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末日拼图游戏 > 第一百三十六章:世界的变化
    雾外。

    井二与红殷还有白鹿,一路上沿着恶堕们奔行的痕迹,经过了恶堕之城。

    井二感受着这里的气息说道:

    “这里有熟悉的气息,似乎来自我兄长。”

    红殷牵着的气球,如今能够感应到怨气。小姑娘皱起眉头:

    “这里诞生过一个非常可怕的怪物,我能感受到弥漫在周遭的恐惧与怨怒。”

    恶堕之城并非终点,于是两人一鹿,又继续前行。

    他们越是靠近曾经的战场,就越发心惊。

    途经的许多区域,扭曲程度堪比雾内,井二已然明白发生了什么。

    最终抵达战场,看到了满地狼藉后,井二双手合十:

    “我们来晚了。”

    “为什么?”红殷不解。

    距离大战结束,不过一天时间。

    战场上还残存着血腥气,以及强大生物们战斗过的痕迹。

    天空灰蒙蒙的,井二看着天空说道:

    “高塔不见了,神……也出来了。一切都结束了,人类已经失败。红殷,虽然我对神渐渐有了些疑惑,但对于你们这些反抗神的存在而言,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

    红殷还是不懂。

    井二预测起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也许神会出于某些原因,留下一部分人类,但曾经进入了高塔的人类,他一定会竭力去杀死。”

    “所以神的出现……也不代表他可以立马杀死所有人?”红殷平静的回问。

    井二一怔,随即点点头。

    他的潜意识里神无所不能,仿佛就是他脑子里的设定。

    但红殷的话也是对的,井二意识到神,还没有强大到能够瞬间杀死一切的程度。

    红殷还是板着脸,心情显然很不好:

    “那不就结了?既然你说竭力去杀死,就意味着神做这些事情,是存在着难和易的分别。”

    “如果存在着难易差别,就代表这个世界上,也有他坐起来很困难的事情,他的能力不是无限大。否则杀死一个人,和杀死所有人,对他来说应该是一个难度的事情。”

    井二彻底愣住,没有想到红殷现在这么有逻辑思维。

    白鹿在一旁兴致缺缺的。它渐渐习惯了,僧侣被少女教训的场景。

    明明这个僧侣……强到让人害怕。

    红殷不怕井二,并非源于井二的佛性。而是井二伤害过白雾。

    但凡是白雾的敌人,红殷便不会恐惧。

    只是随着这些天与井二相处,她确实对井二有所改观。

    从当初的恶心厌恶,渐渐变成了能够相互交流。

    井二叹道:

    “话虽如此,但神依旧是神,有着所有生物无法匹敌的力量。再加上我的兄长,他们两个,不会给人类任何喘息的可能性。”

    “就你有哥哥?你哥哥比不过我哥哥。”

    红殷并不知道白雾怎么样了,虽然上次见到白雾,白雾实力大增,却依旧不如井字级。

    只是红殷坚信,白雾会超越这些井字级的怪物。

    井二对于这一点,倒是没有提出异议:

    “白雾的确很有趣,他身上藏着我看不透的可能性。此地已经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我们走吧。”

    “高塔呢?”红殷忽然问道,她望向远方,远方只有从西海岸传来的咸咸的海风。

    不久之前,这里的确耸立着一座无法丈量的建筑。

    但如今,它已经消失。

    井一到井六,都能够感知到高塔出现。

    也正是因为高塔出现,井二才认为神有可能出现,他想要请教神一些问题。

    但如今,他无法感应到高塔的气息。

    “是被毁了吗?”红殷很担心。

    井二摇头:

    “高塔可不是那么容易摧毁的,但高塔……也不再是那个人类可以居住的高塔。”

    “一直以来,我都怀疑一件事。”

    “什么事?”

    “高塔其实通向某个地方。”

    红殷睁大眼睛瞪着井二,这个人打扮像个死秃驴她可以理解,但为什么说话也要像个死秃驴?

    井二意识到了和红殷说话应该更直接一点:

    “我也只是猜测,高塔可不简单。井都无法波及的区域,对扭曲的隔绝……很绝对,又有极大地容错性。”

    “我举个例子,哪怕强悍如我们,进入高塔也会瞬间灰飞烟灭……”

    “甚至连进都进不去,在触碰人类的返回装置后,装置启动,进行空间易位的过程里,就会遭受毁灭性重创。”

    “当然,我们不会死。”

    这番话其实代表着六个井字级里,至少是有人尝试过通过人类的方法进入高塔。

    但无疑——这个方法失败了。

    至于到底是井二,井三,井五,还是井一这么做过,井二没有说。

    “所以高塔对我们来说,能够隔绝一切属于恶堕的气息,但据我所知……极少数人可以使用恶堕的力量,比如半恶堕,比如一些特殊序列的作用。”

    “甚至饮下了井水的白雾……这些人进入高塔,却不会引起高塔任何的反应。”

    红殷这下听出了重点:

    “高塔的净化机制很特殊,而且你认为——高塔并不是完全排斥恶堕的。但你的神……”

    井二摇头:

    “神没有被净化掉,这就说明了我的观点是对的。说明在高塔的某一层里,恶堕其实已经可以存活。”

    红殷忽然想到了很好笑的一点:

    “你没有进入过高塔,甚至没有看到过高塔,我也一样。我们两个不知高塔到底是什么的人,谈论高塔,不是空谈吗?也许我哥哥会更清楚这些东西。”

    灰暗天色下,井二的眼里闪过悲悯。

    尽管红殷对于白雾似乎有不小的期待。可是井二眼里,白雾多半已经……遭遇不测。

    “我见过高塔,在我的记忆里,或者说在我被孵化出来的过程里。其实从那个时候起,我就觉得高塔无穷无尽,仿佛通道。”

    “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有想过,也许那座塔,可以通往某个地方。”

    红殷有些奇怪的看了看井二,大概是没想到和尚的脑袋还挺有想象力。

    气球在风中摇摆着,无数邪恶的眼睛藏在气球里,因为这些天与井二相处,原本畏惧的眼神,又变成了往日里瘆人的眼神。

    “我们现在应该去哪里?”

    “回到原本的地方。”

    “好不容易来了,又回去?”红殷不满意这个答案。

    井二却说道:

    “世界即将发生巨大的变化,各地的扭曲浓度会越来越高。恶堕们也会变得越来越强大。”

    “只有井所在的区域是安全的,但我并不是要让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而是去寻找井,因为神的到来,井很可能会发生某种变化。也许我们能够在那里,得知发生了什么,以及即将发生什么。”

    井二牵着白鹿往回走。

    红殷看了看远方,人间只有荒芜和死寂。

    偶尔会感应到一些恶堕的气息,它们在恐惧,也在蛰伏。

    也许不久之后,世界会变成一个彻底扭曲的世界。

    她忽然间,有些担心白雾。

    ……

    ……

    雾内,农场。

    巨大的高墙破碎,无数黑雾蔓延到了农场里。

    触及到了黑雾的孩子们,全部变成了恶堕。

    昔日的草原,教堂,休息楼,如今只剩下残骸。

    整个农场,只有七号农场还算正常。

    因为七号农场的教堂,是井一的复活之地。

    井一的身体破碎,原本的面容呈现出了无数裂痕。

    就在不久之前,他被一个神秘的光头,跨越了无数距离,瞬间来到了他和井四身边。

    随后在不可抵挡的力量下……他被轻易的打败。

    至于井四,在井一看来,应该也不怎么好过,毕竟井四再怎么强大,也绝对不可能与那个光头相比。

    那是一种无法想象的强大。

    井一知道,自己需要很久很久才能彻底恢复,但最终,高塔消失。

    他最终目的已经达成。

    通过与井鱼的感应,井一知道,扭曲之主已降临人间。

    自己的使命,算是完成了一大半。

    至于农场如今的混乱,井一并不在意。

    教堂外,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女人的声音:

    “我回来了。”

    “嗯,我受了伤,接下来农场的一切我会交给你打理。”

    “我带了一个朋友回来。”

    “朋友?”

    如果不是井一现在过于虚弱,他一定会选择看一看董念鱼的朋友。

    在教堂外,与井一对话的,正是董念鱼。

    “也不算是吧,你就当是一个玩物。女人,反正农场现在缺人不是么?”

    听到这句话,井一放心了些,他吩咐道:

    “将那些被黑雾影响,变成了恶堕的孩子全部清理掉,在我主归来之前,农场必须和以前一样,至于孩子……人类所在的桑切斯城里,有许多愿意售卖自己孩子和生育能力的人。”

    董念鱼知道这个计划,所谓的“我主”,就是高塔里的怪物。

    她不清楚高塔里的怪物为何没有出现在农场。

    但她清楚的是,白雾很可能已经死了。

    她不得不考虑一件事,白雾答应自己的事情,是否还能办到?

    要不要告诉井一,所谓的朋友或者万物,其实是白雾的两个卧底?

    董念鱼略微纠结了一小会儿,最终没有将一切倒出来。

    “还有其他事?”

    “没有了,我会完成这一切的。”

    董念鱼离开了。

    最终她做出了自己的选择,相信会有一天,自己一定可以见到白远。

    七百年前的恩怨,一定可以算个清楚。

    ……

    ……

    雾外,极地海域。

    方舟起初并不是破冰船,但巨大的体积的确可以在冰海航行。

    两天的时间,从梅南西海岸港口出发,方舟的目标,就是尽可能前往一个人类较为稀少的地方。

    极低的气温很低,但满船的恶堕对各种极温都非常适应。

    且不久前登船的人类,也都是高塔里的精锐,他们同样可以抵御极限温度。

    甲板上,文灏迎着风雪,感受着极北之地的寒冷,在他身后不再是天灾,疾病,人祸三大将领。

    谷青玉的装束有了变化,极地只有凛冬天气,他系上了一条围巾。

    寒风中,围巾的一端不断被吹动,长刀与短刀都在腰间,他的身影看着很孤独。

    他也的确很孤独。

    最终一战,几乎所有人都前往了方舟。

    虽然高塔毁灭了,但文灏有把握能够避开扭曲之主。

    也许人类还有机会建立自己的文明,海上的方舟,雾内的避难所,都给了人类喘息和修养的机会。

    可这样的机会,并不属于白雾和黎又。

    不久之前,人类从高塔外围撤离,在钱一心的帮助下,所有人都成功来到了西海岸。

    只有黎又和白雾……被隔断了。

    五九与黎又有着某种感应,但不知为何,最后传到五九脑海里的——是黎又的一句诀别之语。

    “你我的关系,已经解除了,勿念我。”

    他与黎又本可以感官相连,如果黎又死了,他也会死。

    按理说,只要自己活着,就代表黎又也活着。

    可五九现在没有这种底气。

    因为他和黎又像是被彻底隔断了一切。黎又最后留在意识里的一句话——也让五九无法不朝着这个方向去想。

    一种比万相劫形更为强大的规则,解除了万相劫形的契约。

    他成了自由之身。

    可五九内心却很难过。

    白雾和黎又,很有可能已经遭遇了不测。面对高塔怪物……没有人可以活下来。

    一个人说勿忘我,往往会被忘记。

    一个人说出勿念我,则往往会被人牵挂。

    “我们接下来要去的地方是在哪里?你让我来,是要跟我说什么?”

    五九摇了摇头,冷风无法让他不思念故人,他只能选择找些话题转移注意力。

    “不久前,白大哥其实来过我这里,并且解决了我这艘游轮里一个非常棘手的地方。”

    “他留下了一些记忆,在某个存储记忆的地方里,我遇到了那个地方的主人,那是一个说话很矛盾的女孩子。”

    “她无所不知,在我进入那个地方……嗯,现在叫禁地不合适了,就叫记忆宫殿吧,在我进入记忆宫殿后,她就找到了我。”

    文灏看向五九:

    “同时,她也让我进入了白大哥的记忆里,查阅了一些东西。在白大哥的记忆里,很多人其实无足轻重,但你不一样。”

    “所以白大哥不在的日子里,我会与你一起参谋。这船是没有副船长的,但现在,你就是这艘船的副船长。”

    五九一惊:“这么信任我?”

    “这么做可以让人类很快融入进来,我的船员们,你的朋友们,需要尽快的团结在一起。”

    “我相信白大哥所信任的人,世界也许从高塔里的怪物出来的一刻起,就进入了扭曲时代,一个全新纪元。”

    “但白大哥一定会回来终结这一切的。”

    “他们也许已经死了。”五九说道。

    文灏不为所动:

    “也许你和白大哥经历了很多生死,比我了解他,但也因此,你关心则乱。”

    “你不会?”五九反问。

    “我不会,你无法理解我七百年后,再见到白大哥的感受,也无法理解他单独解决了禁地危机后我的感受。”

    一个孩子,即将被父母抛弃,却因为一个陌生人的船票,而成就了一段传奇人生。

    在这个过程里,他慢慢变得强大,慢慢的迎来了尊敬,也遇到了无法解决的难题。

    可宿命让他再一次与那个陌生人相遇,对方再一次帮助了他。

    这种宿命感,让文灏对这位陌生人好感直接拉满。

    文灏迎着北极地冰冷的海风,颇为豪迈的说道:

    “和你不一样,我对白大哥,有着绝对的信心,他一定还会回来的。”

    (下一章写回白雾线,晚上十二点左右会更新。)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