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修仙有劫 > 第四百三十三章 道兵再起,黎星危矣
    而被一众公子心中疯狂吐槽的南天行,则是神情肃然,正目中凝重的看着黎星。

    “贤弟突破一切极限,唯有如此,才有击溃桐木道兵的可能”只见南天行双拳紧握,指尖嵌入掌心肉中,神情一片郑重严谨。

    方才黎星被桐木道兵一剑穿心,实则南天行的心亦是同样被揪了起来。

    南天行知道黎星是练体练气双修的修仙者,法力精纯浓厚的同时,神力同样精粹无比。

    身为神魔练体流修仙者的黎星身躯强大,只需神力不竭便可滴血重生,不死不灭,纵使受到再致命的伤势,亦可在转瞬间复原如初。

    然心脏是为神魔练体者的第二要害,一剑锁心,神力将会是以枯木拉朽的惊人速度消耗。

    那一刻,南天行好似已经看到黎星的败局,已经看到了自己必然难逃这被淘汰的命运。

    只因他的身边,已然有着一男一女二人,面目尴尬惭愧的站在一旁。

    正是其师姐寒露及师兄道江,二人苦战桐木道兵许久,却是终究不敌,拼的个弹尽粮绝,法力耗尽的地步,落败当场。

    二人因此心中惭愧,本是前来相助南天行夺储,不曾想在半道便被淘汰,那最后一轮的沙盘比斗,就连上场的机会都是没有。

    而南天行唯有安慰二人一声,便是将之目光注视全部投向黎星,作为他南天行最后仅存的唯一希望,黎星自然受到他的全部关注。

    实则南天行并不怪他的师兄师姐,事实上对于二人的落败,当南天行知晓此战为道兵桐木之际,便是已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就连黎星,南天行都是侥幸的奢望着黎星能够临战突破,给他一个奇迹般的惊喜。

    好在天不负有心梦想人,黎星抬脚一踹踢飞以木剑刺其心脏的桐木道兵,更是愤然起剑。

    那数声怒喝伴随着一连串神通道法的涌动,威能凶猛无限,给了南天行心中新的希望。

    最终这一剑悍然凌天,南天行知道此番选择黎星成为自己的质子,是多么明确的选择

    黎星的一剑,引起了此间各方的轩然大波,本就因凌祖洞天一事黎星博尽眼球,又因郡侯南天无双的“偏爱”,迫使黎星成为众矢之的。

    如今当众明悟剑心,入门剑道,更是令得黎星成为了此间最为闪亮耀眼的星辰。

    余下的质子交战,虽是也有精彩绝伦者,更是已有两位击溃桐木道兵的取胜者出现。

    可他们的战斗与黎星此战相比,却是黯然失色,没有多少修仙者关注。

    然而

    黎星手中持剑流光而闪,神魔般的巨人身躯踏过大地,都会留下一个个龟裂深刻的脚印,与之桐木道兵激战在了一起。

    外界的注视,各方的认可,实则黎星这位始作俑者,并不在意。

    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涌动,便是他和他手中的剑,必须要摧毁这个桐木道兵

    “死”

    威势凌天的剑招不断涌现,这是如今的黎星所能施展,超越极限的最为强大的剑法。

    猛烈的威能致使天地变色,席卷着锋芒锐利的疾风

    化刃,呼啸而行。

    哐哐

    刹那间,巨人黎星及桐木道兵陷入僵持,流光乍显,二者双剑频频对拼,并发着巨响朝天的同时,更有缕缕剑气肆虐,四处飞溅。

    坠星落

    怒喝再起,再见黎星身影一现暴动挥剑,极致的威能蕴含手中长剑剑刃,落而劈去切割苍穹,与之桐木道兵再次相拼。

    剑法二劫剑心吾剑凌天,实则更多的是代表一种剑心的韵味,剑意的凌然,并不属于直接性的剑招。

    因而黎星若欲发挥其最强的威能,便需辅佐其他的剑法运用,如是樊风之雪,辅佐于身。

    哐哐哐

    只见这交战的二者,速度已是宛如到了某种极致,身形对撞若隐若现,疾驰着流光对拼却只闻剑声巨响,不见二者身影。

    漫天的剑光涌动无限,耀眼剑芒如是白光呼啸,照耀此间。

    短暂的十息时间,却见巨人黎星与桐木道兵二者,已是交战数百次。

    此时此刻,黎星所在的这片战场硝烟弥漫,虽是外界不见身影,却是无数看客心头紧张,都想知道这一战,最终的胜利会花落谁手。

    甚至于此刻,许多修仙者的心中都是已然憧憬着黎星,能够击溃桐木道兵获得胜利。

    尤其那一众剑修,对此战更是心神动荡,面容紧张,作为修剑者的他们认为黎星必然可以取胜,那是一种剑修对剑的盲目自信。

    剑者,擅杀伐,怎可言败

    然而此时的黎星,经过交战的时光流逝,亦是逐渐恢复理智,来不及对自己领悟二劫剑心的激动,却是心中苦涩。

    “怎么回事,已是道法齐出的我,一剑的威能提升不知几何,为何这死木头还能挡住”只见挥剑流光的黎星,面容有着苦涩。

    坠星刺

    怒喝袭来,黎星巨人般的身躯持剑平胸,一剑刺去,如是流光长虹,急闪而逝。

    哐哐

    巨响朝天,更有无数剑光涌动,双剑相拼亦有剑芒疯狂,隐隐间好似欲割开苍穹,留下道道白芒印痕。

    然而,黎星的每一剑却都是会被那桐木道兵以木剑抵挡,甚至于道兵抵挡的剑招,都是与黎星惊呼如出一辙。

    黎星刺剑,则道兵刺剑;黎星点剑,则道兵回点;黎星挥剑,则道兵挥剑招招对峙

    除了黎星悍然锋芒,全力突破极限的一招吾剑凌天,助以黎星取得短暂的优势后

    “为何它还是压我一线”刹那间,黎星的心神开始有些崩溃,神情都是有些癫狂。

    十息间,黎星所能调用的威能道法已然抵达极限,赋予全力下再难有所提升。

    方才明悟剑心时,黎星还可压制桐木道兵的攻势,却是在这不过十息的时间,这桐木道兵非但没有被黎星击溃。

    更是在这一刻,道兵的各方面实力好似都得到了增强,与之交战,再次压制黎星一线。

    施以道法神通,配以燃血樊风,在那瞬间黎星的力量提升了不知几何,本是理应黎星临战突破,足以击溃桐木道兵取

    得胜利。

    却是突发意外,短暂的压制后如是桐木道兵紧随其后,提升了其所具备的威能,迫使黎星再次受到压制。

    哐哐

    漫天的剑意依旧呼啸,黎星奋力苦战,却觉心中无力,不论剑法如何施展,甚至于都难以攻破桐木道兵的木剑防御。

    刹那间,黎星的心中都是觉得这一战,怕不是上天跟他开了个玩笑

    实则若是此间任有其他天仙存在,抬头望向苍穹时会发现在那一片朦胧,有着一位衣着华丽,气势恢宏的天仙屹立苍穹,俯视下方。

    观那苍穹天仙脸上的神情,隐隐间可以看到此仙冷厉的面目上,嘴角处好似微微扬起,看着场下黎星苦战,眸中更有深沉色彩浮现。

    这位屹立在苍穹之巅的天仙自然不是他人,正是这位尧梭郡侯,正是掌控着桐木道兵的主人,南天无双。

    不错,此战并非是上天与黎星开了个玩笑,而是这位郡侯南天无双,与黎星开的玩笑

    方才黎星临战突破,明悟剑心,一剑凌天可撼苍穹,道法神通的齐出迫使黎星突破极限,威能更是猛烈非凡。

    理应黎星的突破足以击溃桐木道兵,可尧梭郡侯南天无双,并不希望黎星能够取胜。

    作为桐木道兵的主人,郡侯南天无双暗自调动道兵威能,致使道兵归源重组。

    如是起初交战一般,道兵之实力以黎星的实力而定,迫使这桐木道兵再次强于黎星。

    又因桐木道兵毕竟为魔族古木源兵,不受三界法则所控,因而虽是郡侯南天无双作为主人提升道兵威能,却是依旧只能强于黎星一线。

    道兵桐木如是镜像叠生,其威能实力如何,并非取决主人实力,而是其交战者的实力。

    换而言之,如若此刻与黎星交战的桐木道兵在下一瞬面对的是一位返璞仙人。

    若是返璞仙人未能一击毁灭道兵,则瞬息间道兵便可源能重组,威能回涨,自是与之对战的仙人实力相同,且同样压制一线。

    这就是魔族古木源兵的威能,亦是上古时期第一任尧梭郡侯可借助这一千道兵,击溃一支拥有十万修仙者大军的缘由。

    然而这一切,黎星并不知情,此时此刻,伴随着苦战连连,黎星的心神逐渐崩溃,与之一同崩溃的,还有

    “不好方才为了修补心脏伤势,神力消耗太过严重,燃血术的状态下,就要支撑不住了”

    黎星的脸上逐渐开始流露败相,本就因木剑刺心而仅存三成神力的他,因方才的愤怒不留后手,施以燃血术的燃烧下,神力即将耗尽。

    嘶

    只听巨响不断,就在黎星的心中出现短暂动荡的刹那,却是被这桐木道兵抓准战机。

    一剑袭来直破黎星身躯防御,划过黎星的腹部,留下了一条深刻血红的剑痕。

    “啊”疼痛顿时席身,黎星痛喊一声,后背有着冷汗直冒,却是不曾动用神力修复伤势。

    这一剑,对于神力已然即将消耗殆尽的黎星而言,如是雪上加霜,火上浇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