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夜烬天下 > 第二百三十二章:商队
    天色渐渐转亮,直到云潇懒洋洋的伸了个腰,睁眼就被阳光晃了一下眼。

    “啊!”她立马跳了起来,发现自己一觉睡到了天亮,脸憋得通红,着急的道,“不是说好了一个时辰就喊我起来嘛!”

    “你要休息,我也要休息啊。”萧千夜只得自己找了个借口,揉了揉被她枕了一晚上的双膝,起身活动着筋骨。

    “哦……也对。”云潇愣愣的接话,转念又一想,还是感觉他只是故意在安慰自己,赶紧也跟着站起来跳了几下,待头脑渐渐清醒,两人一前一后继续踩着剑灵往洛城赶,过了最后一片星垂之野,荒地渐渐展露眼前,那些零星破败的房屋毫无规章的散落,但是罕见的能看见密集的人群正在涌动。

    “下面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萧千夜奇怪的嘀咕了一句,但此时也不敢降低剑灵的高度查看清楚,继续往前又走了几个时辰,人群不仅没有散去反而越来越拥挤,他们扎堆聚在一起,甚至在荒地上扎营搭起了帐篷。

    再到黄昏临近之时,洛城往外已经密密麻麻全是人,有的三五成群,有的像是还带着商队的马车,然而城门紧闭,城墙上原隶属禁军的驻都部队正在紧张的站岗,并没有开门放行。

    萧千夜小心翼翼的寻到一处偏僻的角落停下,但他们才落地,旁边立马就出现几个一脸疲惫的旅人,有气无力的吆喝着:“这里还有空位,先扎营歇一晚吧。”

    “你快过来!”云潇紧张的拽着他,抬手就在他面前轻轻抹过,低道,“我还是得给你遮一遮才行,我说呀,你这张脸是不是走到哪里都会被人认出来?”

    “多半是吧,飞垣上的人,大多认识我。”萧千夜将剑灵收好,也让云潇把青魅剑藏在大衣下,两人故作镇定的在商队旁边的空地上学着他们的样子席地而坐。

    云潇好奇的望过去,他们从剑灵上走下来那会这一片还没有人,转眼之间也是密密麻麻挤过来不少人,好在那些人看起来都是常年走商的商队,互相之间倒也客客气气的,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在空地上扎起帐篷,几波人偶遇到一块,不一会儿就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上了。

    随着天色渐渐转黑,温度也骤然下降,洛城的城外本就是一片空旷的郊区,此时刮起冷风,吹得人直哆嗦。

    商队围在一起,几个人在中心位置烧起篝火,又取出了随行的干粮,索性就原地煮起粥来。

    “他们在城外做什么啊?”云潇一直注意着身边旅人的举动,疑惑不解的问了一句,萧千夜心中不由暗暗提高警惕,低道,“洛城是这条商道上最大的城市,又是飞垣的陪都,地位堪比三大城之首,往来的商队如果要经过洛城,都必须在城外等待接受检查,直到驻都部队确认没有异常才会颁发通行证。”

    “这么麻烦?”云潇小声的嘀咕,目光认真的盯着旁边的人,他们拉着一匹马车,车上装着些奇装异服,看起来像是极具特色的舞女服,但是几个旅人都很疲惫,衣着也好像才从泥潭里爬出那样,稍微一揉就能搓出泥土,但他们丝毫也不在意,也没有从马车上取干净的衣服换下,就那么静静坐在篝火旁,一双眼睛空茫无助的盯着火光发呆。

    萧千夜不知在想些什么,脸上的神色淡淡的,没有对身边的旅人有半分的关切之情,他依旧坐着没动,冷静的解释道:“洛城外围常年排队待检,商队在外面扎营其实也不稀奇,只不过这一路排了几十里,都排到荒地去了也不常见,而且我看城门紧闭,倒更像是封了城不让进。”

    “封城了?”听见这两个字,云潇有稍许的愣神,想起在万佑城时的经历,有些担心的道,“你开始说这条商路途径三十六座城市,难道这些人是从东冥过来避难的?”

    萧千夜被她提醒,这才一个激灵回过神,眼眸瞬间剧烈的一颤,如果是正巧在商道上的旅人直接遭遇东冥碎裂,运气好的或许能躲过一劫,然后他们所能找到的第一个避难之地,无疑就是东冥、羽都交界处的洛城,然而眼下的陪都很明显是已经封城闭客,这才会造成外围如此拥堵,大批商队滞留。

    “来,乱猜也不是办法,来都来了,我们去打听一下。”云潇主动把他拉起来,两人一溜烟的凑到旁边的篝火旁,云潇赶紧可怜兮兮的伸出手在上面烤了烤火,然后双手合十,对着周围一群旅人好声好气的央求道,“大哥,我们能在这取取暖吗?太冷了,我快吃不消了。”

    旁边的老大哥抬了一下眼皮,虽然满脸都是疲惫,见她一副哆哆嗦嗦的样子还是好心的憨笑了一下,他往旁边挪开了位置,指了指,道:“姑娘别客气,快坐下烤烤火吧,看二位的样子好像不是做生意的,怎么这种时候也跑到郊区挨冻来了?”

    “我们是从那边的山里逃出来的。”云潇眨眨眼睛,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还是一如既往的顺溜,萧千夜不好插嘴,生怕自己不小心说漏嘴,索性也不管她,让她去和几个旅人有一句没一句的攀谈起来,老大哥听见这话,眼珠子都惊的要掉出来了,他张了张嘴巴,半天才晃过神,低呼:“那边的山里……那边可是东冥啊!你俩可真是福大命大,竟然还能跑出来!”

    “嗯……嗯。”云潇支支吾吾的应和着,老大哥将她上上下下看了几遍,又疑惑的看了看萧千夜,最终将目光落在他手上那柄过分细长的古刀上,恍然大悟的说道:“这么长的武器呀,二位看来是习武之人吧,还好你们会点功夫,前两天东冥的山说塌就塌了,地面裂出巨大的洞,好多来不及跑的人要么被砸死,要么就直接掉进去,尸首都找不回来了。”

    老大哥长长叹息,现在想起来还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赶紧用手拍着胸脯,面容哀伤:“那时候我们一行六十人,分了两队一前一后跟着走,我是眼睁睁看着后面那三十个人掉进无底洞去了,刚开始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想着是不是地震了赶紧先救人,结果震动越来越剧烈,连山都开始塌了,队长只能放弃救人,让我们赶紧跑。”

    云潇的眼神变得复杂,逐一扫过眼前这只商队,算上这位老大哥一起,六十人的队伍现在只剩下了六人。

    老大哥感觉到她的心绪,以为是自己的一番话让眼前的姑娘伤心了,连忙堆起一个朴实的笑脸,挠了挠脑袋,又道:“我们六个人是运气好,当时也顾不上那么多,就翻身跳到这辆马车上,谁知道还是这马儿激灵,在群山的落石里跑的飞快,这才侥幸捡了一条命啊,哈哈,这次要是能平安回家,我可得把这家伙好好供起来,再也不让它拉车挨饿受苦了。”

    “您是哪里人?”萧千夜忽然开口,眼中有一丝一闪而过的歉意,老大哥一听他开口的语气,就知道这个人怕是来历不简单,连忙正襟危坐,说道,“我们都是羽都人,家乡是个沿岸的小镇,不提也罢,几个月前受到北岸城海啸影响被淹了大半,眼下还在重建呢。”奇书网

    萧千夜的手微微一紧,脸色稍稍有些发暗,想说什么,又忍了回去。

    “大哥,喝粥。”说话间,旁边窜进来一个精瘦的小伙子,笑嘻嘻的递过一碗热粥。

    “给客人也乘上一碗吧。”老大哥连忙招呼起来,云潇挥了挥手,不好意思的道,“不用不用,城外堵了这么多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放行呢,你们自己省着点,不用管我们。”

    “我们还能差着两碗热粥?”小伙子已经热情的又递了两个碗过来,他挨着老大哥席地而坐,捧着自己的粥吹了几口气,然后狼吞虎咽的一口就喝完了,完了还不满足的抹了抹嘴,指着锅里所剩不多的粮食可怜巴巴的问道,“大哥,你还要不要了,不要我就再吃一碗……”

    老大哥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指了指马车后面,低道:“你少吃一点饿不死,去喊阿雅出来,她都两天没吃东西了,好不容易躲过天灾,难道还想把自己饿死不成?”

    “大哥……她不理我啊。”小伙子为难的笑了笑,老大哥沉默了一会,终于还是无奈的摇头,也不再说什么。

    云潇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果然马车后面抱膝坐着一个人,只披了一件单薄的外衣,虽然整个人在寒风里瑟瑟发抖,却依然不肯坐到篝火边上来。

    “她怎么了?”萧千夜难得的多嘴问了一句,老大哥放下手里的碗,眼里闪烁着明灭不定的光芒,惋惜的叹道,“我们本是巡游飞垣的杂技团,阿雅是我们队里最漂亮的舞女,自幼就跟着我们到处表演为生,这一次东冥的演出结束后,本是按惯例要去羽都,谁知道中途遇上这种事,她的几个姐妹们全死了,只有她一个人活了下来。”

    云潇的内心骤然掀起一种难以抑制的惭愧,她想脱下自己的大衣为阿雅遮一遮寒风,可一想起衣服里藏着的剑灵,又只能默默挪开目光。

    “都怪他……都怪他!”阿雅在马车后,忽然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咆哮,整个人如临大敌一样抱紧双膝,将脸深深的埋入其中,老大哥吓了一跳,赶紧踢了一脚身边的小伙子,骂道,“去陪着她,省着点力气,别让她发疯了。”

    “哦,哦。”小伙子赶紧跑过去,蹲在阿雅面前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唉……二位见笑了。”老大哥只得无奈的咧咧嘴,露出一个疲惫的笑,“自打从东冥的山里逃出来之后她就一直一惊一乍的,大概是脑子受到刺激有些不正常了,这沿路还遇到了好多和我们差不多情况的商队旅人,都说东冥这事不是天灾而是人祸,是帝都的军阁主背弃自己的故土,投靠上天界,是他破坏了封印之地,才造成了地基的碎裂之灾啊。”

    云潇紧张的握紧萧千夜的手,生怕他被这样的言语刺激,然而身边的人只是静静笑了笑,漫不经心、甚至煞有介事的问道:“我也听说了此事,不知道帝都那边可还有什么消息?”

    “那我就不清楚了,他们那些高官权贵的想法,也不是我们这种人能搞懂的。”老大哥摇摇头,深深地叹了口气,抬手指向不远处紧闭的洛城,“昨晚上有一只大白鸟从帝都方向飞过来,不知道是带了什么新的命令,我们这种没点关系的商队怕是要在城外住上一段时日了,小兄弟,你带着个姑娘家的多有不便,还是别在这等了,往别处去走走,也好安顿下来。”

    萧千夜俨然没有听到他后面的半句话,惊讶的望着洛城的方向,被他话里更为重要的东西吸引了全部的思绪——大白鸟?飞垣境内的大白鸟只有一只,就是天征鸟!

    自从在泣雪高原和天征鸟失去联系,它一直没有回来寻找自己,凤姬曾经帮他找寻过,说是在雪原遇险受伤,被白虎第五队救了回去。

    天征鸟……竟然出现在陪都洛城?

    萧千夜的目光骤然严厉,认真思索着这其中复杂的因果关系,难道是明溪一早就算到他会从洛城方向回帝都救人,不仅没有想办法阻拦他,反而特意派了天征鸟过来,要助他一臂之力?

    不,不对。

    明溪从来就是一个做多手打算的人,他可以一边命令风魔暗中协助自己,一边又以萧奕白为筹码牵制他,他必不可能在这种生死存亡的关键时期主动放弃,如果他一定要这么做,那只有一个理由,就是这个“筹码”自身,已经遇到无法解决的困境。

    “大哥……”萧千夜低低脱口,身边的旅人以为是在喊他,歪过头应了一声。

    萧千夜微一愣神,发现是对方会错了意,淡淡笑了笑,收回思绪,感谢道:“谢谢大哥的热粥,我们也得走了。”

    “这就要走了?”老大哥迷惘的抬起头,看着这个已经站起来的人,总觉得这个身影有些眼熟,似乎在什么地方曾经见过,一时又怎么也想不起来,萧千夜放下碗,云潇也连忙跟着,她在怀里摸了摸,发现身上已经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能作为谢礼了,只好尴尬的笑了笑,俯身鞠躬。

    两人从密集的人群里悄无声息的穿过,发现萧千夜的脚步莫名有些焦急烦躁,云潇不动声色的拉了拉他的袖子,小声嘀咕:“你走慢一些,好多人看着呢。”

    萧千夜却好像完全没有听见,也顾不上周围一束束警觉疑惑的目光,直奔城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