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龙凤双宝:总裁爹地请关灯 > 第328章 人不人,鬼不鬼
    “我还以为,你会是承弦的真爱,毕竟他为了给你出气,连他最尊敬的母亲都敢惩罚,连他付出无数心血的慕氏集团也可以不要,结果……”

    顾蔓蔓捂着嘴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极尽嘲讽道:“结果你还不是跟我一样,被他一脚踹了,不对……你的地位还不如我,至少我还能以‘妹妹’的名义留在他身边,甚至能重新赢回他的信任,而你就像他穿过就扔的臭鞋,只会被他扔得远远的,连靠近他的资格都没有!”

    黎晚歌平静的注视着面部表情几乎扭曲的顾蔓蔓,忽然觉得这个女人有些可悲。

    “你千里迢迢来到纽约,如果只是为了对我阴阳怪气这几句,妄图让我像你一样为了那个男人发疯发狂,那你可能要失望了……”

    她抬起下巴,细细的脖颈,如天鹅一般,高贵优雅,眼神透着不屑,“像破鞋一样,穿过就被扔掉的人是慕承弦,想和我在一起,却连靠近我资格都没有的人也是慕承弦,我和你的确不一样,我是游戏的掌控者,结束或者开始,都由我说了算,而你只是颗棋子,随时可弃,你想在我身上来找认同,未免太可笑了些!”

    顾蔓蔓面部表情更加扭曲,甚至失控。

    她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黎晚歌说的这些话,确切的说,是不肯相信。

    “黎洛安,你就嘴硬吧,说得自己多么高贵冷艳,多么云淡风轻,当我没见过你为了勾引承弦那副不要脸的狐媚样子么,我自然跟你不一样,不像你那么又当又立,让人恶心!”

    面对着顾蔓蔓的不断挑衅和羞辱,黎晚歌闭着眼睛,秀眉紧蹙,表情厌倦至极。

    “我要休息了,请你离开。”

    她伸手指向出口,不留情面的下着逐客令。

    “这么急着想赶我走,是因为我说到你的痛处了吗,你就是个又当又立的破鞋,被人抛弃了,还要摆出无所谓的样子挽尊,你永远都比不过我,至少我从不隐藏我对承弦的爱,而你呢,你连承认爱他的勇气都没有,你就是个怂货,又怂又贱!”

    顾蔓蔓越说越来劲,越说越过分,似乎只有践踏黎晚歌的尊严,将黎晚歌逼得和她一样癫狂,她才能找回一点平衡。

    殊不知,她越是这样,黎晚歌越觉得她可悲。

    “我无所谓,是真的觉得无所谓,不是每一个人离了爱情就要死要活的,人家在跟自己的未婚妻你侬我侬,我们却为了他互相插刀扯头花,有意义吗?”

    “你……”

    这话,倒是戳中了顾蔓蔓的内心痛处。

    她的表情不再似之前偏执,变得哀伤。

    “我真的很爱他,为了他,我犯了太多的错误,变得人不人,鬼不鬼,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了,我到底是顾蔓蔓,还是顾芊芊,他曾说过他最爱的人是我,他的爱就这么易逝,这么廉价吗,为什么,为什么……”

    顾蔓蔓像是得了癔症,眼神茫茫然的看着一处,嘴里呢呢喃喃着。

    黎晚歌原本无心听她说什么,但猛然觉得,她的一句话,有点奇怪。

    ‘我到底是顾蔓蔓,还是顾芊芊’……这话,是几个意思呢?

    她为什么会觉得,自己是顾芊芊,难道是因为,她作为顾芊芊的替身待在慕承弦身边太久了,导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这样想来,这也是个可怜人啊!

    “慕承弦确实很爱你姐姐,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和你姐姐长得一模一样,他对你姐姐一往情深,对你却无动于衷?”

    顾蔓蔓目光看向黎晚歌,问道:“你觉得是为什么?”

    “因为你姐姐和你不一样,她是个聪明果决的人,最重要的是,她活得很清醒,永远不会为了一个男人,丢失了自己。”

    黎晚歌一针见血的说道。

    她对顾芊芊的感情很特殊。

    一方面,顾芊芊算是她大学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虽然不交心,但至少也有同窗情谊。

    一方面,在顾芊芊面前,她又格外自卑,甚至有着小小的嫉妒。

    她尤其欣赏顾芊芊身上的潇洒爽朗,永远像闪闪发光的太阳一样,朝气蓬勃。

    顾芊芊和慕承弦站在一起,彼此都是闪闪发光的人,谁看了都得说天生一对。

    而她跟在他们身后,就是一只丑小鸭,黯淡无光。

    如果顾芊芊没有死,她现在和慕承弦应该很幸福,估计娃都生了一窝了。

    当然,顾芊芊即便死了,也会是慕承弦心中的白月光。

    不然,顾蔓蔓也不可能长伴男人身边。

    永远作为替身一样活着,也难怪顾蔓蔓会发疯发狂了。

    “如果我是你,我早对慕承弦这种冷血动物放手了,我相信你姐姐顾芊芊也是一样的,她比我们最高明的地方在于,她最爱的永远是她自己。”

    黎晚歌站在女人的角度,很同情顾蔓蔓,希望她能想开。

    女人一旦陷入执念,那就是万丈深渊。

    “哈哈,哈哈哈……”

    谁料,顾蔓蔓非但没想开,反而更疯了。

    她放声大笑,这笑容倒不是为自己不值,更像在嘲讽黎晚歌的无知,且透着诡异。

    “黎洛安,你以为你是上帝,能看透一切,实际上你蠢钝如猪,你什么都不知道!”

    顾蔓蔓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下自己的仪态,说道:“该告诉你的,我都告诉你了,余梦瑶这贱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她今天能找理由让承弦舍弃自己最爱的儿子,明天就能让承弦身边的女人都消失的干干净净,我和你都跑不掉的。”

    “别告诉我,你远渡重洋跑来找我,只是为了做个好人,给我提这个醒?”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黎晚歌才不相信,心机深重的顾蔓蔓会有这么好心。

    “呵呵,当然不是。”

    顾蔓蔓笑容复杂道:“我是觉得,你在承弦心中地位很重,或许能扭转局面,你该回北城了,承弦现在就像变了个人,或许只有你,才能让他清醒过来,我不是在救你,也不是在救我自己,我是在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