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论恶婆婆如何修炼成团宠 > 112.白鹤书院
    来时刚过卯时,天色将将亮,等马车到了惠水县的城门口时,已红红的朝阳高高挂起。

    周炳拿出来路引给收成的士兵看了看后,这才进了城,马车在进城后就不往里面去了,停在了专门停马车的地方。

    宋凌雪知道这就是古代的停车场,就比如槐花镇上的西市那里就有,七大爷的牛车总是停在那里,只是这惠水县城的停车场可比槐花镇上的强多了,不但宽敞干净,而且还停的井然有序。

    夫妻俩和马夫约好下午过来一起回去,便往城里面走去了。

    比起镇上,这里的街面上简直热闹太多了。街道也是宽阔整齐,大街上的楼房也比镇上的气派,这里的许多商铺都是前店后院的,很适合做各种生意的,或租或买下来,前面在做生意后面住人,真真是又方便又能挣钱。

    宋凌雪正想着将来有钱了有机会盘下这样一个小楼,那该有多美,好在这大雍不像她认知中的古代,家里经商就不能有学子参加科举,所以即使她到时候经商了,也不会耽搁三儿子石青的仕途。

    宋凌雪这边想着,眼睛也没停下,看着两边的店铺都已经卸下了排门,挂上了彩幡幌子,吸引顾客看向各家店中的商品。琳琅满目的胭脂水粉头花饰品被摆到了最显眼的柜台上,丝绸布店把一匹匹五彩缤纷的花布挂上架子,杂货铺子把各种各样的的物什用品放到了货架上,陶瓷铺里搬出大大小小的陶罐瓷瓶……

    除了这些商铺外,街道上还有许多或者挑着担子或者推着车子,沿街叫卖的行商货郎们。卖香粉珠花的,卖鞋袜帽子的、弄狗皮膏药的、磨剪刀磨镜的、贩油贩盐的、卖凉饮小吃的……

    宋凌雪仿佛回到小时候,第一次随外婆在她家那里赶集一样,看见啥都新鲜。

    一旁的周炳虽然不动声色,却早已经把她的神色看在眼里了,见她一副对什么都好奇的童真模样,忍不住眼中带笑嘴角微微上扬。

    “县城里过俩月就有一场城隍庙会,到时候没事了咱们一家可以过来看看。”

    宋凌雪猛然听到身边人的身心,回过神来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们今日是来办正事的,她倒是有些像贪玩的小孩了,光顾着好奇了,东看西看的走的也慢了许多,耽误了行程不说,还忽略了身边的便宜老公。

    不过听见便宜老公说的话,知道他是看出来她的好奇心了,特意说了随后来赶庙会逛热闹,也是为了她好,不免心中感动了一小下,再看向姚大壮那张俊脸时,心情也更加的好了,在家养了个把月多,黝黑粗糙的脸色好了不少,俊挺的五官更加明显了,再加上高高大大的线雕身材,简直了!

    宋凌雪自己心里在歪歪着,脸上便浮现了自己都没察觉的笑容,直到发现对方那双深邃的眼眸正看向自己。

    活了三十年,脸皮已经厚出高度的宋凌雪,第一次面上燥热,红成了柿子。

    “那个,咱们还是问一下吧,看看白鹤书院在哪里?也省的摸不着地方,瞎走一气!”

    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宋凌雪赶紧开口转移了话题。

    “在西城的柳树街尾,也不太远!”周炳开口说到,他之前和石青聊这时,也问了地方,石青虽然没有去过,不过听他的同窗提过。

    白鹤书院虽然不如青云书院大,但是也占了柳树街尾的半截巷子,只要他们找到了柳树街,找白鹤书院便不在话下。

    宋凌雪见状便知道他心中有成算的,也不再多嘴,随他走便是了。

    他们入城的城门是北城,往西走了不到半个时辰,便到了西城的正街上,在路边的茶水铺子买了两杯茶喝了,正好问了店老板,问清楚了柳树街的方向,夫妻俩又朝着柳树街那边过去了。

    可能如今正是学子们休沐的时候,两人到了柳树街的街尾时,才发现那里很是冷清,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只有一座看起来有三进的宅子安静的坐落在那里,清雅质朴的青色门楼子上只有一扇灰色的匾额,上面题字“白鹤书院”,简简单单的,两边并没有类似“扬芳十贵室,驰誉四豪门。”“半亩方塘开一鉴,千年正学集诸儒。”之类的书院题词对联。

    宋凌雪见状又是满意的一笑,此地幽静而且两旁栽着许多柳树,简朴大方看起来就像是大儒住的地方,看来书院的院长郑先生也是个雅人,至少门面上来看,就复合宋凌雪审美。

    在路上周炳就跟宋凌雪说了关于白鹤书院的一些事情,所以她是知道的,旁的书院都需要先带些礼品拜会先生,让先生看过学生,稍微考验一番后,便会点头答应入学,再拿了正式的拜师礼和束脩,领了学证书本看了宿舍便可回家等待入学。

    而白鹤书院则是先需要去报个名,等待入学考试后,再等待通知,如果过了便可以进行拜师礼了,其余就和一般的书院一样了,交了束脩领了东西看了宿舍,便可随后正式入学。

    周炳敲开书院大门后,有位看门的老人问明了拜访的理由,他们二人便由一位十三四的门童带着,去了前院的一处正堂等候。

    不大会儿功夫便又来了一位穿素青色薄绸直缀,带着儒冠的中年文士。

    这会儿便没宋凌雪什么事情了,留下周炳和那中年文士说话。

    宋凌雪被那个门童带着到了一侧角门处,进了那里便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花园,此时里面却没多少花,只有几排细竹和一些芭蕉,另外有一处八角小亭,和一处大约一丈宽两丈长的兰花圃子。

    “劳夫人在此等会儿!”那门童说起话来文绉绉的,想来也是读过书的,对宋凌雪倒是客气。

    “不敢当,我不过是一个农妇,小哥不必客气!”宋凌雪笑着回话。

    那门童也回了一笑,然后离开了,大约是见得多了也到不奇怪。

    宋凌雪其实也是有些郁闷的,虽然人家客客气气的把她安排到花园里等候,但是想到谈起正事时,还是只能男人在场。

    即使已经开始融入这个时代的许多习惯,也明白这个时候的女人地位使然,身为现代人的宋凌雪还是有些不是滋味,不过她也没办法,只能看着一旁的兰花圃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