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百战成人 > 第64章
    论点的三个等级:瞎扯——理论——定律。

    贺教授的一番话已经猜对了真理的一半,至于另外一半就不是他该知道的了;哪怕是冯冽这个天选二十八之一,现在也不敢去确认另外一半是否真的如自己所想的一般。

    因为那实在是太骇人听闻了!

    夜深了,此刻冯冽终于补上了公粮,当然对于此事他也是很无奈的——他今天又使用了一次蛟龙真身,也就是说他现在体内的蛟龙基因已经占比52%。

    也仅仅是这52%,他心里的暴戾就彻底无法抑制;当时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和他对峙那群人的尸体就没有一个是完整的,其中还包括了他的老同学——方平。

    呼出一口热气,汪曦再次努力贴近了冯冽的身体,温暖而又柔软的娇躯引得冯冽虎躯一震,滚烫的鲜血再次逆流,在小腹处汇聚。

    不过她并没有在意,调整好姿态的她,对着冯冽道:“宝贝,你今天怎么突然想要了?”

    冯冽把玩着她胸前那快一斤重的大白兔,略微惆怅道:“司命就给我介绍了这样一个办法啊。”

    汪曦微微皱眉,道:“还是因为蛟龙基因吗?”

    “是啊!我这两天感觉力量彻底停止了增长,再加上今天又一次使用了蛟龙真身,情况真的是越来越糟糕了!”冯冽叹了口气,轻声道。

    汪曦将手伸入冯冽的衣服里,放在他的小腹上;微微发凉的小手让冯冽再次一颤,却是没有阻止她的动作。

    汪曦很是满意,微微一笑道:“那司命这种办法好用吗?”

    “嘶,现在还不知道,估计是药还没有见效。”小腹处的异动让他有种再次提枪上马的冲动。

    “那...加倍用量呗。”汪曦俏皮道。

    闻言,冯冽一本正经的看着汪曦,最后对着她语重心长道:“曦曦,还好你不是医生,不然你不知道要治死几个病人。”

    “哈哈,我就治你一个。”

    ......

    一个小时后,汪曦从冯冽的怀里挣扎出来,抬起头看向安然睡去的大男孩。

    她知道冯冽这几天实在太累了,从带回肖遥那一天开始,他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甚至使用了两次蛟龙真身;刚刚的两次雨云,成功把他身上的负面情绪都给发泄了出来。

    虽然感觉确实不错,但是汪曦更加满足后者的成果。

    “其实我真的感觉我已经认识你一辈子了!但我们貌似只认识十几天,你说对吗?”汪曦的声音很小,仿佛梦呓一般。

    她从没有像现在这般明白过自己的心意,她已经离不开这个男生;这种爱,从一开始是一种好感的积累,没有鲜花,没有深情的表白,只有一见钟情时的心动以及他一次次舍生忘死的保护,接着好感慢慢积累,越来越浓烈,最后好感升华成为爱。

    虽然有司命那把刀在其中起到了催化的作用,但在她的心里反而在责怪司命为什么不早点出现,将他安排在自己的身边...

    轻轻的献上一个吻,落在冯冽的唇上;浅尝却不止,吻的更加火热。

    她不需要时间就此停止,有他在的地方哪里都是家。

    就像第一次吃蛋糕时的喜悦,不是因为蛋糕有多甜,而是因为吃蛋糕的人心是甜蜜的。

    最后汪曦揉了揉自己的脖子,又一次的抱着他那火热的身体沉沉睡去。

    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梦里她看到了华胥娘娘对她点头微笑,抬手间解开了她身上的一重枷锁;她还看到了龙蛇交尾的伏羲老祖、女娲娘娘,其中女娲娘娘的眉心飞出了一朵红色的莲花,在半空中解体,将她的身体沐浴了一遍......

    ......

    第二天的清晨。

    冯冽一觉睡醒,只感觉浑身神清气爽,隐隐约约之间他似乎感觉自己体内发生了某种变化;正欲细细体会之时,身体传出了异样的信号。

    “这是怎么了?”他的脑子突然昏昏沉沉的,如同喝醉了一般,与此同时他体内的龙血不受控制的开始沸腾,接着一种强烈到无以复加的饥饿感从他腹部蔓延到全身。

    这种饥饿感他是体会过好几次的,从第一次融合魔铠的那个夜晚开始,再到后面的一次次冒险,每当他爆发出身体潜能之后,他的身体都会有这种饥饿感。

    这是每个细胞都干涸的感觉,似乎全身上下那几十亿颗细胞都处于饥饿的状态;不仅如此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攀升着,那强烈的感觉,不断冲击着他残存的理智!

    他能清晰的感到那炽热的龙血在他血管里不断沸腾、咆哮,于此而来的就是饥饿感就变得更加剧烈。

    “吃的!”冯冽双眼冒着绿光,他身体内的饥饿感如天崩地裂一般席卷而来。

    呼!

    厂房内的幸存者只感觉眼前闪过了一个黑影,接着一阵狂风呼啸而过。

    一把拉开车门,冯冽想也没想一头扎进了肉干堆里开始了饕餮盛宴;他只觉得这一口一口的进食根本无法满足无底洞般的需求,他恨不得把自己的肚子破开,将所有的肉干统统倒进去。

    “曦曦姐,冽哥这是怎么了?”正在执最后一班岗的韩雨、韩露两姐妹一脸古怪的看着汪曦。

    “额...估计是昨晚没吃饱吧。”汪曦也很迷糊,她在被冯冽惊醒之后同样也察觉到了自身的变化,但是她只是感觉自己在吸收空气中的某种神秘物质,并没有像冯冽那样饿死鬼投胎一般拼命的吃食。

    “曦曦姐,你昨晚不会是把冽哥榨干了吧。”韩露显然不相信汪曦的回答,尤其是看到汪曦那红光满面的状态后,更是一腔酸味的说出了这句话。

    身旁的韩雨不动声色地拉了拉韩露,示意韩露赶紧冷静。

    韩露的心意,队伍里大多数人都是知道的;如果冯冽愿意开这个后宫的话,韩雨绝对支持小妹争后宫第一的地位,但是冯冽似乎根本没有开后宫的想法,一心一意吊死在汪曦这颗歪脖子树上;那么她们这些小屁民也只得好好膜拜正宫娘娘,并且还要时不时的赞美她,爱护她;总之正宫娘娘的威仪不是韩露可以亵渎的。

    好在正在纠结自己变化的汪曦没有在意这个细节,此刻她正在脑海里拼命回忆着梦境中发生的事;这一切是那么的真实,仿佛自己真的穿越回了数万年前,回到了那个蛮荒的时代。

    事实上汪曦的变化来源于体内的华胥氏基因再次完善,就像前两天冯冽化身血茧后开启了蛟龙基因一般;作为进化史上的里程碑,蛟龙还有华胥氏都具备吸收神秘物质的能力,而冯冽的变化则是进一步提纯了体内的龙血。

    也就是说冯冽在血脉返祖的道路终于和汪曦持平了,没错就是持平。

    因为汪曦直接修炼了华胥氏观想图,经过一晚上两次的阴阳交泰后,她已经初步开启了华胥氏先天大蛇基因的宝库;而冯冽选择的是蛟龙观想图,可他并不准备选择走化龙那条道路,所以他现在能做的就是一次次找汪曦双修,然后将那多出来的的蛟龙基因转化为精纯的能量,反哺蛟龙基因和人类基因。

    按照司命的设想,等到反哺出来的能量足够,蛟龙基因就会进一步返祖,再匹配上足够强大的人类基因,冯冽也就能够自主开启伏羲血脉了。

    不过这暂时和他们无关,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让冯冽补充能量。

    .......

    下午一点的时候,正当所有人都在为食物储备忧愁时,冯冽忽然眉头一皱,整个人都从地上弹了起来,连带着周围的人都开始警觉。

    “五号,到底怎么回事;是变异兽来袭吗?”刚才的兽吼声不可谓不大,没道理王益这类二级异能者听不到。

    “头儿,我们也听到兽吼了,但是暂时没有发现变异兽的踪影。”厂房顶上的视觉强化后的异能者回答了王益的疑惑。

    刚刚的兽吼声十分凄厉,就像是垂死挣扎时传出的声响;最重要的是,这兽吼声传来的方向离工厂并不远,这也就意味着,幸存者又有活干了。

    “都跟我来。”冯冽对着小队成员招了招手,带着他们通过了厂房门口,几下就窜上了房顶。

    “都不要下去,就在这里好好找找。”他示意其他人仔细眺望远方,可是入目之处全是银装素裹,哪怕是汪曦这种视觉进化还在他之上的人,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照理来说,如果出现了那么大的动静,就一定会在四周留下蛛丝马迹,但工厂的方圆百米目之所及之处,竟然悄无声息,安静而诡异。

    工厂内部所有幸存者都停了下来,他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虽然现在还没有任何动静,但连日来的死亡威胁,让他们的第六感变得特别敏锐;直觉告诉他们有一股可以威胁他们性命的力量正在飞速靠近。

    死亡、恐惧、害怕....一系列情绪扑面而来,就连小孩也停止了哭泣。

    冯冽等人也想第一时间了解情况,但却苦于这件事着实诡异;就在他犹豫是否要去搜查时,前方山林的背后忽然发出了一枚红色信号弹,红色的焰火在昏暗的夜空中十分显眼。

    而后,一位异能者慌忙的飞了回来,他的脚底有一团非常模糊的东西,估计是风力凝聚而成。

    紧接着,车队停在工厂外的十辆汽车都想起了鸣笛的声音;冯冽的动作出现了微不可查的一滞。

    喇叭十响,这在发生了足以威胁车队存亡的时候才会发出的信号!代表了事情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

    “所有人做好准备,有兽潮侵袭!”厂房内响起了王益歇斯底里的爆喝声,随后各种慌忙的脚步声从传来。

    现在前面有兽潮入侵,地面上的积雪也有近一米厚,大部分车辆都无法行驶;唯今之计,唯有一拼!

    “冽哥,我们怎么办,是打还是跑?”宋子游附身在冯冽的耳边问道,不过他那颤抖的双手,出卖了他的真实想法。

    “跑?现在雪下那么大,车子稍微开快点就打滑,这怎么跑?”关月不屑的鄙夷了他一眼,接着冷静的分析道:“冽哥,王益他们肯定也知道跑不了,估计现在正在做战前动员呢;兽群虽然厉害,但是架不住我们这些幸存者背水一战时爆发出的力量啊。”

    闻言,冯冽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他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捡到了这么一个宝。

    “如果这一劫后我们都还活着,那我一定要好好和你聊聊,你这脑袋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啊。”冯冽赞叹道,同时再一次diss了宋子游,“胖子,看看人家,再看看你!大家都是吃五谷杂粮长大的,为什么你的智商和地主家的傻儿子有的一拼呢?”

    宋子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