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唐最强术士 > 第三十三章 龟息之术
    为首的黑衣人见单卓坤和尉迟宝林双双晕了过去,便吩咐两名手下停止了鞭笞。随着他们走了出去,牢房的石门轰隆一声从上而降,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将里外分隔成了两个独立的空间。

    单卓坤紧闭双眼趴在地上,将耳朵紧紧贴在地面,屏气凝神的听着外面的动静。须臾,待三名黑衣人的脚步彻底在远处消失,他才咬牙忍痛坐起身来,双腿盘膝默念心绝。片刻,随着一道白光闪过,缠在他身上的铁链端口发出了轻轻的断裂之声。

    单卓坤睁开眼睛,随手将断作两截的铁链扔到了地上,起身来到了尉迟宝林的身旁。由于被身上那纵横接错的伤口所制,因此每动一次都觉得疼痛难忍,像是有千万只蚁虫在爬,让他不得不吃痛叹气。没奈何,只能先用周天之术将身上的痛穴暂封,随后便蹲下身去紧紧的将尉迟宝林抱在了怀里。

    此时,尉迟宝林仍旧处在昏迷之中,脸色惨白,连带着原本红润的唇也变得毫无血色,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硕大且又安静的木偶,只是被动的跟着别人的动作而动,却丝毫没有自己的主观意识。

    唉......

    单卓坤看到这里,不由得深深的叹了口气。想来这段时间自己过得着实是具有戏剧效果,不但莫名其妙的到了一千多年前,还吃了醋布那难吃的东西,不过这些也就算了。更有甚者,现在还被人扒掉了衣服关在这幽深密闭的地方,也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情。算了,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还是顺其自然吧。当下最重要的就是要将尉迟宝林救活,然后再想办法找到李芷风,三个人一起平安脱身才行。

    想到这里,单卓坤情不自禁又是一声长叹。他将尉迟宝林扶了起来,自己则来到其的身后,双腿盘膝,将两手紧紧贴在对方的背上,默念心绝。很快,随着心意转动,一股强烈的暖流将二人的身体同时包围,从内而外的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舒服。

    稍顷,单卓坤听到尉迟宝林轻哼了一声,便收回了左手,起身来到其的身侧,用右手扶着尉迟宝林重新躺在了地上。

    过了一会儿,在单卓坤关切的注视下,尉迟宝林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此刻,他身上的痛感均已消除,脸色也已恢复到了平常的模样。

    “上仙......嗯......”

    待尉迟宝林的神识渐渐恢复了过来,他的脸色却转而变得晕红,一双眼睛死死地盯视着面前的单卓坤。平时穿着衣服看不出来,想不到这小子的皮肤竟然这么好。虽说是健康的小麦色,但就这光滑细腻怕就算是女子也没有几人能够比得上。

    单卓坤见尉迟宝林不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自己,心知对方所想,脸上登时变得滚烫,快步来到对面的墙边靠墙而坐,将身子微微蜷缩成了一团。

    尉迟宝林见状,心知自己有些失礼,忙没话找话的化解尴尬:“上仙,想不到咱们竟然沦落到了如今的地步,还真的是冰火两重啊。”

    单卓坤的唇边泛起一丝自嘲的笑:“不过是坦诚相见罢了,又有什么不好的?”

    尉迟宝林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惊异的看向单卓坤。他此刻由于一丝不怪心中正在羞愧,却不想上仙的思想竟然这般前卫,将这件羞事看得如此淡定。

    单卓坤瞥了一眼尉迟宝林,闭上眼睛不再说话,折腾了这么久,此刻的他突然有了一种莫名强烈的疲惫感,想要好好的睡上一觉。

    在巨大困意的趋势下,单卓坤的胸膛一上一下的起伏着,不消片刻便打起了呼噜。

    尉迟宝林见单卓坤睡了过去,便也侧着身子艰难的躺了下来。由于后背上的伤口十分疼痛,他即便是闭上了眼睛,却也只能是暗自煎熬,郁闷的被动忍受。

    冰冷的牢房里倏然变得寂静,就连空气都散发着一种孤寒的味道。

    尉迟宝林不知道单卓坤此刻其实并没有睡,而是进入到了龟息的状态当中。所谓龟息,也是术士门中的一种特殊的秘法,虽与大周天有相似之处,但其作用却比后者更加明显,且又道法变化多端。在进入龟息之前,术士需要先让自己进入到睡梦之中,在半梦半醒之间转入状态,此刻不仅神识飘渺、头脑轻盈,就连看待事物及做出判断也会更加清晰敏锐。只是需要注意的是,进入者必须要保持好一呼一吸的速度,不然的话就很有可能深陷其中,再也无法脱离。轻者会终身残疾成为依靠床榻而活的植物人,而重者甚至会在不知不觉中丧命,彻底魂归九霄。

    随着一呼一吸的起承,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单卓坤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扇厚厚的石门。他凝视着石门,下意识觉得这门很是眼熟。

    没错,这不就是我穿越时的那扇门吗?

    单卓坤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道。

    “你想知道门的背后究竟藏着什么吗?”蓦地,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单卓坤迅速转身,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师父袁麟韬不知何时竟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只是和以前不一样的是,此时那人长发盘髻、身穿一身青布衣衫、足登布鞋,一副仙风道骨的神仙模样。

    “师父......”单卓坤愕然叫道。

    面前那人笑了笑,缓步来到单卓坤的面前。待停住脚步,又细细打量片刻,友善的说道:

    “这位小友,你认错了,贫道并非你的师父。若是想叫,可以先生二字称呼。”

    小友?......贫道......?

    单卓坤顿觉一头雾水,一脸茫然的看着面前那人。

    虽然说现在是流行cosplay,而师父的性格也确实是爱玩爱闹。但是他却怎么也想不通,师父竟然会心血来潮玩这种角色扮演。看来虽然这么多年一块闯荡江湖,但自己还是对对方不太了解。

    “小友,你怎地了?”那人见单卓坤在兀自发呆,便疑惑问道。

    单卓坤像孩子一般伸手拉住了对方的胳膊,调皮的笑着,撒娇说道:“师父,我知道你是在故意跟我开玩笑。虽然说你这古装扮相是挺好看的,但是咱们还是适可而止,赶快说正事吧。你不知道,我正有一肚子的问题想要问呢。”

    那人微微蹙了蹙眉,伸手拂掉了单卓坤的手。与此同时,又向后退了一步。很显然,他对单卓坤这般亲昵的举动有些不满。

    单卓坤见面前那人这般不禁愣住了,从小他就随着师父一起生活,在对方的指导下学习法术,后来两个人又一同闯荡江湖,一同经历了很多稀奇古怪的灵异之事。然而不管遇到了什么事情,师父都是一副吊儿郎当不着调的模样,说话做事都极为随性洒脱,从来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酷酷冷冷,让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畏惧。

    “这位小友,你当真是认错人了。”那人开口说道,声音也显得很是清冷。

    认错人了?单卓坤眨了眨眼睛,从上到下的打量了那人数遍。要说是萍水相逢只见过一面的人还有可能认错,但师父对他来说就相当于第二个父亲一样重要,虽然没有给自己生命,但却为他开辟了人生道路。这样的一个人,他又怎么可能认错呢?可是那人的话说得清清楚楚,倒也确是让他无力反驳,恍惚间竟真的生出了几分犹疑。

    “也许......”单卓坤用舌头轻轻舔了一下嘴唇,艰难的说道,“也许我真的认错人了,先生的确长得和我师父很像,让我在无形之中便有了亲近之意。学生不才,还要请教先生尊姓高名?”

    最后的这句话,单卓坤原本是不会说得。只是因为连日来一直跟尉迟宝林等人在一起,耳濡目染之间受到了他们的影响,连用词都变得文绉绉起来。

    那人听他这么说,很是开心,不禁开怀大笑。随后,待敛起笑容,才又一字一顿的认真说道:“贫道姓袁,全名袁天罡。”

    啊......?!

    单卓坤听到这话,眼睛顿时瞪得老大,嘴巴微张,一脸粉丝见了心仪偶像的崇拜模样。此刻他一时间竟恍如梦中,只觉得这惊喜来得太突然了些,甚至让自己有些无所适从。

    半晌,单卓坤好不容易才平复下了心中的悸动,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你就是通晓天理、善断阴阳的大唐第一术士袁天罡?”

    袁天罡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的点了点头。然而就是这个简单到不能再平常的动作,却仍让单卓坤兴奋不已。然而很快,他便又急切问道:

    “先生姓袁,我师父也姓袁,难道说你们是本家?”

    “不错。”袁天罡肯定的说道,“贫道正是你师父袁麟韬的五世祖,他是我袁家的后世子孙。”

    原来是这样,难怪他们长得这么相像,甚至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记得以前师父虽然教了自己龟息之术,却由于种种原因,从没用过,没想到这道法居然有如此妙用,让他这个原本心中极为孤单的人找到了可依靠的对象。

    “既是如此,那我便叫你师祖。”想到这里,单卓坤的眼里浮现出了热望,期待的说道。

    “好。”袁天罡笑着答道。

    单卓坤听到对方如此言说,连忙双膝倒地,向袁天罡叩头道:“弟子单卓坤拜见师祖。”

    袁天罡笑着用双手将他扶起,上下打量,啧啧赞道:“嗯,看你这通身的气派倒也真的有做大唐最强术士的潜质,这样吧,贫道便传授给你些许道法。等你回去,再慢慢练习吧。”

    “是。”单卓坤双手抱拳,喜不自胜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