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隐形大佬你崩人设了 > 第二十四章 你是谁
    山里起风了,一阵阵冷风浇灌过来,卷起几片枯叶飘到江熠华脚边。

    简宁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得出极为兴奋,青葱手指准确无误捏在断骨上,江熠华沙哑闷哼一声,眸光如刀锋一般冷寒:“滚!”

    简宁哦一声,当真就离了他两米远。

    这人不太识趣啊,遥想当年多少人求我补一刀,以求早登极乐。

    不识货,抹脖子我可是出了名利落,见血封喉,一点罪不让你受。

    江熠华眉头微蹙,心底疑云加剧。

    天上的太阳不知道被什么遮住了,阳光困在浑厚阴暗的云层里,天地光线变得模糊不清。

    简宁默默坐在一块石头上,撑着下巴等他原地去世。

    打定主意今儿这趟买卖做实了,擎等他咽气。

    晃悠着二郎腿,简宁笑得纯良,人畜无害:“你有没有什么遗愿,比如你看看四周,中意哪块地儿告诉我。”

    售后服务,管埋。

    行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不白拿。

    江熠华气势逼人地盯着上一世把他祸祸的不轻的女人。

    他目光越过虚空落在她身上,幽远而探究。

    她是在等他死吗?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似乎有什么东西偏离了轨道……

    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

    “咦~啥情况?你...…”后半截话简宁没讲出口,但表情赤裸裸地出卖了她,眼睛里明晃晃写着,你怎么还没咽气?

    左等右等这人就是不咽气,简宁还惦记洞里的兔子呢。

    “你叫什么名字?”他眼神晦暗不明,泛着冰冷的光。

    他的眼神实在过于驳杂,仿佛透过她在看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看,简宁忽然没理由的觉得有些忐忑。

    她故作深沉,缄默不语。

    表面淡定如狗,心下却翻江倒海,难道他认识原主?努力搜寻记忆,不认识。

    摸不透什么情况或犹疑时,沉默是最佳选择,说话兴许会露馅,不说话对一半。

    装聋作哑半天才道:“名字不重要,你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你问人问题,她答非所问,便是答了。

    简宁万万猜不到有人跟她一样重生在1974年,且认识原主,还寸丁寸碰见!

    玄妙又凑巧的缘分哦~~

    她只接收了原主16岁以前的记忆,没有之后的记忆,两眼一摸黑,真是踢爆脑袋也想不到啊。

    “你恐怕要失望了,我身上最重的伤在腿上。”江熠华语气带了一丝戏谑,还夹杂着几丝凉气。

    他倒要看看,接下来她要怎么做。

    woc!!!“什么?那你捧胸口干啥?”以为你快哽屁了呢,简宁有点小脾气了,骨折死不了人,白费光阴。

    她跳下石头,扒拉开他的手,看清他胸口确无伤势,小声埋怨:“当自己小白花呢,腿疼你捂腿啊,西施捧心状是闹哪样?大男人娇里娇气的!”

    江熠华:“...…”

    一路匍匐爬行,手放在胸口是为了保护心脏。

    空欢喜一场,简宁不爽之极,扬声指着一处斜坡道:“那边有个山洞,自己爬过去养伤吧。”

    救人啥的简宁自问做不到,见惯了生死,柔软的心肠早就磨得坚硬无比。

    至多一会下山跟大队长吱一声,要不要上山救人就不关她的事了。

    话音一收,简宁甩腿啪哒啪哒走了,今天晚上的肉食还没着落呢。

    “200斤粮。”江熠华观察人心细致入微,相识不足一小时,出手就掐准了简宁的命脉。

    以粮诱敌。

    黑云盘绕心间,且关乎切身,容不下一丝疑团。

    果然,疾步如风的人脚下猛一刹车回首,眼眸里闪烁着夺目的亮光,面庞赤裸裸写着眉飞色舞四个大字:“你出200斤粮请我背你下山?”

    “是也不是。”江熠华轻轻挑了一下眉梢,眼神钩沉,令人琢磨不透:“我的腿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简宁嘴角翘起一点弧度:“要我收容你在家养伤?”

    “嗯。”江熠华掀了掀眼皮,目光里隐藏着探究:“骨折不方便挪动。”

    “成交。”简宁稍作沉吟:“不过我不负责医药费。”

    江熠华垂目颔首,简宁脸一变,勾着唇笑容甜美,如沐春风道:“你等我半小时,我套窝兔子。”吃的比救人重要。

    江熠华:“...…”

    说着从背篓里拿出水壶,笑语嫣嫣体贴道:“骨折不是什么大问题,正了骨主要靠养,咱不急你先喝口水。咱村里的赤脚大夫是大城市下放来的,听说他以前是很著名的外科大夫,留过洋呢,你的腿交给他保证瘸不了。”

    “我不渴。”江熠华礼貌推开水壶,水壶明显是她用过的。

    简宁也不在意他的嫌弃,不喝拉倒。

    哒哒哒跑去继续熏兔子洞了,江熠华视线凝在烟雾缭绕中的那道背影上,神色讳莫。

    此刻他所见的女子眉目坚毅,沉静淡漠,精明干练,一双眼睛明眸善睐,瞧人的时候顾盼生辉,全身上下无一不洋溢着一股生机勃勃的明媚气息。

    上一世初见之时,“她”眉眼阴郁,灰蒙蒙死气沉沉,后来他才知晓,那会“她”刚被悔了亲。

    眼前之人浑身上下却不见半点颓丧。

    他五感极强……

    心念几转,脑海里闪过宋大夫的面容,宋大夫他不陌生!江熠华气定神闲,语气随意,与人唠起日常,实则探听虚实:“我叫江熠华,你呢?”

    “简宁。”烟熏火燎,简宁抹抹眼泪,头也不回道:““熠熠生辉的熠?”

    “嗯。”

    “名字不赖,有火!”

    上一世“她”是怎么说的,“她”说:“你这名字不好,笔画太多。”

    “你怎么摔断腿的。”萍水相逢,交言莫深,简宁半句不提他为何进山之事。

    “不小心失足掉下断崖。”江熠华避重就轻道。

    “哦,那你挺有气魄的,意志也很坚定,拖着断腿爬了一两里地。”简宁说:“那边鲜少有人去,雨季断崖面泄洪,下边长年积水,草丛里布满隐形沼泽。你运气不错,爬那么远竟然没陷入沼泽。”

    暗道,几十米高的断崖也没把你摔死,命真大!

    江熠华突然抬眼望向她,上一世你是追着一头獐子才无意救了我...…

    “我紧挨崖根高地穿梭过来的。”轻描淡写看她一眼,江熠华收回目光。

    风渐渐缓了势,徐徐微风拂动树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