑了下细长如剑的眉毛,纠正乌塞因的称呼上的错误,“是温布尔顿殿下。”

    乌塞因怔了下,抬头看了眼有着惊人美貌的女伯爵,见她神情很是认真,不由得敲了敲桌面,玩笑说道:“金眼伯爵如果是温布尔顿殿下,那你这一脉温布尔顿如何称正统?”

    安德莉娅淡淡说道:“我这一脉原本就不是剑圣德拉文的直系子嗣,既然温布尔顿殿下重现太阳精灵的至高血脉,他是理所当然的温布尔顿正统。”

    乌塞因含笑赞叹道:“安德莉娅,原来你是可以接受现实的。”

    “陛下是巴塞留斯女皇和温布尔顿亲王的直系后代,身具高贵的黄金血脉,铁山帝国的继承者,同样是不容置疑的事实。”安德莉娅冷若冰霜地说道。

    乌塞因脸上的微笑变成了苦笑,摇了摇头,说:“你说的对,可我并不喜欢陛下的称谓,这让我有种名不符实的尴尬……好吧,只要伯爵大人高兴,随便你怎么称呼我……咳,那么温布尔顿殿下斩杀了重伤狂暴的食人魔督军?”

    “是的。”安德莉娅面色稍缓,颔首说道。一个宽厚谦逊的主君让她想生气都难。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碾压……温布尔顿殿下的实力彻底碾压黄金阶的食人魔督军。”乌塞因兴奋地说道:“他能够碾压食人魔督军,就能碾压绝大多数黄金级的兽人首领。有温布尔顿殿下镇压东境防线,我们可以少死许多人……唉,我曾经怀疑他的传奇实力,我显然是错了。”

    安德莉娅轻轻抿了下嘴唇,问道:“陛下能斩杀凶暴食人魔督军吗?”

    “不一样的。”乌塞因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即便纳赫蒂加尔和尼奥韦斯特两大传奇骑士也做不到金眼伯爵那种程度。他们必须带人强攻灰狗村,同时面对食人魔督军和它的兽人奴隶。图尔南斯和特斯蒂尔都可以独自伏击食人魔督军,但他们得耐心等待对方落单,等一天,还是等一个月,那就不好说了。”

    他顿了顿,问道:“你似乎不太高兴?”

    女伯爵内心的忧虑写在精致绝伦的俏脸上,蹙起眉毛,反问道:“你认为这值得高兴吗?温布尔顿殿下明显要接管邓肯要塞的指挥权,而邓肯要塞位于东境防线的中枢,具有非同一般的政治意义,几乎象征着撒桑帝国皇都。”

    乌塞因耸了耸肩膀,调侃道:“我以为温布尔顿殿下出手援助,会让你心存倾慕。”

    “这个玩笑并不好笑!”安德莉娅锐利的目光盯着巴塞留斯蔚蓝的眼睛,冷冷说道:“我有丈夫。”

    “安德莉娅,我无意冒犯。”乌塞因正色说道:“可我还是要说,艾克烈已经做好了晋升白银阶的准备,你不能一直拖着他。我不希望看到你和艾克烈.巴塞留斯反目成仇…….我们得接受现实。”

    安德莉娅有丈夫,有继承人,可她绝世美貌也不能让自己的丈夫停止对骑士之道的追求,总有一天,他们必须像大多数白银骑士夫妇那样选择分居,追求各自的伴侣,扩散高贵血脉,从而壮大家族的实力。

    “我和艾克烈的事情不劳陛下操心,陛下还是先面对眼前的现实吧。”安德莉娅不悦地说道:“领主们渴望巴塞留斯领导他们获取胜利与荣耀。”

    “好。”乌塞因微笑着点点头,转而说道:“现实是,教会点燃红烟烽火就没准备放过半人马大军。战争的指挥权一直在特斯蒂尔大团长的手上,而东境防线的指挥权其实是在佛利德斯牧首的手上。在这场波及整个人类国度的战争中,邓肯要塞只是东境防线的一座要塞,不存在任何政治意义……现实是,我们手上只有4万骑兵,他们来自撒桑帝国的各大家族,领主们把最精锐的骑兵托付给我,绝不希望我把他们当成毫无价值的牺牲品……现实是,坚守东境防线的守备兵由各家族的民兵担任,归各战区的指挥官调配,但齐格弗里德.腓特烈对守备军负全部的责任……这一切都是佛利德斯牧首和我事先说好的,无论东境防线有多少守备军战死都牵扯不到我们的头上……腓特烈的皇长子承担最大的责任,佛利德斯牧首掌握后勤补给、兵员补充、神术力量,他要求我们放弃邓肯要塞战区,我们凭什么拒绝?为什么要拒绝?同奥萝克希娅合并兵一处,符合东境防线的需要,也符合我们的利益。”

    “安德莉娅别让先祖的荣光与傲慢遮住你的眼睛……嗯,这是我对你的忠告。”

    女伯爵愕然片刻,迟疑说道:“可是……可是我们在邓肯要塞战区耗费了精力,付出了牺牲……”

    “但灰狗村不是我们攻破的。”

    乌塞因站起身,说道:“安德莉娅,我已经放出信鸦,请奥萝克希娅赶到邓肯要塞,同岗比斯的两位殿下举行会晤。你不妨去安排一下接待事宜……哦,对了,佛利德斯牧首和齐格弗里德皇长子也会来参加会晤。”

    巴塞留斯公爵下了逐客令,安德莉娅收敛心绪,起身施礼告退。

    等女伯爵清脆的脚步声渐渐消失,乌塞因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安德莉娅生性高傲,但缺乏耐心,没有杰出的政治才能,却是最锋利的长剑,令敌人畏惧,让主人谨慎,永远和温柔不沾边。

    谁娶了她,谁就有罪受了,可怜的艾克烈,愿你今夜愉快……乌塞因替自己的远房堂弟祈祷,拉开房门,独自一人朝要塞的地牢走去。

    直通地下的螺旋楼梯黑暗阴冷,巴塞留斯的战靴踩踏潮湿的石阶无声无息,他仿佛与地下环境融为一体。

    被关押的囚犯对公爵的到来毫不知情,直到牢门吱吱嘎嘎地打开,又砰的一声关上,惊醒的囚犯从干草铺就的窝里缓缓坐起,眼窝深处亮起两团晦暗的红光,就像传说中的亡灵之眼。

    “我很高兴见到两位殿下。”囚犯抚胸施礼,声音苍老干涩,和他肌肉扎实的魁梧外形完全不相称。

    乌塞因的身边站着一位个头高挑的女士,黑暗遮蔽她的容颜,但囚犯的眼睛似乎有看破黑暗的能力。

    “阁下如何称号?”女士开口问道,她的声音宛如溪水流淌般的轻灵悦耳,仿佛能够流进人的心里。

    “尊贵的巴塞留斯殿下,您可以称我为‘囚徒’。”囚犯向女士抚胸施礼。

    这位女士竟然就是巴塞留斯家族的守护者,镇守东境防线北部的黄金骑士,奥萝克希娅.巴塞留斯。

    “囚徒?”乌塞因上下打量了对面的囚犯,笑道:“通过一个死囚的身体和我们对话,很神奇的巫术……邓肯要塞有许多牧师,你施展巫术不怕暴露吗?”

    囚徒眼中的红光闪烁,缓慢地答道:“这个仪式很复杂,且代价高昂,唯独不会被牧师察觉。”

    “这么说,阁下承认你们同光辉教会有关系?”奥萝克希娅淡淡地问道。

    “呵呵,自万神殿动乱以来,人类国度再没有出现过巫师组织。两位殿下智慧超凡,自然能够想到教会暗中培养了一个巫师组织。”囚徒点点头,坦然说道:“没错,我们和教会有关。我们是至高主的虔诚信徒,对外是阴影议会,对内是阴影牧师。我们的使命是收拢人类国度的巫术觉醒者,防止类似万神殿的灾难重演。”

    乌塞因和奥萝克希娅对这个答案似乎早有预料,又或者任何变故都不能撼动黄金骑士的意志。两人对视一眼,巴塞留斯公爵颔首道:“教会理所当然要防范类似的灾难,控制巫师那是骑士贵族的一贯做派,既然教皇一脉已经失势,光辉骑士团暗中培养阴影牧师,合乎情理。”

    “我有个疑问,阴影议会帮助我们巴塞留斯培养嗜血战士,我们双方打了三年的交道,囚徒阁下一直拒绝和我们接触,为什么突然选择这个时候,要求和我们会面?”

    囚徒说道:“人类国度的危难之际,作为至高主的仆人,作为人类中的超凡者,我们阴影牧师同样要贡献自己的力量,也同样有自己的诉求。”

    “哦?阴影牧师想在这场战争中得到什么?”奥萝克希娅淡淡地问道。

    “在阳光下行走的权利。”囚徒沉声说道,嗓音有着压抑的渴望。

    奥萝克希娅轻笑一声,毫不留情地说道:“阁下的要求未免太高了,没有人会承认阴影牧师是光辉教会的一部分,你们只是特里戈瓦尔家族的私兵。”

    囚徒沉默片刻,声音沙哑地说道:“这是我们极力改变的现状……我可以理解凡人信徒对巫师的恐惧,‘行走在阳光下’是我们的理想,实现这个理想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更需要有人迈出第一步。”

    乌塞因笑道:“理想未必能够实现,生存才是最紧迫的。阳光之下何来阴影?阴影总是藏在庞然大物的背后。既然裁判所这次要动用阴影议会的力量,战争结束之后,你们将面临一场大清洗,唯有如此,特里戈瓦尔才能干干净净。坦白讲,我们恐怕无法庇护阁下,但阁下可以借助巴塞留斯的力量,留下传承。铁山皇室的法师顾问团,阁下觉得如何?至少,你们的后代能够成为真正的贵族。”

    “不。”囚徒坚定地摇头说道:“没有信仰的巫师组织只会滑下欲望的深渊,给这个世界造成难以想象的灾难……用你们贵族的话说,教会是比巴塞留斯更大的后台,我们为什么放弃教会的庇护,选择区区一个皇族?”

    “想不到阁下对至高主的信仰如此虔诚。”奥萝克希娅嗤笑道:“可说到底,你们也只是想摆脱特里戈瓦尔的控制,成为教会的某个独立机构,从而掌握更大的权势。”

    囚徒摇头说道:“我必须提醒两位殿下,我们也是超凡者,拥有常人难以企及的超凡力量,难道我们不配拥有权力吗?”

    “可你们不受光辉法典的约束!”巴塞留斯公爵目光如电,气势升腾如山岳般伟岸凝重,断然说道:“我们同光辉骑士团有分歧,却不能容许神选者死灰复燃,再次统治人类国度!”

    “殿下何必要试探我的力量,这只是一具死囚的躯壳。”囚徒慢条斯理地说道:“特里戈瓦尔受光辉法典的约束又如何?他们倒卖人口,杀害无辜,庇护骑士贵族血亲通婚,这些罪恶勾当和你们这些大贵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腓特烈家族的秘法死士和秘密骑士有一大半来自特里戈瓦尔控制的东部联盟……另外,我还要纠正殿下的一个谬误,光辉法典约束着每一个人,包括巫师。她的约束力在于保护和救赎,而非惩戒和消灭。光辉法典中没有灭绝巫师的法律,因为我们来自凡人,魔鬼同样觊觎巫师的灵魂和血肉。对至高主的信仰可以保护我们的灵魂免遭魔鬼的诱惑与迫害,背弃信仰的堕落巫师将受到神职者的净化,成为神恩的一部分。”

    “初代教皇在订立光辉法典的时候,已经为巫师留下了道路——自我救赎的信仰和来自神职者的监督。说到底,伊诺克陛下也是一个大巫师。既然我们可以接受圣光的治愈,我们必受到至高主的喜爱。”

    “囚徒阁下对神学的研究很透彻,都已经为阴影牧师走上前台奠定了理论基础。”奥萝克希娅幽幽叹息,轻柔地摇了摇头,惋惜说道:“看来,我们很难达成共识……那么,我们能为阁下做些什么,阁下又能为巴塞留斯带来什么?”

    囚徒低声笑道:“很简单,设法让我们的人同兰德尔殿下见上一面。”

    乌塞因目光闪烁,问道:“我很奇怪,阴影牧师神通广大,难道不能自己联络人马丘陵。”

    “由于某些原因,我们无法前往人马丘陵……而这次突然爆发的兽人战争给我们同兰德尔殿下,以及西尔维娅殿下展开合作提供契机。我们希望能得到南方帝国的支持。”

    奥萝克希娅声音冰冷地问道:“然后呢?把你们卖给我们的嗜血战士转卖给人马丘陵?”

    “呵、呵、呵……别太贪心,高贵又睿智的巴塞留斯殿下。”囚徒的喉咙里发出桀桀笑声,说道:“我们在撒桑帝国找到巫师也只是暂时为巴塞留斯家族效力,他们最终要回归教会,侍奉至高主。我相信政敌的政敌就是盟友,圣骑士家族显然是巴塞留斯家族的政敌,而一个巴塞留斯公爵还不够份量帮助阴影牧师走上前台,但巴塞留斯陛下可以,铁山帝国可以。我们愿意助巴塞留斯家族一臂之力,这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不是吗?”

    乌塞因摸了摸后脑勺,笑容亲切地说道:“就这些?我以为会有更实在的东西。”

    囚徒沉默片刻,点头说道:“等阴影牧师摆脱特里戈瓦尔家族的控制,真正成为教会的分支机构,我们将铭记巴塞留斯的恩情,两位殿下会看到阴影牧师更有价值的研究成果,嗜血战士算不上什么……尽管巴塞留斯家族不能独享阴影牧师的超凡成果,总比什么都没有的要好。至少,我们保证巴塞留斯家族的优先权。”

    “含糊笼统……说点具体的。”奥萝克希娅的声音充分表达不满的情绪。

    囚徒眼窝深处的红光收缩内敛,隔了一会说道:“利用圣武士水晶创造的影战士,拥有凶暴化、心灵之火和嗜血的能力……你们会看到影战士的样本,但要想得到更多的影战士,首先要让阴影牧师掌握权力,能够调配教会的资源。”

    乌塞因和奥萝克希娅交换眼神,微笑点头:“成交……阁下想怎么同兰德尔殿下会面?”

    “巴塞留斯殿下只要把兰德尔殿下的行踪转告卢克巫师,我们会在恰当的时机,和他单独见面。”囚徒眼中红光摇摇欲坠,声音嘶哑地说道:“时间要到了,如果还有什么事情,通过卢克和我们联系。”

    说完,囚徒仰面倒地,气息全无。乌塞因摩挲下巴,感知最大距离的元素变化,笑道:“死了…….巫师总是有奇奇怪怪的本领,幸好他们的巫术瞒不过我们的元素感知。”

    奥萝克希娅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囚徒,淡淡说道:“他早就死了……除了火元素,我感受不到水元素的脉动,这似乎是传说中的操纵亡灵。”

    乌塞因环抱双手,嘴角挂着讥讽的笑容,摇头叹道:“也是一群不肯面对现实的家伙……”

    奥萝克希娅转过头,问道:“你有什么看法?”

    “看法?人类国度只会出现两个帝国,北方的铁山和南方的岗比斯……有黄金血脉才会有帝国,腓特烈和光辉骑士团只是为我们做嫁衣罢了。无论是兽人战争还是接下来的开拓战争,我都不希望光辉骑士团内部出现问题。”

    乌塞因.巴塞留斯公爵目光湛湛,低笑说道:“阴影牧师找到的那些小巫师,连同嗜血魔药的传承,我要全部吞下来。不过,我对影战士兴趣浓厚,等我们得到影战士的培养方法,阴影牧师就可以去死了,最好让特里戈瓦尔跟着倒台,裁判所从此归入枢机院的名下。”

    他又有些苦恼地说道:“问题是把阴影巫师卖给那位牧首才合适?反正,不能卖给佛利德斯。”

    奥萝克希娅微微点头,蹙眉说道:”我只担心阴影牧师会对兰德尔殿下不利。西尔维娅行将陨灭,就像薇罗蒂卡先祖那样,具有全知的威能。她要摧毁巴塞留斯的黄金血脉,只在一念之间。“

    “哼,不能调动元素海的力量,巫师的巫术又怎么能伤到传奇强者?何况,兰德尔殿下已接近圣域。”乌塞因不以为然地说道,想了想,继续补充道:“大不了,我们同约克家族寄养联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