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无敌真寂寞 > 第七十六章 奇闻
    终于将楚长歌压的跪在地上,虽是单膝,但魏不央仍是快意之极,哈哈大笑,道:“你怎的不使神出鬼没的空间法术了?”

    威压始终存在,楚长歌不敢放松,否则顷刻之间,就会被压趴在地面上。

    听魏不央令人厌恶的笑声,他没来由的心生烦躁,雄浑真气毫不吝啬的汹涌喷将而出,背部一点点挺直,弯曲的腿也慢慢直立起来,仰头道:“为何像你这种废物,总是试图激怒于我呢?”

    魏不央稍微一慌,随即镇定下来,冷笑道:“你魏爷我也玩够了,是时候送你上路了。”双手掐诀,灵宝天尊虚影,亦跟着掐起术诀。

    他所掐之术诀繁复玄奥,手势接连变换,灵宝天尊所散发的威压渐渐愈发强大,饶是众人此刻已退出老远,仍觉惊慌恐惧,灵魂悸动不安,仿佛要被这股恐怖无匹的威压无情碾碎!

    有修为略低者,逐渐难以承受,痛苦之极,抱头嘶声惨叫!

    琼仙派众弟子最甚,近乎半数跪倒在地,苦苦支撑站立者,亦是颇不好受,面色俱都煞白如纸,有的七窍都开始隐隐往外渗出鲜血。

    凌离尘以及众长老面色大变,然而他们修为最高的,也不过就是元婴境而已,自身都难保,根本无力再庇护他人。

    众年轻高手本就已看穿魏不央的为人,深深不耻,此刻又见他竟然如此肆无忌惮的控制虚影散发威压,将众人生命视为草芥,有人不禁大吼道:“魏不央,你他娘的赶紧停手!”

    魏不央无动于衷,全心全意变换手诀,面容神色淡然无波,竟是隐隐有些**。

    威压愈发沉重,在场所有人已然逃脱不及,自知再不合力抵抗,恐怕都会被碾成肉末!

    众年轻高手当下各显神通,一时间十数件法器飞上头顶,光芒大放,与这股威压分庭抗礼。

    这些年轻高手俱是各自师门的天骄人物,法器自然不是寻常货色,皆厉害无比,反观琼仙派这边,却是惨了,虽然这段日子也抢掠了许多法器,但却多数没有带下山来,面对愈发强大的威压,已是倒了一片,饶是掌门凌离尘,亦痛苦万分,而修为稍弱的,甚至已然晕厥过去。

    众年轻高手本就是为切磋论道而来,与琼仙派从无嫌隙,更无深仇,有人见状,大声道:“大家控制法器,随我到凌掌门那里。”

    无人反对,登时数十人或是控制法器,或是迸发浑厚真气,迅速移动到琼仙派这边,堪堪将笼罩在琼仙派众人身上的威压抵消。

    凌离尘压力顿消,一拱手道:“多谢诸位少侠!”

    众年轻高手面露愧色,回礼拱手,哪好意思当凌离尘这个谢字,心里浑不是个滋味。

    毕竟是应魏不央的召集而来,却没想到魏不央居然会是这等可恶的狗东西,他们也觉脸上无光。

    众人齐心协力,好歹是将灵宝天尊散发的可怕威压堪堪顶住,下一刻,不禁皆为楚长歌担心起来。

    那灵宝天尊虚影威压沉重无匹,众人合力,方能勉强分庭抗礼,但也并非全然无事,仍觉压抑万分,几欲窒息,而且魏不央依然在掐法诀,似乎在积蓄某种可怕的法术,待印法结罢,所释放之力必然更加恐怖。

    有人叹道:“这位师兄只怕是……”

    话没说完,但所有人都知其意。

    随后又有人道:“这位师兄惊才绝艳,实是在下生平仅见,竟能以洞玄之力,逼迫魏不央厚着脸皮动用这等可怕虚像,即便战败,亦是虽败犹荣。”

    一时夸赞之声四起,凌离尘听得抑制不住的流露出喜色,就宛如在夸他一般。

    这虚像太可怕了,除了李汉林,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楚长歌必败无疑,即便是对楚长歌尊敬如天人的凌离尘,也有些摸不准,心里直泛嘀咕,前辈不会真的败在魏不央这个小王八蛋手里吧?

    此刻,楚长歌业已被压的凹陷于地面之中,半截身体显露在外,面色虽如常,但额头汗水直流,显然颇不轻松。

    他有混元无上不灭金身,这虚像虽然厉害,却也无法对他造成伤害,甚至哪怕一丝一毫的痛楚都感受不到,之所以汗水淋漓,实际上是因在竭力挣脱威压之故。

    没过多久,魏不央突然眸中精光一闪,终于结完印法,双掌“啪”的合十,笑喝道:“你还不死!”

    那灵宝天尊虚影亦随之合十,刹那之间,蔓延在天地间的沉重威压陡然散去,灵宝天尊虚影眉心之间,赫然裂开一只神眼,射出一道沛然莫御的白光!

    凌离尘见之,骇然道:“通天神眼!”

    传说三清,皆生有第三只神眼,各有神妙,而灵宝天尊的“通天神眼”,威力最是无穷,可毁灭世界,任何生灵,都会在其光芒之下,魂飞魄散,消失无踪!

    这灵宝天尊虚影乃是青弘居士法力所幻化,虽不是真正上清祖师的化身或是意识,但也算颇得天尊的几分神韵,神眼一开,亦是惊天动地,令人胆寒!

    白光瞬时间,便轰击在了楚长歌的身上!

    有些人已是不忍再看,别过头去。

    如此威力,即便是化神境的修士,恐怕也定然尸骨无存,何况是区区洞玄境。

    然而令他们始料未及的是,那白光与楚长歌轰然相撞,竟是一点点没入其中,就仿佛冲入无底深渊之中。

    直至……完全消失不见!

    而楚长歌已然站起身,笔直伫立,面色冷淡,浑然无事!

    通天神眼所射出的光芒,竟然被吞没了!

    众人哗然!

    魏不央满是猖狂得意的面孔,登时变得扭曲,惊慌大吼道:“不可能!”

    楚长歌不屑一笑,他的混元无上不灭金身,连旷古无一的九道神雷天罚都能抵消,这只冒牌货通天神眼又算得了什么。

    “不可能,不可能!”魏不央接连狂吼,一如先前败在楚长歌手中的那几个天之骄子一般。

    楚长歌哼道:“杀人者,人恒杀之。”施展乾坤无距,掠到魏不央的身前。

    魏不央骇然失色,真气迸发,却被楚长歌一掌打破,直接扼住了他的喉咙。

    “你敢……”魏不央身躯被举了起来,双脚乱蹬,痛苦万分。

    楚长歌冷笑,道:“我不喜杀戮,却也看不得蛀虫存在。”手微微一松。

    魏不央痛苦之意顿消,身躯掉落,还以为楚长歌说的好听,实则根本不敢杀他,脸上嚣张之色负又浮现,正要口出讥讽。

    岂料楚长歌紧跟着从众人那里摄来一柄仙剑,反手一挥,顿时插在了他的胸膛,带着他疾飞出去,钉在了树上!

    他口中血沫喷薄,胸口光芒闪烁,却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欲要元婴离体,逃窜活命。

    楚长歌早就料到,就在他元婴离体的那一刻,突然出手,将他的元婴抓住!

    “哇!”

    元婴凄惨大哭,惹人可怜。

    楚长歌却是毫无不忍,五指紧握,魏不央的元婴,顿时被捏爆!

    众人怔怔的望着眼前一幕,无不是心神震荡,难以自抑。

    元婴境,被洞玄境杀了!

    真是旷古奇闻!

    眼瞅着魏不央被一剑钉在树上,连元婴都没遁逃出去,彻底身死道消,凌离尘不由变色,慌乱不已,这个小王八死了,确实大快人心,可他的师傅可是青弘居士啊!

    见掌门满是忧虑,李汉林哈哈一笑,道:“掌门莫忧,有楚前辈撑腰,咱们琼仙派,还怕得谁来?”

    凌离尘闻言,略微一寻思,连忙点头,是啊,天塌了不怕,还有楚前辈顶着呢……

    杀个垃圾,楚长歌连眉头都懒得皱上一皱,径自向众人走去,灿烂一笑,道:“浪费了些功夫,诸位久等了,还有谁想挑战么?”

    众年轻高手连忙摇头,元婴境的魏不央连灵宝天尊虚影都动用了,结果却败的惨不忍睹,甚至搭上了性命,他们再是自负,也不认为能在楚长歌手下讨得半分好处。

    楚长歌哈哈一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可就功成身退了。”

    凌离尘忙道:“辛苦了。”谄媚笑意令人作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