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仗剑而行 > 京城卷 0218章费心寻找第三人
    “我说王非败,你去哪了?我们还给你带了好吃的,这龙城主的夫人做菜的手艺确实不错!还是叶青愁的大哥呢!”霍庆龙一边说着,一边坐在椅子上用细棉线在牙缝里来回拉,好把自己牙缝里的肉丝弄出来。

    看了看霍庆龙旁边桌子上的食盒和一边的酒壶、酒盅,王非败笑道,“我去了一趟天神教的告解室。”

    “告解室?怎么有发现?”叶青愁听到王非败的回答,把脑袋凑近了一些问道。

    “他们放在告解室的蜡烛里面似乎含有某种致幻的药物,只是太稀薄,闻不出成分,具体是什么我还说不好。”王非败仔细回忆着,琢磨到现在,他还是不能确定那蜡烛里加的是什么,即便已经见识过阿片!

    “致幻的东西?难道是阿片?怪不得要和那些魔门的人交易,这是邪路!”霍庆龙说着转移话题,伸出手指头指了指地下,“怎么样?那个阴魔宗弟子满足你的要求吗?”

    “可以用,但最好再多一人,这样我突破先天的过程就更完满。”

    “还要多一人,这可不好找啊!”霍庆龙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想了想才继续说道:“这松天城囚牢的情况我和叶青愁今晚问过了,没有其他先天的囚犯。不过照你这么说,咱们也许可以试一试绑上一个天神教的人过来,正好问问情况。”

    “天神教?”王非败挠了挠后脑勺,“霍师兄,把天神教的人绑过来风险太大,而且这阿片的事情,我觉得也不是谁都能知道。”

    “这倒也是!”霍庆龙点了点头,却又转头看向一边的叶青愁,“叶青愁,你说我出的这个主意怎么样?”

    “非败说的不错!天神教的人谁知道阿片的事情,谁不知道,这个咱们没法分辨,除非找到之前从红岩海放跑的那两个,而且听龙大哥的意思,那天神教现在已经算是站稳了脚跟,加上重要一点都结队出行,咱们没有机会的。”

    “不是还有那个什么牧师吗?对了一个人留下,还真不太可能是什么重要角色!”霍庆龙说到这里觉得也有些没辙,毕竟很多事情他们是管不过来的,也没法管。

    看着霍庆龙在那里两手往上一翻,手心向上,表示没辙,王非败却是不由的想到了百晓堂来,但麻烦次数多了,他也有些不太愿意去找,毕竟对方和他是合作关系而不是其他,若是让对方掌握自己太多的事情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事情。这么一想王非败的思绪又转到了佛门,要是让佛门上层知道天神教和阿片的关系会怎么做?这么一想王非败有了个主意:“叶师兄,霍师兄,我这会想了个主意,你们看行不行?”

    “什么主意?”两人齐声。

    “叶师兄你熟悉这里,这松天城里除了百晓堂,还有那家机构买卖消息,最好是可以匿名买卖的。”

    “怎么?你是说将咱们的发现和猜测卖给那些买卖消息的?那就红线楼了,他们在买卖消息,偷盗,杀人上都是有自己的门路,那血榜最初也是他们立的,到时候我正好看看血榜上咱们都是多少的悬赏!”

    “我就是这个意思,毕竟上次问心寺那事情,那两个天神教徒只是被送到红岩海,似乎并没有收到佛门的重视。这次我们不妨直接放出消息,再告诉那买卖消息的这消息对佛门很重要。”

    “这也是一条路,咱们这次上血榜,我看多半就是佛门所为!不过也可能那红线楼会转头卖给天神教也不一定。”叶青愁是说着拿出了小酒盅,从桌子上的酒壶给自己倒了一盅。

    “给天神教,就给天神教,这样他们起码能安分点!不管是天神教,还是佛门的事情都不是咱们可以轻易处理的,让他们互相去挖对方那些阴暗的,我看才是最好!”霍庆龙说着把食盒提起来往王非败面前一放,“饭吃了没,吃了尝一尝,挺不错的!”

    “嘿,我起来我还真有点饿了!”

    “行!既然如此,非败你吃着!霍庆龙你也留下,这联系红线楼的事情我现在就去办!”

    “听你这意思,你有门路?”霍庆龙说着看向了叶青愁。

    “我可以给你这么说,来到中州你们的人脉其实都没有我广!”叶青愁说着又给自己往酒盅里倒了一杯,一口吞下,然后站起来说道:“滋!这酒不错!这第三人的事情,我想了一下,在这松天城也可以拜托红线楼,和他们接触的大都不是什么好货色,也许这松天城附近真有合适的。对了!霍庆龙那‘阿片’给我一小包,给红线楼消息的时候,我正好做个证据。”

    “行!既然要卖消息还是要提供一点证据。”霍庆龙说着就去翻自己的药箱,很快就拿来了两小包,“这两包,每包都是五钱的量,都给他们,免得试的时候用完了!”

    “行!”说着叶青愁接过药包,便连夜去找那红线楼的人,这里红线楼,他以前打过交道,匿名交易情报也不是没有。

    ……

    红线楼果然是消息渠道灵通,叶青愁离开不过一个多时辰,就带回了可以作为目标的消息,同时还将消息卖出了一个好价钱,从红岩海的那两个教徒,到阿片,这里面的蛛丝马迹红线楼只要分析了,就会发现叶青愁这消息的价值,至于剩下的红线楼可以通过自己的渠道去补充。

    “有目标了!”霍庆龙看着回来的叶青愁问道。

    “有!而且是三个,都是先天的境界,两个是魔道人物,一个是黑道路过。”

    “非败呢?”

    “写他的小说呢!”

    “今天也晚了,明天非败过来了,咱们再一起商量吧!”叶青愁听说王非败去写小说了,就觉得还是等明天再说,毕竟再他看来,他们三个里面霍庆龙其实是最不靠谱的一个。

    “别啊!你先说说呗!我先听听,咱们先琢磨琢磨,到时候和非败商量的时候也少费时间。”

    看着好奇宝宝一样的霍庆龙,叶青愁想了想,拿出三张纸条来,“啂!你自己看!”

    “都提前给你写在这上面了?”看着纸条上面的字迹,指头压上去感受着湿润程度,霍庆龙知道这纸条不是今天写的。

    “不然还能怎么样?买卖消息,就要方便查询,又可以立马交给对方,其实从隐秘的角度来说百晓堂的消息渠道并不强,他们的消息大多来自明面,又有半数进了那《武林诸事》。”

    “也是!”霍庆龙点着头,看起了那三张纸条上写得很清楚——

    第一人选:天魔道阴魔宗‘寒蝉’,境界为先天引气期,年龄大约在三十五岁左右,善使双枪,三日前到的松天城,目前下榻在福缘客栈,目的不明,目前出了每日晚上一趟青楼,早上一趟告解室,没有其他行动。

    第二人选:地魔道血魔‘蓝海牙’,境界为先天引气期,年龄大约在七十五岁左右,由于血魔的特点,可当做二十岁的年轻人,在松天城外居住已有半年,很少进城,是城外白凤庄同福客栈的老板,但从他的客栈里目前没有发现失踪人员记录,似乎是地魔道安排的消息情报人员。

    第三人选:道人物‘连海归’,先天引气境,即将步入炼罡境,十年前因嫉妒偷袭杀死其师兄,被师弟发现后,在杀死师弟的同时,一路逃到了幽州做些杀人越货的买卖,后来镇北王清理幽州绿林,又逃到了现在的松天城,表面上是一家赌场的老板。

    看见赌场两个字,霍庆龙心里叹息一声,这炎华国虽然在官面上是不支持赌博的,但合法的赌场却是不少,一方面是宣传赌博的危害,另一方面各处的显贵或是势力都有赌场作为自己的营生,甚至炎华国最多大的赌场都是皇家开的,不过看着纸上的这三人,他却是想赌一把,“我说要不咱们把这三人都拿下算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叶青愁说着又指了指纸上的第一人选‘寒蝉’,“这个人要先抓,既然他经常去天神教的地盘,也许能问出不少有用的东西。”

    “那咱们得好好琢磨琢磨怎么做!这三个可都不好抓,尤其是得抓活的。”

    “所以该有的手段我们都得备上,你之前不是配了迷香吗?这次多配些对先天也有用处,能立马奇效的!争取一次性成功,另外我争取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外援。”

    “外援?这次你从大牢里都带出来的这个,我都没有对霍别院的人说过他的身份,把地下那几间密室直接征用了,这请外援保险吗?”

    “现在还只是个想法,你让我在琢磨琢磨。配药你也多用些心思,这些魔道的一个比一个谨慎,咱们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才能动手!”说着叶青愁又提出了一点“不过为了避免魔道之间的联系,抓了这个‘寒蝉’之后,这个‘蓝海牙’那也必须尽快抓了!”

    “配药的你放心!不过这样一来,光你给的这张纸上写的资料怕是不够啊!”

    “我知道,明天我先去踩踩点,你抓紧配药,如果地点适合,直接让非败靠近之后把他吸干也是个办法。”

    “对啊!让非败直接用他的功法把人吸干也是行。”霍庆龙点了点头,自从王非败讲了自己的功法后,他和叶青愁都强烈要求亲身体验过的,那吸力全力打开后一般的先天很难挣脱,还伴随着麻痹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