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不灭阴阳图 > 第64章黄金神族黄金鹤之黄金神藏
    楼小楼大怒,血红的眼睛瞪着那笑面公子没有说话,而是握了一下拳头。

    剑十五冲出,笑面公子哈哈大笑着伸手就要去夹住那把迎面刺来的黑色飞剑。

    却不知,背后的剑三十已经刺入他的后心。

    “这不公平......你......你背后偷袭!”

    楼小楼沙哑的说道:“你知道什么是公平吗,你不知道,跟你讲公平那就像是对牛弹琴,所以你得死!”

    笑面公子死了,就一个照面。

    楼小楼干脆就闭目坐在那里疗伤,等着下一个人前来挑战,有的人不讲江湖规矩,就是想趁你病要你命。

    有第一个上来的,就有第二个,数百家族圈养了不知多少死士,有的是人命来填坑。

    “书生,在下江湖人称......”

    他的话没能说完,一把飞剑就对穿了他,注定要死的人还报什么名号,书生杀心极重大有血洗十里坡的意思。数百家族的人头,杀光了又如何,正好血祭阴阳图。

    一副阴阳图缓缓旋转而出,慢慢的铺展开来。

    一道霞光猛然从阴阳图中蹿出,像匹调皮的野马左冲右撞,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道霞光吸引过去。

    “七彩仙经!”

    “没错,就是七彩仙经!”

    “太好啦,杀了书生,炼了他的阴阳图就能得到七彩仙经啦!”

    ......

    楼小楼冷笑,有土老魔的震慑,他不担心这帮江湖世家敢耍什么阴谋诡计,公平一战他还真不怕谁,随便来,家族绝招也好,江湖下三滥的手段也罢,只要单对单,丹宫对丹宫,绝对让你们有来无回。

    阴阳图一出,其内风云变幻,符咒,阵法,剑气,刀气,飞剑,飞刀,还有一朵长生花,都在不停的变幻组合又分开。

    楼小楼近期悟透七彩仙经一种绝技,名为七彩一指,这一指就是那匹调皮的小野马,它凌驾与阴阳图之上,根本不接受阴阳图的融合。

    “书生,我来会你!”

    来人是个圈脸胡大汉,手中一杆长抢抖出朵朵银花。

    剑初一迎战,楼小楼由于伤势的问题,无法持久战,所以一出手他就是大杀招。

    可那人一杆长枪耍的密不透风,剑初一接连数十剑都没能扎中那人,无耐下,楼小楼手指微弹,阴阳图突然射出一道剑气。

    “哈哈,就知道你这阴阳图不简单,我早防着呢!”那圈脸胡得意的大笑,长枪向上一挑就击溃了那道剑气,回头一抢就撞飞了剑初一,得意的就要一枪去捅楼小楼眉心时,整个人却被一把巨刀塞拍成了肉泥。

    这时,只听有人道:“少爷,看到没,任何时候都不得大意,大意失荆州呀,你瞧瞧,被一把大刀拍成了肉泥,这大汉死的多冤呀,但凡他小心点,这一刀就伤不到他。”

    那华服少年点头,抬头看着那覆盖了整座十里坡的阴阳图道:“管家,你说那书生是不是耍赖,他弄出这么一副阴阳图悬于众人头顶,这不公平吧!”

    “公平,怎么不公平,这是阴阳经的道果,他以道果迎战很正常!少爷,你身边多是剑修,没有见过多少修炼神通的修士,但凡是修炼神通的修士,在与人交战时他们的道果就会显化体外,就像书生这样,以道果迎战!”

    两人正说着,又有一人走了个过去。

    “我去,江湖就是不怕死的好汉多,明知必死无疑还冲上去,这他妈不是傻是什么!”不知是谁这么感慨了一句。

    那走出去的少年脚步只是停顿了一下,依然毅然决然的走到了楼小楼面前。

    “书生,我有一面墙,名为黄金神藏,曾经我的家族也是一方霸主,如今我黄金神族最后一个族人黄金鹤却落魄的成了死士,可我不能死,我还肩负着重振家族的重任,所以,我只与你交手十招,十招过后我要独自去闯荡!”

    楼小楼睁开眼睛看着那少年道:“我没意见,十招就十招,只是你能走得掉,那帮人会放过你?”

    少年抱拳作揖道:“卖身契我已经赎回,他们已经答应我,十招,我只要在你手中能走出十招,他们就会放我离开!”

    楼小楼伸手道:“那好,你请!”

    少年躬身作揖,起身的一刹那整个人释放出耀眼的黄金光芒,只见随着他起身,背后出现一面巨大厚重的黄金城墙,他整个人也化作一个纯金浇铸的金人。

    那面黄金城墙的出现,让十里坡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

    “黄金神族!”

    “没想到呀,黄金神族竟然还有族人活了下来!”

    “尼玛,抓住这个黄金神族的族人也不亏呀!”

    就连那坐在药铺里喝酒的土老魔,都震惊的站了起来。“我......尼玛,黄金神族呀,这可是个宝贝,不行,我得收个徒弟了!”

    楼小楼也是一脸的震惊,此刻他发现,他遇到了真正对手,那少年很强,强的离谱。

    黄金鹤伸手在城墙上凭空一抓,便见那厚重的城墙缓缓的吐出一把金光闪闪的七尺长金。

    单看那把剑,楼小楼就皱紧了眉头,与那把剑相必,他的剑初一,剑十五,还有剑三十,根本连一碰的勇气都没有。

    那是把黄金神剑,锐不可挡。

    “黄金鹤,你有把好剑!”

    少年道:“没办法,这就是我黄金神族独有的无敌传承,书生,我注定是要搅动江湖的,十招过后,我就要去重建我的家族!”

    楼小楼召出那把巨大的黄金大刀,扛在肩头道:“那好,十招过后我们江湖再见!”

    “好!”黄金鹤大吼一声,整个人就高高跃起双手举着神剑凶猛的力劈而下,那速度快到了极点。

    楼小楼展开九九八十一路天罚之刀,迎上了那把黄金神剑,两人碰撞的一刹那,又迅速分开。

    黄金神剑一刺,便见一道黄金光幕裹带着无数黄金神藏撞向楼小楼,那黄金神藏中有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抓镋棍槊棒拐子流星,还有那铜钟紫金铃,宝塔黑金鼎。

    细看之下,那刀中有单刀、朴刀、鬼头刀、长柄短刃刀、青龙偃月刀、三尖两刃刀、子午鸳鸯刀、金川士可刀、曲刃凸背刀、鱼鳞紫金刀、腰刀、掉刀、驴耳刀、屈刀、戟刀、眉尖刀、御林大刀、行刑刀、黑旗大刀、山头刀、牙柄腰刀、鳝鱼头刀、吉良环柄刀、狮子环长刀、龙环柄刀、龙雀大环刀、太平刀、掩月刀、战马刀、钩镰刀、峨嵋刀、鹿角刀、直背刀、回族刀、山头刀、云头刀、雁翎刀、凤翅刀、双手刀、七星刀、九环刀、万口刀、千牛刀、柳叶刀、定我刀、朝天刀、开阵刀、划阵刀、单钩刀、双钩刀、双锋刀、牛角刀、象环大刀、斜朗刀,还有凤刀、笔刀、关刀、马刀、直刀、夹刀、鄣刀、悬刀、削刀、刮刀、镔铁刀、折铁刀、豹环柄刀、大环刀、神机万胜水龙刀、红毛宝刀、劈水电光刀、大砍刀、小砍刀、七星古铜刀、九耳八环刀。

    再看那戟,有描金戟、方天戟、青龙戟、扫鬼戟、镇山戟、太安戟、东方戟、常胜戟、护神戟、虎威戟、青龙戟、龙形戟、短柄双戟、月牙戟、方天云戟、天龙破城戟。

    再看那钺有开山钺、定山钺、镇山钺、三只虎钺、子午鸳鸯钺、灭寇镇关钺、开山斧、月牙斧、双斧、板斧、锚斧、镰斧、短柄斧、神威斧、锉子斧、祥手宣花斧。

    再看那棍有二节棍、三节棍、长棍、短棍、大棍、齐眉棍、大梢子棍、手梢子棍、凤光棍、怀杖棍、祖师棍、盘龙棍、青铜棍、镔铁棍、烟头棍、倒马火蛇神威棍。

    再看那棒有狼牙棒、虬龙棒、盘龙棒、喇嘛棒、杆棒、钩棒、杵棒、白棒、抓子棒、梅花棒、柯藜棒、铁链夹棒、独龙錾金棒、双虎嵌银棒、青铜吉利棒、龙头杆棒、镔铁螺丝棒。

    咱再看看鞭,有环鞭、绳鞭、杆子鞭、二节鞭、三雄鞭、七节鞭、九节鞭、雷九鞭、判鬼鞭、阴阳鞭、连环双铁鞭、十三节亮银鞭。

    咱在看看锤,有撞金锤、轧油锤、立瓜锤、卧瓜锤、四方锤、八楞锤、敌锤、万胜锤、梅花锤、六角锤、行刑锤、擂鼓锤、链子锤、流星锤、金线锤、走线锤、长柄单锤、狼牙锤。

    咱再看看槊,有指槊、掌槊、狼牙槊、杖槊、衡槊、枣阳槊、铜人娃娃槊、凤翅镗、雁翅镗、牛头镗、鹿面镗、溜金镗、月牙镗、无牙波折翼形镗、马叉、飞叉、三股叉、五股钢叉、短柄叉、飞饶、飞刺、峨嵋刺、手钩、飞钩、虎头钩、护手双钩、龙须钩、飞抓、飞爪、金龙爪、龟背驼龙抓、丁字拐、牛心拐、李公拐、钩镰拐、凹面锏、熟铜锏、双流星、双飞挝、烈钻、镭钻、峨嵋钻、月牙铲、虎头铲、短把追风铲、荡天灭寇阴阳铲。

    还有那扎人的抢,有金锋枪、银杆枪、鸡嘴枪、鸭嘴枪、梅花枪、梨花枪、八宝驼龙枪、丈八蛇茅枪、双头枪、钩镰枪、单钩枪、双钩枪、多钩枪、环子枪、长锥枪、短锥枪、捣马突枪、太宁笔枪、三尾掷枪、柜马枪、火绳叉子枪、金攥提沪枪、素木枪、短刃枪、蒺藜枪、拐突枪、拐刃枪、龙马枪、透甲枪、三眼枪、小标枪、龙头枪、虎头枪、龙凤枪、翼虎枪、夹霸枪、四角枪、箭形枪、曲刃枪、焰形枪、戟添枪、槌枪、梭枪、抓枪、拐枪、标枪、蛇枪、镞枪、弧枪、大枪、花枪、曲枪、睦枪、制胜枪、护手双枪、浑铁枪、狼筅、龙刀枪、神威烈火夜叉枪、飞天独龙神女枪。

    ......

    那黄金神藏中所包含的兵器实在太多了,多的让人数都数不过来。

    电光火花间,楼小楼手中巨刀劈出一座山,在众人看来那就是一座黄金宝藏砸在了一座巨山上。

    “嘭”的一声巨响,漫天光华闪烁间但见两道人影又撞在一起。

    围观的众人有一部分人悄悄退出十里坡,准备设埋伏拦截那黄金鹤,黄金神族的家传绝学,那是一种无敌传承,想当年大周天帝灭其一族都没能得到。

    在十里坡外的一座山头,有一群人,乃是皇室子弟和一些权贵子弟。

    “九皇子,这书生九九八十一路天罚之刀耍的不对呀,貌似其中暗含冰雪楼冰刀雪女的刀法,难道他还跟冰雪楼有关系?”

    但此刻,在这座小山头上的所有皇室子弟并没有去关注大战中的楼小楼,而是一直在盯着那黄金鹤。

    “九哥,这就是黄金神族的血脉传承,我们所修炼的并不完整!”

    九皇子传音道:“黄金神族的无敌传承值得收藏,我准备去会一会那黄金鹤!”

    “好,我们一起去!”

    皇室子弟都修炼有黄金神族的黄金神功,尽管功法缺失的严重,但威力依然不同反响,尤其是用大周天星斗真经驾驭黄金神功威力不知提升了多少倍。

    此刻,正在与楼小楼大战的黄金鹤心有所感,突而小声传音道:“楼兄,有人盯上了我,怕是那皇室子弟,这第十招我就虚晃一招,你别破那么快,我先撤!”

    “好说,那我们江湖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