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藤仙记 > 206 漩涡
    天地倾覆,带来山崩地裂之感。

    连外手中的符箓压根没有扔出去,就感觉被漩涡席卷,无法抗拒,只能随波逐流。

    这厮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最后最关键的瞬间,他居然下意识拽住了身边那雾缭茶树,硬生生将它从土里拽了出来,一拽一扯,就塞进了之前就准备好的玉盒里,然后他便闭着眼,随着那漩涡搅在其间。

    非是他不想反抗,那漩涡深不见底,他在其中毫无抵抗之力。

    连外倒也淡然,抵抗不了,那就躺平吧!

    人是躺平了,脑子还在转呢。

    那魔修如今早就已经消失不见了,连外虽然不知是什么原因,可是他觉得即便这样死去也比被那魔修掏心掏肺的好。

    那可是真正的掏心掏肺啊!

    那灵狐的前车之鉴他可是看在眼里,虽然不知前因后果,也不知道连意已经查到魔药,又被粟骅发现那还婴丹中的是气息居然有攥住修士金丹的邪门功效。

    可是,聪明如连外,还是感觉到了不妙。

    那灵狐的妖丹在那魔修手里,肯定便是他不知用什么邪门的法子摄走了那六尾灵狐的妖丹,既然他有法子这么做,那他修为还不如那六尾灵狐,许是用邪门的法子摄走他的金丹也没什么稀奇的。

    想起那六尾灵狐痛苦到一心求死,连外觉得心悸不止。

    他不是什么涉世未深,初出茅庐的小修士,立志成为天下第一毒师之人,眼中自然见惯了冷情人暖,心似乎还比普通人凉上几分。

    魔修的手段,他也知道,可是如此的,这妖丹、金丹、元婴那可是一个妖兽或者修士身上最重要的东西,这东西被人拿走了,其痛苦程度不亚于活生生的被人摘心!

    他捏了捏拳头,想到眉昆界在邪魔肆虐过的那些惨状,似乎突然之间,更加明白了连意的选择。

    自家阿姐啊,明明小时候是个最懂得趋利避害的孩子,可是长大了,却是哪里有危险往哪里钻,尤其是对那魔之事,似乎热衷的很。

    那时候,刚刚九星连珠之后,众人以为连意身死,连外痛苦之余也恨过。

    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他的心境发生了变化。

    他恨连意不管不顾做出来的抉择,有时候退一步又能怎么样呢?若是天地崩塌,那便崩塌去吧。

    为什么独独她要往前冲,留下那么多的痛苦给他们。

    随着年龄增长,连意归来,他心境平复,可是,那心结却一直深藏在了心底。

    包括他的道心,似乎也不如刚进入修仙界那么纯粹。

    他吧,其实早就不是刚开始的他了,其实熟识之人会觉得他宛如领家阿弟般好相处,面对同门喜欢他的师姐妹,他也可以温润如玉,风趣幽默,可是他也有残忍的一面,好比将惹到他的仇人抓过来当药人……人有千面,他就是亦正亦邪,有好几副面孔之人。

    自从连意因为九星连珠失联之后,他的道便变了。

    他渴望变得更强,只有变强,才能不受欺负,只有变强,才能把那些异样的眼光踩在脚下,流言蜚语才能消失,只有变强,才能为连意正名!

    从那时候起,他便潜心在那毒道之中,毒修之道,一日千里。他师兄秦明说他是个坏小子,连外觉得很对。

    师兄还说他这样很危险,他那时候不觉得,可是今日,看到这一切,理解了阿姐之时,心结消散,他也明白了师兄的意思。

    过于执着,很容易走上岔路,若是他一意孤行的执拗,那最终跟魔有什么两样。

    这些魔修都是魔鬼,若是不消灭了他们,不仅是妖兽,人修,他们也会被卷入其间。

    长此以往,修仙界就会变味,所有人都没有未来,无望的生活会将所有的人修、妖兽和灵物毁灭。

    倒不如畅快一些,遵从本心,再自己拿的起屠刀之时,给未来,给自己所爱的这个界域留下一点希望,哪怕粉身碎骨,总算是不枉费自己来一遭,轰轰烈烈,无悔无憾,但求道之圆满。

    连意时常顿悟,心境圆满,甚至高过修为,从未出现过心境有关的问题,大约也是跟她平日的肆意和遵从本心。

    连外闭了闭眼,比起自家阿姐,自己少了豁达和放得开,人有千面,修士千万个,每个修士都有自己的道。

    大道三千,他的道是他的道,但若是放不开,那就是束缚住了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什么时候开始,他的道心蒙上了阴影呢,是该拂去阴影了。

    这么一想,久未动弹过的修为突然有了一丝松动,连外也不管,只觉得心思突然间豁达通明起来,连外张开双臂,任那漩涡将自己卷入不知名处,若是这一次能活着,定要好好缠着他阿姐,跟她一起游历几年,学学她的豁达畅然。

    连意不同意也没用,谁让她是他姐呢。

    嗯,她若是不同意,这雾缭茶树就不送给她了,他自己留着。

    不过,这漩涡是为哪般,连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那雾缭茶树所在之地已经靠近那纂狻城了,按说此处安全无比才是。

    难道,是纂狻城出了问题,还是那里的元婴和化神修士?

    他记得,连意还在那儿呢。

    ……

    此时的连意,实际上也……措手不及。

    这实在不怪她啊。

    她原本正听粟骅讲什煞盟的故事。

    “……什煞盟干的是杀手的买卖,只要出的起价格,杀谁都可以。但什煞盟很神秘,也不聚众闹事什么的,一直很低调。”

    “这绝杀令是最高级别之令,号称绝杀令出,令下无魂!”

    “上一枚绝杀令出的时候,杀得是我们乙火界椿芽城的元后大修,半步化神的人物。”自此,椿芽城柳家被灭门。

    粟骅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低迷,此次过后,老祖也不知道怎么样,粟家也不知道会迎来什么结局。

    他们粟家虽然家族传承悠久,可是顶梁柱若是失去,那多的是人来分他粟家这块大饼……

    连意脑中在琢磨绝杀令之事,连半步化神的人物都能杀,她这样的,对上那群亡命之徒,没有胜算啊。

    眼角余光瞥见粟骅沉着一张脸,连意一愣。

    虽然粟骅没说什么,但是连意还是觉得粟骅这一次状态有些奇怪,平日挺好,但是有时候不经意间,便觉得他心事重重。

    “粟骅师兄有心事?”粟骅作为粟家未来的大家长,平日里还是很内敛深沉的,如今这般,连意没见过。

    粟骅抬头看了连意一眼,突然发现这万千心思似乎还只能跟连意说,如今两人在用一条船上,那魔主一事连意不仅是知情人,还是参与者。

    他这些日子以来,压力实在太大了,牙一咬,一不做二不休,就把事情说了。

    “……我家老祖还不知道如何了,在此情况下,即便我们得了第一,这粟家的未来却是堪忧。”

    第一更扎人眼呢。

    连意叹口气,没想到还有这一茬。

    她能说什么,“……艰难总会过去,我们连家也是这么过来的。”只能干巴巴的安慰两句。

    随厄星君能做出此事,是为天下大义,道魔不两立,总要有人为这除魔卫道做出牺牲,连意心中无比佩服,言语间对于粟骅更多了几分真诚。

    只是,此路艰难险阻,即便身为化神修士,可是对方也深不可测,最后结果莫测。

    连意说不出随厄星君会没事这样苍白的安慰语言,相信无论是随厄星君还是粟骅,心中已然想的清楚明白。

    她只能通过自身经历去开导一二。

    她站起身,朝粟骅拱拱手:“如今局势未定,但前辈大义,晚辈佩服,粟骅师兄若是往后有用的上连意之处,只管开口,只要能帮得上忙,连意在乙火界一日,必然尽我所能相帮。”

    一个好汉三个帮,只要粟家同心同德,度过最黑暗的时期,黎明总在不远处。

    何况,也不一定就到了那最坏的局面。

    粟骅也站起身,他没再多言,拱身一揖郑重谢过连意,如今粟家此种情况,前程未卜,连意此般,如雪中送炭,让他焦灼的心中多了一丝暖意。

    却是连意还想就那什煞盟之事再问上一些什么,突然地动山摇。

    这天地倾覆之感实在太可怕了。

    就连意所见,周围场景宛若水洗般突然变得淡而无色,然后寸寸碎裂。

    而她和粟骅,她是看不到自己,粟骅也若水洗过一般,突然剿入一个巨大的漩涡中,下一瞬她也身在其中。

    金丹修士,在这场无妄之灾之中,实在是太过渺小了。

    在其中只能随着那漩涡沉浮,连打开防护罩的机会都没有。

    几乎是立刻的,连意就想起了一个可能。

    化神修士肯定动手了,改天换地,地动山摇,大概是动摇了这纂狻城空间。

    若是还能活着,怕是此次位次之战也提前结束了吧。

    也不知道,化神修士之战,是怎样的光景,随厄前辈能不能胜了!

    漩涡之中,罡风阵阵,只是连意毕竟是经历过那虚空通道是人,这风虽然貌似比虚空通道中还要强上几分,倒也不是不能抵御。

    只是,若是时间太长,怕不是就要支撑不住了。

    那风如刀刃一般,切割在身上,从四面八方而来,堵塞着连意的眼耳口鼻,耳边只余下尖锐的风哨声。

    此情此景,上不见天,下不见地,身上还疼,无计可施,眼耳口鼻均不可用,就连神识探出,都被那风切割到溃散。

    除了绝望,竟然感觉不到其他感觉。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连意发现自己真是太渺小了。

    心神摇曳之下,竟然产生一种悲怆和凉意。

    连意一惊,突然醒悟,固守心神,丹田处,雷力激射而出,一下子将不知何时才能潜伏在她经脉中的魔力给击溃。

    连意固守心神,心里却不是不吃惊,这些魔太狡猾了。

    若不是她警觉,怕是在此情况之下,便也要中招。

    当下,也不敢多想,连意守着本心,放松自己,随波逐流,期待此风波赶紧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可能很久很久,也可能不久,最后,待连意再次醒来,已经是躺在了海中的一块突出的礁石之上。

    连意:“……”这幸亏她醒的及时,若不然,莫不是被大鱼给吞了?

    连意赶紧检查自身,发现无甚损伤,肉身倒是伤痕累累,不过好在她经脉强悍,内伤倒不见什么。

    身上的东西也不少什么,只是在哪里就不知道了。

    神识所至,是一望无垠的海。未有东边似乎有岸,连意准备去看看。

    身形一起,身下五颜六色的遁光便起来了,往那岸边飞去。

    海浪奔腾汹涌,并不平静。

    连意飞的不快,发现海上不少的鱼翻了肚子,都死了。

    那漩涡怕是也祸及了此处。

    连意叹了口气,心里止不住的沉,离岸边越近了,果然场景不好。

    此处怕是凡人城镇,满目疮痍,一看就是海潮退却。

    人死伤无数,尸横遍野,特别的惨烈。

    倒是看到一些修士,修为不高,像是筑基和炼气修士,在那边翻找这地上趴伏之人,似乎在寻找着活口。

    连意到了岸上,拦住一小队人,问道:“此处是在何处?烦劳告知一下?”

    为首之人是个筑基后期修士,远远的就看见连意过来了,那遁光实在太耀眼了。

    他还以为以那遁光的杂乱,来者修为不会太高,到了近前,才发现是一个前辈,而且是一个年轻的过分的前辈。

    只不过,他不认识,努力回想了一遍,还是不认识。

    他低头:“回前辈的话,这里是昌旭城所辖城镇,昨夜突然发生海啸,我们是城主府修士,来看看情况。”

    昌旭城?没听过,应不属于那十几个有名的城池。

    “这海可是兰湾海?”乙火界只有一处海域,在千缘寺以北。

    那修士点头。

    “此处在兰湾海什么方位?”

    “回前辈的话,在兰湾海南滩。”

    那就是距离千缘寺并不太远,知道了方位,连意谢过那修士,便顺着路,往纂狻城方向而去。

    那纂狻城所在之处具体方位,连意并不知晓,不过她可以先去无咎城,也不知道如今是个什么光景。

    徒留下那为首修士一脸的深思,这遁光这么杂乱的修士,怎么就修为这么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