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三生流棠 > 第一卷 盲神医 第一章 长梦醒
    唐国。

    长安城。

    天下分五荒,而占据东向方位的东荒,本身地大物博,更兼向来风调雨顺,经年累月,万物自然生长,荒间山林多见参天古木,更传有鸟兽精怪化形修炼。也传说天地间还存在修炼仙神,能够移山倒海,翻天覆地,虽鲜有人见,却传言不断。

    唐国,东荒上的国家之一,得益于历代唐国国主聪明睿智、雄图大略,多年来励精图治、文治武功,终使得唐国步入鼎盛时期,百姓安居乐业。

    而唐国的都城——长安城,更是繁华之所在,长安城阁楼高笋,商铺林立,其内人口已逾百万,人聚如海,歌汇如潮,故有人曰:“盛世繁华醉长安”,由此可见一斑。

    沧海日落,明灭起伏,国家更迭,本就属于自然之事,时值唐国最兴盛时期两百多年后,唐国国事已呈衰败之势。然国家更替本就是统治高层之事,对于普通百姓而言,全无关系,只管享受当下安宁一分是一分。

    长安城,千层阙。

    长安城南街偏远,一处相对清幽的所在,数年来一直关闭的大门始终都不曾开启。青石台阶,紫檀木质的大门,门上高悬的牌匾绘着烫金的古篆文字——千层阙。不过外面的风云如何变幻,百姓从外面看到的千层阙,确实从来没有变化,即便历经多年的风雨,其他的店铺房屋早已经换了多少主人,装修了多少次,可千层阙却没有丝毫的变化,安静的仿佛不存在一般,又仿佛不属于世间一般。

    千层阙的大门一直都处于关门状态,没有知道为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店铺里面是什么样子。好在即便是历代唐国国主也没有主动去了解这处店铺,进而这也就成了整个长安城的神秘所在之一。

    坊间有人说这处店铺已经两百年不曾开启,更有传言称店铺里面住着神仙,虽无人能够证明,却也更具神秘色彩。

    千层阙内。

    外人眼中的千层阙无论如何神秘,那也不是真正的千层阙,事实上千层阙并不是外人看到的那般只是一座店铺。

    千层阙内一间装扮的非常精致的卧室内,那唯一的一张白玉榻上,此刻正躺着一个人,准确点讲是一个身着青衣的男子,看模样应该也就二十岁左右,倒不是特别的英俊,但一副剑眉星目,眉宇间更是仿佛藏着万千星辰、世事沧桑,脸上神情祥和,比起往日少了一些冷厉,更多了几分柔和。

    过往的记忆好似一幅幅单独的卷轴,开始一幅幅尽数消散,最后是一个绝美的背影也跟着消散而去,紧接着黑暗便如潮水般袭来,又如潮水一般迅速退去,紧闭了两百多年的眼眸,在随着眼皮和睫毛挣扎了几下之后,终于还是睁开了,虽然睁开的时候有些酸痛。

    映入眼帘的是一间上等的卧室,淡紫色的纱帐围绕着身下这张唯一的白玉榻,透过纱帐的缝隙,依然能够看到不在远处搁置的那副上等黄花梨木的桌凳,淡雅的桌布上面只有一个古铜色的沉香炉还在冒出缕缕轻烟,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棂的缝隙照着那缕缕轻烟正在悄悄地上升,然后渐渐飘散在空气中,只留下一缕缕清香。室内的陈设很是简单,简单中却又透漏着一种说不出的熟悉。

    青衣男子起了身,下了白玉榻,缓步向着门外走去,开门,淡金色的阳关正好打在脸上,很是温暖,也很是舒服,却恍若仙人。

    “吱——吱——”

    急促的鸟鸣声从远处快速传来,转眼就是到了身边,其声婉转空灵,又仿佛夹杂着凤鸣一般的清啸。

    却见一只黄色的小鸟几个瞬间就是飞到了青衣男子的面前,并没有多余的动作,就像变戏法一般,噗嗤了几下翅膀,便是转眼变成了一个身着黄色纱衣的俏丽女子,一双丹凤眼仿佛秋水流转,两弯眉好似藏着万千灵动。看样子,眼前的女子也不过是十七八岁,正值人生大好年华。

    眼前的女子显然是认识男子的,只是眼波流转减,似乎带着几分兴奋,也带着几分疑惑,又带着几分胆怯,她对着青衣男子福了一下身,然后对着青衣男子喊道:“公子,您终于醒了?”

    看着眼前的俏丽女子,青衣男子似乎也有几分印象,甚至看着对方刚刚从自己眼前从一只小鸟变化成少女也没有丝毫的惧怕,只是本能地点了点头,问道:“我睡了多久了?”

    身着黄色纱衣的女子想了想,随机认真地说道:“回公子的话,您已经睡了整整两百二十年了。”

    “嗯,怎么可能?”

    原本还有些淡定神色的青衣男子瞬间脸色变得古怪,然后对着对面的女孩说道:“姑娘,咱们不开玩笑,好不好?”

    黄色纱衣的女子当下也是有些疑惑,随即神色更加认真地坚持说道:“公子,我怎么敢和你开玩笑呢?您确实是已经整整睡了两百二十年了!”

    青衣男子舒了口气,无奈道:“姑娘,众所周知凡人的寿数百岁都是长寿了,你说我睡了两百多年,还不是开玩笑?难道我不是人吗?”

    “您当然不是人,”黄纱女子一脸认真的表情,顿了顿,“您可是仙人啊”。她现在都有些疑惑,怎么公子就睡了一觉醒来,怎么就开始拿她开起玩笑来了。原来的公子可不是这个样的啊。

    可是站在对面的青衣男子现在却是一脸的无辜,他闭上眼睛努力回想了一下,脑海里却是一点的印象都是没有,而对方说的话,自己也不能接受。只是多多少少感觉自己应该也是熟悉的,可是就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突然对方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看着青衣男子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开口问道:“那公子您还记得您是谁吗?”

    “这我当然记得,我是——”青衣男子刚准备回到,却是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下去了,喃喃道:“我是谁啊?”这个问题自己应该是知道的,可是好像自己想不起了。

    看到青衣男子的反应,黄纱女子叹了口气,道:“果然是这样了!”