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无敌真寂寞 > 第七十五章 天尊虚影
    魏不央委实没有想到,楚长歌竟然能越境击败杨无济,而且是与其硬拼,正面击败!

    可他不信邪,能越一境败敌,难道还能越两境么!

    自恃境界,魏不央短暂惊骇过后,脸上又不由得浮现起轻蔑笑意,抚掌道:“厉害,厉害,无济兄乃神霄派年轻一辈中的第一高手,居然也败得如此之惨,师兄果然非同一般。”

    他明里是夸赞楚长歌,但贬低杨无济之意,任谁都能听得出来。

    杨无济显然颇有涵养,只是淡然一笑,没有因此而恼怒发作。

    楚长歌却最是厌恶这种阴阳怪气之人,冷冷道:“你废话一箩筐,莫非是没胆子再向我挑战了吗?”

    魏不央一怔,随即恼羞成怒,道:“狂妄,区区琼仙派,已如僵死之虫,竟还能教出你这么狂妄的弟子,便不怕引火烧身,遭受灭顶之灾么?”

    众年轻高手听他竟是口出威胁,尽皆皱起眉头。

    切磋就切磋,将师门掺和进来,那叫什么事?

    这等品性,即便修为高深,委实也难以令人高看一眼。

    一时众年轻高手看向魏不央的目光当中,已然多为冷漠,或是不耻。

    魏不央尤自未觉,目光一直注视在楚长歌的身上,笑容阴暗,满是蔑然,道:“怎的不说话了,倘若你跪地求饶,魏某未尝不会大发慈悲饶了你,还有……”话没说完,朝楚长歌身后的琼仙派众人看去。

    楚长歌深深吸气,这个小王八蛋,真是太讨人厌了。

    忽然,楚长歌身形一动,陡然消失在原地,却是施展空间遁术,瞬间出现在魏不央身前。

    魏不央没想到楚长歌竟敢出手,面色顿时一变,而更令他惊讶的,是楚长歌神出鬼没的法术。

    在场几乎所有人都认出来了,一如楚长歌在北海玄龟岛初次展现时一般,此刻众人亦是惊愕万分,有人揉揉眼睛,不敢置信的问向旁人道:“我没看错吧,这是……空间法术?”

    旁人尽都默然,虽没回应,但震撼神色,已是最直白的答案了。

    空间法术,神秘莫测,近乎失传!

    一个没落门派的弟子,是从何学来的!

    所有人心中都有此疑问。

    魏不央首当其冲,心潮激荡,不由生出嫉妒之心,狞笑道:“师兄当真是深藏不露,竟然会至高无上的空间法术!”

    眼见楚长歌近在咫尺,脸上闪过狠厉神色,便想将楚长歌拍成肉泥。

    楚长歌岂会让他出手,立时抢先一步,狠狠一拳,捣在了他的腹部。

    “嗷!”

    饶是魏不央已臻元婴境界,亦是被楚长歌这一拳打的抱腹弓腰,口吐酸水。

    众人见之俱是哗然,元婴境的魏不央,居然被……揍了!

    虽然揍他的,不是寻常洞玄境,可这并不是魏不央挨揍的理由。

    两重境界这般诺大差距,是任何法术神通都无法弥补的,元婴境对敌洞玄境,按理说就是毫无悬念的碾压。

    众人不禁暗暗猜想,莫非这魏不央的元婴境,根本就是银样蜡枪头?是他师傅一炉一炉丹药堆出来的?实则根本毫无战斗力?

    魏不央跪地痛苦狂呕,半晌以后,方才缓过劲来,看着面前负手伫立的楚长歌,倨傲之色已然全消,取而代之的是深深地愤怒。

    不切身体会,谁也感受不到他刚刚是多么的无力。

    楚长歌的那一拳,沉重之极,他的护体真气,直接就被摧枯拉朽一举震散。

    所以他怒了,他接受不了,接受不了自己堂堂元婴境,竟然会被一个洞玄境的小修士一击得手。

    “我定要将你扒皮放血,碎尸万段!”他红了双眼,睚眦欲裂,真气顿时爆体而出,疯狂之极,随后一掌向头顶楚长歌猛拍而去。

    楚长歌施展空间遁术倏然又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然在魏不央头顶。

    魏不央嘿然一笑,似乎已有预料,猛地身影一闪,速度奇快无比,竟是在楚长歌即将出手的那一瞬之前,人已掠至楚长歌的上方,喝道:“还想跑,给我死!”手作刀状,火焰腾腾,骤而砍下。

    这一手刀,委实威力骇人已极,登时便将“楚长歌”劈得四分五裂,变为一片树叶飘落……

    见楚长歌身形被弹出异空间,出现在数步之外,魏不央脸色阴晴不定,咬牙道:“替身术!”手中光芒一闪,赫然出现一柄仙剑,而后一分二,二分三,继而化为万千,密密麻麻,悬于身前。

    楚长歌傲然不惧,手中亦是光芒闪烁,獠剑执握在手。

    下一刻,万剑袭来,他只出一剑,万剑悉数折断!

    魏不央骇然,僵立片刻,从怀中掏出一张黄纸符箓,口中念念有词,突然丢向楚长歌,喝道:“赦!”

    楚长歌面露鄙夷,同样是元婴境,亦同样是张狂阴狠,然而北海那个琉璃宫弟子,便有胆量孤注一掷,化婴为剑,虽然最后磕头求饶,却也比眼前这个没过几招,便欲借助符箓之威的废物强的多。

    “跟你这等窝囊废交手,是我的耻辱。”楚长歌大手一挥,暗含封印术,直接就将符箓抓在手中。

    符箓中的力量还未爆开,便被他封印。

    同辈切磋,而且还是境界不对等的切磋,居然还要倚仗外物,旁观的众年轻高手俱是露出不耻神色。

    同时,他们亦不由愈发震惊,震惊楚长歌竟能越两境将魏不央逼迫到如此境地!

    那符箓普通无华,然而作为魏不央倚仗之物,又岂会是寻常,居然被随随便便抓于手中,没有爆开。

    这个琼仙派的洞玄境还真是不可思议啊!

    “不可能!你绝非洞玄境界!”魏不央不敢置信的大吼,慌乱之下,从怀中掏出一枚玉佩,狠狠捏碎。

    楚长歌冷眼旁观,却是想瞧瞧这个窝囊废,还想弄出什么花样。

    随着玉佩碎裂的下一刻,天地间赫然浮现出一道虚影,怀抱菩提,仙风道骨,威压如山岳,在场所有人,不管洞玄境,还是元婴境,乃至更高境界,顿觉窒息,仿佛灵魂都在颤栗!

    “上清灵宝天尊!”杨无济变色道。

    众人随即恍然,这道虚影面貌,与观中供奉的灵宝天尊祖师爷,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不过这虚影当然不会是灵宝天尊的化身,或是意念,灵宝天尊乃三清之一,开天辟地之前便已存在,乃是大道之开创者,又岂能为一区区元婴境修士所用。

    杨无济极为敬佩楚长歌,见魏不央居然恬不知耻,祭出这等可怕虚像,不由怒道:“魏兄,既是切磋,便该以真实修为相较,你却接二连三仰仗外物,平白惹人耻笑!”

    魏不央脸皮也厚,被杨无济这么一通呵斥,面色不红不白,反而哈哈大笑,道:“无济兄此言差矣,切磋虽是较量修为,但光是你来我往,比拼真气法术,岂不是无趣之极?这虚影乃吾师观天尊宝像所法力幻化而成,夺其神韵,威力无穷,尔等还是等着大饱眼福吧!”说罢,高高扬起手,天地之间的上清灵宝天尊虚影,亦随他高高抬手。

    楚长歌摇摇头道:“你师傅如此亵渎三清祖师,便不怕糟天谴么?”

    魏不央道:“你懂个什么,三清祖师隐于仙界,抑或早已同归于道,吾师心怀敬仰,以法力幻化天尊仙颜,令其在世间显化,得众生瞻仰跪拜,又岂是亵渎。”

    “强词夺理。”楚长歌哼道,便要出手。

    然魏不央业已抢先落手,向下一挥,上清灵宝天尊虚影亦大手落下!

    楚长歌面色一变,只觉惊天动地的威压袭来,身体愣是被生生压制,丝毫动弹不得。

    这股压力犹如万里山岳般,饶是北海那琉璃宫弟子所使乾坤扇,召出数山之力,也远远没有此刻这上清灵宝天尊虚像一挥的威压沉重,即便是施展此象非象之术,也无济于事,难以规避转换真身逃脱出去。

    见恃灵宝天尊之力,竟然只将楚长歌压的微微弓背,魏不央大怒,喝道:“给我跪下!”又是大手一挥。

    更加强大可怕的威压随即袭来,楚长歌登时难以支撑,单膝跪地,双手称在地面,汗珠砸落地面。

    凌离尘等人见状心中不由大惊,完了,楚前辈竟是要败了么?

    琼仙派中,唯有李汉林依旧是老神在在,疏无担忧之色,鄙夷的看了看身旁面露慌张惊恐的众长老们,开什么玩笑,楚前辈会败?天下无敌的楚前辈还能折戟于一个元婴境手里?扯淡!楚前辈那是逗魏不央这个小王八蛋玩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